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 ...

  •   
      从小区外面的便利店出来的时候,汪冰绡酒劲上头,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
      
      季浮舟一边扶着左摇右摆的汪冰绡,一边艰难地从口袋里掏出钥匙。
      面前的房门刚被打开,汪冰绡口袋里就传来了一阵手机铃声。
      
      铃声是特别来电,不用看来电显示就能知道是谁,大概是卫宴成终于找到地方给手机充电了。
      
      汪冰绡对这个铃声分外敏感,一响起来她就猛然惊醒了一瞬。
      但意识还不大清晰,面上全是怒火,下意识掏出手机猛地朝门外丢出去。
      
      “咚——”
      
      一声脆响在斜对面的楼道里回响起来,手机在楼道半层的窗棱上弹了一下,颤颤巍巍飞到了窗外。
      
      正下方就是一个小池塘。
      而且这是七楼半,就算没掉进水里,砸到边上也粉身碎骨了。
      
      季浮舟沉默了片刻,还是先将挣扎着手舞足蹈的汪冰绡带进了屋子。
      
      进门就是客厅,正对着阳台,位置宽敞,沙发也不小。
      汪冰绡屁股刚靠上沙发面,就歪歪斜斜地软成一滩泥,黏在了沙发上,呼吸很快又平稳下来。
      
      季浮舟去客房拿了被子给她盖上,随后去厨房里煮了醒酒汤,想了想,一边又给汪冰绡的父母发了消息,说今晚公司聚会,汪冰绡喝多了,就在她这儿住一晚。
      
      汪冰绡的父母很快回了语音过来,略带无奈地抱怨了一下女儿不懂事,又连声道谢。
      
      季浮舟大学时就跟汪冰绡来过C市,当时就住在她家,后来在这边定居,也时不时被邀请去做客,因此跟她父母也还算熟悉。
      她父母大概也接到了卫宴成的电话,听说女儿在朋友那边,分明松了一口气。
      
      又寒暄了几句之后,季浮舟放下手机,将醒酒汤放到保温桶里,盖好盖子放到沙发前的茶几上,然后去阳台浇花和菜。
      
      转身关窗户的时候,她注意到隔壁阳台亮起了光。
      
      隔壁邻居买下这间公寓之后就没住过,只在装修的时候来看了两眼,还跟季浮舟打过招呼。
      他自己另外有住的房子,原本准备把这里租出去,不过有几个人来看了房之后反倒闹了些矛盾。
      能在这儿买房的非富即贵,也不差那点钱,邻居恼怒之下便不租了,之后就一直空着。
      
      是终于找到合适的租客了吗。
      
      季浮舟漫不经心地想着。
      
      不算什么坏事。
      即便季浮舟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但回家看到左右黑漆漆的阳台,偶尔也会觉得欠缺了几分人气。
      
      有时候只看到一点灯火,也能平添几分温度。
      
      等忙完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季浮舟才发现小杜连着给她发了好几条消息。
      发的当然都是关于风月cp的。
      
      [小杜:舟姐!我们cp又发糖了!!!快看微博!]
      [小杜:啊啊啊啊啊啊这次是三周年演唱会的预告!!!]
      [小杜:[截图]]
      [小杜:那张照片真的太绝了]
      [小杜:我本来还在想这次演唱会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结果下一秒就刷出来了!]
      [小杜:真的是在C市城西的体育中心!看来老板没有骗我们!]
      [小杜:赶在情人节发预告!嗑到了嗑到了,姐姐们太会了呜呜呜呜]
      ……
      
      毫无疑问,这则公告飞快地蹿上了热搜。
      
      然而吃瓜群众关心的却不是演唱会本身。
      
      #风月cp#
      #嗑到了#
      #这算是官宣吗[狗头]#
      
      不断上升的词条里几乎都是嗑cp嗑到神志不清的普天同庆。
      
      季浮舟往上一翻,就看到了风月官博发的演唱会预告,连发了三条,最早的那条除了官方的公告通知以外,底下仅配了一张图,是叶听风和程观月刚出道的那天并肩站在舞台上的合照。
      
      三年前的三月,两人还没从学校毕业,脸上还有几分稚气,但已经站得落落大方,毫不怯场。
      
      一个清冷,一个温柔,齐齐地看着远方。
      就好像知道未来的数年里她们都会并肩走下去,直至一同站上巅峰。
      
      而在那之前,她们就已经相携着走过自己小半的人生了。
      
      季浮舟下意识弯了弯嘴角,还没来得及笑出来,忽的又想到老板在会议上说的话。
      
      ——叶听风和程观月很有可能去公司视察。
      
      季浮舟忽然就笑不出来了。
      
      也不知道她们怎么这么想不开找上他们这个小公司。
      虽然公司以前也不是没接过演唱会,但都是些小场子,这种程度的名人却是前所未有的。
      
      季浮舟心底闪过几分疑惑,但隔壁部门的内情她也不太清楚,只得暂且放下疑问。
      
      还是想想怎么从老板那里套出具体来访时间以及用什么理由请假吧。
      
      季浮舟将脸埋进枕头里,深深地叹了口气。
      
      被随手放在一旁的手机呼吸灯闪烁了一下,三条消息接连蹦了出来。
      
      [周钰:你碰到叶听风了?]
      [周钰:你们没打起来吧?]
      [周钰:那姓程的也在了?我说你可千万别想着吃回头草了啊!!!那个女的不值得!]
      
