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三月是踏青的好时节,如今一场大雪落下,春景变成雪景,再没有比这更新鲜的了,京城里的王孙公子、闺阁小姐便一窝蜂地都往城外赶,唯恐去的晚了山间雪景已被脚印破坏,乱糟糟的扫了兴致。
      
      魏娆也要出城,为的却是给外祖母寿安君祝寿。
      
      外祖母在宫里做乳母惹出种种谣言蜚语的时候,魏娆的母亲小周氏还是个女娃娃,魏娆更没有影。等她长大了,听了那些闲言碎语,好奇之下去问外祖母,外祖母以“不好议论宫中之事”为由避而不谈,只谈了她女爵的来历。
      
      当年,外祖母出宫之前,元嘉帝问外祖母想要什么赏赐,外祖母非常感动,回忆了一番幼时在乡下的田园生活,表示她想回归故里,买两亩地,养猪喂鸡,颐养天年。
      
      元嘉帝没让外祖母回她那早已没了亲人在世的故土,而是在京城郊外赐了一处山庄、千亩良田给外祖母,并亲自为山庄题匾“闲庄”,除此之外,元嘉帝还封外祖母为“寿安君”,见到王孙贵族都不必行跪拜之礼。
      
      外祖母在城内有一处宅子,但自从出宫,她老人家一直都住在闲庄了。
      
      闲庄的修建由内务府负责,占地极大,在外面瞧着气派,进去了才能窥见处处雅致,除了地方偏远,一点都不比京城权贵家的宅子差,更兼具了江南园林之美。与之相比,外祖母在京城的小宅子简直就是下人房,换成魏娆,她也要住在闲庄。
      
      这一下雪,闲庄肯定更美。
      
      魏娆有些迫不及待。
      
      出门的时候只想着雪景漂亮,没想到其他公子小姐们也都要出城,各种国公府、侯府、伯府、大小官员家的马车,连着出城商人的货车,堆在一起,在城门前堵成了一条长龙,承安伯府的马车只好可怜巴巴地当了尾巴。
      
      魏娆耐住性子,靠着坐背闭目养神。
      
      “好家伙,这么多人,这要排到什么时候,守城,咱们去前面跟城兵打声招呼,先出去。”
      
      一道洪亮如钟的声音突然从马车一侧传了过来,震得魏娆耳朵根发麻。
      
      听对方的意思,是想仗着与城兵有关系准备插队提前过去了。
      
      做插队的无礼之事还这么大嗓门,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人?
      
      魏娆睁开眼睛,看着车帘的方向,准备听听那个叫“守成”的人怎么回答。
      
      “排队吧,不急。”
      
      短短的五个字,清润低沉,朗朗动听。
      
      魏娆被这把悦耳的嗓音吸引,悄悄凑到马车窗前,示意同坐在车厢里的碧桃、柳芽莫要出声,她小心翼翼地卷起窗帘边缘,待帘布与窗框露出一条竹筷粗细的缝隙,魏娆及时住手,歪头朝外看去。
      
      距离自家马车十几步的后侧方,停着两匹骏马,靠前的骏马上坐着一个身穿宝蓝色圆领锦袍的健壮男子,浓眉虎目,肤如古铜。这人魏娆认得,是平西侯府的戚二爷,考过武状元,如今在宫里做御前侍卫,因性情耿直得罪过一众纨绔子弟,却很得元嘉帝赏识。
      
      另一人的骏马比较靠后,他的上半身恰好被承安伯府的马车挡住了,魏娆只能看到一双握着缰绳的手,那双手白如美玉,指节修长,很是好看。
      
      “你啊,就是守规矩。”
      
      就在魏娆偷偷观察的时候,戚二爷驱使骏马退后,摆明了不会再去前方插队。
      
      如此一来,他的同伴更不会上前了。
      
      魏娆放下窗帘,重新坐到座椅中间,小声问碧桃、柳芽:“京城的世家子弟,有谁叫守成吗?”
      
