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这个演员不太行(2) ...

  •   鲜花,阳光,干净整洁的空间,和他随时可以下跪的膝盖,一切都很美好。
      唯一不好的是,床上的人还没醒。
      系统哈欠连连:都说不要来这么早了,别人负荆请的是罪,你请的是寂寞。
      谢鸢疑惑道:伤到头的人比较嗜睡吗?
      系统无语:在这儿看别人睡觉,你就不觉得尴尬?
      谢鸢:你不是在替我尴尬吗?何必再多一人受伤。
      系统:我不觉得有什么能让你受伤……那现在怎么办?
      谢鸢不慌不忙在沙发上坐下:等着呗。
      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
      难怪他出门的时候,小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想明白以后,谢鸢也不着急了,他拿出手机,点开搜索框,然后:“这人叫什么来着?”
      (……)
      (系统?阿刀?刀刀?)
      脑海内寂静无声。
      (有事就匿,你狠。)
      “好像姓黎,叫黎什么……”
      “岸。”
      “对,黎岸!”
      谢鸢的笑意刚起,下一秒jiu僵在了脸上,他抬起头,看到了一张脸,英俊高傲,和手机里刚搜出来的人一样。
      黎岸动了动,似乎要下床。
      谢鸢如梦初醒,忙站了起来:“黎……老师,我来扶您。”
      不知道怎么称呼别人的时候,叫老师一定没错。
      对方似是不习惯,躲开了他的肢体接触,谢鸢也不恼,乖乖站在一旁,“黎老师,您自己来。”
      黎岸皱着眉头审视了他一番,好像第一次认识他。谢鸢保持着小学生站姿,心里直打鼓,不确定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有事吗?”
      “我是来道歉的,黎老师。”
      黎岸也不下床了,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脸上仿佛写了五个字:你道,我在听。
      谢鸢觉得,现在架起摄像机,就能拍一部校园剧。
      他是学生,黎岸是班主任。
      ……
      “呦,来办公室喝茶呢,稀客啊。”
      “做什么好事了,来跟我说说,我有经验。”
      “免费教你几招,如何应对难缠的人,听好了啊。”
      “第一招,反客为主认错法,一认二夸三念经,务必要让对方跟着你的节奏来,最后迷失方向。”
      “第二招,指鹿为马认错法,歪曲事实,避重就轻,瞒天过海,蒙混过关。”
      “第三……哎,我还没说完呢,有没有点礼貌了你……”
      ……
      谁在说话?
      谢鸢不自觉晃了晃脑袋,想把脑子里的声音晃出去,一声清咳打断了他有如智障的动作。
      道歉也能走神,要完,时栖这壳子有毒。
      谢鸢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我错了。”
      “我不该在拍戏的时候走神,去思考怎样对戏才能让我的偶像满意。”
      对不起了洛原,借你偶像一用。
      “入行这么久了,有些事,我一直没有对外透露过。”
      黎岸眼皮一跳。
      “那就是,我有一个梦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演员。”
      “可所有人都告诉我,你只是一名艺人,还算不上演员,真正的演员,是他那样的人,跟他对过戏,你才明白什么是演员,什么是戏。”
      “我原来不理解,自从有幸与黎老师出演同一部戏之后,我越来越感觉到了自己的不足,甚至羞愧于自己对角色粗浅的诠释。”
      “黎老师,您觉得怎样才能成为真正的演员呢?”
      和演员谈演技,和歌手聊音乐,一定能激发他们的倾诉欲,慢慢地,这个话题就会朝着另一个方向展开,没有人会记得最初目的,谢鸢心想。
      “看天赋。”
      “啊?”
      “说完了?还有事?”
      “没,没了。”
      好家伙,思路清晰。
      “我要洗澡了。”黎岸看着他一问一答的呆愣模样,有些无奈地下了逐客令。
      “哦。”谢鸢走到门口,又探进头来,“那道歉,您是接受了吗?”
      “你说呢?”
      我说?我说你待会儿洗澡必滑倒,内衣号太小,出门被拍黑照!
      “我说您大人有大量,不记小人过哈哈……”面前的门被关死,谢鸢嘴角的弧度逐渐僵硬,“哈,哈。”
      大爷的,人话不会说,哑谜一套套,你三婶摸男人!
      ……
      谢鸢和黎岸住在同一层,房间却隔得远,他慢悠悠往回走,整层楼安静到不可思议,他的脚步声被无限放大。
      蹬,蹬,蹬。
      不对啊,他的鞋有这么高的跟?
      他循着声音回头,看见有人朝黎岸房间去了,背影纤细窈窕。
      回到病房,小高正背对着他,摆弄轮椅,听到动静,他转过身来,表情有些惊讶:“哥,你活着回来了?”
      谢鸢哽住了,“如果没记错的话,我罪不至死。”
      “那这轮椅……”小高犯了难。
      “留给黎岸用吧。”
      “啊?”
      “就他那个拽样,迟早被人打。”
      谢鸢仰躺在沙发上,姿势难看,动作豪放。
      小高严肃脸:“哥,你可是明星,是大众男神,要时刻保持形象!”
      “你男神滚下台阶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形象了。”
      “滚”字刺痛了小高,他推了轮椅过去,顺势坐下,语重心长地絮叨:“那不一样,哥,形象可是代表着大众对你的期望,私底下更应该注意,你忘了,你前前前竞争对手,不就是因为光着膀子打麻将被狗仔拍到,才把自己搞垮的嘛。”
      “那狗仔是……”谢鸢有一个猜想。
      小高点头:“是他的牌友,听说还是特意学的麻将,唉,干哪行都不容易。”
      “……”
      “怎么了,哥?”
