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夜深人静,天地之间一片静谧,整个村子和旅店都陷入了一片安静。除了旅店外面的野草从里偶尔响起几声虫鸣,窗子外面一片静悄悄的暗影。
      已经到了子夜时分,正是人们一天中睡得最深最沉的时候。
      旅店大堂里,一张宽大的八仙桌前,一盏烛台正在桌子上静静的散发着火光。
      咿呀一声,顾远静静的在窗前看了半饷,突然伸手把面前一扇半掩着的木制方形窗户推开,窗子外面一片寂静,看不到一点灯火,随着窗户的打开,外面清凉的夜晚空气立刻扑面而来,隐约从远处传来咕咕咕的猫头鹰的叫声,朦胧的月色披散下来,只能模糊的看到外边的景色。
      顾远又抬眼淡淡的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象,漫不经心的将手掌从窗棂上从容收回,随着顾远的动作,那双优美修长的双手又重新被长长的青色袖摆遮拢住,只隐隐约约露出几根白皙的指尖在宽大的袖摆里若隐若现。
      
      顾远站在窗前,静静的注视着窗户外面的一侧,写意如画的眉眼间依旧一片云淡风轻。
      之前顾远正在凝神参悟修炼,突然隐隐约约中似是感到心中一动,便停止了参悟,起身推开窗子,朝前方不远处让他感到有些异样的方向看了过去。
      
      子夜时刻,阳气大降,正是一天之中阴气最厉害的时候,此时最容易生些些怪事。
      
      旅店后面停灵老者儿媳尸体的房屋里,几个来住宿的商人经过一天的辛苦赶路,此时睡的正沉。
      一片昏暗中,只有外面桌子上的白色蜡烛还在静静的燃烧着,发出蜡油被点燃时发出的啪啪声。
      烛光从外面堂屋里一直照到里面的小屋里面,其它几个商人都已经睡沉了,只有商人中那个领头的常姓男子还没有睡着。
      常大哥本名叫常大用,他和一起同行的三人是同乡,他们四个人经常一齐结伴在这一带靠着进一些货物来买卖,与他一齐同来的几个同乡此刻都已经睡着了,只有他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困意,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常大用朦朦胧胧中终于有些昏昏欲睡。
      深更半夜时间一点点过去,耳边除了自己呼吸时发出的微微的气流声外,就是一片寂静。
      他的眼皮也是越来越沉重,正在他迷迷糊糊的想要睡着中,突然,似乎听到有什么声音在耳边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动。
      男子迷迷糊糊中感到这声音有点儿像是什么东西在摩擦时发出的声响,又像是人的衣服和那种坚韧又脆弱的东西碰到时发出的哗哗的声音。
      深更半夜,屋里一片安静除了自己呼吸时发出的微微的气流声,
      常姓男子在迷迷糊糊中有些纳闷的想着:“这屋子里就我们几个人又都已经睡了,又怎么可能会有人的衣服与什么东西摩擦发出的音声呢”
      “难道换有人大半夜的不睡觉,起来穿衣服不成”
      姓常的汉子在心里有些好笑的想。
      “呲啦啦,呲啦啦”
      偏偏他越是不想去在意,不知道为什么耳边的声音却越来越明显,而而睡在他身边的同伴却依旧呼呼大睡,没有一个有反应的。
      明明耳边的声音虽然轻,都是在这安静的夜里如此明显,他越是想要忽略,却越是感到在意,他有些懊恼的想要睁开眼睛,好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明明在以前他都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就是感到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惧让他起不了身,只能浑身僵硬的在床上死死的躺着。
      “是啊!这声音根本不是从身边床上传过来的,而是从帘子外面传到他耳边的”
      “可是外面根本就没有人在,而且在自己睡前已经把门反锁上了,更本就没有人能进来,……那么现在是什么人在外面发出的衣服摩擦的声音!……”
      常大用有些恐惧的在心里想到之前蔡老丈说到话:“外面是没有人,但是外面ti灵床上有一具尸体啊!”
      这个恐怖的想法顿时让他亡魂大冒,一时间整个人都恐惧到了极点,若不是他此时早就吓得浑身僵硬,恐怕早就已就已经被吓得从床上大叫着跌了下去。
      时间过去一会儿,又似乎没有了什么声响。
      常大用勉强在心里安慰自己,或许刚才是自己听错了也有可能,但是仍然不敢起来。
      常大用勉强鼓起勇气,偷偷睁开眼睛往外面看了看,
      外面灯火明亮,把一切都照的清清楚楚,明亮的烛光此刻却显得极为阴森。
      只见外面桌案后面原本安放着女尸的惨白色的灵堂帐子里,原本直挺挺躺在帐子里面的女人尸体竟然自己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盖在尸体上的纸做的被子也掀开在一边,女尸低着头正要从灵床上下来。
      这深夜里无比阴深恐怖的画面让常大用恐惧动了极点,浑身僵硬的1躺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那具女尸在从灵床上下来后,就慢慢走进了自己几人住的卧室里。一时间惊恐惧怕到了极点,不知道女尸想要对他们做些什么,心里一片绝望,要不是女尸正挡住唯一可以逃命的门口,恐怕他早就已经慌忙夺路而逃了。
      此时女尸已经走到常大用他们睡觉的床铺前面,对着床上的同乡俯下身体,一连吹了三口气,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邪法,不过料想也不会是什么好事。
      常大用唯恐女尸对着同乡吹气后,也会过来对着自己吹气,连忙悄悄拉过被子,将头整个蒙住,藏在被子里瑟瑟发抖,整个人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果然不一会儿,就听见女尸走到自己面前,也像之前吹同伴那样吹了自己三口,森冷不详的气息隔着被子动人她浑身发冷。
      常大用在被子里瑟瑟发抖了一会,感觉女尸应该已经回去了,又似乎听到外面传过来纸被被掀起动发出的声音 ,这才敢放下被子偷偷看一眼,果然女尸已经向之前一样躺回了灵床帐子里。
      屋子里一切恍惚都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依旧颤动的指尖告诉常大用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常大用害怕极了,看女尸似乎不在动弹,也不敢发出声音,偷偷的用脚踢了踢同伴,却没有一个有反应的。常大用一时间心里又急又怕,思前想后后决定先趁着女尸现在没有动作,先趁机会逃出去再去村子里喊人来救人。
      下定决心后,常大用正想偷偷穿起之前搭在床头上的衣服,突然又听到外面灵床似乎有发出了动静,知道刚才那女尸怕是又要下来对他们吹气,慌忙放下手头的衣服,又把头躲藏进了被子里不敢动弹。
      模模糊糊中感觉到女尸又进到了屋子里,走到床边依次对他们几人又吹了口气。
      常大用等之后女尸在灵床上躺好后,悄悄在被子里把衣服勉强穿好后,猛的一下子掀开被子起来就向大门扑了过去,光着脚就要逃出门外,这时候女尸也被惊醒,从灵床上扑了过来,像是要去追赶常大用。
      
