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天外楼 ...

  •   他是杀手,伴他的仅是一把铁剑,还有个秘密。

      残照当楼,他饮了一杯冷酒,瞑色入雁塔,漆瞳中漠漠平林若片栖附孤塔的垂影。若是不出错,她便该启程前往边塞,去与令大唐将士闻风丧胆的王成亲。

      他后悔了,通红眼眶中渗出滴滴泪水。刀剑不曾让这双冷眸动一丝,仆仆风尘亦或世态炎凉也不让其有倦色。

      一

      如果你想杀人,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去,又死的凄惨,便去天外楼——江湖

      天外楼阁走进位男子。

      他发色带着些许灰白,冷刀有些弯曲,灰衣有着刀剑枪伤留的痕,坐着饮茶的杀手都停下看了眼他,气氛异常冷了下来。

      他走到暗杀榜单上,看着其上顶端猩红色的那一箭,其上刻着三十万金子。众人不禁齐齐看了过来,不敢出一言的他们吞了口口水。

      天外楼暗杀榜,在其上的人不是喝过孟婆汤,便是在前往坟墓的路上。近日,只有这顶端的一单悬挂良久。原因无他,要暗杀的人是那位边塞的王。

      他毫不犹豫地拔下那一箭,折断,提剑走了出去。

      十月天寒,落雪,寒风混着竹林哗哗扰着天外楼中人的耳朵,屋内火炉散着几乎是冷气。他裹紧衣袍,低头踏入风雪中。

      天外楼像炸了锅一样,平日缄默少言的一位位不禁说了起来。

      “没想到,竟然是这独行侠接了此箭?”

      “呵呵,天外楼杀手都是成对,保证每次暗杀巨无遗漏。此人独来独往惯了,估计是寻死,接了此箭。”

      “嘿嘿,寻死?天外楼第一杀手就是他,若非此处是天外楼,不许见血,你们已然人头落地。”

      “当真?”

      “自然当真。大唐朝中大臣,亦或军中重将,都是他剑下亡魂。可有一点奇怪,此人为何是独行侠?倒是忘了。”

      无边风雪,竹声沙沙,天江相接处行来一孤舟。他上了孤舟,聋哑老夫对了眼色,带他向江对面而去。

      无人会想到,冻了三万万里的西江竹林中藏着的小楼就是天外楼。

      他有些失神,看着被冻住大部分的银素江面。十年前,他和她撑着小舟,看着舟中少言的一个个杀手提着人头,凶神恶煞的吃着烧酒和烤鸡。

      她总是会侧头看上几眼,倒不是看一个个杀手,是那烤鸡着实太香了。过了西江,还要翻老岭,才能到个边塞小镇。他机灵的紧,趁夜到了那小镇,在天明时赶了回来。他手里没有烤鸡,从小贩里顺了一只烤鸡,却没能跑掉。好在人没事,倒是偷了几只烤番薯。

      可惜,天明破晓时,番薯凉了。

      他回来时,她浑身湿透了,呜呜地抱腿独自哭着。他连忙把衣服给她披着,烤了火堆,还没捡树枝。她一把抱住他,说道。

      “许孤,不管你是人是鬼,都不能走,许孤,你不能走。”

      他抱紧了她,一遍遍地说着,她才冷静下来。也不是冷静下来,她沉沉地睡在怀中。他摸了下额头,发烧了。好在上次留了几包药,生火,架炉,煎药。

      江畔竹林中的小木屋抵挡瑟瑟寒雪,春暖花开来的不久,她也好了。她身子骨弱,他划船后,便在床边听着她喃喃:许孤,许孤,菁菁只有你了,只有你了,你不能走。

      年少的他眼袋着一分笑意,几分心痛,一遍遍低声柔和地说道:嗯嗯,我在呢,在呢,一直都在。

      上次醉酒后,她才说出为何浑身湿透,染的风寒。

      原来,他半夜溜出买烧鸡时,她惊醒了,看着桨还在船,泛着涟漪的江面,便跳下江中,游的一丝力气都没了。

      她扑红红的小脸瞪着许孤,醉醺醺地说道:我就一直坐在江边,镇上的婆婆说,人没了魂还留在原地,想多看想看的人几眼。我就一直等着,想着你多看几眼。许孤,你要是变成鬼,想看我嘛?

      许孤心房重重地一击,他看着她眼中点泪碎成一丝丝顺脸颊而去。

      他摇着头苦涩地笑了笑,强行把自己从回忆中扯了出来。片片雪花白眉,他感觉那丝丝冷意,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菁菁,就不该想她,每次想她,都是坏事。

      船至江畔,下了船,他向边塞小镇走去。

      她居洛阳,是大唐公主,远嫁边塞,名为成亲,只是政治工具罢了。半月后,那个边塞的王将率兵临城下,迎娶她。

      他决定在半月后动手,刺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