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红日西沉,艳丽的淡红色云霞遍布西方天际,暗淡而有浓丽的晚霞无声而又热烈的燃烧着。
      夕阳下,一株枝干盘曲的苍劲老松安静的在薄薄的暮色里挺立着,亭亭如盖的茂盛树冠树影斑斑。
      隐约可见的枝叶婆娑间有一个青色的修长身影在浓密的枝叶中若隐若现。
      一阵清风吹过,轻轻的扬起松树下静静盘坐的青衣少年那轻柔垂下来的长袖,一直专注凝神的顾远这才恍然回过神来,。
      长睫微微颤动掀起,露出一双明亮清澈如赤子的双目。
      目光宁静若水,漆黑的瞳仁在白的近蓝的瞳孔中愈发幽深莫测。
      此刻的顾远只感觉自己身轻如羽毛内外皆明,灵台清净,五感敏锐至极耳目一新,视线之内的一草一木都清晰明了,草丛下微弱的虫叫也听的清清楚楚。
      顾远感到身体内部有一股清气在体内流转不息,似乎微一提气整个人就要随风跃起,飘飘然而入青冥。
      “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不死而神”
      顾运低头注视着不知何时出现在指间若有若无的白色云气,云气与无声无息间自然而然凝聚在手指间流动不散,随着顾远的心意转动而在身边聚散离合,灵动至极,如有臂指。
      顾远心神一动,指尖那团云气疏忽散去,了无痕迹。但是冥冥之中顾远知晓只有只要自己心中一动,便可驾驭自己体内的力量出手御敌。
      顾远轻轻合拢五指,随意收回与大袖中,微微一笑,目如点漆,肌肤细腻如冰雪,此刻微微一笑飘然若仙,湛然若神,恍恍惚惚似乎要乘风归去,逍遥世外,别有一翻超然物外的风姿气度。
      “既然这篇功法是有无数道教真法里重新会聚推演而出,那么这篇全新的法决就叫做神人不死法好了”
      顾远眉目舒展,双手袖摆轻轻扬起,随风而动,神色悠然的念到:
      “古法曰: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而不死者,谓之神人。”
      
      原来那颗隐匿在顾运意识最深处的青色玉珠,不知究竟是何种异宝,竟然蕴含着一篇足以让这世间无数在这滚滚红尘里挣扎起伏的凡人渴望至极的无上法门,就是在顾远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里也照样有无数的人愿意为之付出一切,只要能够得偿所愿,甚至包括哪些所谓的高高在上的仙人神佛。
      这是真真正正的直指大道的修行法决,可以倚之而成就仙人的平坦大道。
      成为真正的不死不老,超脱世外的天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非是次寻常仙神可以相提并论。
      与道和真,同於自然,无数不知,无所不能,无数不通。历万劫而不灭,长生久视,寿历无数无极也。
      
      顾远意识海中的那枚玉珠也不知是和来历,如此玄妙莫测,竟然可以以顾远本身道意 ,自然而然可以随主人的心念而自行演化变幻无穷,端的是神异无比。
      顾远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得到这件至宝,而自己至今依旧让自己不可思议的穿越是不是也与它有着什么隐晦而秘密的联系,但是……
      “我相信只有能够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力量才是真真正正真实不虚的,当我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的时候,那么这如今让我感到迷惑的一切都会自然而然的迎刃而解。”
      顾远容颜如玉,冷漠坚定,清冽如冰雪般的声音里是一片从容坚定。
      
      “而我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一阵清凉的晚风轻轻的拂过,松树茂密的树枝风被吹的哗哗作响,宛若一首大自然天然谱就的声乐,动人心弦。
      顾远头顶上的老松树宽大的枝叶颤动着发出一阵阵枝叶摩擦时发出的纱沙声,随着枝叶的颤抖,细细长长的绿色松针如雨般落下,在顾运身侧密密麻麻的铺了一地,像是一张天然生就的绿色绒毯,质朴可爱让人望之心喜。
      松树枝叶发出的沙沙声中,一些细小的绿色松针被风从枝头上吹落下来,悄然间坠落在老松树下的草木中。
      一簇青绿色的松针被风吹落,恰恰落在落在树下之人那宽大的衣袖上,稍等片刻,就被一只肌理完美剔透如冰雪的手掌轻轻的捻起,优美修长的五指微微一动,便被从袖子上轻轻扫落。
      原来在顾远之前沉浸在青玉珠所传达道法之中的时候,恍恍惚惚的中一路前行,直至走出城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郊外处,最后不知何时在这颗古松下停留了下来。
      也不知道顾远在醒来之前已经在这颗老树下停留了多长时间,顾远犹记得之前还是金乌初升天色明亮,而如今却已经是暮色四合,夕阳西下天地间一片昏暗。
      顾远抬头四望,暮色苍茫,天色昏昏沉沉,视野之内空无一人,天地间似乎只有自己一人孑然一身独立与旷野中。
      孑孓茕茕,斯人独立。
      
