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清晨,东方破晓,一轮红日正从天际冉冉升起,清风徐来,万物复苏有时新的一天开始之时。
      山东益都县,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际在于晨,天色刚刚露出鱼肚白,雄鸡唱晓,天色将明,县城一些屋舍已经开始有了动静。
      到了远处红日升起,县里的家家户户大都已经起床梳洗穿衣,开始了新的一天生活。
      “吃包子吗?新鲜的刚出炉的热气腾腾的大包子!”
      “卖油条,豆浆喽!”
      “炊饼!有大又好吃的炊饼”
      这时候县中里最热闹的一条街道上已经开始热闹了起来,街头巷尾都陆陆续续的出现了零零落落的人群,街道两侧边的各色各样的店铺,小吃食肆也都打开大门开始招呼客人做起了生意。
      早上正是各家卖各式各样的早点的小吃铺最生意红火的时候,有卖包子春卷的,有煎白肠,皂儿糕,炒鳝面,豆儿粥还有做粉羹,小馄饨,笋泼肉丝面,琳琅满目的各种小吃让人食指大动。诱人的香气掺杂在一起让人一闻就忍不住口舌生津食指大动。
      与此同时,街道拐角后面的一条安静的小巷子里,住着零零散散十几户人家,靠近后面的一户人家墙角处栽种着一大片明媚动人的牵牛花,红的、粉的,蓝的还有混色的紫色花朵交错的旺缀在大片的绿色枝叶里,迎着清晨柔和的光线下尽情的的开放。
      生机勃勃的牵牛花花蔓映衬着亲青灰色的屋檐,如此清丽动人。
      
      “咿呀”
      突然随着一声木门打开发出的咿呀声,打破了巷子里的清静。
      从打开的院子里露出一个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年人,大袖偏翩从容迈步走出了小院。
      少年一身青衣容颜俊美气度极为出众,令人一看变忍不住感到眼前一亮,实在是一个出色至极的少年公子。
      顾远抬头淡淡的看了一眼远处的长街,关好房门,朝自己之前常去的一家专做早点的王记食铺走去。
      “来一碗混沌!”
      “哎!再给我上今一份油酥烧饼”
      “好嘞,这就给您上啊!”开食铺的王大今年已经年纪不轻了,但是做起事里依旧干脆利落。
      大手一抓,就从一边的箩筐里抓了一把混沌,扔进面前汤水沸腾的大锅里,正好不多不少一碗10个馄饨。
      圆滚滚的混沌在汤水里翻滚了几个来回就已经熟了,盛到碗里,再撒上一把翠绿的葱花,一碗色香味俱全的丁香馄饨就出锅了。
      顾远要了一碗馄饨,就在铺子后面摆放的桌凳上做了下来,静静的等候了起来。
      顾远静静的注视着眼前这一幕古代寻常百姓安居乐业的热闹场面,一时有些失神。
      一块快用石板铺就的大路上,来往行人络绎不绝有挑担赶路的,有架着牛车送货的,也有骑着着毛驴一大早就要出城门赶路的,男人大多都是一身粗布麻衣,短褐长袍,女子身穿小袖襦裙古韵十足。
      古朴的街道建筑,青石板铺就的大路上来往络绎不绝的过往路人,就像是一副古色古香的画卷,又远远要比起凝固的画面要生动和鲜活的多。
      一股子生机勃勃的人间烟火气扑面而来。
      顾远或者说是现在的顾远并不是此世之人,前世的顾远来自一个科技极为发达的世界,那个世界里并没有什么妖魔鬼怪,神仙异人,只有科学才是真理,社会极为发达,人们生活幸福美满,衣食无忧。或许在社会上会有一小部分人对生活感到不满,但是绝大部分人都对自己的说感到满足。
      与顾远现在所处的世界相比,前世顾远所处的世界无疑是极为和平幸福的,无论是人们的精神状态还是衣食住行。
      而当顾远因为一场意外而来到这个世界时,这个身体的原本的主人已经因为一场意外而死去了,之后醒来的就是现在的顾远了。
      顾远现在的这具身体父母双亡,身边别无一人,而他父母也唯有他一子,所以也没有什么兄弟姐妹之类的亲人。
      不过幸好他父母亲临走前为他留下了不菲的家业,所以手边也并不缺少钱财。
      父母去后身边现在只留有一个老仆留在身边照顾,但是老仆年龄也已经不小了,只能为主人做一些简单的琐事。
      才会让之前的顾远在一次醉酒后因为开窗受寒而瘁死过去。
      而之后再次从身体里苏醒过来的就是现在顾远本人了。
      
