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02
      青灰色的天地雨雾朦胧,发暗的天色中,宫人与侍卫点燃长明灯,烈烈火光轰散水雾。
      
      相里飞卢的视线看过去。
      
      下一刻,那粉白的人影就不见了,只留下一幅青灰色的空棺,如同刹那间出现又消失的鬼魂,不确定刚刚的一切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
      
      他目光敛了敛,暗沉的目光如同墨玉。
      
      棺椁之下,放着孔雀大明王的信物与纸扎法相,信物之下是姜国万民用艾草、晒干的荷叶梗扎的驱邪绳编,寄托哀思。
      
      姜国潮湿,累日祝祷过后,这些草叶都在潮湿中慢慢腐败,只能用香料镇住。
      
      “大师?”
      
      姜国皇帝不解地看着相里飞卢,只见相里飞卢径直走上前,俯身伸手,从棺木中取出一截驱邪绳。
      
      那上面凝着几串雨珠,不浸润也不滚落,像是一串琉璃滚珠。
      
      他将它拿起来。
      
      驱邪绳随着他的动作倾斜,雨珠顺势滚下来,而沾染到的地方,却像是遇到了火焰一样,凤凰火的业力即刻烧干了一切,化为灰烬。随后自指尖漏下,消散在风中。
      
      ……
      
      “水火不容,我们姜国主水,如果你看到的是真的,那么这背后意味着的,恐怕是凶兆。”
      
      佛塔中,铜瓮中的炉火燃烧着,将水镜映得晶莹剔透。
      
      相里飞卢凝神端坐,手中仍然紧紧地握着青月剑,仿佛和这把剑融为一体。
      
      姜国历代国师的亡魂,都附水而生,将最后仅存的意识留在了水镜中,守护着这一方土地。
      
      相里飞卢是近百年里,唯一一个可以与他们对话的人。
      
      他是天地化物,无父无母而生,出生当天即落在姜国佛塔之下,由往来行人发现了,送去了上一代国师那里。
      
      他有一双苍翠的眼睛,这一双眼能看穿世间万物的本相,也是他在任国师以来的二十多年年间,妖魔鬼怪一直无法踏入姜国国界半步的原因。
      
      “神葬时来找你的是什么东西,确认么?可曾与你说些什么?”
      
      相里飞卢的声音沉稳而淡漠,不带任何情绪,平常得好像只是在谈论一场雨。
      
      “他来我面前,说与我降情劫。”
      
      水镜里反射的火焰寂静了片刻,随后才跳动起来。
      
      “如何模样?”
      
      “白衣,黑发,不端正。”相里飞卢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我起初以为是妖邪,但后面确认过,没有魔气与妖气……但也不排除妖邪的可能性。”
      
      又过了一会儿,他想起那少年清朗的声音和笑颜,低声补充说:“他说他……是凤凰。”
      
      这一次,房间里寂静得更久了。
      
      “罢了,大约确实不是妖邪,而是命数。”
      
      长久的沉默过去后,水镜中的声音模糊而低哑,“算算时间,也该到你历劫的时候了。你本该早在十年前渡劫飞升,可你为了留在姜国,硬是一拖再拖……”
      
      又过了一会儿,那声音又说:“这次是情劫,还不错。本来孔雀死了,我们总担心你飞升遇到雷劫的时候,没人护你,现在看来……情劫总是比雷劫好一些,免得伤筋动骨……”
      
      火苗又晃了晃,随后恢复沉寂。
      
      情劫总是好的,多少带点风月旖旎的意味。多少修真者求情劫而求不得,没有男人会真心讨厌。
      
      但眼前这个,仿佛是那唯一的例外。
      
      相里飞卢却嘴唇紧抿,乌黑的眼睫低垂,神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似乎对于这个话题无动于衷。
      
      “前辈们,你们应当知道我前来商讨的,不是情劫的问题。”
      
      火光里似乎传来隐约的叹气声。
      
      风拂过,翻动相里飞卢面前的一本书,随即停留在了某一页上。
      
      那本书古旧而厚重,书页膨胀,显然已经被翻阅多次。
      
      “这本姜国谶纬,你五岁时便倒背如流。我们历代国师,就是靠这些先祖们的预示,与天争一线生机,才使姜国延续到如今不灭。这么多年了,我们以为你的降世,会是姜国这么久以来的最大福音,却没想到到底是……福祸相生。”
      
