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小修) ...

  •   01
      “前辈,今日我来见您,是想说一下退婚的事。”
      
      年轻人扑通一声跪下。
      
      他长了一张很锐气的脸,从他挺得笔直的脊背与华丽贵气的袍子上能看出,他一定出身一个显赫的神族。
      
      但此时此刻,他连眼睛都不敢抬起来,一丝都不敢直视眼前的人。
      
      这是一处云朵涌动的雪原,满眼的白中,只有面前这颗菩提树苍翠碧绿,参天直上,成了这苍茫天地中唯一的颜色。
      
      与之相对的,是菩提树直指的黑夜与银河,最近,也最亮的一颗星星名为“明行”,正是树上那人的星位。
      
      “我能问一声为什么吗?”
      
      容仪把手里的婚书展平看了看,随后从树梢跳下来。他落地时风轻轻拂过,粉白色的衣袂翻飞。
      
      他身上有一种逼人的漂亮与英气,如同黑暗中陡然升腾的烛火光芒,刺伤人眼。
      
      年轻人的眼神躲避着他:“是晚辈辜负,承受不起明行的喜欢。”
      
      “是因为传闻中,我只吃练实与醴泉么?我早已说过,像蟠桃那样普通的果子,我也可以吃,而且吃得很欢喜。”容仪说。
      
      年轻人脸色渐渐苍白:“不是。”
      
      “还是因为传闻中,我只睡昆仑梧桐木的窝?我也早已说过,金玉的床,我也可以睡得很舒服。”
      
      年轻人的脸色又苍白了一些:“不、不是。”
      
      “又或者,怕我提价值太高的婚房么?我虽然住惯了我的凤凰殿,像玉帝凌霄宫那么小的宫殿,我也会觉得很有安全感。”
      
      年轻人的表情接近裂开:“也,也不是。”
      
      容仪认真思索:“那么我也找不到理由了,我很喜欢你,很希望你能愿意养我这只凤凰,也为这件事做了很多准备,你能说说退婚的理由吗?”
      
      年轻人憋了半天:“我也很喜欢前辈,希望能够与前辈成就良缘,只是我们家族人商量过了,觉得我们家族的传统是要束发,而前辈喜欢散发或者半束发,我们不合适。”
      
      容仪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他一直喜欢散发,拿个玉冠松松地挽着,散漫而自由,长发乌黑如墨。
      
      在梵天,他是唯一一个可以这样任性的尊者——出行不用法相,清规戒律不必守,看上谁了,也是直接捉回来欣赏,顺便再询问一下要不要成个亲。
      
      一般人都很配合他,他也觉得很满意。
      
      只是,这已经是他第三十六次被退婚了。
      
      送走年轻人后,容仪正在郁闷,忽而有一条小龙从云里游过来,跟他禀报了一声:“明尊,佛祖请您去一趟明王殿。”
      
      容仪觉得有点稀奇——他来梵天上百年,懒得应卯,基本从没去过明王殿,佛祖也没怎么管过他。
      
      “我有任务了么?”他眼巴巴地问道。
      
      小龙用爪子挠了挠肚皮:“我也不知道,总之,您先过去吧。”
      
      明王殿里燃着檀香。
      
      佛祖对他招招手:“凤凰,过来。”
      
      容仪化了原身飞过去,盘旋在佛祖座前,团成一团,漂亮轻软的羽毛都耷拉了下去。
      
      佛祖在他的翅膀上摸了摸,以示安慰。
      
      其余九大明王在侧,兴许都听说了他又双叒叕惨遭退婚的事,都笑吟吟地看着他。
      
      一位明王安慰他:“会有更好的人。那年轻人不会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前日我们看你还想耗费心力去问上古因果铃的做法,想要从此替身边人承一切因果,还好你没做,不值得。”
      
      另一位明王问道:“凤凰,这次退婚理由是什么?”
      
      容仪团着一动不动,很沮丧。
      
      殿内一条点灯的小烛龙代替他回答:“因为凤凰明尊喜欢散发。”
      
      “那还好。”
      
      刚刚发问的明王唏嘘了一下,“上次那个的退婚理由好像是凤凰睡觉喜欢左螺旋盘着,而不是右螺旋盘着……”
      
      容仪换了个方向团起来,声音有点低落:“上次那个是龙族的,我也是第一次听说龙族都要右螺旋盘起来睡觉。”
      
      明王们都笑了。
      
      佛祖也笑了:“容仪,这也是我今天要你过来的理由。这三十六个都不适合你,或许我可以为你推举第三十七个。你意下如何?”
      
      容仪愣了一下:“佛祖,你怎么也干起媒人的事来了?”
      
      周围一片寂静。
      
      整个梵天,也只有容仪一个人敢这么对佛祖说话。
      
      佛祖却不以为意:“明行,你讲做媒,我们叫结缘。”
      
      容仪又愣了愣:“可我……”
      
      佛祖摇了摇头,微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他拈花一拂,一个画面出现在容仪面前——
      
      巍峨佛塔上,一身玄色法袍的国师垂眸负手,乌青的剑牢牢地握在手中,抵在灰白的砖石上。
      
      这国师有一双幽暗的、宝石一样的绿眼睛,带着森然冷意,仿佛能看穿一切。
      
      他单是站在那里,已成为一道冷峻的分界线——身前,是姜国国门,一望无际的苍茫大地,身后,是姜国的熙攘街道,流动的灯火与喧闹。
      
      容仪眼睛亮了。
      
      他一直都不喜欢来梵天应卯,因为懒得看那些和尚们的光头,也懒得看那些严肃板正的做派,安在那么多好看的脸上,实在是暴殄天物。
      
      可是这个有头发的俊和尚,好像和其他和尚都不一样。
      
      这个国师要格外俊俏一些,超过他之前所见过的所有俊和尚。这种俊俏也让他的严肃板正,变得可爱起来。
      
      “他名叫相里飞卢,是天生佛子,从我口生,从法化生。如今离他飞升日期将近,他缺一道情劫。”
      
      佛祖说,“凤凰,你可愿意前去姜国,成为姜国新的护国神,为他设下情劫?”
      
