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终于到了陆盐说的商店,但太阳刚从地平线探出头,垃圾星的人没那么勤快出来做生意。
      
      不要说赫淮,就连陆盐也走不动了,他们找了个地方等商店开门。
      
      太阳一出来,温度就开始上升。
      
      陆盐脱了防寒服,将上面的尘土拍掉,叠了起来。
      
      赫淮也没闲着,他整理着自己身上这套防寒服,将衣服叠成秀气的豆腐块形状。
      
      陆盐扫了他一眼。
      
      赫淮叠好之后,默默地把陆盐的衣服拿过来,又重新叠了一遍。
      
      两个小豆腐块整整齐齐放在一块,看起来赏心悦目。
      
      一路奔波,赫淮脸上带着尘土跟疲倦,现在还没那么热,陆盐让他趴在‘小豆腐’上补一觉。
      
      赫淮的脸枕着一件防寒服,他腾了一块地方给陆盐,但对方却没有躺下来。
      
      赫淮看着同样疲惫的陆盐问,“你不睡吗?”
      
      “不用管我。”陆盐撂下这句话,走远了几步,用智脑拨了一通电话。
      
      等了很久,对方才慢悠悠接了这通电话。
      
      “什么事?”一个苍老却简洁的声音传来。
      
      “您能不能帮我离开垃圾星?”陆盐垂眸看着脚尖,低声说,“我在这儿得罪了人,想尽快离开。”
      
      那边没多问,只是说,“晚上八点来我这儿谈。”
      
      陆盐:“好。”
      
      通话结束,陆盐转身就见赫淮看着他。
      
      赫淮的长睫渡了一层金色的淡光,看起来柔软至极,他这个样子,让陆盐想起他们俩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在动物的世界,雄性动物闻到自己喜欢的雌性味道,会下意识地追逐示好。
      
      alpha的天性也是如此,会追逐喜欢的omega信息素。
      
      赫淮见陆盐第一面时,就不断在示好,还主动把自己的卧室,让给了陆盐,所以陆盐提出偷溜出公爵府,他犹豫都没有犹豫,就跟着陆盐出来了。
      
      陆盐抿唇沉默着走过去,坐到了赫淮旁边。
      
      赫淮小声问他,“你真的要送我回家?”
      
      陆盐:“嗯。”
      
      他已经跟能偷偷送他们离开垃圾星的人联系上,听对方的口气,应该是会帮他的。
      
      这个人跟他奶奶有些交情,如果他都不可靠,那陆盐只能冒险联系赫淮的父亲。
      
      垃圾星自从跟联盟政府闹僵后,一直在防备联盟政府,只要跟垃圾星以外的星球通讯,就会受到光脑监听。
      
      当然,只要通过加密密码的认证,就可以屏蔽垃圾星光脑,但陆盐不知道加密秘密是什么。
      
      如果他冒然给赫淮父亲打电话求助,被光脑监听到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赫淮是洛佩斯唯一的儿子,一旦他在垃圾星的消息传开,这里的人就算掘地三尺,也会把这个移动金库搜出来。
      
      捷森特就是不想发生这种事,所以密谋绑架赫淮的人,加上陆盐也就五个人而已。
      
      今天晚上他先去探探对方的态度,再决定要不要联系洛佩斯。
      
      -
      
      商店开门后,陆盐买了两份早餐跟干净的水。
      
      智脑里有星际币,这是他奶奶最后的积蓄,去世之前全部留给了他。
      
      喝了营养液,恢复了一点体力,陆盐想先带赫淮去洗个澡,毕竟他跟那人约的是晚上八点见面,时间还早。
      
      刚了几步,陆盐察觉出赫淮的走路姿势不对,他低头一看,才发现赫淮的脚跟起出了水泡,泡已经磨破,淌着一点淡黄色液体。
      
      陆盐眉头蹙起两个小疙瘩,“你在这儿等一下。”
      
      赫淮眼巴巴看着他,见他返回了商店。
      
      陆盐买了绷带,让赫淮坐到脚边的石块上。
      
      他给赫淮处理伤口时,看见他脚上那双价格不菲的小皮鞋,居然开胶了,不过还能走路,陆盐暂时没管,带赫淮去了公共澡堂。
      
      现在还不到气温最高的时段,澡堂这个时候还没顾客,陆盐故意挑的这个时间段,他不想引起其他人的关注。
      
      一个跟陆盐年纪差不多的黑人男孩,一脸懒散刚睡醒的模样,他收了钱后,给了陆盐一张光卡。
      
      虽然他跟赫淮,一个是o一个是a,但身体还没第二次发育,一起共浴也没什么,更何况现在是特殊时期。
      
      陆盐拿着光卡,带着赫淮进了大浴室。
      
      垃圾星的水资源不容乐观,洗澡水是蒸馏过的污染水,有一股不太好闻的气味。
      
      赫淮已经很久没洗澡了,能在这种时候,洗个热水澡,哪怕水有点异味儿,也是一种享受。
      
      只不过,这里的水似乎限制着用量。
      
      陆盐用光卡启动了花洒,叮嘱赫淮动作快点,别等水停了,澡还没洗完。
      
      赫淮从来没在浴室,经历过这种兵荒马乱,而且这里连沐浴露、洗发膏,护发剂都没有。
      
      陆盐只给了他一块很小的黄色肥皂,赫淮好奇地问,“这……这个可以洗头发吗?”
      