      “感觉以我浅薄的人生阅历,还没资格评论这件事。”
      “总之,成哥不让你出去是有道理的,尤其是跟那位扯上关系的时候。”
      “黎岸?”谢鸢察觉到他们似乎有所忌惮,也起了追问的心思,“他怎么了?”
      “你之前没跟他合作过,有些事不清楚,他呀,人红是非多,少年成名,粉黑无数,演技能力方面确实没得说,天赋异禀,不过为人么……”小高说到这儿就住了嘴,只是摇了摇头。
      “人品估计不太行。”谢鸢很难不赞同。
      “但是不跟真人接触的话,他还是一个完美偶像的。”小高话风一转,眉飞色舞,“他的作品我都看过,直击灵魂的表演,哦不,不能说是表演了,他就是那个角色,就是那么深入人心……”
      “有没有这么夸张。”谢鸢嘴上说不信,手指却诚实地点开了黎岸的个人资料。
      照片p狠了吧,真人鼻子有这么高?
      身高186?头发也算上了吗?
      “个人作品混剪……”
      还真能比得过朝伟德华?
      谢鸢点开了视频。
      “《梨花庄园》贺斯少爷。”
      “《戮剑诀》柳飞云。”
      “《合群怪兽》路金荣。”
      “……”谢鸢干脆把手机递过去,“要不你来看?”
      小高摆手:“你看你看,我闭嘴。”
      “看腻了,换一个。”谢鸢叛逆地划过黎岸相关内容,点开了时栖的视频,小高推着轮椅离开。
      当场变脸,时哥实惨。
      几分钟后。
      “深闺少爷,婆婆进城,妈妈再生我一次,我的女友是校草,我的心里只有她没有你?”
      这都是什么报社剧?
      “时……我就演不了正常角色?”
      “哥,这些剧虽然雷,可雷的是主角,你作为一名智商正常且长得好看的配角,瞬间在无数脑残角色中脱颖而出,老实说,你赚了。”
      谢鸢不仅没有得到安慰,表情甚至更裂了。
      “我居然连雷剧主角都当不上?”
      (知足吧,这情况比洛原好多了。)
      系统的声音突然出现。
      谢鸢嘲讽道:迷路这么久终于找回来了?真是不容易。
      系统:……当时场面太尴尬,我一时承受不来。
      谢鸢内心直叹气:所以说做人要有大心脏,这个不怪你,硬件不够,可以理解。
      系统:……
      某种程度上来说,谢鸢这个人,很小气,并且善于在别人的痛苦上获得快乐。
      所以他忘了刚刚得知时栖其实很糊时的伤感,开始研究他的任务对象—洛原。
      (长相,温柔系的,一看就是男二命啊。)
      系统:那你看走眼了。
      (我慧眼……1,2,3,4……男n号?)
      谢鸢不死心,把他的资料从头翻到尾,终于弄清了一个事实:这哥们就几乎是个龙套男?唯一一次出现在演员表前三的剧,是一部少儿养生复仇轻喜剧。
      他有片刻的沉默。
      系统奇怪:怎么了?
      谢鸢:每天刷新一遍我的三观还不够吗?用得着每三句话就让我的世界崩塌一次?
      原来此“枸枸王子”不是彼“狗狗王子”,那天的小女孩说的就是这部剧里的角色,一颗枸杞,养生王国的王子,他被表妹山药公主和她的情人红枣骑士所骗,丢失了王国,沦为乞丐,最后王子痛定思痛,招兵买马,回来复仇,却被二人真情感动,自愿退位,归隐山林。
      谢鸢再一次被娱乐圈的水深火热震撼到,他甚至觉得播放过那段视频的手机都脏了。
      “这么羞耻而反人类的戏,他是怎么演下去的?”
      “什么?哥,你是在跟我说话吗?”小高走了过来,脸上尽是茫然。
      “不是。”谢鸢挥手示意他走开,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招了招手,“回来回来,问你个事儿。”
      “看过《养生风云之枸杞偷生》吗?”
      不行了,连念出这个名字都很羞耻,谢鸢压低了声音,样子很贼,很不光明正大。
      小高没有出现想象中同样羞耻嫌弃的表情,他一脸自然:“看过啊,我侄子挺喜欢的。”
      “你就没觉得,剧情隐约有点不那么太行?”
      “确实,剧情很有问题。”
      谢鸢舒了口气,还好还好,群众的眼睛依然雪亮。
      “枸杞回来复仇,却轻易被感动,这太扯了。”
      没错没错。
      “怎么看这剧情都不是少儿可以接受的。”
      就是就是。
      “这也太简单了,不能让孩子们了解到社会的险恶,剧情应该是这样的:枸杞回来复仇,把山药和红枣逼入绝境,二人双双坠崖,二十年后,一个长得像山药的红枣出现在了王国,并嫁给了枸杞,在新婚之夜,她给枸杞喝下了毒酒,夺取了王位,原来当年山药和红枣居然坠崖不死,还生下了一个孩子,蜜枣,更过分的是,她居然是个男的,靠男扮女装欺骗了枸杞的感情,枸杞愤愤不平,灵魂不愿离去,重生回到了他十岁那年,第一次遇到山药,他发誓,他再也不会重蹈覆辙……”
      谢鸢:“……”
      他可能不觉得,但我觉得他有点叛逆。——谢迅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