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这个演员不太行(1) ...

  •   谢鸢变成时栖的时候,他正在拍打戏,决战落霞山庄,演的是带头冲锋围追堵截主角一行的反派头号鹰犬。
      “少庄主认贼作父多年,还不知悔改么?!”
      厉喝声有如旱雷惊滚,在耳边闷声炸开,刚入壳的谢鸢一个激灵,双手痉挛似的骤然紧缩,一声闷哼不轻不重地飘进了耳朵。
      近在咫尺。
      他转动着僵硬的脖子,看到自己怀里扣着一个鼻梁英挺、侧脸泛白的古装男。
      另一只手,紧紧掐着人家的脖子。
      在那人看过来的瞬间,谢鸢心虚地松开手,后退了两步,却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脚下,并不是平地。
      一脚踩空的感觉让他有片刻愣怔,身体下坠的刹那,脑子仿佛还留在原地。
      电光火石间,他伸出了手。
      ……
      医院,病房。
      “你多大人了,拍个戏还能走神?”
      “哪家幼儿园教你台阶用脸下的?”
      “不过,这都不是问题。”一个三十出头、衣冠楚楚的男人站在病床前,面色称不上好看。
      “哥,没问题您怎么还骂呢……”有人弱弱出声。
      “他是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别人,他安安稳稳睡了一觉,醒来吃吃喝喝发发呆,那位恐怕到现在头还是昏的呢。”男人咬着牙笑,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我让你去买的花呢?水果呢?你的智商真的还在及格线以上吗?不想干了是吗?”
      “这就去,这就去,您喝口水,消消气。”
      挨骂的人倒了杯水给他,转过身偷偷朝病床上的人挤眉弄眼。
      床上的人视线却始终定格在天花板上,一脸呆滞。
      谢鸢:想要我死就直说。
      系统:抱歉,下次尽量在人少的时候传过来。
      谢鸢:重点是这个吗?
      系统不耻下问:那是?
      谢鸢:时机啊。
      系统:白天不行……那就,月黑风高?
      谢鸢:真有你的,刀。
      他只不过是在家睡了一觉,就被这个自称“两肋插刀”的系统绑定,为了回家,他必须为所谓的任务对象上刀山下火海,成为他们成功路上一块合格的垫脚石。
      “等等,顺便再借把轮椅过来,他这样不行。”
      听到这里,谢鸢终于有了反应,他伸手想要摸摸自己的腿。
      “哎哎哎,就是这样。”男人重重拍了下手。
      隔着病号服,双腿好像感觉到了手指的靠近,怪异的酥麻感令人不适。
      “别动别动,就是这副身残志坚的表情,保持住。”
      急促的脚步声靠近,谢鸢抬头,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标准帅哥,气质介于成熟和少年之间,他咧了咧嘴,少年感又占了上风,阳光帅气。
      “记住你刚刚的表情了吗,待会儿坐轮椅上就那样。”
      面前的手机移开,谢鸢的目光终于落到刷了半天存在感的两个人身上。
      一脸精英相的这个,是他的经纪人,成延。
      目瞪狗呆的这个,是他的助理,小高。
      “哥,你……居然演得这么逼真,连我都差点信了。”
      小高一脸“熬出头”的表情,让谢鸢开始怀疑时栖的演艺素养。
      “不过要轮椅干嘛?”他问出了谢鸢想知道的。
      “你说呢?你无缘无故被人害得从台阶上摔下去了,头给磕成了脑震荡,结果罪魁祸首只是睡了一觉醒来,人还好端端的,浑身上下愣是一根毛都没掉,最重的伤是腿上指甲盖大的淤青,你作为这个倒霉蛋,心里什么感受?”成延凉凉地觑着他。
      系统:代入感太强,我已经开始生气了。
      谢鸢默然,他也一样。
      “他没病,才是大大的问题啊,是压伤好还是扭伤好,骨折太假,擦伤太轻,内伤?又太空,还是愧疚担心过度导致吃不下睡不着而引发的急性肠胃炎……”
      成延捏着手机思忖起来,谢鸢冷不丁被他的眼风扫过,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噫……您慢慢想,我还是先去准备其他东西吧。”小高听得背后一凉,逃也似的离开了病房。
      谢鸢默默承受着,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脑震荡那个不会是我的任务对象吧?
      系统:不是。
      谢鸢:还好还好,没有跪在起跑线。
      系统:是他偶像。
      谢鸢:能读档重来吗?
      系统:放心,好好道个歉,据情报显示,对方应该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这次过去给人家道歉,怎么卑微怎么来,他那么小气的人,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
      谢鸢:……你的情报还能再准一点吗?
      系统:……
      成延接了个电话就离开了,谢鸢百无聊赖,又重新躺了回去,可是他低估了这具身体的精力,躺了半小时,依然精神抖擞。
      “叮”,手机响了。
      谢鸢从枕头底下摸到手机,解锁。
      暗色的屏幕亮起,一张照片映入眼底:微风冽雨,竹林青石,执剑的帅哥靠坐在石头旁,潇洒不羁。
      “这背景图还挺护眼。”
      划开屏幕,他看到了来自成延的消息。
      成妈:第一,陌生电话不要接。第二,上网可以,别发动态。第三,好好待着,别惹事。
      啧啧,这得是个多不合格的成年艺人,才能让他的经纪人唠叨成这样。
      谢鸢这么想着,随手发了个翘着兰花指比“OK”的图片过去。
      系统:这图……
      谢鸢:是不是很逗,也不知道是谁,比个“OK”跟太监似的。
      系统:……还行。
      谢鸢兴致勃勃地翻看时栖的表情包,系统突然出声:洛原在附近。
      谢鸢不明所以:谁?
