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司无邪想了一会,又问道:“那怎么才算赢?”
      乔暄充满同情地看着他:“我现在觉得你还挺可怜的。”
      “……”司无邪揣着手,在狭小的屋子里走了两圈。
      “算了,这也不是你能弄懂的问题。”乔暄摆摆手,走到自己的小床边铺了铺床。收拾一通之后,他发觉身后没动静,回头一看,见司无邪果真还站在原地。
      他思索片刻,心中了然,眯起眼睛打了个呼哨。
      “……怎么了?你这是什么眼神?”司无邪微微站远了些,和他拉开距离。
      乔暄凑过来,伸手揽住他肩膀,趴在他耳边说:“来,我问你,你觉得那姑娘好看吗?”
      司无邪想了想,点了点头。
      “我再问你,你现在是不是还在想着她的事?”
      “嗯……”司无邪觉得他挨太近了,撇着嘴挪开了些。
      “那你以后还想见她吗?”乔少阳又问。
      司无邪这次多想了一会,不过最后还是老实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司无邪又逃课了。
      昨天乔暄一连问他好几个问题,一开始觉得挺突兀的,但仔细想想,又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
      ——他真的还挺想再见微妙道人一面的。
      司无邪不是瞻前顾后的人,一旦想清楚,他也不再犹豫:想见便去见罢。
      于是,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又一次等在了从桃林进山的必经之路上。

      他从清早等到中午,一点也看不出焦虑的样子,只是靠在树杈上,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
      果然,到了快黄昏的时候,终于听见桃林深处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向那个方向。
      沿着蜿蜒小路,不疾不徐地朝他的方向靠近的,正是那道熟悉的身影。她依旧穿着身一尘不染的白衣,但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发现,这件衣服和昨天那件款式上有细微的差别,显然是换过了。
      她走到桃林的边界时候,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像是有什么感应,抬头看了司无邪一眼。

      “被发现了?”司无邪咧开嘴笑了笑,从树杈上跳下。
      这场景似曾相识。
      微妙道人脸色顿时就黑了,警觉地抽出半截佩剑。
      “别别别,昨天的事是我错了,我道歉,我不该那么做,是我对不起你。”司无邪连说了一大串,微妙道人反而愣住了。
      不过就算态度再敷衍,他也已经道歉了,如果再发难,倒显得是微妙道人太小气。所以她还是把剑收了回去,只是在收剑时候,手腕明显僵硬了一下。

      少女微微错开身子,准备绕过司无邪继续前进,但他忽然往旁边跨了一步,又一次挡在了她面前。
      微妙道人还以为是巧合,便轻轻颔首,道:“借过。”
      谁知,等她绕到另外一边,司无邪却也追了过去,还是挡在她的道上。
      “……”微妙道人又在思考要不要拔剑了。
      司无邪显然看出来她的打算,赶紧拦住了她:“道长别急!请问你是在找这个东西吗?”

      “你怎么会有这个!”看着他手中的东西,微妙道人阴沉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其他表情。
      那是一小段黑色绳子,却比普通的绳子要细得多,可能称它为线更合适。这线的黑色很深,像是用墨汁染成的,就像它的颜色给人的感觉一样,它摸起来粗糙又僵硬,可一旦湿了水就会变得光滑且柔软。也不知是用什么植物编织成的,又是用在什么地方。
      微妙道人不可思议地看着那节线头,想要伸手拿过来。可还没等她的指尖碰到它,司无邪就飞快地把手里东西收了起来。
      “别着急!”他把手背在身后,挡住了微妙道人的视线,“你要是想看,我可以带你过去。不过现在天色还早,那东西不会出来的,我们不妨在这里等一会。”
      “……”微妙道人依旧有些迟疑。
      “你不远千里从五常山跑来,还一连找了好几天,都没见到这东西踪迹。所以也不差这一时吧。”这些其实都是司无邪的猜测,但他用这么笃定的语气说出来,倒像是他很了解微妙道人一样。
      微妙道人明显也是这么想的,看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惊讶。
      但她还是被说服了。

