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宋文倩又做晚饭时,写完作业的苏云景溜进了厨房,帮忙摘豆角。
      
      “作业写完了?”宋文倩笑着问他。
      
      “写完了。”
      
      “那去看动画片吧,这里不用你。”
      
      苏云景没动,“妈,以后晚饭能不能多做点?我晚上有时候会饿。”
      
      “你要是饿了,就跟妈妈说,妈妈给你现做。要不,明天妈妈带你去超市买点吃的?”
      
      “老师说,小孩子要少吃零食,容易坏牙。我听说拔牙很疼,妈,你多做点晚饭就好。”
      
      苏.真八岁.云景别别扭扭的用小孩子的说话方式,跟宋文倩沟通。
      
      “妈妈的宝贝真乖。”宋文倩亲了亲苏云景的额头,“你去看动画片吧,记得离电视远点,别看坏眼睛了。”
      
      被夸的苏云景:……
      
      苏云景跟宋文倩摘完豆角,才去客厅打开了电视,找了个蓝精灵看。
      
      电视机里唱---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住着一群蓝精灵……
      
      -
      
      今天宋文倩做的家常炸酱面,除了肉酱外,还加了不少切碎的豆角,让口感更丰富。
      
      吃完饭,宋文倩在客厅边看新闻联播,边织毛衣。
      
      苏云景跟宋文倩说了一声,就偷偷带着饭去找傅寒舟。
      
      他花两块钱在商店买了点散装锅巴跟糖瓜,带给孤儿院其他小朋友,把东西分完,才走到傅寒舟旁边,将今天的食儿投给他。
      
      小小的人儿十分清瘦,但坐姿却笔直,仿佛脊背里镶了一把利剑,将他单薄的身体撑了起来。
      
      傍晚稍凉的风拂过,树叶哗哗地响了起来。
      
      斑驳的树影落在傅寒舟漂亮的脸上,那双漆黑的眼睛戒备警惕,“你整天围着我,到底想干什么?”
      
      苏云景很难想象,一个七岁的孩子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表情。
      
      傅寒舟不信任他,甚至不喜欢他。
      
      苏云景平和地跟他对视,“我没什么恶意,就是想跟你做朋友。”
      
      傅寒舟的声音带着孩子的稚气,但神情却很冷,“我不需要朋友!”
      
      苏云景今天才知道,原来病娇小时候都是酷娇。
      
      “你现在不想跟我成为朋友,以后或许就想了呢?”苏云景打开了饭盒,“今天我妈妈做的是炸酱面,先吃饭吧,面已经有点坨了。”
      
      傅寒舟掀了苏云景的饭盆,肉酱跟面条倒了一地。
      
      “我不需要朋友!”撂下这句话,傅寒舟站起来就走了。
      
      苏云景看着离开的小酷娇,太阳穴一突一突的直跳。
      
      在他眼里,傅寒舟就是个特殊一点的小孩子,没有其他孩子活泼好动,没有其他孩子天真无邪,更没有其他孩子讨人喜欢。
      
      但始终是个小孩子,而且以前过得还很苦,所以他不信任别人,会拒绝别人的好意,苏云景能理解。
      
      只是好好的粮食被糟蹋了,苏云景可是往里面放了不少肉酱。
      
      苏云景不敢浪费粮食,他捧着那些面跟肉酱,放到了孩子们宿舍后面的角落,等着晚上吸引野猫。
      
      苏云景刚收拾完,又过来跟他要糖的小胖墩看着他的手,惊道:“你怎么玩儿粑粑?”
      
      苏云景:……
      
      苏云景默默去院子的水管洗了手,然后回家了。
      
      哎。
      
      昨天刚迈出去的一步,今天不幸又被迫缩回来了,小酷娇不好搞啊。
      
      -
      
      漆黑的夜里,一个面容精致漂亮的男孩猛地弹坐起来,苍白的嘴唇病态地颤着。
      
      傅寒舟是被噩梦惊醒的,他又梦见了那个女人,梦见对方在咒骂他。
      
      “你就是个孽种,我的人生都被你毁了,你知道吗?”
      
