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十九章 ...

  •   向晨瞟眼一看,洗好了给的备注是“姜静”。

      钟黎拿起手机,思索片刻,按下通话键,把手机放到耳边,打了声招呼。

      向晨使劲儿往手机听筒旁边凑,可偏偏钟黎总躲,听半天只听到了“学校”、“师资”这样的字眼。

      向晨实在听不清,干脆放弃,老实地坐好。最后直接钟黎应了几声“好”又道了谢才放下手机。

      钟黎转过头看着向晨,忽然笑起来:“还真是……赶早不如赶巧啊。”

      “怎么了?”
      “姜静说她现在学生太多管不过来了,学校要再找一个表演老师,问我要不要去。”
      “我说好啊,明天就填了报名表交上去。”

      向晨又笑着问:“有把握吗?”

      钟黎侧过头,斜眸看他,嘴角勾起,那表情透着慢慢的骄傲:“你说呢?”

      第二天钟黎起了个大早,向晨醒了的时候,钟黎叉着腰在练声了,拖得老长的“盖”音冲的向晨脑仁儿都在颤。好在向晨装修的时候怕自己平时摆弄乐器扰民,装了隔音,不然就钟黎这么个练法,隔壁邻居绝对要来敲门了。

      钟黎的练声最后以一段快口练习结束,向晨还打算带钟黎出门吃早饭,可钟黎说已经吃过了。向晨才想起来,以前钟黎练声的时候都会练得脑袋发昏眼里冒星星的,他还说只有练到这样才是有效果的。按这么算的话,要是不吃早饭就练声,那不等于活腻了?

      钟黎练完声差点摔下去的情况不少,向晨有些担心。

      钟黎却笑道:“我练声只是为了保持现在的水平,用不着像以前要艺考一样拼命的,没事。”

      向晨松了口气,一看着钟黎阳光下透着柔软质感的发丝,手就开始痒痒。

      报名表直接投到了学校邮箱,面试时间很快就下来了。向晨莫名的感觉紧张,反倒钟黎该吃吃该喝喝,过的悠闲自在。

      面试当天是向晨开车送钟黎去的市艺校。不过才十天时间,钟黎一个已经从这里毕业六年的学生就回来了两次,以后的时间就要估计就要每天都来了。

      来聘老师的人不少,教文化科教专业科的都有,钟黎环视几圈才看到姜静,但姜静就像完全不认识钟黎一样移开视线。钟黎也不傻,这样的情况下让人知道自己认识本校老师毕竟影响不好,也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专业老师和文化老师不同,文化老师给面试官讲课,专业老师则是给学生讲课,考官陪听。

      和钟黎一起应聘的人有大概五六个,其中也不乏一本艺术院校毕业的,但钟黎这样名校毕业并且还在其附中做过老师的,是真没有,有这样专业能力的人,那是该在众多观众眼前的,可偏偏出现在了这里。钟黎自我介绍的时候,其他考生的脸上基本上已经露出绝望了。

      钟黎在教学风格上几乎完全继承了姜静的风格,除了“凶”以外。

      学生也聪明,钟黎一点就通,也很喜欢钟黎这个老师。其他几个来应聘的考生也很不错,可惜钟黎在讲课时把声音放柔,再加上姜静多多少少都让学生们看过这个考上知名院校又是自己得意门生的照片,学生们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老师。其它人基本上无望。

      钟黎赶在晚饭前到家,一进门就听到向晨在厨房做饭的动静。向晨在把他领会家之后就把钥匙给他了,他换了鞋进门,悄声走到厨房里,看到向晨正围着围裙炒菜。

      钟黎屏住呼吸走过去,想要吓唬向晨,没想到刚走到他身后还来不及动作,向晨就转过身来了。

      向晨眉眼一弯:“就知道是你。”
      钟黎奇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知道啊,就想回头看看。”

      钟黎轻轻在向晨腰上拍了一下,像个大爷一样往沙发上一座,等着开饭。

      “好吃吗?”向晨放下筷子,抬眸看着吃饱了瘫在沙发上摸肚皮的钟黎。

      “好吃,以后的饭都你来做。”
      “那你做什么?”
      “我负责解决你做的饭啊。”
      “不,你应该和我做。”
      “什么?唉!等等……”

      向晨勾唇,扛起钟黎就进了卧室。

      试问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臆想了自己心上人七年却碰不到,如今人就在眼前还不用估计什么身份年龄,谁不想实现一下自己七年的臆想呢?

