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夜里的寒潮来得神不知,走得鬼不觉,第二天竟然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
      
      阳光洒照在皑皑积雪上,一片白晃晃,刺得人眼睛都要瞎掉了。
      
      院中的海棠落了一树的雪,嫩粉色的花苞在雪中隐隐若现,美得脆弱又倔强。
      
      魏娆披着斗篷站在窗前,白皙的手遮在眉梢,对着这幅雪景笑得凤眼弯弯。
      
      太阳这么好,地上的积雪挨不过两三天就会融得干干净净,非但不会耽误春种,还会为地里添一层肥水,让土壤润潮便于犁耕。此情此景,百姓们怕是高兴得要手舞足蹈,即便有心人想散播是外祖母的大寿招来天罚的谣言,也只会起反效果,让百姓们感激外祖母。
      
      虽说外祖母早不在乎名声了,可那种无中生有的污水,能少一盆是一盆。
      
      “姑娘,快来梳洗吧,今儿个咱们出城,有的是时间赏雪。”
      
      碧桃、柳芽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分别端着水盆、茶壶。
      
      魏娆笑笑,取下并不怎么需要的斗篷,坐到了梳妆台前。
      
      今日是外祖母的寿辰,魏娆让碧桃使出浑身解数,务必将她打扮成瑶池仙子。外祖母的脾气,虚名黑成炭都无所谓,仪容必须始终保持美丽优雅,连身边的丫鬟们都调.教得仪态万方,对她们这些孙女外孙女的要求就更高了。
      
      “女人啊,无论美丑,都得好好打扮自己。这不是为了给男人们给外人们看,而是因为爱惜自己,想让自己舒服。你们想想,一个女人,过得舒服了才会心情好,心情好了气色才好,气色好便是第一美,否则天天面对一群糟心人糟心事,就算有天底下最贵的脂粉,也遮掩不了眼中的憔悴沧桑,心不美,脸瞧着也不会美。”
      
      “美分多种,穷有穷的美法,富有富的美法,重要的是这份心情,但凡真正爱美的女人,都不会让自己过得太糟糕。诚然,有那种生来就投胎在泥坑的,但只要她爱美,她就会想方设法让自己离开泥坑,想方设法让自己活得干干净净,人干净了,能不美吗?”
      
      这就是魏娆的外祖母寿安君的养生之道。
      
      外祖母不但这么要求她自己,对魏娆几个小辈提出了同样的要求。
      
      魏娆深以为然。
      
      她天生貌美,也很爱惜自己的美貌。所以小时候祖母提醒她避嫌,要她少去探望外祖母,魏娆从来都没听过,因为她喜欢外祖母,喜欢在外祖母御赐的田庄上捉鱼骑马,那样的好心情,是什么虚名、胭脂水粉也换不来的。
      
      当然,除了好心情,妆容也很重要。
      
      魏娆身边的两个大丫鬟——碧桃、柳芽,她们伺候人的手艺便是外祖母亲自传授的,小到鞋袜领扣搭配,大到养身护发护肤,两个丫鬟尽得外祖母真传,都可以去宫里当教习姑姑了。
      
      精心的打扮耗费的是时间,饶是碧桃、柳芽都是妆容老手,魏娆这一坐也坐了两刻钟。
      
      镶嵌着各色宝石的西洋妆镜里,映照出了一张艳若桃李的脸,吹弹可破的脸颊只涂了一层润湿的面脂,妆容的技巧主要体现在了眉毛与嘴唇上。魏娆的眉毛更像已经去世多年的父亲,又黑又浓,太显英气,如今修剪成了两弯新月,眉梢微微上扬,越发衬那一双光华潋滟的丹凤眼了。
      
      魏娆的唇呢,魏娆觉得没什么不好,可外祖母说她的嘴唇越长越像妖精,勾着人来亲她似的,本来就长得艳丽,生了这样的嘴唇,更加不像好女人了。若是已经成亲,妖媚一些也无妨,眼下还未出阁,还是收敛一些好。
      