      此时常大用刚刚逃出门外,就听见身后传来女尸下来追赶自己发出的哗哗声,一下子心中大惧,整个人吃奶的劲的使了出来,拼命的向前奔跑起来。
      
      常大用一边拼命向前逃窜,一边使劲扯着嗓子大声对着路两旁的村民房屋大喊救命。
      
      “救命啊,来人啊!救命啊”“快来人啊,有鬼啊!”
      “救命啊!有人吗?救命啊!”
      夜深人静,整个村子都静悄悄的,毫无人烟气息。漆黑寂静的村子小道上,只有常大用一个人凄厉的求救声和慌乱沉重的脚步声在安静的村子里响起。常大用一路边喊边逃,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一户人家被惊醒出来察看的。身后的女尸又在后面紧紧追赶着,似乎随时都要赶上自己,一时间心里又是绝望又是恐惧。
      极度的惊怖中常大用脑子一突猛然想到了旅店里说不定还有人醒着,可以向他们求救,惊惧之下也来不及多加思考,慌忙一个转身就向着旅店的方向奔逃而去。
      
      宁静的旅店里,顾远正屈膝侧坐在窗前垂眸静思,随着顾远的思绪,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打。正微微出神中,突然听到从旅店外面隐隐传来模糊凄厉的呼救声,静静在桌子上敲动的指尖微微一顿,顾远清冷锐利的目光立刻向旅店大门外转去。
      旅店外面不远处,常大用一边拼命奔跑着,一边遥遥冲着旅店拼命喊着救命,眼看就要跑到了旅店门外,旅店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那两扇大门也依旧闭合的严丝合缝。
      常大用有心想要停下来敲打旅店大门,好进去躲避,又唯恐会被身后的女尸趁机追赶上来 ,正在迟疑间,咿呀一声旅店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了一条缝,一只修长的手掌从里面突然伸了出来,一把抓住正向旅店奔赶过来的常大用,狠狠的把他拽进了旅店里面。
      门外女尸愤怒的嘶吼一声,凶狠的向旅店大门扑了过去,厚重的木门发出被重物狠狠撞击时发出的沉闷声音。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