      学校正是缺老师的时候,上岗通知第二天就下来了,再过一天钟黎就得去学校上班了。

      此刻的钟黎正爬在床上指示这向晨给自己揉腰,收到消息直接把手机屏幕怼到向晨脸上:“夸我。”

      “我们阿黎哥哥真棒!”向晨露出一口大白牙,像个小孩一样张开就来。

      钟黎被他逗笑了,翻个身手臂勾上向晨的脖子:“谁才是哥哥。”

      向晨俯下身摸了摸钟黎的头发:“那你叫一声哥哥来听听。”

      钟黎的脑中忽然闪过多年前开玩笑的一声“叫哥”,忽然恍惚起来,那少年爽朗的嗓音仿佛就在耳边,那骨架尚且没有发育完全的身影与此刻的向晨相重合,七年的时间在这一刻被真正的抚平,钟黎的心情说不上来的平静。

      他手臂收紧了力道,借着向晨的身体把自己撑起来一些,附在向晨耳边轻轻道:“叫什么哥哥啊,要叫老公。是吧?老公。”

      第二天早上,钟黎已经能下床了,只是腰还是有些酸痛,但起码不影响行动。

      他坐着向晨的车去的学校,他被分配去上普高班的课,早上是没有课的。就像他以前上课一样,只有周三和周五的下午有课,周一的课不是他的。早上只要打了卡,去办公室坐着等到了上课时间再去就行。

      他和姜静一个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姜静正拿着手机和自己小儿子视频。钟黎还在她手底下的时候,这孩子就已经四岁了,现在估计有十一二岁了吧。

      钟黎打了声招呼,姜静居然把手机送到他面前来,还一边和手机里的小男孩介绍钟黎。钟黎只能微笑着尽量让自己显得亲和。

      下午他和姜静一起上楼去上课,两人教室就是隔壁,钟黎在这个教室都能听到姜静扯着嗓子教训人的声音。

      第一节课他让学生们自己组合演了个即兴小品,他一组一组都指出错误来就没再上课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还长,其他时间就和学生聊天,主要是用来拉进师生关系,先给一鞭子再给个甜枣,古往今来最有用的治人之法。

      “老师,你放首歌听听呗!”不知道是哪个小姑娘突然喊了一声。

      “不错,还有共鸣。”钟黎笑笑,掏出手机真就放起歌来,他平时不怎么听歌,歌单里只有向晨的歌,他也不管那么多,直接放了。

      这时候,之前那个小姑娘忽然怪叫起来:“老师,你也听黎殿的歌啊!”

      “黎……殿?”钟黎好奇道。

      “是啊,老师你不知道?向黎,他的粉丝都叫他黎殿的,因为他的声音儒雅中透着高贵,温和中透着决断,就想宫廷里的殿下一样。”小姑娘夸张地捂住胸口,表情陶醉。

      “还真没注意,你们这些小姑娘,正事不做,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倒是了解的透彻。”钟黎不动声色的把手机的声音关小了些许。

      小姑娘咧嘴一笑:“老师你知道吗,黎殿也是我们这个学校毕业的呢,算算时间,应该和你只是上下届呢。”

      钟黎眉眼一弯:“哎呀,真不巧,老师跟他就是同一届的,不仅是同学,以前还做过同桌呢。”

      小姑娘眼睛都瞪圆了:“真的吗?那黎殿是不是很帅啊?他有多高啊,有老师高吗?”

      钟黎做回忆状,道:“嗯,很帅,特别高,比我都高,近一米九了。”

      小姑娘还拉着钟黎问了很多,钟黎挑着回答,能说的就说,不能说的就说不知道或者不记得,可把小姑娘给崇拜坏了。

      钟黎一回家就说自己班里的学生有一个是向晨的粉丝,向晨听完就看着钟黎,伸手轻轻抚过钟黎的耳廓,道:“怎么样,黎殿。”

