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宫主,这批也是需要您尽快处理好的公文。”

      重响落下,高高的书纸与公文彻底将八尺长的桌子填满,只留下一小块正正好能够让人办公的空间。

      被淹没在一堆文书中的路明遥抬起头,看着勉勉强强把头从书堆后伸出来的白胡子老人继续对他叮嘱:“毕竟下界马上就要过年了,参拜祈福的人都多了起来。”

      他提着笔,手抬了又放,放了又抬,最终无声叹了口气。

      这一年的这一天,他成了下仙界某方仙宫的宫主,管治着方圆兆里内的众生。
      没有响天动地的上任仪式,也没有激奋人心的热烈恭迎,只有一堆残留下来需要处理的公务。

      因为前任宫主并非光荣卸任或升职,而是突然就消失杳无音信。仙宫无人接管等同于失去主掌大权的人,许多重大决策与事务就会停滞,各大仙宗门的修行与任务进展也会受到影响。

      偏偏仙宫对于宫主的挑选又很是任性与挑剔,更是不按常理出牌。
      据闻下仙界所有有望成为新任宫主的仙士全被仙宫否决,在大家疑惑它是不是闹脾气想撂担子不干又或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时,它跑到了上仙界,找到当时正安静坐在自家后院看书的路明遥。

      路明遥当时握着跑到自己怀里的银色梅花仙令,久久无法回神,涌上的第一个想法是——这是什么?

      仙宫宫主隶属上仙界,仙令择主后上仙界马上就会收到消息。他还未反应过来究竟怎么回事,他父亲就神情严肃地领着家里人走进了后院。
      他的父亲素来比较认真严厉,他什么意见都没机会发表,就被他爹踹下来收拾残……不,光荣任职了。

      “……论武我的能力虽然不及仙宫护法,可至少也在仙宫里工作多年,所以只要是与仙宫相关的任何事务,宫主有什么不明白的都可以问我。”

      路明遥飘走的思绪被桌边念念叨叨的沧桑声音拉了回来。

      头发与胡子都已经全白了的老人正尽心尽力地替他把公文分类好:“要一个上仙界的仙人到下仙界来任职确实有些委屈,不过您也不用担心,宫主向来是能者居之且受仙宫庇佑,是这下仙界的主子。如今有您这身份背景在,只要能尽心把仙界事务处理好,大家对您只会更加尊敬爱戴。”

      这位老者叫白松鹤,算得上是仙宫元老级的人物了,据说前几任宫主在任时就已经开始替仙宫办事。他现在熬成了仙宫大长老,在仙宫内当属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确实资历深厚。

      路明遥手中迟迟没有落下的笔尖掉了一滴墨,在他面前展开的折子上晕开拇指盖大小的墨渍。

      他垂眸注视着那个把文字都弄糊了的黑点,忽而弯起唇角笑了一下,开始动笔:“不委屈。”
      顶多,就是觉得麻烦了罢。

      他在上仙界日子比较清幽,除了专注修炼与温书,也就偶尔才会有特别发下来需要去处理的任务。他过惯了闲散的生活,如今突然要他扛起一方责任,一开始确实会有些不适应。
      委屈,倒不至于。
      他路明遥委屈了谁,也不可能会委屈着自己。

      虽说这次任职匆忙没有什么恭迎的大排场,可这对路明遥而言反倒是好事。比起花里胡哨的噱头,他更乐意安静做好自己该做的,少来打扰他最好。

      “此番事情匆忙,仙宫没办法给您一场盛大的任职仪式。不过为了表示尊敬,我们已经和各大宗门商量好了,七日后在仙宫为您办一场宫宴。”
      路明遥闻言手上动作一顿,回道:“不办也没关系。”

      白松鹤却比他还激动,嘴边长长的胡子随着他高昂的语气起舞:“怎么能不办?!就算您是被迫上岗,最基本的排面也得到位!有我在仙宫的一天,就容不得其他人怠慢了宫主大人!”
      “……”

