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能让前宫主宁可舍弃一座资源充足占地广泛的大山,都非要困住的,确实怎么想都不是个好招惹的家伙。

      只不过路明遥从还是小仙时接的向来都是绞杀妖魔鬼邪的任务居多,白松鹤那番话确实无法把他吓得退缩。其次,既然他成了这座仙宫的新主人,后山关了个重犯他怎么也得会一会以了解情况,总不能到最后对于自家的重犯……一问三不知。

      路明遥以灵术幻化出的小兔子在前方一蹦一跳地为他引路,不知不觉,一人一兔子已深入平陵山。能供人走的路道已逐渐再看不清,路明遥却不觉担忧,与兔子保持着几乎相同的速度步行,看起来更像他只是闲得无聊在溜兔子。

      直到他们越过幽暗的丛林,来到月光能够完全映照的空旷之地。

      那是接近山巅的地方,晚风将蓦然出现在他视线里的瑶池吹得凌波阵阵。环山的月夜花慵懒地展开身体,绽放着最美的姿态,甜幽的花香萦绕,在山巅的空气里散开。

      奶白色的小毛团在水池边停了下来,抬起爪子挠了挠头,动作生动得像一只真正的兔子。

      路明遥还没来得及把它召回来,空中忽然落下一道白色的影子,以极快的速度将草地上的小奶兔给掠走。等对方再起身往上空飞去时,他才终于看清那道影子真实的模样。

      是一只白色的凤凰。
      它拖着长长的尾翎,展开的双翼隐隐约约在月光下闪烁着金色的点点光辉,在升空后还回头朝底下的路明遥看了一眼。
      琥珀色的凤眸里,装着冷漠的挑衅。

      它银灰色的凤爪正紧紧抓住路明遥的那只小奶兔,兔子被它拿捏着也不挣扎,反而还一副对自己的处境感到有几丝茫然的模样。
      路明遥眼神平静地注视着他们。
      随即,那只锋利的凤爪用力一收,像是故意想用鲜血染红路明遥的眼睛。

      然而预想的状况并没有发生,毛茸茸的兔子在它爪子的挤压下,噗的一声散成了无数的碎纸,随风缓缓飘落。
      有的落入了池水里,有的则被吹到了草地。

      白色的大凤凰盘旋着落下,最后在路明遥面前化成了一名气质风雅的男子。
      他捡起地上的纸屑,眼睑微微一抬,看似温柔的眼睛里淌着凛冽之色,却没有半点讶异。
      本该是意料之外的事,又好像早在他预料之中。

      忽然出现在路明遥面前的男人身上穿着和小毛团毛色极为相像的奶白色华服,袖口与边角绣着的金丝于暗夜中泛着淡淡的流光溢彩,超凡脱俗。他其中一侧的头发还别着一枚金灿灿的凤羽衔花发饰,末尾连接的流苏链子半身没入了后头的束发之中,再顺着半束起的长发垂落,闪烁着低调的奢华光辉。

      路明遥心想,这位应该就是白长老说的,被收押在后山里的重犯了。

      从外表观测,对方生得很是尊贵,就连五官也很是让人赏心悦目,倒与他来时所想的重犯该有的模样有些不同。
      不过仙界里,不管好人还是坏人都可以长得仪表堂堂帅气美丽,倒也不能仅凭外貌就判定一个人的好坏。

      路明遥被他这么盯着,也不觉得害怕或畏缩,只针对刚才似是在对他作威胁又或是警告的行为做了个总结:“原来凤凰还吃兔子。”

      白凤凰的视线在他身上轻轻掠过,路明遥却觉得对方那一眼就像是已经把他从里到外给仔仔细细探了一遍。
      确实是个挺强势的人,光是不说话站在那里给人的压迫感,不比他以前在上仙界应付的那些大妖大魔要弱。白长老说天雷都无法轻易将他弄死,如果是凤凰的话,确实没那么容易。

      凤凰早前与龙族也算得上是平起平坐的神兽一族,只是凤族近年的表现并不理想,后来被上仙界也就是天界给剔除了仙籍。

      比如他们凤族最擅长的涅槃之术。
      凤凰虽强,可实际上只有真正经历了浴神火涅槃再重生之后,方能达到被上仙界所认可的境界。据说,现在的凤族因为修行上的懈怠,全族已经丧失了这个能力,于是才遭到天界的责罚。
      但即便是堕落的仙族,也没有其他妖族那么惧怕雷术。

