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兄长的死亡 ...

  •   苍太哥……战死了?
      这……这也太……太可笑,太愚蠢,太荒唐了吧?
      
      泉奈哥一直牵着我的手,他的手心满是冷汗,我们被族人大叔抱着赶路,我知道泉奈哥和我一样,都没有反应过来。
      
      谁能反应得过来啊!就在昨天苍太哥还给我们带了金平糖,和斑哥抢寿司吃,偷偷腹诽老爹的坏习惯然后被揍——是,我知道哥哥们已经上战场了,但每一次哥哥们和爸爸回来见我的时候都已经洗干净了血迹,他们的离开时间又并不长久,一直以来这对我来说就和几个哥哥去上学校一样……
      
      直到苍太哥死了。
      
      我被带到了族地大门外,这不是我第一次离开家这么远,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族人尸骸。
      
      苍太哥躺在地上,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和头发,他的胸膛可怖得凹陷下去,肋骨穿透了肌理露出来——
      一个人,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流出这么多的血呢?!
      
      哄的一下,我的耳朵里就炸开了,大号二宇智波真纪几乎无法思考,而大号一千手杏也停止了活动,陷入呆愣。
      
      “……把真纪带回去!怎么把她也带出来了!”
      有人在大声说话,这是我的爹田岛。
      
      “真纪!泉奈!”
      有人把我抱起来,他似乎是想要遮住我的眼睛,这是我的大哥。
      
      突然暗下来的视野让我终于反映过来,我挣脱开哥哥的手:“斑哥!我要看苍太哥!”
      
      我的愿望得到了满足,我和泉奈一起蹲在苍太哥的尸体旁,我去摸他的手——黏腻的血,冰冷冷的。
      
      泉奈哭得声撕裂肺,我的视野早已被泪水淹没得模糊不清,耳边响起许许多多混乱的声音——
      “别哭了,忍者不需要眼泪,你们的哥哥是作为一个忍者英勇地战死的!”
      “泉奈!真纪!”
      ……
      
      “杏,怎么哭了,是摔到了吗?”
      “扉间哥!杏哭了!怎么办……”
      “小妹,你没事吧?”
      ……
      
      我被哥哥们抱在怀里,宇智波真纪被带回了族长的宅邸,而千手杏则停止了哭泣,而她只能对兄长们道:“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是啊,多么可怕的梦啊。
      可怕又可悲。
      
      *
      
      宇智波和千手同时举行了葬礼,在宇智波,真纪失去了她的苍太哥,而在千手,杏则失去了一些她不认识的族人。
      
      斑哥一直一直拉着我的大号二真纪的手,而在另一边,我的大号一杏则拉着板间的手,我的两个视野同时看着棺材入土,一切都是那么的相似,沉默的葬礼,哀悼的人群,麻木的面孔,唯一的区别就是族纹的差异和族服的色彩。
      要不是这一点,我甚至分不清两边的场面有什么区别。
      
      我再一次意识到——我已经四岁了,明年我的孪生哥哥板间就要上战场了,至此我所有的哥哥都开始命悬一线,不,是我所有的家人。
      
      其实我能感觉到的,我的哥哥们,不论宇智波还是千手,都希望我不要成为忍者,他们希望我平安长大然后嫁人,毕竟是女孩子嘛,这种程度的退缩将会被族人认可。
      但这条路我是绝对不会走的,我不愿意生育,我也想要保护家人们。
      
      嫁人?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丈夫和儿子,交给莫测的时代,像母亲们一样不断生育,然后眼睁睁看着儿子一个个死掉?
      不,我绝对不要。
      
      葬礼结束了……两边都结束了。
      
      在千手,板间哥和杏都回房间入睡了,但柱间哥却失去了几位战友兼堂兄弟。
      
      在宇智波,真纪和泉奈哥失去了亲哥哥,斑哥则失去了更多。
      
      我其实是知道的,宇智波真纪还有两个大哥,这两位大哥在真纪出生前就已经死去了,也就是说斑哥已经送走了三位兄弟,两个是照顾他的兄长,一个是他口口声声承诺了要保护好的弟弟。
      这太残忍了,对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这太残忍了。
      
      当夜,我的真纪号从床上爬起来,悄咪咪地摸出门,不要小看孩子的行动力,我准确地找到了斑哥的房间,我推开了门——没有任何阻碍。
      
      房间里没有点灯,一片昏暗中隐约能见到斑哥背对着我的背影,我进入房间反手关上门。
      
      “……是真纪吧。”斑哥的声音有些沙哑,但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抱歉啊,真纪,今天不能给你讲睡前故事了。”
      
      我心里狠狠一揪。
      我小步跑到斑哥的身边,一把抱住了这个只有九岁的孩子:“斑哥,我在这里。”
      
      斑怔愣了片刻,随后他立即把妹妹抱到怀里:“怎么没穿鞋,地上凉……真纪,这么晚了,为什么来找我呢?”
      