      那些古老的字样,不知道被他看过多少遍,轻轻抚摸过多少遍。
      
      他看着谶纬中写明了这个国度,如何在漫长的雨季中生长出来,第一任姜国皇帝如何与国师立下历代守护之约,姜国的人民如何一步步地安居乐业……他是预言中最闪耀、最优秀的那一个国师——“天生佛子,不修不法”,注定是姜国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一个保护者。
      
      他的指尖慢慢往下移动。
      
      而他这个历代最优秀的国师,必将撞上亡国之兆。
      
      ——“凤凰一出,姜国即覆。”
      
      “你飞升渡情劫,其实对你是好事,如果合适,未必不能成就一段良缘,我们也都会高兴。只是姜国……大约是你与姜国的缘分,就到这里了。”
      
      但谁能说得清?给他情劫试炼的人,恰巧是一直凤凰。谶纬中所预言的命运,居然以这种离奇的方式落到了他们头顶。
      
      “不会。”相里飞卢沉声说,空荡荡的佛塔中更加寂静了,“没有福祸相生,只会有姜国永存。”
      
      他这句话中的笃定,惹得水镜中的火光突然爆起。
      
      “你糊涂!谁不想飞升?孔雀在时,你也曾经为了他而努力修行,如今真到了这个时候,你却反而要放弃这个机会么……”
      
      “十年前我可以不渡雷劫而放弃飞升,而今也可以不渡情劫而放弃飞升。我此心为姜国而生,容不下其他人。我会一直留在这里。”
      
      相里飞卢站起身,轻轻合拢书页,转身往塔楼上走去。
      
      “那神若是凶兆,我便杀神。”
      
      青月剑依然被他牢牢地握在手中,剑鞘寒光闪烁,一如既往。
      
      *
      
      姜国佛塔比城墙更高,一眼可以将姜国国都最繁华的地方尽收眼底。
      
      这最巍峨肃穆的地方,只有一些守卫守在护院外围,还有一些国师台的学徒、云游的僧侣和道人过来借住,九层高塔,越往上走越冷,越暗。
      
      传说中姜国建立在亡灵聚集之地,又因为属阴属水,本来应该兴盛不起来。但这佛塔之下镇着姜国古往今来的所有怨魂,让它们无法作恶,这才有了如今的姜国。
      
      他每天都会走上三遍这条路,踏过蜿蜒盘旋、古朴浸润的砖石,千年前的讲经声依然存留在砖石的缝隙里,最高处的塔楼,有一道横桥,与城门的哨岗连通,留下十三个城门门洞,最中央的那个地方,是他打坐、诵经的地方。
      
      没有任何人陪伴,点一盏灯,手里握着他的青月剑。
      
      他只要坐在那里,如同一尊青石铸造的雕塑,姜国来来去去的人都会看见他,随后说上一声:“大师在那里。”能给这个国度带来长久的心安。
      
      今夜有人等在那里,是禁军护送的百姓,在雨夜之下排成长龙,黑夜里,一眼望过去有星星点点的光,后边才发现是带着光的眼睛。
      
      城楼上搭起帐篷和铁锅,供人们休憩。
      
      “大师来了,今日您在神葬祭典中辛苦了一天,本来不应该这时候打扰,但是顺墙那边的几位病人说是撑不住了,实在是难受,所以劳动大师……”
      
      “没关系,让他们进来。”
      
      塔内烧着热水,灯光暖黄,热乎乎的,与时不时飘落进屋里的冷雨形成鲜明对比。
      
      进来的是几位消瘦枯槁的老者,还有抱着孩子的妇人。
      
      他们不论穿着打扮是贫困还是富有,到这里来时,神情都变得拘谨而恭顺。
      
      相里飞卢逐一把脉查看,低声跟一边的侍卫嘱咐了什么。
      
      “取万草堂的神醒草,水煎服下。第一剂在我这里熬,剩余的各自带回家,每日煎服,不能中断。”
      
      “请问大师,是什么问题?”
      
