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蔡家旅店大堂里昏黄暗淡的光影在屋子里摇曳拽动,为每一个人都淡淡度上一层朦胧的光晕。
      朦胧不清的光线在顾远挺直的鼻梁上光影交错间让少年俊美的五官显露出一种别样的神秘诱人的魔力。
      屋外夜夜幕低垂,星月暗淡,万籁俱寂,路边不远寂静的村落早就已经陷入了梦乡,一时间天地间除了草丛里依稀传来的几声虫鸣,四宇之内一片寂静。
      “竟然如此,那么……”
      顾远话未说完,纪7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话音一止,似乎想到了什么陷入了沉思。
      顾远微微垂下眼睛,思绪似乎有些飘远,当顾远沉默不语的时候,在清冷的夜色的映衬下,五官轮廊优美深刻的面容在没有情绪起伏的时候一片孤冷漠然,遥不可及,虽然依旧神光照人,俊美绝伦,但是从他身上似是无意中散发出的遥远的距离感,却让人莫名的感到神秘莫测高不可攀,让人都下意识的不敢发出声响,唯恐在无意中惊扰了这神仙一般的青衣公子。
      
      “老丈,天色已晚,我一时间也无处可去,就请老丈今晚暂且收留一晚,也不必再安排什么房间了,我今日精神极佳就再在旅店大堂里休息一晚就是了”
      顾远微一出神,变回过神来,洒然一笑,对蔡老丈笑着开口。
      一时间整个室内气氛为之一变,由刚才的清凉微寒变得宛若春暖花开,温度融融。
      “这,这怎么能行呢?公之您……”
      “这有什么不行的,我今日一整天都在赏花看水欣赏风景,到现在我还是精神奕奕呢,老丈你就是让我去休息我还一时间睡不着呢!”
      接着顾远又是话音一转,含笑对蔡老丈开口到:
      “老丈放心就是,房钱我会照样付给老丈的。”
      蔡老丈听了后猛的一跺脚,慌忙接口对顾远急到:“公子这是说到什么话,我又岂是为了这一点房钱,我是为了公子您啊”
      “公子您一看就不是一般的人,我这破旧小店里能有公子大驾光临,实在是荣幸之至,又怎么能让贵客在这简陋的房舍里休憩呢,若是公子您不嫌弃我愿意把小老儿自己的房间让给贵人暂作修脚。”
      曹老丈望了一眼面前长身玉立的顾远,有些坎坷不安的说了起来。
      顾远猛然听了曹老丈的话,微微在心里有些许惊讶,不知曹老丈为何会这么热情款待,转眼看到不远处那几个行脚汉子有些诚惶诚恐的样子,方在心里有所明悟,知道这些人怕是把自己当成什么富贵人家的子弟了,所以不敢有丝毫怠慢。
      顾远想到此时世间哪些豪强权贵子弟的风气,在心里略略有些感叹的摇了摇头,一时间修行求道之心更加坚定。
      这个时代的平民百姓生活艰难,不过靠着一些种田,或是做一些小买卖来维持家中用度,若是遇到一个丰年就是值得一家人甚至一片地方的喜事,若是遇到颗粒无收的灾害更是恐怕要去卖儿卖女换来粮食来活下去,而一般这样的小民有这么敢去得罪权贵人家。
      顾远也懒得去开口去争辩些什么,只是语气坚定的对蔡老汉说道:“老丈不必如此,我今晚只需在大堂里休息便可,老丈若是执意如此, 那我就只好现在就离开这里了”
      “这怎么好……”
      蔡老丈听到顾远的话后有些惊愕的想要开口辩解,一肚子的话都在触及到面前顾远坚定的眼神中止住了,不敢再说出口只得呐呐的停在了嘴边。
      在一旁的几个汉子听到顾远打算在大堂里休息后,忍不住有些欲言又止,之前第一个和顾远说话的王姓汉子有些按耐不住的想要开口时,被站在天身边的那个四人里领头的常大哥一把拉住了手臂,强行打住了要开口的话。
      
      顾远淡淡的向后面打量了一眼,变向曹老丈点了点头后在一侧摆放整齐的八仙桌前坐了下来,静静的支起手臂起看着八仙桌外侧一扇半打开的窗子从容的欣赏起夜色来,长袖随着顾远的动作而微微向下垂落一角,露出一小截线条流畅优美的手腕,覆在肌理上的肌肤白皙如同最上好名贵的美玉,几条隐隐约约透出的青色络脉在昏黄的烛光下别样的动人心魄。
      整幅画面在这荒野郊外的偏僻客舍里充斥着一股奇诡而荒诞的魅力。
      一旁偷偷注视着顾远的几个商人一时间都被这副景像所摄,俱都感到自己似是隐隐约约踏入了一个瑰丽而又陌生的世界,一时间都被这种奇异的感觉所惑而感到目眩神迷,难以自已。
      