      系统:任务对象,洛原,25岁,出道五年不温不火,颜值演技都有但人气低迷,命途多舛。你的任务就是帮助他解决困境,获取足够插刀值就能离开这个世界。
      谢鸢了然,自己现在相当于系统给洛原提供的人工外挂服务,他点点头:明白,就是为他赴汤蹈火解难题,上天入地摘星星嘛。
      系统:他想要的,只要你有,全都拿去?
      谢鸢一愣:差不多吧。
      系统:这让我想起了最近在看的一本书。
      看书?
      听起来倒是和人一样,谢鸢这么想着,随口问了句:什么书?
      系统:《专属天使之冰山影帝霸道爱:新人,不要跑》,可惜你不是影帝,他也不是新人。
      谢鸢默然半晌:有时间,看看四大名著吧。
      系统:我这不是在恶补娱乐圈……等等,洛原遇到麻烦了,快过去。
      系统催得急,谢鸢下床的时候一个趔趄,撞在了墙上,他勉强站稳,揉了揉肩膀,“我记得成延让我不要出去。”
      系统:管不了那么多了,你再不过去,插刀值就赚不到了。
      “行行行,那就走吧。”谢鸢在心里跟成延道了个歉,果然一个合格的成年艺人不好当。
      系统:你扶着墙干嘛……呃,这么谨慎,现在就开始装了?
      谢鸢咬牙:“我腿麻了。”
      ……
      洛原头疼脑重两天了,吃了药也不见好,趁着剧组停拍才能来医院看看。
      医院门口人声嘈杂,粗粗一眼就看到了好几个记者,他压低帽檐,避开了人群。
      “枸枸王子。”
      有人拉了拉他的衣服。
      洛原低头,六七岁的小女孩仰头看着他,重复道:“枸枸王子。”
      他觉得有趣,蹲下身指了指自己脸上的口罩问她:“这样你也认识我?”
      小女孩点头,样子十分笃定:“你是枸枸王子。”
      “枸枸王子”是他演过的一个角色,不是主角,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洛原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辫,“真聪明,不过不能说出去哦。”
      “嗯嗯,枸枸是神秘的王子,不能被人发现的。”
      “乖,你家人呢?”
      话音刚落,洛原感到肩上传来重力,他被人一把推开,面前的小女孩被抱起。
      “你干什么,想拐别人家孩子吗?!”来人厉声质问道。
      “不是,我……”
      “你穿得遮遮掩掩的,有什么不能见人的啊!”
      眼见人群有聚集过来的趋势,洛原只觉得昏沉沉的脑袋更重了,他正要开口解释,一个声音毫无预兆地插了进来。
      “哎,在这儿呢,你怎么跑出来了,医生说了你这病可能会传染的。”
      “都散了,散了,凑什么热闹呢。”
      一听“传染”二字,要往这儿来的人立刻离远了些,小女孩也被抱走,临走前还轻轻叫了一声“枸枸王子”。
      狗狗王子?
      谢鸢不由自主朝洛原头顶看了一眼,仿佛能看出两只毛茸茸的耳朵。
      他演过的一个角色,系统解释道。
      谢鸢震惊:惨到去演狗?娱乐圈真是水深火热啊……
      系统:……有时间,多了解一下你的任务对象吧。
      “谢谢你帮我,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洛原没多说什么,眼里含了些歉意,谢鸢知道他不想被认出来,捏了捏口罩沿表示理解:“小事小事,路见不平。”
      毕竟他裹的也不比洛原少。
      ……
      谢鸢刚走到病房门口,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进度条,上面显示:插刀值30%。
      “他也太容易感动了吧。”谢鸢惊了,转念想到洛原的处境,又觉得似乎正常,不正常的是另一件事,“你这系统延迟有点严重啊,是不是坏了?”
      系统:当场播报进度怕你失态,延迟是综合考虑的结果。
      “怎么可能,”他推开门,“我包成这样,脸都看不清楚,还不够喜怒不形于色?”
      “你形不形于色我不清楚,我形不形你马上就知道了!”
      谢鸢脚步一顿,扭头要走。
      “回来!”
      谢鸢又走了回来。
      “什么行不行的,成哥高大威猛英俊潇洒,怎么能这么说自己,要不得要不得。”他边念叨着边卸下一身伪装,慢慢靠近了床,“我那什么,一天不运动就觉得对不起观众对我的期望,出去跑了两圈,现在觉得自己八块腹肌更坚硬了啊哈哈,怎么说呢,就是有点累了,躺下就能睡着的那种累……”
      被子蒙过头,万事不忧愁。
      才怪!
      谢鸢在被子里质问系统:你的雷达呢?怎么不知道他回来了?!
      系统:本系统一切功能只为任务对象服务。
      谢鸢幽幽叹气:听过一句家喻户晓的至理名言吗?
      系统:???
      谢鸢: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我不好,洛原怎么好,他不好,你又怎么好。你感受到这股利剑般的视线了吗,它的主人仿佛在思考怎么整我……
      “看来,你也不是很需要我们。”
      “既然这么有毅力,那明天就自己过去道歉吧。”
      “听说那边那位,愿意见你了。”
      果然。
      谢鸢僵在床上,宛如死鱼。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