      生在京城长在京城,魏娆直接间接听说过的名门子弟不计其数,刚刚那人能用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让我行我素的戚二爷乖乖听话,要么身份不俗,要么本事不俗,肯定不是无名之辈。
      
      碧桃、柳芽纷纷摇头,他们也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守成应该是字,若是报出大名,咱们或许晓得。”柳芽猜测道。
      
      男子的字就像姑娘家的闺名,都是至亲好友之间私底下称呼用。
      
      “算了,管他是谁,跟咱们又没有关系。”
      
      魏娆的话音落下,马车终于动了,朝前移了半个马车车位的距离。
      
      魏娆有耐心,马车后面,戚二爷戚仲恺探探脖子,才等了这么一会儿就不耐烦了,扭头对陆濯道:“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先出城了!”
      
      陆濯淡笑:“戚兄请便。”
      
      身穿白色锦袍的他,气度从容地端坐马上,是真的一点都不急。
      
      戚仲恺又怎么可能真的丢下好友,两人从小就认识,后来一起在边关军中历练了五年,三年前他回京考武科举,然后进宫当御前侍卫,陆濯这家伙被他老子继续扣在军营,如果不是到了议亲的年纪,国公夫人再三催促,陆家老爷子还不肯调陆濯回京。
      
      “八年啊,你们家老爷子可真够狠的。”动不了,戚仲恺上下打量陆濯一遍,同情忽然变成了调侃,“不对啊,我在外面待了五年都晒黑了,你比我多待三年,怎么还是这么白?莫非一直躲在营帐里偷懒?”
      
      陆濯扫眼戚仲恺古铜般的坚毅脸庞,道:“我记得,你去边关历练前也是这个色。”
      
      有人脸黑,是被晒的,有的却是天生,不能怪日头。
      
      戚仲恺闻言,突然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
      
      戚家男儿都是大嗓门,便是陆濯,近距离被戚仲恺的笑声冲击耳朵,也微微皱眉。
      
      承安伯府的马车可就在前面,戚仲恺突然爆笑,车里的魏娆主仆都被他吓了一跳,就连拉车的大黑马都不安地动了动蹄子,导致车厢跟着晃了两晃。
      
      魏娆没说话,脸色已经沉了下来,一手捂着胸口,那里扑通扑通跳的好快。
      
      自家姑娘多娇气的人啊,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惊吓?
      
      碧桃便将脑袋探出车窗,瞪着眼睛朝后面道:“戚二爷是吧?您能不能小点声,我们家的马都要被您吓惊了。”
      
      魏娆并没有阻拦自己的丫鬟,她在外祖母的庄子上见过元嘉帝,也见过戚仲恺,虽算不上熟人好友,提点正常的小要求,戚仲恺应该会给她们面子。
      
      戚仲恺认得魏娆,却不认得碧桃,从马车后面也看不出车主的身份,笑得好好的突然被一个小丫鬟数落,戚仲恺就不高兴了,驾马来到窗前,瞪着碧桃问:“连我都敢管,你家主子是谁?”
      
      碧桃小声哼道:“戚二爷好大的忘性,去年皇上到闲庄小坐,二爷在外面晒得头晕眼花,央求我给您倒碗凉茶,这事您忘了?”
      
      她一说闲庄,戚仲恺立即想起来了,脑海里紧跟着浮现出一朵芍药花似的娇艳脸庞,以及一双噙着水珠般潋滟明亮的丹凤眼,漂亮得让人恨不得将她捧在手心里,每日虔诚地仰望她、拿脸对着她一双鞋底都愿意。
      
      这般娇滴滴的美人,是很容易被他的大嗓门吓到啊!
      
      “原来是四姑娘。”戚仲恺直接忽视碧桃了,猜测魏娆的位置,他赔罪地拱了拱手,“不知道四姑娘在这儿,刚刚是戚某失礼了,四姑娘放心,我这就小声说话,保证不再惊扰到你。”
      
      隔着一层帘子,魏娆也能感受到戚仲恺的真诚,人家给她面子,魏娆也得回礼,遂低声回道:“小丫头大惊小怪,还请二爷莫要在意。”
      
      戚仲恺笑道:“不在意不在意,四姑娘这时候出门,也是去赏雪吗?”
      