      一直到被旅店主人蔡老丈领着穿过街道前往蔡老丈儿子的房间的路上,几个商人还是恍恍惚惚难以回过神来。
      “到了,这就是我儿子住的房间了”
      蔡老丈一手推开的刻着简单的流云花纹的木制的房门,一边回头招呼后面的几个客人进去。
      几人跨过门槛,一并进入到屋子内部,抬起头来简单的观察了一下室内的布局。
      这是一间布置的简单而温馨的平常人家生活起居的卧室结构。屋子是有由一大间房子用一座木制结构的大柜子简单分割车成两半,中间门头上悬挂着一副葫芦花样的帘子遮挡着里面铺着被子床铺的床榻,床头一侧隐隐看到一个用锁锁住的木头箱子。
      外面的隔间靠着墙摆放着一张宽大的桌案,桌案后面有一顶帐子,蔡老丈儿媳妇的尸体就在帐子里面躺着着一席用白纸做成的被子被盖在死者的身体上,室内的光线非常的暗淡,把灵床照的若隐若现,令人颇为惊惧。
      几个汉子四下打量了一下屋子内部,除了桌子后面摆放的灵床让人有些不自在外,屋子里面一切都好,八仙桌上放着喝水的杯碗,里面睡觉的大通铺上也都整整齐齐铺着睡觉用的干净被褥,出门在外,时常分餐露宿现在能有个这样的地方放松睡觉,已经让他们心满意足了。
      
      “你们今天晚上就在里面床上睡一宿的吧,我还要回去店里,明天早上再来叫你们。”
      
      蔡老丈对几人指了指里面的隔间,告诉他们屋子里面的房间里有可以让他们今晚休息的床铺。
      说完后蔡老丈就举着蜡烛打算开门离开。
      “多谢老丈好心收留,不然我们今晚拍是就要露宿野外了”
      几个商人连忙放下包袱向蔡老丈表示道谢。
      
      等蔡老丈离开后,带头的常性男子一边关上房门往回转身,目光下意思的落在了案子后面惨白惨白的帐子上,常大哥下意识的转过了视线,一边抬头对几个同伴说到,
      “时间也不早了,咱们也都快点儿睡吧,明天一大早起来后,咱妈还要继续接着赶路呢”
      “等咱们回了家里,就能好好的休息个够了”
      “艾,知道了,常大哥”
      
      几个汉子略做打理过,就一起掀开帘子进到了卧室里面。
      之前那个姓王的汉子想到刚才在旅店里看到的那个俊美非凡的青衣少年,想了想,还是有些迟疑的问了起来。
      “常大哥,你刚才在外面为啥要拉住我,不让我把话说完呢。”
      常大哥一边脱掉外面的褂子,听到后抬眼望了一眼行王的那个同乡,挑眉到,
      “你说我为什么要拉住你,你刚才是不是想说旅店里没有房间想跟人家公子说让人家跟我们一起在这里凑合上一晚啊”
      姓王的同乡嘿嘿咧嘴憨厚的笑了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那副表情无疑他就是有这么个打算。
      常大哥闻言对他狠狠的翻了个白眼:“你也不动动脑子好好想想,刚才进来的那位公子一看那气度打扮就不是什么普通人,说不定就是什么大富大贵人家出身的贵族公子,人家怎么可能和咱妈这几个乡野汉子在一个屋子里休息”
      
      “在说了……”常大哥又对着帘子外努努嘴,“咱妈这些家常走乡窜野的行脚商不在乎这些事,人家金尊玉贵的王孙公子也不在乎吗”
      姓王的男人听了同伴的话后,看了一眼屋子外间又慌忙回过头来,这才有些恍然大悟的叹了一声。
      “哎,常大哥你这话说的倒也是,让人家那公子在这么个地方和咱们挤在一块儿,就是我是个大老粗也觉的委屈了人家”
      “老王这话说的是,说实话我在这辈子还真就没有见过这样俊美的小公子,那容貌,那气度我之前在他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气的”
      ……
      本来都已经想睡下的那几个同乡听到同伴谈到刚才见到的那位俊美绝伦的青衣公子,一时间都来了精神,顿时你一眼我一语的讨论了起来。
      
      更深夜重,外面夜色深深,也是月上中天。屋外一旁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只有屋内一星如豆,散发着一点微弱的光。
      
      大通铺里侧坐着的常大哥看他们说了个没完,连忙打断道:
      “你们说完了没,说完了就赶紧睡,别忘了明天还要早起”
      “知道了,常大哥,我们这就睡”
      几个汉子说了几句话,就忍不住一阵困意上来,打了个哈欠就都沉沉睡了过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