      她回身走出十几步,一撩衣服下摆,远远地坐了下来。闭目养神,一副准备入定的样子,果真是“等”了起来。
      司无邪也在原地坐了下来,一点也不急着追过去。
      “你知道这东西是从哪来的吗?”
      “……”
      司无邪等了一会,见微妙道人没有回答,便问了下一个问题:“你知道这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
      司无邪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又问道:“你为什么要找它?”
      “受人所托罢了。”微妙道人合着眼睛道。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句,但司无邪还是兴奋坏了:“那刚才的两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回答,是不想理我还是真的不知道?”
      “……”说完,微妙道人坐得远了些,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什么叫“不想理他”。

      “你叫什么名字?”司无邪又穷追不舍地问。
      “……”
      “对了,问别人名字之前最好自报家门。”司无邪笑嘻嘻道:“我叫小邪。”
      “小邪?”微妙道人似乎不太相信。
      “没错,无名无姓,就叫小邪。”司无邪面色不改地撒谎,“我之前是有名字的,但父母死得太早,所以就给忘了。我在坟墓附近游荡,靠着偷吃贡品活了下来,依稀记得承情最多的那个墓主人名字里有个邪字,我便偷了他这个字来用。再后来,我就遇见了先生。”
      “先生?”微妙道人问。司无邪这半真半假的一通胡扯,竟然真的引起了她的注意。
      “你知不知道这附近有个书院?”
      “嗯。”微妙道人点了点头。
      她就从书院的方向过来,怎会不知。
      “那书院的先生是个好人,看我举目无亲,就常常给我东西吃,给我衣服穿,我也偷偷跟他学了不少东西。”
      “难怪看不出你的身法是出自哪一家。”微妙道人说。
      “对啊。”司无邪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天空,深吸了口气,“来这里读书的有不少仙门子弟,看着他们平时修炼,有样学样,渐渐也就会了……”
      “你……”微妙道人略微迟疑了一瞬,但她目光很快又回归了坚定,“你愿意跟我回五常山学艺吗?”
      “嗯?像我这样无家可归的人也可以吗?”司无邪看到她一双明亮而清澈的眼睛,感觉一阵心虚。
      微妙道人却以为他没听清楚,又重复了一遍:“这跟你是谁有什么关系?我只问你愿不愿意。你根骨不错,也有天分,就算起步晚一些,但还有机会入得仙门。”
      “……此话当真?”司无邪只是想随便找个话题和她聊天,却没想到少女如此认真,他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的剑术在山门中已是翘楚,虽然没有认真,但你能和我战得旗鼓相当,实属难得,不要妄自菲薄。”这种话虽然没有夸耀自己的成分,但一般人很难面不改色地把“翘楚”这种词用在自己身上,微妙道人却能说得如此坦然。
      “听起来还不错。”一般人听见有机会到五常山这样的大仙门修行,恐怕早就高兴得找不着北了,司无邪还能这样平静。

      看来,两人都不是一般人。

      “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司无邪轻描淡写地说,仿佛只是随口一问。
      “我——”微妙道人正要说话,却被一声急促的呼喊打断了。

      “喂!”
      话题戛然而止,坐在树下的两人一起看向声音的源头。那是个身材高挑的少年,穿着件明黄色的圆领袍,正大步朝他们跑来。
      好不容易让微妙道人放下戒备,话题渐入佳境,却忽然被人打断,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喷嚏酝酿了半晌却没打出来,实在令人难受。
      “这是我一个朋友,乔暄。”司无邪咬牙切齿地介绍。
      “乔公子。”微妙道人起身行礼道。
      “道长。”乔暄还礼。然后,他绕过来搂住司无邪脖子:“对不住对不住,今天先生多讲了两句,下学晚了。”
      “那就赶紧走吧。”司无邪没好气地推开了他。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