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司无邪是宛丘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僵尸。

      宛丘,名字虽然听起来挺文雅,实则却是个五步一坑十步一碑的乱葬岗。这里冤魂厉鬼无数,所以,常有一些剑走偏锋的修士愿意来此处碰碰运气。
      什么叫剑走偏锋?
      说来,修士大致上分为两种,一种是修炼灵力为主的灵修,一种是修炼身体为主的体修。往细了分还能分出法修,阵修,器修,剑修等等……
      对于修道这件事,大家都很有包容性。百家齐放百花争鸣嘛,放开思想禁锢才有进步空间。
      然而,只有一种人,是整个仙门百家都不齿的。
      那就是鬼修。

      所谓鬼修,乃是操控僵尸为自己战斗的修士。

      “真想有个鬼修啊。”宛丘的一截老树根上,有个独臂僵尸对着圆月感慨道。
      “真想有个鬼修啊……”司无邪坐在旁边的一块碑上,也感慨道。

      “以前不是这样子的……”独臂僵尸道,“以前鬼修的地位可高了,他们都以拥有一具趁手的僵尸为荣,有时候两个鬼修见了面,还会彼此攀比谁的僵尸更威风。”
      “你又在翻这些陈年旧账了。”司无邪打了个哈欠。
      “你还别不信,你才死了几年,当然不知道!爷爷可是见过世面的!”独臂僵尸来劲了,“我这条胳膊就是跟另外一个鬼修斗时候,被他的僵尸咬断的!因为这个,我那偃师专门给我提了两百年的修为!两百年!”

      司无邪听见偃师这个称呼,勾起一边嘴角,轻轻笑了一下。他听说过这个称呼的来历:大部分鬼修觉得僵尸这个说法不够文雅,所以把已经签下契约的僵尸称为傀儡,而操纵僵尸的修士则自称偃师。
      ——自欺欺人罢了。

      “你上次不是说是保护偃师时被狼咬的吗?”司无邪托起一边腮,挑着眉毛问道。
      独臂僵尸噎了一下,有些气急地说:“那完全是另外一码事,那次只是狼妖轻轻伤了一下而已!小狼崽怎么可能咬断爷爷的胳膊!”说完,他停了一会才接着说,“不过真的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我……确实记不清楚了。尤其是谢家的事之后,鬼修忽然成了众矢之的,就算依然有我行我素的人,但毕竟是极少数。像我们这种无名无姓的可怜人,就更没有转世投胎的机会了……”

      虽然司无邪已经是个死人,但他还是在乱葬岗的其他僵尸口中听过谢家的灭门惨案。
      谢家本来是宛丘的一个大仙门,也算造福一方百姓。后来有个鬼修炼了一具傀儡,正好是谢家的一个先祖,不知为何,那傀儡却失控了,一夜之间残害了自己所有同胞,一个活口都没留。
      那场景有多惨烈,司无邪确实想象不到。
      但他却能看见,乱葬岗有一半都姓谢。

      “以前咱们这的僵尸供不应求,现在……我已经记不起上一个鬼修是什么时候来的了。”
      司无邪听够了独臂僵尸的唉声叹气,揉着肩膀朝林子深处去了。
      “你干嘛?”独臂僵尸还有点不解。
      “我去练两套拳。”司无邪道。
      “?”独臂僵尸依旧不解。
      “鬼修要选僵尸,肯定是选能打的。我虽然长得不像一副能打的样子,但是练几套花拳绣腿,说不定还能在鬼修来时候表现表现……”

      “……”独臂僵尸对不上话了。

      不过,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动用着全部的面部肌肉对他挤眉弄眼,看起来活像中邪了。司无邪纳闷地望着他,他见司无邪毫无反应,又开始拼命对他摆手。
      司无邪大概看出来了,他指的方向好像是自己身后。
      于是他赶紧停住脚步。
      不过还是晚了……

      他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一个带着温度的活人。
      那人背上背着把剑,大约是个修士。
      说不定……还是个鬼修。

      不过,司无邪不光一不小心扎在对方胸口,还在那人雪白的靴子上踩了一脚。
      回忆起不同寻常的柔软触感,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撞到的好像还是个女人……

      “糟透了。”司无邪一只手缓缓扶上了自己眉头。
      完了,他好像已经把这个素未谋面的尊贵鬼修得罪惨了。

      司无邪开始努力思考还有什么可以补救的。忽然,他福至心灵,扑通一声单膝跪了下去,随手从路边薅了一把枯草,在女子的靴子上一阵狂擦。手上一边动作,他还想要一边奉承两句,可是一抬头,准备说的话就全部咽回肚子里了。
      因为他看见了女子的脸。
      那是他见过最美的一张脸。
      虽然对于记忆里只有腐烂女尸的脸的司无邪来说,这认知并不怎么可信。