      我搂住他的脖子,伸长了小短手,努力拍拍他的背——小孩子应该是要这么安慰的对吧?我在前世一定曾照顾过小孩子,虽然我忘记了。
      我重复:“斑哥,我和泉奈哥,都在这里,我会变得很强很强,不会离开斑哥的。”
      
      斑哥紧紧地抱住了我,他抱得很紧,我听到他在喃喃自语着“对不起”、“对不起”,我这才明白,我的哥哥宇智波斑这个孩子在想什么——他在为没有保护好苍太哥而感到悔恨。
      
      我感到斑哥刺刺的头发扎在脖颈处,有些痒,我仍然在拍着斑哥的后背,然后我感到我的脖颈湿润了。
      
      在这一刻,我突然就感到了悲伤和愤怒,以及一种说不出的恨意。
      
      可这又算什么啊!你才多大!你也只有九岁啊!苍太哥的死亡根本不是因为你或者父亲的疏忽,这是因为战争!是因为这个该死的世道啊!!
      
      苍太哥又做错了什么呢?他就这样被战场任务和忍者的身份吃掉了!
      
      *
      
      “苍太哥是千手害死的,我要为哥哥报仇。”第二天,宇智波泉奈这么对妹妹道,“我一定会变强,然后帮助斑哥。”
      
      我下意识地重复:“千手……”
      
      “啊,对,千手,我们宇智波的世仇。”泉奈的神情冷酷得不像是个孩子,“可恨的一族,我一定有一日要让他们灭族。”
      
      我早就知道这一次的两个号分属于两个敌对阵营,但之前我还小,这种争端没有在我的面前显露,直到现在苍太哥死去,一切冲突才变得这么残酷,这么赤.裸.裸。
      
      冷静啊,真纪,杏,你千万要冷静下来,事情还没有发展到最严重的那一步,世事变迁,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强,你是有两个号的女人,别怕。
      
      于是我的真纪号对泉奈哥道:“哥哥,我们开始训练吧。”
      
      四岁那年,宇智波真纪和千手杏同时开始了忍者的训练,在这一点上我总能够说服哥哥们的。
      
      年龄小的孩子开始训练时先学的一般都是文化知识和体能训练,同时辅以查克拉训练,忍者的基础教学基本上是相同的,我有两个号相互补充,因此在文化课上进度喜人。
      
      查克拉……算了算了,就当是身体能量的一种吧,管它科学不科学呢,能用就成。
      
      至于体能课,这就很明显分出了区别——千手杏的体质非常好,可以说是精力充沛甚至精力溢出,我能够轻易地感到那蓬勃的生命力,而且不仅仅是我,我的几个千手哥哥也是这样活蹦乱跳。
      
      但与此相比,宇智波真纪的身躯就没有这种特质优势了,这就是个正常小女孩的基础,在千手杏的对比下会更加辛苦。
      泉奈哥和斑哥的天生查克拉量都不俗,不过我的其他族人同龄人就正常许多了,他们有的查克拉量还不如我。
      
      我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仅以我自己的身体为例,千手的查克拉量比宇智波的先天就要大一些,而且体质也不同,假如整个族系都是这样的,那么宇智波是以什么和千手匹敌的呢?
      ……这其中一定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于是在不久后,我就见识了写轮眼。
      
      啊这……
      继重生、阴阳头和查克拉后,这个世界再一次给了我一个大震撼。
      
      血继界限这种东西……草,不就是外挂吗。
      
      原来如此,千手靠血条蓝条,宇智波靠插件外挂。
      我懂了,教练,我要开始练习了!
      
      *
      
      我五岁了。
      
      我基础的训练持续了整整一年,两个号的力量、耐力和韧性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在查克拉上,我发现我在查克拉的精细控制上十分有天赋,我很快就能做到爬树踩水等等,这一点甚至比泉奈哥要强——当然,也胜过了瓦间和板间。
      
      哎嘿,这一定是两幅身躯和特殊精神体的红利。
      ……当然也有我查克拉量少好控制这个缘故在。
      
      而除去体能和查克拉,我在文化课上的进度堪称同辈无敌,双倍的学习加速外加天生就对文字敏感的特性让我在记忆上很便利,就理论知识来说,我真是太厉害了(自夸)。
      
      最近千手和宇智波的争端减少了,千手开始和羽衣一族死磕,宇智波也有自己的任务计划,这种场面让我觉得轻松不少。
      相似的葬礼、熟悉的死者和杀人者对我来说简直是精神折磨。
      
      我能预感到我的两个号以及大号一杏的孪生哥哥千手板间即将上战场,我的另五个哥哥们也是各有各的焦急紧张,这应当就是我面前最大的难题,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的。
      就算是去杀人,就算是直面伤害和死亡,我相信我一定是可以的。
      
      而就在我给自己以及板间做精神建设的时候,像是开玩笑一般……
      
      我的大号一千手杏的哥哥,千手瓦间,战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那思路就是丝般顺滑,码得太爽了
    ———
    因为是感性开坑,所以资料没怎么查过,设定是我自己看着来的,大概会有出入,不过没关系,不影响主要剧情
    ———
    收藏一下收藏一下啊
    ———
    么么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