      路明遥刚想说大可不必,但白松鹤的态度十分坚持:“就这么决定了,这些杂事宫主交给我负责就好,您只需安心处理仙宫要务,其余事情我会替你安排妥当。至于宫宴的帖子,小的早已让人安排,很快就会发到那些宗主的手里。”
      “待事情确定下来,我再给您仔细说明到时候需要注意的事情。”

      路明遥陷入了沉默。
      现在说什么拒绝的话似乎太迟了。
      算了。

      路明遥没再为宫宴的事情说什么,白松鹤刚替他又分类好一批文书,就接到他递来的一份已经批完了的折子。
      他顺手打开想查查新任宫主办事能力如何,却见到里面什么额外的批注都没写,只有一只像是顺着墨渍画出的公鸡。
      别的不说,画得还挺好。

      白松鹤把后面那句离谱的想法甩出脑袋后,颤抖着手把折子重新递到路明遥面前,不敢置信地问:“宫主,您,您这是何意?”

      路明遥眼皮子都没抬,继续忙着其他的:“一时冲动把家里所有钱都赔光的赌徒,如今母亲病了才在神庙前日夜磕头希望能天降横财。”
      “我没天降石头砸死他已经很好了。”
      “送他一只鸡,指不定过了年家里就有一堆能换药的鸡崽子。”

      白松鹤目瞪口呆地捧着折子,还没好好消化完路明遥的话,又听见他补了句:“再不济,拿来煲一锅鸡汤,这年就能过了,他娘亲的病也能好。”
      “还有,以后这样的折子没必要送到仙宫来,那些宗门都不办事的吗?”
      白松鹤:“……”他最开始想质疑的是什么来着?

      书房里的公务路明遥自然不可能在一天内全部处理好,只能赶一点是一点。
      太阳落山后就是他的休息时间,他刚从桌案后起身,白松鹤就说:“趁现在还早,小的带宫主巡视巡视仙宫,这样也方便您认路。”

      路明遥没有拒绝,只在离开房间前随手抽出一张空白的纸。

      他边跟在念叨叨的白松鹤身后,边翻弄着手中的纸,最后指尖微微一点,白纸竟在他手里变成了一只奶白色毛茸茸的兔子。
      小兔子乖巧地窝在他手心里,红红的眼睛与他对视时还弯了一下头,耳朵疑惑地动了动。

      路明遥盯着它,神情平淡如常,唯有眼底悄悄攀上一抹柔和。
      仿佛堆积整日的劳累,在这一刻都消散了。

      经过某处宽阔的广场时,路明遥与白松鹤遇见了正在聚集练功又或是准备安排夜间巡视的一大群仙宫护法。他们身上都穿着款式统一的月白色衣袍,个个看起来仙风道骨正气凛然,远远望去确实是一道漂亮的风景。

      见到他,他们瞬间放下手上事务,动作一致地朝他跪地行礼。

      白松鹤双手交叠在身后,表情满意地看着那群护法:“这些都是仙宫里通过审核后招进来的护法,是仙宫最强的后盾,宫主平日若有与公务相关之事,也能交由他们负责处理。”

      说完他还回头看了路明遥一眼,然后视线顿时凝结在他手上。
      他看着路明遥手里捧着的毛茸茸,眼里闪过一丝的迷茫。
      哪来的兔子?

      路明遥宠辱不惊地颔首:“辛苦了。”
      三个字的轻语,却清楚地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里。

      随后,只见他轻抬了一下手,手指微动间,还在跪拜的所有人顿时感觉到膝盖像是被一阵和风温柔抬起,在他们起身后又如浪潮般退去,留下一地沁人心脾的灵气。

      早听说他们仙宫终于来了新的宫主,只不过宫主一上任就很忙,这还是他们初次有机会见到他们的新宫主。
      是个身材修长的男子,墨色的及腰长发柔柔地披在他身上,迎风微晃。月色在他水蓝色的广袖宽袍上镀了一层银辉,使得他遥遥望着似有几分不真切。
      从气质上看着,叫人觉得清冷疏离的同时,却又牵着几丝让人心生敬意的平和。