      白凤凰打量过他后,嘴角微勾,扬起一抹浅淡且没什么感情的笑容问:“宫主这是新官上任,就先来给下马威了吗?”
      他的声线偏沉,带着些许动人的磁性,像冬夜里的冷泉。

      “那倒没有。”路明遥谦虚道,“就是听说平陵山上收押了很了不起的罪犯,趁着无事上来瞻仰一二。”

      想不到这只白凤凰虽然被关在这座山里进出不得,却还能知道仙宫已经易主的消息。

      “是吗?”白凤凰那双仅有眼角皮肉带着笑意的眼睛冷淡地注视着他,“既然宫主过来了,有些事提前说清楚确实比较好。”

      不过是眨眼的瞬间,原本还在几尺之外与他说话的男人就消失了。
      声音再出现时,已是从他身后传来。

      “比如,这平陵山上不是所有的活物,都能轻易招惹。”
      伴随而至的,还有铺天盖地的重重杀气。

      他什么都还没有做,却像是已经将所有的利刃架在了他的死穴,握住了他的命脉。
      仿佛只要他敢有丁点动作,小命就会立刻交代于此。

      路明遥默默在心里想,这到底是谁给谁下马威。

      他也没有回过头去看身后的人,只平静附和道:“你说的对,有些事的确该先说清楚。”

      话方落下,借着风隐去声息来到他身后甚至企图袭击他的白衣男子,刚释放出的威压忽然就被另一股灵力给逼退了。
      不仅如此,身上甚至还像忽然间落下万斤重的巨石,逼得他不得不敛起自身的所有杀气,不受控制地跪了下来。

      再抬头时,方才背对着他的男人已经转过身,垂眸倨傲地俯视着他。

      “记住了,仙宫现在是我的地方。”路明遥轻声开口,“只要你一日还被收押在平陵山,就不得对我造次。”

      被宫主威严彻底压制的白凤凰微微一怔,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眉心忽然被面前的人用食指轻轻点了一下。旋即似有一股清澈的灵气像涟漪般在他眉心散开,直达深处。
      最终,在他元神上留下宛如被羽毛轻轻挠了一下的触感。

      震撼在他心里卷起了几层楼高的骇浪。

      他又惊又怒地看向面前之人,只见他与他四目交触,不紧不缓地说了句:“原来你叫风涅。”

      路明遥心情愉悦的时候,眼睛会随着他浅浅上扬的嘴角微微弯起,里面泛着的笑意总牵着丝缕般的自信。
      像是无声的张扬让人记忆深刻,比起厌恶,更令人想要征服。

      待风涅彻底从今晚发生的所有事回过神时,路明遥已经离开了。
      这是他第一次,遭遇这种……羞辱。

      即便是前任宫主能把他关在这个地方,也只是仰仗着仙宫的支撑。而且就算如此,对方也是使了小人计俩,费尽精力才暂时将他囚|禁于此。
      自从对方有一回过来想挑衅却差点被他打得落花流水后,就很长一段时间不曾再有人进入过平陵山。

      这新来的宫主究竟是什么身份,竟有如此之大的——官威。
      眉心处的那股清凉似乎还未完全消散,时刻提醒着他元神竟不经意间被一个仙道人士给触碰了的事实。

      简直……放肆。

      他越想越生气,原地化作一只巨大的白凤凰,乘着月色在山顶处翱翔长鸣,像是要将满腔怒火给宣泄出来。扬起的风在瑶池上方凝聚,掀起了万丈高的水帘后,又将它们重重砸落回空荡的池子里。

      另一边,白松鹤在山底下等了许久迟迟不见路明遥归来,正担心他是不是在里面出了事时,才见到他踩着悠闲的步伐出现在小道上。
      倒是那只他想抓的兔子没见着。

      “宫主,您,您没事吧?”白松鹤顿了顿,又小心翼翼问,“您见到,那位重犯了?”
      “见到了。”路明遥想了想,又补充,“挺可爱的。”

      白松鹤:“……?”
      可爱?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见有人用这个词和那个大家伙联系在一起,听得他头皮发麻,甚至怀疑路明遥可能遇见了别的物种,而不是他想的那位。
      毕竟这平陵山里头,还是很多灵兽的。