      因此,每次要出门或见客,柳芽都会将魏娆的唇描得端庄一些。
      
      “其实我更喜欢姑娘本来的唇形。”柳芽略表遗憾地道。
      
      魏娆笑笑,眼前这样她也很满意了。上次去探望外祖母,她因为贪玩去地里摘花弄脏了鞋面,被外祖母训了一顿,这次魏娆打定了主意,就是路上有太上老君下凡送仙丹,她也不会跨下马车半步,一定要漂漂亮亮仪态万千地出现在外祖母面前。
      
      “走吧。”
      
      柳芽要留下来打点行囊,魏娆带着碧桃去前院陪祖母用早膳。
      
      魏娆算准时间过来的,魏老太太刚刚梳洗结束,穿了一件茄紫色的褙子,头发灰白,明明比魏娆的外祖母还年轻四岁,瞧着却更显老一点。
      
      两位老太太的想法不同,但对魏娆都是一样的疼爱,魏娆既喜欢洒脱不羁的外祖母,也敬重持家有方的祖母。
      
      “祖母,你看我这样美不美?”魏娆小蝴蝶似的跨进内室,小姑娘般提着裙摆在魏老太太面前转了一圈。
      
      虽说不够稳重,可似魏老太太这样的年纪的人,就喜欢小辈们撒娇耍宝。
      
      “美美美,整个京城就属你美。”魏老太太笑着道,慈爱的视线将小孙女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她这个小孙女,是真的美。
      
      当年次子惨死,她伤心欲绝,儿媳小周氏也伤心了一阵,长了一副不安分的脸,却安安分分地替次子守了三年丧,把小孙女也照料得好好的。魏老太太心中甚慰,没想到三年一过,小周氏便跪到她面前,心平气和地求去了。
      
      那时的魏老太太,无法不失望。
      
      作为婆母,她自认待小周氏不薄,惨死的次子活着时对小周氏更是如珠似宝。大周氏和离改嫁,是因为丈夫染上了醉酒打人的臭毛病,大周氏和离无可厚非,可小周氏受什么委屈了,她为何不肯替心爱的丈夫守寡?
      
      就算不在乎死去的丈夫,她怎么不替女儿想想?魏娆已经有一个名声不好的外祖母了,姨母下嫁给富商也不怎么光彩,倘若生母再归家改嫁,旁人会怎么议论魏娆?
      
      魏老太太给小周氏讲了各种道理,小周氏依然坚持求去,最好能带着女儿一起走。
      
      魏老太太叫她做梦!魏娆是儿子留在世上唯一的骨血,小周氏做梦都别想带走。
      
      小周氏刚离开的那段时间,魏老太太也有点迁怒魏娆,可是一看到魏娆那漂漂亮亮的脸蛋,就像天上下凡的小仙女,魏老太太就再也怒不起来了,怕下人们照顾不好魏娆,魏老太太将魏娆接到了自己的院子,一养就是四年。
      
      “刚下完雪,天冷,你怎么不多穿点?”将小孙女叫到身边,魏老太太捏了捏小孙女的袖子,皱着眉道。
      
      魏娆真没觉得冷:“太阳这么好,我又待在马车里,冷不到的。”
      
      魏老太太拿小丫头没办法,祖孙俩携手去吃饭了。
      
      吃过早饭,魏老太太示意小孙女别着急走,朝伺候她几十年的宋嬷嬷递了个眼色。
      
      宋嬷嬷去了内室,过了会儿,捧着一个二尺来长的紫檀木匣出来了。
      
      魏老太太看着魏娆道:“这里面是一串佛珠,早年净空大师云游到京城,我有幸请大师为这串佛珠开过光的。今日是寿安君的六十大寿,祖母这里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好东西,娆娆替我把这串佛珠带过去吧。”
      
      她与寿安君合不来,但也没到生愁怨的地步,人生能有几个六十岁,该送的就要送。
      
      净空大师乃本朝德高望重的高僧,魏老太太又是礼佛之人,这串佛珠对她来说,真的是心爱之物。
      
      魏娆忙道:“祖母还是自己留着吧,您有这份心意外祖母就很高兴了。”
      
