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千手杏和宇智波真纪 ...

  •   晚秋时节,东京接连几日都是阴雨天。
      
      我举着伞走出明真大学附属医院,手肘中勾着沉重的公文袋,另一只手则握着电话,正在与我通话的人是我在校时的学姐,如今同院的同僚加藤晶。
      
      “……你是认真的吗?你要去邀请朝田龙太郎?”我皱起眉,“既然他已经否认了自己的医生身份,那么他作为一位医者就是不合格的,为什么学姐你——”
      
      【不是的!】
      学姐的声音变得激动起来,她忘不了三年前在国际NGO医疗救助时的经历。
      
      “好吧,所以你还是要去找他,第三次——住在那种偏僻的地方,开好几个小时的高速路,注意安全啊学姐,这次可千万别再穿着高跟鞋开车了!”
      雨越下越大了,我抬头看了看天,轻轻叹了口气:“学姐,我先挂断了……周日的时候我们聚一聚吧。”
      
      最近精神科非常忙碌,作为主治医生之一,我的工作也只会更繁忙,一周内仅有周日能够得到片刻的空闲。
      在明真大学附属医院里,心疗内科和精神科还是二合一的,不过比起精神科,我的职业领域更偏向心理咨询。
      
      今晚还得加班,约好的病人是……
      
      我正在走神想着接下来的工作,却突然听到耳边炸开刺耳的喇叭声,我错愕地抬起头时,却见到一辆轿车驶上了人行道,它撞歪了路灯,然后直直朝着我冲过来——
      
      躲不开……
      剧痛袭来前,这是我的最后想到的东西。
      
      *
      
      在漫长的沉眠与意识的混沌后,我感到了疼痛。
      
      我这是……死了吗?
      还是说,我……又活了过来?
      
      脑中一片空白,我……是谁?
      
      挤压、阵痛、噪音、黑暗、呼吸困难……
      
      不对,这不对,为什么我感受到的外界干扰和那久远记忆中的诞生不一样,这一次像是……双倍的。
      
      *
      
      千手族地。
      
      “哇啊啊啊啊——”
      
      伴随着女人的痛呼,婴孩的哭声响起,在房间外焦灼等待的人欣喜地站起身,大门打开,一位妇人走出产房:“族长,可以进来了,夫人产下了双胞胎!”
      
      产房外,一位高大的男子面露喜色,快步走向产房内,而在他身后,两个四五岁的小男孩也欢喜地跳起来,他们都穿着白绿相间的族服,一溜儿望去好似俩绿缨子白萝卜。
      
      三人前后挤入产房,男子抱起了刚出生的双胞胎——这是一对儿兄妹,哥哥中气十足地大声哭泣,妹妹则乖巧地哼哼唧唧,眉眼间隐约能见到来自母亲的秀美。
      
      男子大喜,当即道:“男孩子就叫板间,女孩子就叫杏!”
      
      男人的大儿子已经结束了对母亲的嘘寒问暖,他也凑过来,欣喜地望着自己最小的两个弟妹:“扉间你来看啊!我们有妹妹了!啊啊啊啊——她笑了笑了她笑了!”
      
      另一个小男孩凑过来,脸上也是掩不住的好奇喜爱:“好可爱……啊,大哥,你吓哭板间了。”
      
      大哥嘿嘿傻笑,安抚地摸了摸弟弟的脸,随后朝父亲束起大拇指:“老爹这一次的名字取得很可爱哦,‘杏’可是个好名字啊。”
      
      他们一家的孩子取名高度相似,男孩子一溜儿下来就是柱间、扉间、瓦间、板间,堪称一栋房屋的基础构造。
      
      男子轻轻敲了敲他的脑袋:“你们的名字我都是有好好想过的。”
      
      柱间露出了然的表情:“啊,明白了,爸爸想不出名字,原来如此。”
      
      说出真话的大哥遂遭到了脑门重击。
      
      *
      
      宇智波族地。
      
      同一时间,不同的地点,当千手杏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宇智波族长宅邸的产房中,族长夫人也艰难地诞下了小女儿。
      然而作为代价,族长夫人难产而死。
      