      容仪想了想:“可是设下情劫,他也未必想养我。”
      
      “也是,造化在个人,只是如果你愿意去,我便答允你一个愿望吧。”佛祖说,“此事唯有你去,最适合。”
      
      容仪又想了想,这次想了很久:“好。”
      
      他认真地对佛祖说:“如果我能成功设下情劫,那么佛祖可否赐我一个闲身,万贯家财,让我去修真界当一个普通人,不再当梵天明行了?”
      
      佛祖愣了一下。
      
      周围又陷入了一片寂静。
      
      从来不会有人不要明行之位,因为这是众星所向,光之所在,天运庇护的人选。
      
      其他几位明王,多少都笑着摇头——笑他这个明行的傻气。
      
      “不过,也或许就是因为他从小到大都被天运庇护,他不觉得这是什么很重要的事吧。”
      
      “这凤凰哟……”
      
      佛祖沉默片刻后,轻声说:“好,我答允你。”
      
      容仪很高兴。
      
      他看遍人间风月小说,晓得情劫过后,都是会大团圆在一起的,一时间也有点期待。
      
      从明王殿回去后,他查了查相里飞卢的来历。
      
      不过他没想到这个人,和自己多少还有些联系,且这个联系,多少有点阻碍他预想的大团圆进度——他已故的师父孔雀,正是相里飞卢的心头白月光。
      
      相里飞卢生来就是佛子,带发修行,从破庙撞钟僧一路做到姜国国师,一生降妖除魔,只为苍生。
      
      这样一个人,心有大我,没有小我,不屑于修行登仙之道——直到孔雀现世的那一天。
      
      那一天,姜国史载:“……时值瘟疫,孔雀降世,五彩变易,其音如玉,其形其色,山河动容,瘟疫方止。姜国登仙修行之势大盛,自此始。”
      
      那是凡间千年都未必能看见一次的神迹。
      
      容仪推测,相里飞卢第一次了解到,有一种美能够超出他穷尽一生都无法想象的极限。
      
      从他看见孔雀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往后这清正无味的一生,要为什么而活。
      
      没有比这更璀璨的白月光了。
      
      容仪对那一次渡厄已经没什么印象了。
      
      孔雀是个奉献型明王,八千人世,有求必应,他每次带他去降福消灾的时候,都不惜透支自己的法力。
      
      之后孔雀没能撑过雷劫,大概与此不无关系。
      
      看完相里飞卢生平后,容仪找小龙带话给佛祖:“佛祖,你搞错了,这个人喜欢的是我师父。”
      
      佛祖给他回:“正因如此,明行,你才能成他的劫数。本来情劫应当由你师父设,你师父不在了,你便去替他吧。”
      
      容仪:“?”
      
      这好像也太随便了一点。
      
      不过容仪回忆了一下自己连续成功三十六次的求婚,他觉得,问题不大。
      
      *
      
      容仪来姜国的那一天,还没有现在这么冷。
      
      孔雀一死,姜国没了护国神。
      
      相里飞卢在佛塔为孔雀举行神葬。
      
      秋雨迷蒙,佛塔外围是围了一层有一层的姜国子民,他们跪在地上,任由雨水淋湿自己。
      
      姜国皇帝与大臣亦跪在地上,俯首沉默。
      
      神官跪着念诵悼文:“送行护国神,孔雀大明王曾救姜国于水火,平瘟疫、止战乱,而今神相俱灭……”
      
      只有相里飞卢一个人站在雨中,挺拔而沉默,如同一株苍翠的劲松。
      
      “孔雀大明王死了,以后可怎么办啊?我们没有护国神了。”
      
      “有大师在呢……”
      
      “嘘,可大师应该最伤心吧……”
      
      他墨玉一样的眼睛注视着神棺,嘴唇紧抿,说不上是什么表情。
      
      寂静的雨中透着死亡的灰败,然而就在此刻,忽而有花香浮现。
      
      他微微睁大双眼。
      
      一个穿着粉白衣衫的少年人出现在他面前。
      
      那少年有一双潋滟凤眼,泼墨长发,是璀璨得让人几乎不能直视的漂亮。
      
      他坐在神棺之上,散漫随意得如同坐在自家椅子上。
      
      秋风吹乱黄豆大的雨点,可是丁点都沾不上他的衣袂。
      
      他就坐在那里,可别人都看不见他,只有他能看见,并与之对视。
      
      姜国自古灵气厚重,神魔妖鬼觊觎。
      
      眼前的少年不该是神,或许是妖。
      
      ——因为没有这样漂亮的神,也没有神有这样散漫的神相,他只能是妖!
      
      相里飞卢指尖搭上青月剑,然而还未出剑,那穿着粉白衣衫的少年就动了动。
      
      容仪的衣袂垂下来,指尖跟着垂下来,捞了一把雨珠,轻轻洒在棺椁之内。
      
      那双漂亮的凤眼看过来。
      
      雨珠洒落的声音清朗,这少年的声音也清朗:“我是凤凰,是姜国新的护国神,名字叫容仪。”
      
      相里飞卢仍紧紧握着剑,神情愕然。
      
      “我是来给你降情劫的,我特别恩准你拥有喂养凤凰的权利,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大吉~
    试试一直都想写的故事。预收改过几次,大家们注意看看排雷哈。
    另外因为故事呈现的感觉不对,重写推翻了好几次,很抱歉影响大家的看文体验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