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 ...

  •   
      叶听风收拾完东西,在沙发上坐下来休息的时候,把手机切到了私人账号。
      
      消息通知上多了好几条未读,基本都是她的朋友贺倚灵发来的。
      
      [10:我去问过周学姐了,她说照片上就是季学姐]
      [10:不过我一不小心说漏嘴了,她知道是你碰到她了]
      [10:我记得你好像说过自己一个人先去C市的吧,你有没有跟程观月说过这件事?]
      [10:要是周学姐找你,你记得千万不要给程观月说任何好话,面场上的话也不要!]
      [10:她可恨死程观月了,当初可是在朋友圈里公开点名骂过姓程的]
      ……
      
      叶听风微微挑了下眉。
      
      贺倚灵说的周学姐就是周钰,跟季浮舟是高中同班同学,做过一段时间同桌,因此关系不错,也是少有的几个在毕业之后还能联系上季浮舟的人。
      
      不过周钰是学术圈的,对任何文艺形式都毫无兴趣,跟程观月叶听风这些人也全不在一个圈子。
      
      叶听风当时连季浮舟本人都不敢接近,更别提去跟她身边的人套近乎了。
      所以她对周钰也并不是很了解。
      
      就连周钰能联系上季浮舟这件事,也是贺倚灵先前说漏了嘴她才知道。
      
      这倒也不能怪贺倚灵。
      
      季浮舟和程观月交往过的事知道的人不多,贺倚灵是一个。
      而知道叶听风喜欢季浮舟的,约等于零。
      
      ——那个“约”是放在程观月身上的。
      
      贺倚灵对此毫不知情,只知道季浮舟和程观月在一起之后又分手了,而叶听风和程观月却还绑定在一起活动,她自然不会自讨没趣说些关于前任的话题。
      
      叶听风在“她可恨死程观月了”那条消息上停留了片刻,然后开始回复消息。
      
      [叶:刚忙完]
      [叶:还没跟她说]
      [叶:周钰学姐为什么讨厌程观月?]
      
      贺倚灵还没睡,很快就回了消息。
      
      [10:那就暂时不要跟她说了,反正都快十年前的前任了]
      
      [10:不太清楚为什么,不过我猜一部分原因是季学姐跟程观月分手的事吧]
      [10:当初你们几个一起玩的时候,不是好多人diss季学姐来着的吗,说她一个不良女不配跟你们这些优等生大小姐玩,后来季学姐跟程观月在一起,还是那么多风言风语,程观月也没想着帮忙澄清一下]
      [10:虽然程观月表面上很温柔体贴,说话很好听态度也很好处处关心,但是让女朋友自己都觉得配不上她,也有点太奇怪了吧,站在季学姐朋友角度来说生气很正常]
      [10:那时候还有一些小道消息,传闻说季学姐为了程观月跟人打架斗殴被记过了,虽然最后没真记过吧,但是程观月听到消息还笑眯眯的,一点担心的表示都没有,当时我就感觉这个女的有点可怕了]
      
      贺倚灵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对程观月抱有一份警惕之心的。
      
      所以她没跟班上其他人一样喜欢围着程观月转,反倒跟沉默寡言的叶听风成了朋友。
      
      叶听风看着那些旧事沉默了片刻。
      
      那都是她所不知道的事。
      为了避嫌,她几乎刻意避开了所有与季浮舟相关的东西。
      
      她高中时候就喜欢独来独往,除了因为家族因素被迫捆绑的程观月,身边的朋友屈指可数,又不是爱凑热闹的性子,也就无从了解那些传闻。
      
      因为她那时候以为程观月是真的喜欢季浮舟的。
      
      程观月长得漂亮,学习好脾气好家世好,表面看上去就没有哪里不好的,从小学的时候开始,追她的人就能绕学校一周。
      越长大魅力越大,追她的人里男男女女都有,不乏样样拔尖的、也不缺灵魂有趣的。
      
      但她唯独就只接受了季浮舟的告白,还似模似样地交往了下去。
      
      叶听风便以为季浮舟对程观月来说是不一样的。
      
      后来才发现没什么不一样。
      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贺倚灵那边停了一会儿,随即又发来了消息。
      
      [10:周学姐刚刚跟我要你联系方式,你说要不要给她?]
      
      叶听风看到这条时没什么犹豫。
      
      [叶:给]
      
      -
      
      隔壁八零八号。
      
      汪冰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阳台上窗帘没有拉得太严实,透进来一丝光亮,照在地板上。
      
      汪冰绡揉了揉眼睛,从沙发上坐起身,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不太舒服,看东西都带了些重影。
      她靠在沙发背上缓了片刻。
      
      客厅里的空调暖风开得也很足,汪冰绡抱着身上的被子,完全没觉得冷。
      
      感觉脑子清醒了一些之后,她才渐渐回过神来,想起来自己是在季浮舟家借宿的。
      
      汪冰绡以前只在季浮舟搬家过来的时候来过一趟,本来想帮忙,但季浮舟家里压根没什么要收拾的,因此她只是小坐了片刻,就拉着人出去吃火锅庆祝季浮舟入职了。
      那次她也不小心喝多了酒,最终以季浮舟将她送回家而告终。
      
      这次才是第一次好好打量季浮舟的家。
      
      季浮舟是一个人住的,也不是租房,据说是家里某个长辈给的房产,直接记在了她名下,因此房间的改造权全部归她自己。
      但她没搞什么稀奇古怪的改装,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添了些小件。
      
      比如说阳台上的鱼缸,还有几盆花草和小葱等菜,角落还有一盆小番茄。
      东西不少,摆放倒也不乱,显然是被主人精心照看着的。
      
      乍一眼看过去跟高级公寓并不怎么匹配,但也因此多了几分属于家的温馨感。
      
      正看着阳台走神,汪冰绡就听“啪嗒”一声轻响。
      
      季浮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开了客厅里的灯。
      突如其来的灯光让汪冰绡下意识眯起了眼睛。
      
      “啊抱歉,忘了你还睡在这里了。”季浮舟哈欠打到一半,半梦半醒地走到卫生间挤牙膏,一边问道,“一觉睡到了现在吗?”
      