      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三十岁的战乱年代,一个产下五位孩子后难产死亡的女性太常见了,即便是族长夫人也不能免去这样的命运。
      
      族长悲痛难忍,在给小女儿取名“真纪”后便不再搭理。
      
      当晚,在一片夜色中,年龄最大的兄长抱起了小妹妹的襁褓:“真纪不要怕,妈妈成佛了,哥哥在这里,哥哥会保护你的……”
      
      “斑哥,我也要抱抱。”另一个勉力抱着小孩子的男孩凑过来。
      
      兄长勉强笑了笑:“好,我来抱泉奈,你抱抱真纪……累了就放回摇篮里。”
      
      两人交换了弟弟妹妹,只有两岁的小弟弟扯了扯哥哥的衣袖:“妹妹……妹妹……”
      
      宇智波斑抱着泉奈凑过来:“好,我们看妹妹……泉奈,这是真纪,是我们的小妹妹。”
      
      泉奈笑起来:“妈妈……妈妈……”
      
      宇智波斑的笑容消失了,他沉默地看着乖巧的弟弟妹妹,良久说不出话来,直到他大一些的弟弟忍不住哭泣时,他才道:“苍太,别哭了。”
      
      “别哭了……哥哥会保护你们的。”
      
      *
      
      我再一次出生了……×2
      
      为什么是×2呢……大概就是,这一次我有了两个身体的意思吧。
      
      啊,神奇。
      
      我明明只有一个意识,但是却有了两个身躯,只可惜两个身躯都是女婴,视线模糊口齿不清,说起来这么大的孩子应该大脑还没发育多少,我竟然能有这么清晰的认知能力——难道说这就是双开的快乐?
      
      我尝试着控制两幅身躯,然后发现这非常简单,双开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困难,我可以很顺利地同时操作,就像是意识也分成了两份,我能清除地记住身边出现过的人,他们的声音和触感,以及我的两位母亲。
      
      不……有一位母亲不见了,是……难产吗?
      
      太糟糕了,我的诞生造成了一位母亲的死亡,而她现在是我的妈妈了。
      
      “大哥,别玩了,小妹哭了!”
      “哭了……哭了……”
      “啊——杏——对不起——啊啊——板间怎么也哭了——”
      “难道是双胞胎的缘故吗?”
      ……
      
      “真纪,别哭,哥哥在这里”
      “斑哥!我也会保护真纪和泉奈的!”
      “真纪……妹妹……”
      ……
      
      这是,我的哥哥们。
      
      *
      
      自从我出生,已经过去六个月了。
      我终于大概弄明白了现在的处境,以及我的两个大号的亲属关系——是的,我决定给我的两个身体取名为大号一和大号二,以此区分。
      
      大号一:名字是千手杏,白色的头发,红色(神奇,眼睛还有这种色号)的眼睛,有哥哥四个,同胞哥哥千手板间,爸爸妈妈,大哥柱间天天来戳我的脸,稍微有点烦。
      
      我的二哥和亲娘也是白毛红眼,三哥是白毛黑眸,更神奇的是我的孪生哥哥,他竟然是……黑白发?
      啊这……
      
      这是我第一次见识到这个世界的神奇之处。
      
      大号二:名字是宇智波真纪,黑色头发黑色眼睛(很正常),有哥哥三个,妈妈难产死亡,爸爸大概还在阴影里,不常出现在我面前,但是大哥斑非常关心我,成熟得不像是一个只有五岁的孩子。
      
      我们一家都是黑毛黑眸,这一点显得很正常,虽然我记不得前世的记忆了,但是我隐约知道前世我以及身边的人都是这个色系。
      
      唉,看起来这个世界的科技不怎么发达,希望我能好好地长大吧。
      
      被几个小孩子那么认真细致地照顾了,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
      
      我两岁了。
      
      两年的时间,除了睡觉和照顾自己外,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也大大地扩展了,我知道这个世界正处于战乱中,而且我生活的环境以宗族和家庭为单位。
      