      “不妨事,是近日有妖鬼从姜国路过,残余了灵气下来,老幼妇孺根骨不佳,容易被冲克。不满周岁的孩子不能用药,这几日也请女施主带着孩子留在佛塔客苑,我会择吉时消灾。”
      
      相里飞卢看了一眼塔外:“夜深露重,大雨倾盆,来的都是老人家,恐怕深夜下去不便,诸位等天明再走吧。”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
      
      禁军侍卫与宫医送来了煎好的药,分发给众人。
      
      老人家们把自己带来的包裹拿了出来,里边装着麦子、雪烟丝和辣椒串。
      
      “今年收成没有去年好,最好的这一批只有这么点,千挑万选出来的,大师您一定要收下。”
      
      “对对,还有我们家新出的布匹,大师回回都分文不取,这些小东西也不值钱……”
      
      “我们家养的鸡,大师只吃素斋,可是这鸡多少能帮忙捉捉虫子……”
      
      相里飞卢也不推辞,嘱咐人每一笔都记下来,放入功德库,随后一一认真道谢。
      
      佛塔背靠皇族,金银财宝不收,过于贵重的不收,佛塔只收粮食布匹,转手又以布施人的名义开设赈灾。
      
      天渐渐亮起后,禁军送这他们下城楼,只有那个带着孩子的妇人依然坐在角落里,没有动静。
      
      她穿着厚实的斗篷,乌黑的长发散下来,看不清面容,怀里的孩子亦是安安静静。
      
      相里飞卢说:“女施主,我让人送你回客苑。”
      
      “佛子,你给他们看了,还没有给我看。”
      
      这女人的声音有些奇怪,像是微微压低的沙哑的声音。
      
      相里飞卢怔了一下:“施主的孩子看过时,为何不当时提出,一起看了?”
      
      “当时在看你,无暇顾及。”对方悠悠地说。
      
      这声音虽然低哑,但其中的情绪却真诚而热烈,勾得人心一跳。
      
      相里飞卢生得俊俏,但他从小就身份不同,法相庄严,冒犯他是大不敬之罪,这二十多年间,从来没有女人敢对他说出这种话。
      
      相里飞卢迟疑一瞬,神色没什么变化,依然是公事公办的态度:“那么,施主便过来看看吧。”
      
      那女人伸出手给他把脉,灰色、暗淡的衣袖下,露出一截皓白的腕子,仿佛会发光,一望即知的柔软。
      
      这种感觉很突兀。这个穿着打扮,不该配上这样一只柔软白净的手,也不该有伸手间的隐香。
      
      相里飞卢伸手搭脉,屏息凝神。
      
      他看不出眼前人有什么问题,但脉象却是他生平所见最奇怪的脉象。
      
      他正在凝神细想,却听见眼前人压低声音,似乎是带着些笑意,问了一句:“佛子这么握着我的手,又留我住下,你们人间,不会编排你么?”
      
      姜国一直将他奉为神灵,相里飞卢从没听过这么离奇的揣测,像是被烫了一下,下意识地想抽回手,声音里压得更冷了:“施主,请勿妄言。”
      
      下一刻,他也即刻反应过来这人话里的异常来,手里的青月剑快得看不清如何脱出的,寒光已经闪过,斩落一片衣角,与一缕乌黑柔顺的发。
      
      容仪却轻飘飘地躲开了。
      
      同样看不清怎么做到的,他已经坐上佛塔的窗,两条腿随意地垂下来。
      
      粉白的锦衣,像是穿了一层清浅霞光,外边那层斗篷已经揭了下来,怀中的孩子是个障眼法,落地变成了一片轻软的羽毛。
      
      是那凤凰。
      
      “你要干什么?”相里飞卢冷声问道,周身气息一刹那紧绷起来,连带着室内暖融融的温度仿佛都下去了几分。
      
      容仪弯起眼睛,狭长的凤眼带着莹润的光泽。
      
      这次隔得近了,仿佛不像上次那样虚无缥缈,相里飞卢能看见他袖口裁剪细密的绣线。
      
      “我要一个窝,留给你一天准备时间,你可准备好了?”
      
      容仪一伸手,地上那片凤凰羽毛仿佛被什么吸过去一般,又回到他指尖,轻飘飘地摇来摇去,“早上没看清楚,刚刚是凑近了看了看你,你长得真好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