      路明遥确实不觉得风涅有白松鹤说的那么可怕,充其量就是一只叛逆的……白毛鸡。

      他被自己心中所想的绝妙形容词给逗得笑了一声,又惹来白松鹤奇怪的注视。

      另一边,几圈下来,与路明遥此时心情有着天壤之别的风涅勉强算是消了火,最后在池水边上最高的那棵梧桐金丝树上落下,又化成了人形。
      他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只远远眺望着山下那座富丽堂皇的仙宫。

      “我的名字叫路明遥,你可要好好记住了。”新任宫主临走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似乎尚在耳侧徘徊。

      “路明遥。”他听话地将这个名字放在嘴边反复念叨,仿佛要将它深深刻进骨子里。

      半响后,他竟是低笑了一声,沉声呢喃:“你最好别让我找到机会脱离平陵山这座牢笼。”

      ·

      “这是刚拟好的宫宴邀请函,宫主过目后若觉得没什么问题,马上就会让人发下去了。”

      平淡的白天,路明遥依然有无数的公务需要处理。
      今天是他来到仙宫的第四天,许是都听说不久后会安排宫宴,那些大小宗门的宗主们都很沉得住气,没有私底下来找他。

      白松鹤进来参见的时候,路明遥依然挺直了背端坐在桌案边认真办事,看得他很是欣慰。
      他刚露出慈蔼的笑容,就见到一团毛茸茸从一堆文书里钻了出来,站在高高叠起的折子上双目灵动地盯着他看。

      他愣了愣,下意识问路明遥:“您的兔子,这是找到了?”
      路明遥这才抬起头,瞥了眼那只兔子后笑了笑:“这只不一样。”
      白松鹤看了半天,又对比之前见过的那只的毛色,愣是没发现究竟有哪里不同。

      路明遥看了眼白松鹤手里的‘邀请函’,是一块白玉制成的牌子。
      他稍微拨出几许灵力飞速扫过里面的内容后,语气平缓回道:“发吧。”
      只是见面走个过场,不必特别讲究。

      白松鹤办事很有效率,领命后只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把事情安排妥当,所有的邀请函都发了出去。
      接下来就是着手准备宫宴之事,好在多数交给仙宫里的人处理即可,他只需要负责最后的审核与决定。

      隔天下午,白松鹤抽空来到书房,开始给他讲解需要注意的事项。

      “仙宫之主一直是下仙界许多大能与仙士觊觎的香饽饽,大家原本以为会从几个有名有望的人物里选出,岂料半路杀出您这么一个程咬金……他们肯定会抱着探究的心理赴宴。”
      “尤其是这几个大宗的宗主,都是老狐狸了,城府可深着,宫主您千万要留点心眼儿才行。”

      路明遥低头看了眼白松鹤给他记录的名册,把几个重要宗门以及对应的宗主名字记了下来。

      “此方地界如今所面对的最严重的问题便是天地灵气的流失,他们到时候估计会拿这件事来为难您。”
      听到这句话,路明遥不免有些疑惑:“天地灵气需要宫主定期祭奠山河,难道历任宫主都没有向山河施恩吗?”

      这大概也是身为宫主的重要职责之一,所谓向天地山河施恩就类似于祭祀,也只有手持仙宫仙令的宫主才能令这一方天地自然臣服,然后受礼、还恩。而宫主的施恩仪式也是凭借功绩与福德施行,就像是个轮转的圈,继而达到能使天地灵气不断回旋,山河不灭的效果。

      “这便是怪异之处,我随几任宫主办事许久,于天地的祭祀上他们从不懈怠,按理而言不该会有这等问题发生才是。”白松鹤也是满面愁容。

      路明遥合上手里的册子,默默在心里感慨这果然是个烂摊子。

      白松鹤又陆陆续续交代了他一些需要注意的事宜,最后郑重道:“其实这一次宫宴,除了向那些老狐狸施威以及稳固您在下仙界的地位之外,还有另一件重要的事。”
      “仙宫近几任的宫主都特别不稳定,加之最近又有那灵气动荡的问题,他们讨论后认为应该安排宫主结亲,有了伴侣阴阳调和的震慑下,下仙界的情况或许会有好转。”
      “所以……宫宴上还会有许多来自各大仙宗门的女仙士,宫主可以趁此机会挑选一位合缘的。”