      苍翠的老松树不远处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在顾运身后不远处静静的矗立着,林子深处隐隐约约有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声音从深处远远传过来。
      而在不远处似乎有一座村庄坐落在郊外,影影绰绰让人看不分明,只能远远望见似乎有一缕缕炊烟在深沉的暮色里摇曳升向天空,昭事着有人烟生活的存在痕迹。
      顾远略略思索了一下,考虑到现在回县城,估计城门已经落下 ,县城里开始封锁城门,禁止人们出入城门口了。
      此时候的官府为了防止夜间生乱,维护城里人民的安全以及一些盗贼抢劫生事而施行的一道重要措施。
      顾远所在长丰县就是如此,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沉重的城门每日在朝阳升起的时刻由看守大门的兵役打开,而到了日暮时分的时候就会关闭,禁止行人进入。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说平静而
      而如此已经日薄西山,城门估计已经关闭了。
      虽然顾远并不是没有办法可以进入城中,但是他也并没有打算要为了这么一件区区小事就想要去大动干戈。
      刚好现在顾远面前不远处就是一个小村庄,顾远打算趁如今天色还未完全暗下来的时候,敢去前面的村子里去投宿一晚,若是村子里有专为过往行人住宿的旅店之类的,就住下一晚,等明日天色亮了再回城。
      至于是否会安全的问题,若是在之前顾远还会有些许顾虑,但是在现如今顾远已经得到青玉珠,并成功超然脱俗的现在……
      顾远扬眉一笑,眉眼之中一片潇洒肆意现在的顾远不敢说是天下之大任我横行,但是至少可以说是已经有了足以自保的能力。
      而且这个时候的人们大都较为纯朴老实,虽然哪个地方的人群里都会有一些心怀叵测的人在,但是也绝不会缺少一些真正意义上的好人!
      真遇到了现在的顾远或者也可以教他们何为好好做人!
      
      夜色深深,伸手不见五指。距离刚刚顾远所看到的村庄不远处,一条崎岖不平的小路上,一伙行脚商人正在匆匆行走。
      几个行脚商人身上俱都各自背负着沉重的行李包袱,前边还驱赶着一头载满了货物的骡子,一行人正在一边匆匆往前方赶着路,一边时不时的彼此交谈几句。
      “哎!我说老哥哥,你这回回来可是买了不少东西,怕是能赚不少银钱吧!”
      这活人里一个皮肤发黄面上满是风霜的年约三四十多岁的男人有些羡慕的对着前方一个身穿短衣打扮的壮年汉子开口。
      前面正匆匆赶路的高大汉子听了身后同伴有些艳羡的话后,回过头豪爽的笑了起来:“这都是老天爷给面子赏口饭吃,我这回也是赶着巧了,这回要是能够顺利回去,倒也勉强能够赚上几个大钱,等回去后也好有脸面去见你们嫂子。”
      “嘿,你那哪是几个钱这回我们那么辛苦劳累可不得好好赚它一笔大的”
      “就是就是,常大哥你就别谦虚了,我看这回常大哥可是真要发财了啊,等回到乡里大哥可一定要让嫂子好好整治一座好酒好菜,让我们兄弟几个好好喝它个痛快!”
      一起赶路的几个同乡听了姓王的同伴的话后,顿时精神一阵,都来了精神几个人凑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说起话来。
      那姓常的高大汉子倒也是豪爽大方的人听了同乡人的话后,立马就干脆的一口应了下来。
      “行,都回到乡里,我就让那么嫂子好好烧几个菜,再打几壶好酒,咱们好好喝个痛快。”
      “好,我们可都记下来了,到时候我们一定好好到常大哥家里好好叨扰叨扰。”
      几个人说说笑笑中,场面一时倒也热闹了起来,就连浑身的疲倦似乎也减轻了不少,又都有了些许精神。
      常大哥转目看了看四周,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天色,拧起了眉毛,沉声道:“我看这天色已经暗了,我们今天怕是来不及到城里去了,我记得前面有个村子,我们现在赶过去,到村子里面住上一晚休息休息明天再走。”
      “行,都听常大哥你的,我们再加把劲儿赶紧赶路过去,到了再好好休息休息,我这一天天可正是累的不行了。”
      几人又都纷纷打起精神往前面的村子赶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