      魏老太太示意碧桃接过匣子,道:“这是我们长辈之间的事,你只管跑腿,其他不用操心。”
      
      魏娆心想,您真心送礼,外祖母却不信神佛,得了大师开光的佛珠也不会当回事,只会暴殄天物。
      
      可祖母一片好心,魏娆不忍说出真相打击祖母。
      
      “其实外祖母想邀请您去庄子上吃席的,怕路远您坐马车辛苦,才没送帖子。”魏娆抱住祖母的手,笑着替外祖母说好话。
      
      魏老太太撇嘴一笑,瞪着小孙女道:“哄谁呢?寿安君出宫这么多年了,你见过她请谁?也就见见你们这些骨血至亲罢了。”
      
      魏娆赔笑:“外祖母是怕大家瞧不起她,接了帖子不去,她更没面子。”
      
      魏老太太刚要说话,外面小丫鬟来报,说是夫人郭氏、三姑娘来给老太太请安了。
      
      郭氏是魏老太太的长媳,现今的承安伯夫人,也是魏娆的大伯母。
      
      祖孙俩互视一眼,魏娆不加掩饰地嘟起了嘴,她与郭氏母女可不对付。
      
      “好了好了,你去准备出门吧,我陪她们聊聊。”魏老太太也不想听郭氏当着小孙女的面说那些夹枪带棒的话。
      
      魏娆就知道,祖母最偏心她了。
      
      抱着祖母的肩膀凑过去亲了一口,故意在老太太的脸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唇印,魏娆笑着往外走去。
      
      “伯母安好,三姐姐安好。”
      
      出了门,瞧见正往里走的郭氏、魏婵母女,魏娆客客气气地行礼。
      
      魏婵最先看见的是魏娆耳边的翡翠坠子,绿汪汪的,像被冰封的嫩叶透出来的颜色。
      
      郭氏看见的是魏娆身上华丽昂贵的绸缎,不用说,肯定是魏娆的姨母大周氏送的。
      
      魏娆的父亲魏二爷死于纠察贪官,为承安伯府赢得了民间美名,但魏家的家境并不富裕。全家人从魏老太太往下,都节俭度日,只有魏娆,仗着有个嫁给富商的姨母、有个经常得元嘉帝赏赐的外祖母,整日穿金戴银,格格不入。
      
      “雪路难行,这样娆娆都要出城去探望寿安君,可真够孝顺的。”郭氏故意高声道,拿话刺里面的魏老太太!老太太真是糊涂,掏心掏肺偏疼魏娆这种白眼狼,再疼又有什么用,都比不过寿安君的富贵多金。
      
      “伯母谬赞,我只是一般的孝顺罢了,雪路不便,我早点出发了,回头给您带些山间野味尝尝。”
      
      魏娆不以为意,笑着离去。
      
      郭氏耷拉着一张长脸,最恨魏娆这不知廉耻的样子。
      
      魏婵歪着头,看着魏娆纤细婀娜的背影,如一只凤鸟飞进了白雪地,又嫉妒又羡慕。
      
      她也想去城外玩,自家这小破伯府,她早住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有什么比又有钱又有自由更快乐呢,哈哈哈。
    这章也有100个小红包哦~
    .
    感谢在2021-02-02 22:34:29~2021-02-04 12:06: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十三只恐龙 2个;时光等我、看啥啊、忘忧、泥濘、酒子99、慕光翼、46760050、方沐优、xyvonne、菠萝波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幻想自由的云 40瓶;juju、紅豆、MIA喵喵呜 20瓶;叶子丙、亢木亢木、King酱要白成一道光、celine05 10瓶;凝竹雪 6瓶;多肉葡萄少冰、Almar、lovebook、雪米、趣布夏、lai_ww 5瓶;天郡墨墨、乌仁桃、千树 2瓶;默墨喜欢你、木木土、瘦笔瓷书、努力打call、elle_zj1979、24828306、水影月色、NMLGL、27151868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