      “看够了吗?”不知过了多久,女子忽然开口道。
      她声音像水。
      却是温水。
      淌进心里,也暖进心里。

      司无邪这才慌乱地直起身子,移开目光,抓了抓脑后披散着的头发。
      他看起来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嘴上却要不知悔改地说:“没看够,还想再看看。”

      “好啊。”女子笑了,“那你跟着我,随便你看。”

      跟着女子走了半晌,司无邪才终于看清那女子模样。
      她一袭月白长袍,有同色的绣线在上面纹出了复杂的篆文,或许有一定的防身作用;长发松松地挽成了个发髻,上面只简单地插了根白玉簪子,做功虽然简陋,用的却是极好的材料;她背上除了一柄长剑还有把拂尘,大约是个道士。也难怪她装束如此淡雅。
      走了许久,司无邪还是恍惚的。
      他实在不明白这样一个仙风道骨的女子为何会做鬼修,又为何会挑走他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僵尸——宛丘比他凶比他狠的僵尸多了去了。
      大约是他长得好看。

      他也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么稀里糊涂地跟她走了。

      独臂僵尸还劝过他来着。
      女子说要司无邪跟她走,他便上来问女子契约的事。
      偃师收伏傀儡之前,必须先与其签订契约。契约内容包括傀儡帮偃师完成什么任务,或者为他效劳多少年,而偃师则需要许诺给傀儡一定的修为。
      这些修为除了可以帮助僵尸转世,还能带到来时,让他转生后能入得仙门,有个好命格。
      谈到契约时候,女子甩了甩拂尘:“我只是个小道士,拿不出多少修为。不过我师父修生死道,你只消跟我上路,三个月后,我能助你重生。”
      司无邪觉得三个月就能换来重生,可真是太划算了。但独臂僵尸却又拦住了他:“生死道?生死哪有那么容易操控,不过是一命换一命罢了。你师父和他什么交情,难道会折损自己阳寿来复活他?”他转向司无邪,又说,“况且,咱们这些死了只能埋在乱葬岗的贱命,就算再来一次能怎么样?还不如赶紧转世,忘却今生一切烦恼。”
      司无邪“啧啧”几声,由衷称赞道:“还以为你只是个单纯的粗人,没想到也能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
      独臂僵尸翻了个僵硬的白眼。

      不过司无邪还是跟着女子走了,虽然,他也说不清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那女子长得好看。

      不过司无邪确实和其他僵尸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通常来说,只有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知道的孤魂野鬼才无法转世,比方说,那些死后得到安葬的谢家人就一个都没有起尸。
      但他不一样。
      一年前,他从阴暗潮湿的坟墓里刚刚醒来时,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司无邪。

      但他依然有执念。
      他想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死,更重要的是,每到连乌鸦都睡下的深夜,四下一片死寂时,他就总会觉得心中仿佛缺了一块什么,空落落的难受。
      他越是想,就越是空虚。

      这女子出现的那一刻,好像有什么记忆深处的东西被勾起来了。
      他依然什么也没想起来。但在他死水深潭般的心里,掀起了一个小小的波澜。

      他忽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他想让司无邪再活一次。想知道他会为什么笑,尽管那也意味着他必须知道他为什么哭。
      他甚至不在乎女子许下的关于复活的承诺,他只是觉得,只要跟着这女子,或许就能会想起更多东西。

      促使他踏上旅程的,只是个模糊的感觉。

      “啊,对了,我叫司无邪。”他加快了脚步,和女子并肩走着。
      “我知道。”女子却说。
      “……你怎么知道。”
      “乱葬岗除了谢家人,只有一块写着司无邪的有字碑。”
      “……哦。”他忽然发现不对,“但你又怎么知道司无邪就是我?”
      “你就坐在自己的碑上……”女子回身看着他眼睛说,“有字碑有灵,除了主人,其他僵尸难以接近。更不要说像你这样对它不敬了。”
      这女子长了张清冷的脸,话却比想象的多。
      “好吧。”司无邪耸耸肩,“那你叫什么?”
      女子不说话,他赶紧又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身为僵尸,直呼鬼修名字不太合适?没关系,你想要我叫你什么都可以。道长?仙女?姑奶奶?小祖宗?”

      司无邪还在说个不停,女子早就笑了:“我道号微妙。”
      “好的微妙道长!”司无邪咧开僵硬的嘴角,“我们接下来去哪?”
      “给你找一把剑。”微妙道人说。

  • 作者有话要说:  绝不拖拉!下一章就去找剑!就变强!
    然后就一路打怪升级,找回记忆,才方便谈恋爱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