      歇斯底里的骂声往往会伴随着殴打,傅寒舟被她摁在墙上,整个人撞得头晕目眩,胃里也翻腾不止。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在乎你这个小畜生,没人在乎!”
      
      女人揪着他的头发,神情越发癫狂,“他们都想你死,你知道吗?他们都想我们死,都觉得我们是神经病。”
      
      傅寒舟长到七岁后,几乎就不哭了,他捂着脑袋尽量保护自己。
      
      倒是她,最先骂人的是她,最先打人的是她,最后抱着他一块哭的人也是她。
      
      她时常失控发疯,因为邻居经常报警指控她虐待儿童,所以他们俩经常搬家。
      
      终于有一天,警察堵到家门口,要强制性带走他,那个女人才难得平静了下来。
      
      她把警察锁在门外,换了一件干净的白色连衣裙,化了淡妆,蹲在他面前笑的很温柔。
      
      “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按时吃饭,按时睡觉,知道吗?”她轻轻摸着他脸上的伤,亲了又亲。
      
      “能不能别恨我?我只是控制不住,我……”她的情绪又上来了,狠狠锤着自己的脑袋,神情痛苦到扭曲。
      
      “这里……”她指着自己的脑袋,颤着声音艰难地开口,“这里很疼,总是很疼,很多声音在吵。”
      
      她掐住了他的脖子,手跟唇都抖得很厉害,“你跟我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傅寒舟被她掐得面色涨红,强烈的窒息感,激发了他的求生欲,他胡乱地踢着。
      
      她被他踢痛了,猛地惊醒那般,连忙放开了他。
      
      怕控制不了自己,她终于打开了门,将他交给了警方。
      
      傅寒舟被人拉着走到楼下,那个女人却从高高的楼上跳了下来。
      
      他一回头就看见倒在血泊里的人,拉着他的警察连忙捂住他的眼睛,但傅寒舟仍旧记住了她的表情,痛苦又绝望。
      
      从小有人就告诉他,像他这样的人不会有人对他好。
      
      所以傅寒舟不喜欢最近这两天,一直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个男孩,更不喜欢他莫名其妙对他好。
      
      傅寒舟稚嫩的脸完全隐没在黑暗里,薄薄的唇微抿,神情麻木又漠然。
      
      他拉过被子,正要躺下时,窗外传来一只猫叫。
      
      一只黑猫敏捷地跳上了窗户,它踩着窗户,身体慢慢俯下,前爪猛地一蹬,跃进窗内将藏在黑暗里的小东西叼住。
      
      懒懒地叼着自己的战利品,黑猫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傅寒舟看着它消失的方向,许久才躺了下来。
      
      -
      
      自从傅寒舟打翻了饭盆之后,苏云景一连两天都没有去孤儿院,倒不是生傅寒舟的气,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让小家伙放下戒备。
      
      再加上这两天苏云景开始咳嗽,宋文倩怕病情再严重,所以这两天都没让他出门。
      
      苏云景连学都没去,就在家里躺着。
      
      趁这两天,苏云景捋了捋脑子的剧情线,看看女主是怎么感化傅寒舟的,他能不能从中学两招?
      
      事实证明,他不能!女主是走人美心善那挂的,苏云景自我感觉也挺善良。
      
      但男女有别,有些事女孩做会让人觉得暖心,男人做,说不出来的别扭。
      
      就,很性别歧视,大老爷们不配暖病娇。
      
      

  • 作者有话要说:  苏云景:大老爷们不配暖病娇。
      傅寒舟:你现在是小正太。
      苏云景:小正太不配暖病娇。
      傅寒舟(长大后):别人我不知道,但我喜欢大老爷们。
      苏云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