      但季浮舟已经睡着了,没有看到那几条信息。
      
      -
      
      隔壁。
      
      公寓里定期有家政阿姨打扫,因此还算整洁,余姐和司机只是帮叶听风检查了一下水电情况,叶听风已经自己在一旁开始整理东西了。
      
      她随身带的行李并不多,一些乐器另外请了专人运送,冬衣也都是打包寄过来的,因此并不需要太过麻烦经纪人和司机。
      
      余姐见房间里没什么大问题,只稍坐了一会儿便准备走了。
      
      虽说是她从朋友那里牵线找到的公寓,但付钱租下来的却是叶听风自己。
      余姐早就定好了另外的房间,距离这个小区不算太远。
      
      临行前余姐又跟叶听风说了下程观月的事。
      
      “观月那边检查下来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些寒,休养几天就没事了,公司那边好像准备给她接个小活,至少等到三月初才能过来了。”
      “我这几天可能回A市一趟,回头我把这边几个负责人联系方式给你,你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或者直接找他们就行。”
      
      见叶听风神情和缓,没有生气,余姐才迟疑着又多劝了两句。
      
      “你和观月的事我们外人不好说什么,但是既然走了这条路,很多事就不能太过随心了。你们现在还是一个整体,不要让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都付之东流。”
      
      叶听风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只是点了点头,低声应了一句:“我知道了。”
      
      这两人都是很让经纪人和公司省心的类型,叶听风不怎么爱说话,有时候有些难交流,但是也从不会主动给自己找麻烦。
      余姐放下了心,道了声别,便跟司机一同离开了。
      
      叶听风送他们到门口,关上门之后空荡荡的屋子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想到余姐的话,叶听风掏出手机,切到了工作账号上。
      铺天盖地的信息被她一个个点下去,扫一眼便退出,最后停在了程观月的账号上。
      
      程观月也给她发了消息,不是质问也不是道歉,只有简短的三个字。
      
      [程观月:别闹了。]
      
      叶听风无视了那条消息,点出了对话框,想给她发“我见到季浮舟了”。
      
      短短几个字打上去,又被她挨个删除。
      来回几次,她始终按不到那个“发送”键上去。
      
      程观月才是季浮舟正儿八经的前任,真要遇到了,也是该和她有关。
      
      叶听风看着停留在输入框里的七个字,怔忪良久,心头微热,眼底却生出几分酸涩。
      
      当初她们在一起是季浮舟主动追程观月,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无可奈何。
      唯一能做的只有不打扰。
      
      于是她退至安全线外,跟季浮舟连朋友都没有做成。
      
      所有的消息都是从好友或者程观月那里旁听而来。
      而她们都不知道叶听风对季浮舟的好感——程观月或许知道,但她绝对会装作不知道。
      她们自然也不会刻意在叶听风面前时时播报季学姐如何如何。
      
      两个人分手的消息还是别人那里听来的。
      
      季浮舟已经毅然决然地删除了所有相关人的联系方式,换掉了所有能换的账号。
      
      叶听风发现这件事的时候,对面的头像已经彻底灰掉,而她百般纠结之下发出的消息也再也没有任何回应,鼓起勇气去问陌生的学长学姐,得到的却全都是“不知道”的回答。
      
      季浮舟高考之前请假了很长一段时间,没人知道她去哪儿了,最后也仅仅只在考场上见到了她。
      一考完试她又立刻失去了所有踪迹,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等叶听风反应过来,季浮舟已经彻彻底底地消失在了她们的世界之中,连只是远远看着都看不到了。
      
      那时候程观月漫不经心的神情再度浮现在眼前。
      
      “关我什么事。”程观月只在叶听风面前毫不掩饰自己的冷漠,语气里甚至带着几分厌烦,像是终于摆脱了什么恼人的麻烦似的。
      
      对比之下,那之后的怀念种种都是赤|裸|裸|的讽刺。
      
      叶听风慢慢将那几个字删掉,退出了与程观月的对话。
      最后她一句话也没发出去。
      
      是你先不要她的。
      
      叶听风这么想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