      魏娆笑道:“算是吧。”
      
      戚仲恺虽然是个粗人,至此也听出来了,四姑娘不愿意再与他继续攀谈了,想来也是,城门附近人来人往,被人瞧见他一直赖在承安伯府的马车旁,又该传出不利于四姑娘的闲话了。
      
      “四姑娘慢坐,我先告辞了。”
      
      “嗯。”
      
      美人轻轻的一个鼻音,也甚是好听啊。
      
      戚仲恺恋恋不舍地回到了陆濯身边。
      
      陆濯并不好奇车中的人是谁,戚仲恺却调整坐骑的位置,与陆濯并排坐着,然后偏过头,悄声向陆濯解释道:“那是承安伯府家的四姑娘,咱们京城最貌美的姑娘,你才从边关回来,可能还没来得及听说。”
      
      陆濯确实没听说过魏家四姑娘,但他听说过寿安君、丽贵人。
      
      丽贵人便是这位四姑娘的母亲小周氏。
      
      陆濯听到的传闻,说小周氏不耐守寡寂寞,抛弃幼女回了娘家,与寿安君一同住在闲庄。元嘉帝感念寿安君对他的养育之恩,时常去闲庄探望,寿安君为了巩固帝王的恩宠,命小周氏盛装打扮蛊惑皇上,元嘉帝果然被小周氏的美艳诱.惑,收用了小周氏,封为丽贵人。
      
      进宫之后,丽贵人深受元嘉帝宠爱,却因举止放荡屡次破坏宫规,被太后娘娘所不喜。后来,丽贵人怀孕,生下皇子,本是喜事,同日太后娘娘竟一病不起,请了得道高人占卜,说是丽贵人所产的皇子与太后娘娘八字相克,若养在宫中,太后恐怕命不久矣。
      
      元嘉帝孝顺,为了太后娘娘着想,将丽贵人母子送到了西山行宫,至今已有两年。
      
      这些消息在陆濯的脑海中过了一遍,如同迎面吹来的带着新雪气息的微风,并没有影响他什么。可陆濯不知道,京城这些年轻公子哥儿但凡提到魏娆,都会兴高采烈地点评一番,陆濯如此漠然,立即成了异类。
      
      跟他这样正经的人聊桃色,特别没有意思。
      
      戚仲恺替陆濯的无趣找了个理由:“差点忘了,你是定亲的人了。”
      
      定亲了,接下来就是成亲生孩子当爹,陆家又没有纳妾之风,旁人再美都轮不到陆濯,可不就没了议论的兴趣?
      
      戚仲恺同情地拍了拍陆濯的肩膀。
      
      陆濯不需要同情。
      
      祖母为他挑选的未婚妻,是帝师谢老太傅的嫡孙女,三岁会作画,五岁能吟诗,琴棋书画无所不精,有京城第一才女的美誉。陆濯没有见过未婚妻,祖母、母亲与家中的其他长辈、堂妹们都见过,无一不夸赞其貌美端淑。
      
      这才是陆濯心仪的妻子人选,那种徒有美貌声名狼藉的女子,陆濯不屑看,也不屑非议。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我都迫不及待想写陆公子吃瘪的剧情了!
    继续发100个小红包,这两天忙,明天试试加更哈!
    .
    感谢在2021-02-04 12:06:13~2021-02-05 16:34: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流浪的莱斯特 5个;珩儿、慢吞吞小姐 2个;丹丹512、方沐优、忘忧、桐娘、姜姜、77是我、春雨綿綿、D.Va、益达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livia 20瓶;港风美人八两金、叶知秋、浅笑不暖阳 5瓶;winner的圆圆 3瓶;转身,不见 2瓶;狗蛋公主、珠珠、木木土、默墨喜欢你、冬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