      “你跟他们说别这么叫,太中二了。”钟黎的语气略微带着撒娇的意思。

      向晨真就拿出手机,发了一条微博。

      钟黎拉了一个小群,把向晨、严儀、陈琛还有何陆这些高中时候玩的好的都拉进来了。

      黎:【诸位,时隔多年,我回来了,出来聚聚?】
      你陆哥宇宙最帅:【???钟黎?你居然会主动提出聚餐这样的事!?】
      陈琛:【哟,还记得爸爸呢?】
      向黎:【你是谁爸爸?你配吗?】
      陈琛:【我不配你配?】
      黎:【你俩别吵,聚不聚?】
      向黎:【我能不能出去不是你说了算嘛~】
      你陆哥宇宙最帅:【……你们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而不藏,自取其亡。】
      向黎:【我有得秀,你有吗?】
      陈琛:【@儀儀子】
      黎:【她可忙得很,估计不会理你。】
      陈琛:【@儀儀子】
      儀儀子:【怎么了?聚餐,什么时候在哪里,我排时间。】
      黎:【……我找你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积极?】
      陈琛:【因为你不配。】
      向黎:【你说谁不配,我们阿黎顶配绝配天仙配!】
      黎:【下个月的今天,晚饭十宴饭店,谁来不了?】
      陈琛:【没问题。】
      你陆哥宇宙最帅:【@向黎,我想你应该不会在那天安排工作给我的。】
      向黎:【我也去。】
      何陆:【我也能去!】
      儀儀子:【OK】

      之后一个月,严儀为了能在聚餐当天有时间,忙着赶工作;陈琛把能在那之前做完的事做完,一些需要商谈的项目不是说赶就能赶完的,便让约谈时间避开聚餐时间;几个人就向晨和何陆最闲。

      特别是向晨,能靠吃老本过活的,天天就接送钟黎上下班,时不时还跟着钟黎去学校里转转,累了就坐到钟黎办公室里玩手机,还遇到了曲依。

      曲依已经不太记得他了,但曲依记得钟黎。在钟黎来这里上班之后,两个人应该没少打交道。

      的确如此,一般下午的课,钟黎上完课之后就是曲依的课了。学校还没有找到新的编导老师,就只能上完表演又把中专和普高凑一起上,时间实在是不够,钟黎就会留下来帮帮忙,和曲依一起上编导。学生们都说钟黎太操心,可毕竟是从曲依手里带出来的学生,不帮个忙实在说不过去。

      钟黎还想起来自己答应了向晨要给他录眸光的念白版,抽了个时间录完给向晨发出去。他的粉丝反响不少,挺多人都在赞叹这位“黎”先生的完美念白。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约好聚餐的当天,钟黎早早下班跑路,既没有留下帮曲依的忙,还跑得溜快,一转眼就没人了。

      出了校门,钻到向晨的副驾驶上,匆匆道声“走吧”,两人就出发了。

      两人到的时候何陆已经在等了,钟黎一下车何陆便凑上来唠叨:“哎呦你可到了,我在家里待的快淡出鸟了,还想着早点儿来,可差点儿把我等急眼儿了。”

      钟黎始终保持微笑,向晨则上来搂着何陆的脖子就往里走。钟黎已经订过包间了,给服务员看过电子票据之后就跟着服务员往包间走。

      三人先点了几道菜,吩咐了服务员之后还会有人来,又等了十多分钟,严儀和陈琛便一同到场了。

      陈琛穿了一身西装,脚下蹬着被擦的锃亮的皮鞋,他已经年过三十了,以前那股子狠恶的生人勿近的气质被已然散了不少,透出一股果断的精英气质来。严儀已经有一米七了,穿了一身米黄色的中长裙,长发披散,既不会太惹眼又很有气质。

      两人站在一起简直绝配!

      看到两人坐下,钟黎挑眉:“你们还不结婚?”

      严儀把手里的包放到自己身后,撩起额角被风吹乱的刘海:“早就结了,我刚到法定结婚年龄就和他领了证了。”

      钟黎呼吸一滞下意识转头去看向晨,刚好向晨也在看他,两人对视一秒又迅速转开视线。

      这么个小动作很容易就被陈琛给捕捉到了,他道:“你们可以出国去看看,不少国家都是合法的。”

      钟黎摇摇头:“算了吧,这领不领证都一样,还是不要费这事儿了。”

      “反正都是要过一辈子的。”向晨在这时候插了一句,咧嘴看着钟黎笑。

      是啊,反正都是一辈子,这么个仪式也没那么重要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