      汪冰绡“嗯”了一声。
      
      习惯了灯光之后才发现茶几上的保温桶,和下面压着的纸条。
      纸条上无非就是关于醒酒汤和客房的简要注意事项,后面又添了几笔,告知她手机不幸英勇就义,但帮她安抚过了父母。
      
      是怕她半夜醒来看不到人不知道怎么办吧。
      
      汪冰绡抱着保温桶,一边喝汤,一边忍不住感慨:“浮舟你真是太贤惠了,谁要是跟你谈恋爱一定很幸福。”
      
      对朋友尚且如此细致,更不要说对恋人了。
      可惜她取向男,否则大约也很难不心动吧。
      
      季浮舟漱完口,洗完了脸,慢慢清醒过来,出来的时候一边擦着脸,一边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她没有听清楚。
      
      汪冰绡便接着之前的话说下去:“你就没想着找个对象什么的?就算不想结婚,谈个恋爱也算给生活增添一点小乐趣吧。”
      
      季浮舟无奈道:“这不是找不到合适的吗。”
      
      汪冰绡换上了八卦的语气:“不会还是对前任念念不忘吧?”
      
      她只隐约知道季浮舟以前谈过一段恋爱,但她自己很少提及。
      
      季浮舟叹息了一声:“没有。我是诚心祝福她和现任百年好合的。”
      
      说着她注意到汪冰绡正抱着保温桶,不由制止道:“隔夜了,少吃一点。我去做早饭,下碗面条可以吗?”
      
      汪冰绡这个混饭的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意识到面前这位暂时负责了自己的胃之后,她识趣地拉上嘴上的拉链,将话题停在这里为止。
      
      季浮舟去阳台上摘了一把小葱,转身进了厨房开火。
      
      在油烟机的轰响声中,汪冰绡听到门口有人在敲门,敲了几声之后门铃紧跟着响了起来。
      
      原以为是快递,开了门之后却站着一个年轻女人。
      穿得厚重反倒衬得她高挑瘦削,脚上踩着平底鞋,汪冰绡都得微微仰起头看她。
      
      看着起码一米七了吧,这个身高在南方并不常见。
      
      汪冰绡的视线落到对方的脸上之后,不由微微一怔。
      
      有点眼熟。
      
      虽然多了一副黑框眼镜有些碍事,但是单看脸型,还有那双眼睛……
      总觉得在哪儿见过,还不止一次。
      
      汪冰绡正发着呆,门外的叶听风却同样意外得很。
      
      不同于临时性失忆的汪冰绡,叶听风还清楚地记得她的脸,前一天傍晚她才见到季浮舟扶着这人走出酒吧。
      还有那支玫瑰……
      
      叶听风仗着身高优势,越过汪冰绡,看到了茶几上的一抹红色。
      
      ——竟然这么巧吗。
      
      那她们两个人岂不是已经……
      
      那种心头闷闷的感觉又来了。
      叶听风强行压下来,她可不是为了兴师问罪来的。
      
      “门外掉了一把钥匙。”叶听风将手里的钥匙递出去,“是你丢的吗?”
      
      挂着闪电形状的钥匙扣,正是汪冰绡的钥匙,大约是昨晚喝多了丢手机的时候不小心掉了出来。
      因为只有一把钥匙和一个塑料扣,重量很轻,没注意到也正常。
      
      汪冰绡愣愣地接过钥匙,还未来得及道谢,听到声音脑海里那道灵光就闪现了出来。
      
      叶听风声音清澈,很有特点,唱歌时更圆润些,平日说话则稍显低沉,听着不冷不热的,但毕竟听过多次,也还算容易分辨。
      
      “啊!”
      
      汪冰绡惊叫了一声,反应了过来:“你是叶听风?!”
      
      随即就换上了满脸的惊喜。
      
      “叶老师能给签个名吗?我朋友是你的铁杆粉丝,从你们没出道的时候就开始听你们的歌了,我们整个宿舍都快会唱了,出道后的专辑她也是每张必买,她下个月过生日,我还准备送张专辑给她,如果能有叶老师的签名的话,她一定会更高兴的……”
      
      汪冰绡生怕人跑了,一边拼命向叶听风抒发“朋友”对她的喜爱,一边手忙脚乱地在大衣口袋里翻找着纸笔。
      自然也没有注意到对面人越发微妙的脸色。
      
      粉丝?
      买专辑?
      
      叶听风艰难地试图将这些字眼跟“季浮舟”三个字联系在一起。
      
      还未等她理清思绪,就听“哐当”一声响。
      
      被汪冰绡一声惊呼给叫出来的季浮舟站在客厅里,脚下是没抓住的沥水盆。
      
      对上叶听风的正脸之后,季浮舟脸色微僵。
      
      「只要活着总能有见面的机会的」
      
      总有见面的机会的。
      而且你绝对无法预料到是在什么情况下见面。
      
      不久前才跟小杜说过的话在季浮舟脑海里循环播放着。
      
      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舟:社死,勿cue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