      啊,宗族,古老的词汇。
      
      不过我的运气似乎很不错,因为我的两幅躯体都降生在族长家,一边是一个名为千手的家族,另一边则是宇智波。
      
      两个家族所在的地域应该不会相聚太远,最起码不可能相隔一片大陆,毕竟植物、气候、时间和天气都是一样的。
      这挺好的,我很期待我的俩大号终有一日能成功会师。
      
      我很喜欢我的两个家庭,哥哥们和爸爸们都是很好的人,虽然物资没有预想的那样丰富,但是我收到的关爱却快把我撑爆了。
      
      至于这两年汇总唯一的灾难……
      在我一岁的时候,千手妈妈因难产而一尸两命,又一个难产——这种几乎是没有节制的怀孕,让我感到非常不安。
      
      不,我不希望我的未来是这样的,嫁人后不停怀孕,生一堆孩子。
      孩子很可爱,但是我拒绝孕育。
      
      希望我能快点长大吧,这样也能力所能及地照顾这一次的家人们,也能掌握更多的信息和力量,然后决定自己的命运。
      
      既然再一次出身了,那么我就要为理想的生活努力奋斗。
      而且这一次还有两幅身躯。
      
      我很清楚我要的是什么。
      
      *
      
      我四岁了。
      
      我在努力认识这个世界的文字——在学习上这就不得不夸赞一下两幅身躯的优势,我的学习速度因此而变成了两倍,我一直都很惊讶于我的意识不会像想象中那样“忙不过来”,虽然是双线,但是一切都有条不紊,我的意识完全不像是四岁小孩子那小脑瓜能支撑的,总之就是非常神奇。
      
      稍微有些理解那些能够左右互搏的人的感受了呢……真是作弊的能力啊。
      
      在扩展自己认知的同时,我还在尝试实验两幅身躯的联系。
      
      既然这一次我得到了两幅身躯,那么我就要验证她们之间的所有条件,唯一的联络开关只是意识吗?
      
      实践出真知,我偷偷摸到了哥哥们的武器——不愧是战乱世界,哥哥们都是随身带武器的人,而且看样子他们大概都杀过人。
      
      我想,我长大后可能也要学会杀人——假如我不想嫁个人生一串孩子的话。
      
      但我可以吗……不知道,努力尝试吧。
      我可以的。
      
      *
      
      宇智波真纪拿起苦无,轻轻地在自己的手心划了一道,刺痛和鲜血一同涌现,但在同一时刻,千手杏却没有因此受到影响。
      我点点头,转而用千手杏的身躯做了同样的事情,果不其然,宇智波真纪也没有因为千手杏的受伤而受伤。
      
      我的两个号大约不会在肉.体上相互连接,但是疼痛可不会平坦,这一点对我来说是个问题,我不能因为大号一的疼痛而影响到大号二的行为,反之亦然,否则就不妙了。
      
      嗯……那么疼痛训练吗?
      试试看好了。
      
      “真纪!你的手划到了吗?!”一个男孩子跑进大门,紧张地靠近我,“痛不痛呀……怎么拿着苦无!不是说了你现在不能碰武器吗!”
      
      我四岁,泉奈哥六岁,可他已经上过战场了——我的天,六岁的孩子上战场?这个世界疯了吗?
      
      我的大号二宇智波真纪立刻放下苦无认错:“泉奈哥,我就是好奇——斑哥和苍太哥天天拿着这个……”
      
      泉奈哥发现伤口很浅,顿时松了口气,他一边数落我一边给我包扎,动作轻柔极了。
      这个六岁的孩子虽然脾气爆裂,但性格也成熟极了——可不是,上过了战场就再也没有孩子了。
      
      就在泉奈哥为我包扎的时候,房间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我们的一位族人带来了噩耗。
      
      我的大号二,宇智波真纪的哥哥,宇智波苍太战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头的内容涉及的是漫画《医龙》,没看过不影响阅读
    ———
    我果然还是很爱火影
    ———
    么么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