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休息到第三天,苏云景重振旗鼓。
      
      宋文倩包了原主最爱吃的小笼包,皮薄馅多,拌馅儿的时候和了些猪油,汤汁鲜美。
      
      小笼包包得很小巧,只有半个手掌那么大,就连苏云景也一顿吃了五六个小笼包,对他来说,这不是包子,这就是个头大一点点的蒸饺。
      
      晚饭后,趁着原主爸妈看新闻联播时,苏云景装了几个小笼包。
      
      鸡蛋汤他们一家三口喝完了,苏云景给傅寒舟冲了一袋维维豆奶。
      
      维维豆奶,快乐开怀。
      开怀吧,读者们的小酷娇!
      
      -
      
      苏云景没有养孩子的经验,也不知道跟小孩子怎么打交道,看傅寒舟瘦小的样子,本能觉得应该给小孩儿养胖一些。
      
      去了孤儿院,没在那棵槐树下看见小酷娇,苏云景眉头一挑。
      
      人呢?生病了?还是被人领养走了?
      
      傅寒舟是有亲爹的,而且亲爹来头还不小。
      
      傅寒舟的妈不是小三,他们俩是正常恋爱。
      
      年轻的傅妈妈十分漂亮,气质出众,跟同样优秀的傅爸爸很般配,但深入了解,傅妈妈逐渐展现出来的变态占有欲,让傅爸爸无法忍受,单方面提出了分手。
      
      那个时候傅妈妈已经怀孕了,她觉得自己把孩子生下来,就能挽回这段感情。
      
      事与愿违,傅妈妈坚持生下孩子后,傅爸爸却只想要傅寒舟。
      
      这个结果刺激到傅寒舟的母亲,导致她的病情加重。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傅寒舟母亲没把孩子给傅爸爸,抱着他走了。
      
      没有傅妈妈的纠缠,傅爸爸结婚生子,过上了新的生活,但因为意外,他的儿子去世,妻子不堪丧子之痛,一年后也生病走了。
      
      接连遭受打击的傅爸爸,在悲痛中想起他还有一个孩子。
      
      小说里提到过,傅寒舟就是在七岁那年,被亲生父亲接回家。
      
      今年傅寒舟正好七岁,但苏云景记得,他是在新年前被接回去的。
      
      现在才六月份,离小说里的时间还有小半年呢。
      
      苏云景问了问其他小朋友,得知傅寒舟没生病,也没被领走,只是因为在晚饭前跟其他小朋友打了一架,被孤儿院的阿姨罚禁闭思过。
      
      大概是为了突出傅寒舟童年过的凄惨,为以后发展成病娇有个合理的解释,孤儿院的阿姨不仅罚禁闭,还打了傅寒舟。
      
      拿戒尺打了傅寒舟十几下手心。
      
      -
      
      傅寒舟被关在禁闭室,一个人靠着墙坐在角落里,透过破旧的窗纱看向远方。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乌云密布。
      
      阴郁的云层,一层一层地往下压,给人一种沉闷,喘息不过来的感觉。
      
      突然,一颗圆滚滚的脑袋出现在窗口,挡住了傅寒舟的视线。
      
      看见那张脸,傅寒舟秀气的眉头微拧,将视线移开了。
      
      苏云景脚下踩着两块砖,朝窗户里巴望,很快就找到了角落里的傅寒舟。
      
      小酷娇靠在墙角,敛着眸,睫毛垂落在眼睑,投下一片极重的阴影,稚气漂亮的脸上满是冷漠。
      
      “你手没事吧?”苏云景问。
      
      听其他小朋友说,傅寒舟一直不肯认错,气得孤儿院的阿姨多打他好几下。
      
      其实看着傅寒舟那双漆黑的,不含半点杂质的眼睛,孤儿院的大人有时也觉得瘆得慌。
      
      一个七岁的孩子,你打他的时候,他不哭不闹,还会面无表情跟你对视。
      
      明明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但总是会让人觉得狠戾瘆人,老师本来只是吓唬吓唬傅寒,看见他这样,下手不由加重很多。
      
      傅寒舟没说话,也没有看苏云景。
      
      见他还是爱答不理的样子,苏云景也不气馁。
      
      “我不跟你做朋友了,我们俩就做个陌生人,你不想跟我说话,就不说,你不想理我,也随你。”
      
      “我从家里拿了点小笼包,你可以只吃我的东西,不理我这个人。”
      
      苏云景从食品袋中捏起一个小笼包,从破了的窗纱中,给傅寒舟递了过去。
      
      他是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傅寒舟做个只走胃,不走心的小渣男。
      
      “我妈往小笼包馅儿里放了一点猪油,一咬就能滋出汤汁,特别特别好吃。”苏云景诱惑,“你尝尝,很香的小笼包。”
      
      傅寒舟晚上没吃饭,现在正是饿的时候,但他仍旧没动,肚子倒是很实诚地响了一声。
      
      不过声音不大,苏云景并没有听见,傅寒舟却负气地抿紧了嘴,背过身子不想搭理苏云景。
      
      “你要是不吃,那我给跟你一块打架的小孩儿送过去了。”
      
      “听说是他先骂的你,你因为他挨饿受罚,但他却吃着我给你送的包子,喝着我给你冲的豆奶,吃饱喝足后,晚上还能睡个好觉。”
      
      苏云景说话时,一直留心着傅寒舟的举动。
      
      但小酷娇背对着他,苏云景也看不到傅寒舟的表情。
      
      “我给他送过去了。”苏云景故意说。
      
      傅寒舟的羽睫动了动,小小的眉头拢起。
      
      “我真走了。”苏云景拔高声音,提醒傅寒舟。
      
      苏云景跳下了砖块,傅寒舟回头时,只看见了苏云景半截脑袋。
      
      见他有反应,苏云景又踩到那两块红砖。
      
      “过来!”苏云景冲傅寒舟招了招手。
      
      傅寒舟眼眸愈发幽邃,深处翻滚着压抑不住的暴戾。
      
      他不知道这个人干什么总来烦他,有那么一刻,傅寒舟是想用偷藏的削铅笔刀,扎进这人的动脉里。
      
      傅寒舟捏着裤兜里的刀,他的指肚摩挲着刀尖,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尖锐的咒骂——“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对你这个小畜生好。”
      
      看着苏云景侧颈那条青色的血管,傅寒舟齿间吮着杀意。
      
      他摸着刀片,垂下眼睛,朝苏云景一步步走去。
      
      -
      
      见傅寒舟肯过来了,苏云景大喜。
      
      “给你。”苏云景伸进纱窗里,手里捏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包子。
      
      他手心朝上,手腕露出了两条清晰明显的血管。
      
      傅寒舟看着苏云景的手腕,从衣兜里拿出自己的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