      听到白松鹤这句话,路明遥瞬间不淡定了,抬眸冷声问:“他们,是指谁?”
      白松鹤支支吾吾,头压得有点低:“大概,也是上仙界那里的意思吧。”

      察觉到气氛变得有些僵硬,白松鹤冒着冷汗讪笑:“怎么说呢,从前一直都抱着认为宫主得过得修身养性的刻板印象,不能轻易被儿女情长左右,这仙宫确实好久没有另一位主子的出现了。”
      “宫主大人您想想,如今刚接手仙宫就有那么多事需要处理,若能有个人伴您身侧替您分忧也挺好。再说了,常年一个人待在这冷冷清清的仙宫里,时间久了,也会觉得寂寞呢。”

      路明遥放下手中的笔时,在桌子上敲出了不轻不重的一道响声,听得白松鹤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但桌子边的人最后也只是平静地问他:“白长老的意思是,这些年留在仙宫办事,觉得非常孤独与寂寞?”

      白松鹤立刻回答:“怎么会,我早已立下誓言,愿将这一生奉献给仙宫与每一任宫主,绝对不孤独,不寂寞!”
      路明遥:“辛苦吗?”
      白松鹤:“不辛苦!”
      “委屈吗?”
      “不委屈!”

      路明遥微微一笑:“既然如此,我也不需要其他人的陪伴。”
      听似平和的一句话,却带着不容置喙的决绝。

      “这……”可真是为难了只能听令办事的白松鹤。

      之后的整个下午,白松鹤都没再在路明遥面前提及此事。

      原以为找伴侣的事就这样翻了篇,没想到在太阳落山,他带着小毛团一步步往自己寝宫方向回去时,白松鹤又急急忙忙走来将他拦下,手里还拿着个小锦囊。
      他把锦囊塞到他手里,动作快得仿佛只要有那么一小会儿的犹豫,东西就无法顺利交到他手中。

      “这是何物?”路明遥有种不祥的预感,打开囊袋稍微瞅了眼,发现是一条红线。

      白松鹤小心翼翼地后退一步,才如实回答:“抱歉宫主,给您找道侣是上仙界那里下的命令,小的……也无法做主。”

      “这是他们今日让上仙送来的红线,是要宫主您在宫宴上找到合缘的姑娘后交给她的。”
      “只要这红线到了她手里,你们二人的天契就能立刻结成,成为道侣。所以此物您定要收好了,到时候得考虑清楚后才能交出。”

      路明遥把锦囊捏在手里,久久没有说话。
      感受到他无意识释放出的低气压的白松鹤多少有些忌惮,更苦于自己无法左右他们这些上位者的事,默默行了个礼就退下了。

      随着最后一道阳光消失,宫灯亮起,走道外的路明遥半身映入光里,半身没入了黑暗。
      他的脸色看起来有些暗沉,显然此刻的心情并不是很美好。

      上仙界,此事多半还有他爹的手笔。

      早在接任宫主一职前,他就三番两次要将他和哪位仙子凑一对,希望他能早日寻得良配,好为将来担起更大的责任做准备。
      只是他一直都不愿意,几度推脱了他想要给他安排的会面。如今把他送到了这个地方来,倒是让他有了能促成他所愿之事的理由。

      东西送到他面前又如何?
      两日后的宫宴,他谁也不会选。

      刚这么想完,仙宫后山的方向,忽然传来了一声巨响,惊得已经准备好休息的禽鸟们吓得扑扇着翅膀四处乱窜。
      这动静大得,像是要将整座平陵山给夷为平地。

      路明遥把锦囊收起后,顺路来到了后山,想看看那只叛逆的白凤凰又在闹腾什么。

      他看了眼一路乖巧跟着他过来的小奶兔,阻止了它跟着自己上山的打算:“在这里等我,你的话可不能上去。”

      小兔子歪头看着他,似乎感到有几分委屈,但还是乖乖跳到一旁的石头上,一副就算等到天荒地老,只要没见到他出来就不会离开的架势。

      路明遥这才用食指在它头顶摸了摸,轻声道:“我只剩下你那点念想,若不小心让那只白毛鸡给弄丢,就再也找不到你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锁章会每天逐步解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