      “顾公子,你的馄饨”
      少女清脆的声音在顾远耳边响了起来,打断了顾远的思绪。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正用托盘盛着一碗馄饨俏生生的立在桌边。
      正女孩正是店老板王大的女儿,时不时会来铺子里帮她爹的忙。
      “谢谢姑娘”
      王月儿有些羞涩的开口呐呐到,一个转身就有些慌慌张张的朝前面跑了过去。
      顾远轻轻一笑,低头吃起了桌上的馄饨,一边漫不经心的听着邻座的几个客人闲聊。
      突然邻桌一起吃饭的几个客人中有一个汉子有些神神秘秘的开口。
      “嘿,你们知道不知道狐狸精?”
      “还狐狸精,我看你是昨天酒喝多了到现在还没有醒吧!”
      “就是,你这是蒙谁呢?这青天大白日有什么狐狸精”
      汉子一看同伴的样子,顿时有点急了,立刻嚷嚷了起来;“你们咋还不信呢?这可是我亲眼看到的这还能有假?”
      “真的假的,你在哪看到的?我怎么没有听人说过?”
      同伴看这人激动的样子有些狐疑的问。
      “就是咱县里那个卖布的岳于九,他家里时常闹狐狸,动静可不小,住在他家附近的人都知道。我听说那个狐狸精经常在他家里作恶作剧,时常把他家里的衣服东西都扔出出,就扔在他家邻居的墙头上,我听他们邻里说这都不是一次两次了,弄的他们家是苦不堪言啊”
      汉子在一旁对着同伴喷喷咋舌道。
      “真的,那岳于九他们家也太倒霉了吧!”
      “可不是嘛,这要真像你说的这么个闹法,这日子可还怎么过过啊”
      同桌的几个人听后顿时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对岳于九大感同情。
      “果然是聊斋吗,妖狐遍地,连这么个偏远的小县城都能够听到狐狸为患的传闻”顾远在心里淡淡的思索着,眼眸里似有一抹青色一闪而逝。
      吃完最后一个馄饨,顾远付过饭钱,就起身离开给后面来吃饭客人让出地方。
      等顾远离开之后,一直在后面默默的注视着的少女有些失落的看着少年郎离开的背影悄悄的叹了一小口气,又在老爹的呼喊下强打起精神招呼起客人。
      顾远独自一人在喧嚣的街市里欣赏着眼前这一幕幕过往只能在屏幕上看到的画面。
      大路上人们来回穿梭不断,路两边林立着诸多商铺,有茶楼,酒馆,胭脂铺,肉铺。酒楼门前高高悬挂的招牌旗帜被风吹起,跑堂的小二正来回在门口招呼客人。
      路边还有许多摆摊卖货的,有一大清早就从城外刚来卖货的,不远处一个卖糖画的小摊前围了一圈年纪不大的幼童在嬉闹 ,周围路过的人们都看着他们露出会心的笑容。
      顾远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百姓安居乐业的画面,在心中绝然开口“此情此景虽然动人,但却不是我想要追求的”
      “既已身在有神仙鬼怪的超凡之世,我又怎么能甘心只做一个凡人,既然能够超脱轮回,长生久视,又岂会流恋眼前这短暂的一瞬间呢”
      “出入青冥,摘星揽月,朝游北海暮苍梧,千秋不过一瞬间”
      “餐风饮露,不食五谷,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
      霎那间,于冥冥之中,在顾远意识最深处,与不可视、不可听,不可言语的难以形容的黑暗中悬浮着一颗形貌古拙的青色玉珠,一股时有时无的云气在青玉珠身侧变幻无常。
      青玉珠在黑暗中无声的旋转着,一股难以形容的玄妙莫测的气息在身周静静的流淌着。
      突然在半空静静转动的玉珠霎那间在顾远脑之中微微一颤,时间似乎有无量光辉在黑暗中辐射。
      
      瞬间顾远意识最深处似乎与瞬间光明大作,意识中似有无穷无尽的玄之又玄的道法真意在他识海里倾泻涌动。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鹏之徙於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搏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无数精言微义,玄妙法决在顾远脑海深处碰撞,融合化为一道道全新的法决。
      顾远脑海深处的意识海中波涛起伏,无数玄妙灵光闪耀跃动。
      “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
      冥冥中顾远心灵最深处的潜意识动了起来,瞬间意识海中巨浪起伏,波浪翻天又在下一瞬间一切尽皆隐去,风平浪静,止水不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