      他向他们打过招呼后又转身随白松鹤离开了,身后的长发仅以一支银簪半束起,簪子下的晶玉流苏半隐于发丝间。

      “这就是我们新来的宫主,好像挺厉害……”
      “这心境确实大气,不愧是上仙界来的仙人。”
      “最重要的是长得好看啊,太好看了,简直美如画!希望这一任宫主可以待得再长久一些,隔壁不总爱吹嘘他们家宫主如何如何吗?我们家新来的宫主绝不比其他方界的差好吧?”
      “只生有一副好看的皮囊也不行,且先观望看看他实力如何。“

      路明遥这昙花一现般的现身,成了仙宫护法们之间的新话题。

      他本人并不知情,即使知道了大概也不会在意,只想着赶紧跟白松鹤把仙宫该了解的地方都走一遍。

      仙宫后山是白松鹤介绍的最后一站:“大致就是这几个重要的地方了,附近那几个山头是灵田和药田,收来的材料多数供仙宫使用,又或是按照功绩交换给那些宗门。”
      “当然,药田灵田都是我在负责安排人员管理,这些琐事不劳宫主挂心。”

      路明遥对于这些基本配置并没有多大的兴致,反倒是对白松鹤闭口不谈的后山很有兴趣。

      主要他光是站在这里就能感受到那里有很强大的结界与禁制灵力,他根据粗略的判断猜测,仅结界可能就有几百道。
      里面莫不是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不然何须谨慎至此?

      如此想着,他就向白松鹤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后山呢?”
      结果白松鹤听到这个疑问后,神色一变,瞬间变得严肃——虽然他从头到尾其实都抱着很严肃的心理在辅佐路明遥。

      白松鹤说:“这平陵山原本是仙宫的后园,从前尚能算是休闲时的好去处,只不过现在用来关押一个顽劣难驯的重犯。”
      “哦?”

      白松鹤一看路明遥的表情和语气就知道他来了兴趣,便提醒:“他几番闯入仙宫企图刺杀宫主,又在外闹事杀害不少仙道人士,嗜血凶暴残忍至极,简直令人发指,宫主平日若没什么事就莫要进去招惹他了。”
      “那家伙可是个硬骨头,连天雷都没把他劈死。这不,前宫主便是拿他毫无办法,才暂时将他收押在平陵山上。”

      “原来如此。”路明遥点了点头,看起来像是没有打算深入查探的模样。

      白松鹤刚要放下心,想说这位新宫主好歹是个听话的,结果就见他手突然一松,怀抱的兔子蹦跳着落地。
      奶白色的小兔子晃了晃脑袋后,沿着前往后山的小路奔了过去。

      白松鹤人傻了,看了眼路明遥,然后见他一本正经地对自己说:“白长老,我其实也不想上山,但我兔子不听话跑走了,我得去把它抓回来才行。”
      “你在这里等我就好,不用跟过来。”

      白松鹤:“……”
      呸,这明明是新招来了个祖宗!

  • 作者有话要说:  好的我重整归来恢复更新了。
    是的改动很大,其实也算是我一开始想写的东西,只是按照之前的展开角度可能预想是从回忆里出之类,但后来想想太麻烦太难插|入了,而且写得不太顺手的样子,我就调整了大纲换另一个角度开始写。
    _(:з」∠)_大概率不会再改了毕竟现在写得还挺开心,开了就会努力日更到完结!
    欢迎所有入坑的小伙伴,喜欢的话收藏评论灌溉三连走一走!(喂
    按照惯例身心1V1 HE,认准CP风涅x路明遥不拆不逆,有私设,喜欢各种帅哥美女,文笔渣逻辑废,在意的读者慎入!
    总而言之,又要和大家相处一段时间啦,希望能够愉快~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能理解有不喜欢或不合适这篇文的小天使,接受理智与和谐的建议,杠精退散o( ̄ヘ ̄o#)!玻璃心想要软软的棉花qw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