      陆盐冲着水,“可以。”
      
      赫淮家有香薰皂,跟这块小黄皂有点像,也是一沾水就能搓出沫,只是这块皂的味道有点奇怪,而且手感很粗糙。
      
      时间紧迫,赫淮也没多想,赶紧搓沫洗头发。
      
      陆盐动作非常快,显然是习惯这种洗澡方式,他已经开始用那块万能的黄色肥皂,洗他跟赫淮的衣服。
      
      花洒的水停了,陆盐的衣服也洗好了,他拧干衣服上的水,跟赫淮各自穿上。
      
      洗过澡的赫淮,就像一颗蒙了尘的珍珠,拂去外面的沙粒,又变得光彩夺目。
      
      他实在太扎眼了,根本不像在垃圾星生活的孩子。
      
      尤其是那双眼睛,被热水蒸得湿漉漉,看陆盐的眼神,黏黏软软的,仿佛一块融化的奶糖。
      
      他这个乖巧讨喜的样子,让陆盐心情又开始莫名烦躁。
      
      冷着脸拽出隔热布,陆盐将赫淮过分白皙的脸跟脖颈裹住。
      
      赫淮看着陆盐,长睫一眨一眨的,上面细小的水珠,跟着颤了颤,“你脸上的伤还疼吗?”
      
      陆盐被打伤的地方,昨晚还高高的肿着,现在已经消下去大半。
      
      s级的omega恢复力很强,学习能力也很强。
      
      只不过陆盐没经过系统训练,再加上刚分化没多久,年纪又小,还不能独当一面。
      
      陆盐没说话,给赫淮扣上防晒帽,遮住了他那双眼睛,才转身淡声道:“走吧。”
      
      赫淮愣了一下,跟在陆盐身后,拽住他的袖口。
      
      见陆盐没反应,赫淮去拉他的手,却被躲开了,他只好抓紧陆盐的袖子。
      
      -
      
      外面的温度将近四十摄氏度,吸进鼻腔的空气都是炎热的,很快他们俩的衣服就被烤干了。
      
      赫淮穿得严防死守,没一块皮肤裸露在外,刚洗清爽的身体又被汗水浸透了。
      
      他边走边喝着陆盐给他买的水,脚上还穿着陆盐新买的鞋子。
      
      陆盐带赫淮去B区找人,他们现在还在C区,两个区之间有不少路要走。
      
      垃圾星是有交通工具的,只是陆盐舍不得花这个钱,现在离八点还早,能靠步行走过去。
      
      陆盐账户有不少余额,如果不送赫淮回家,可以让他们挥霍一段时间,过些好日子。
      
      但他奶奶那个旧交,是个生意人,他不会平白无故帮他们。
      
      上次他离开垃圾星,坐星舰去主星,一张票要好几万星际币。偷渡过去,可能会便宜点,但也要不少钱。
      
      所以钱要花在刀刃上,一分都不能浪费。
      
      赫淮似乎已经很累了,陆盐无声地停下,找了个阴凉的地方。
      
      马上就要晌午了,这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段,陆盐准备在这里多歇一会儿,他去前面的商店买了水跟黑面包。
      
      赫淮摘下帽子跟隔热布,先啜了一口水,才低头去咬黑面包,吃相优雅,陆盐大半块面包都吃完了,他才咬了几口。
      
      见赫淮费力地嚼着,面色越来越古怪,陆盐终于忍不住问他,“怎么了?”
      
      赫淮抬起了头,“面包有铁锈味。”而且嘴疼。
      
      后面那句话,赫淮没好意思说
      
      陆盐看了一眼赫淮,扬了扬下巴,“你把嘴里的面包咽了。”
      
      赫淮听话地咽了下去。
      
      陆盐:“张嘴。”
      
      赫淮张开嘴,陆盐轻扣住他的下颌,凑过去检查了一番。
      
      这哪儿是面包有铁锈味,是赫淮口腔娇生惯养,被黑面包磨出了血。
      
      陆盐觉得是饮食不当,再加上干燥缺水,导致赫淮口腔局部黏膜损伤,吃这种硬面包才会出血。
      
      这下陆盐终于意识到一件事——眼前这位,是比他这个O,还要O的A.
      
      陆盐一直想当然的认为,他是S级omega,赫淮能跟他的信息素匹配度高达100%,肯定也是s级alpha。
      
      现在看来,赫淮跟他可能不是强强联手,而是互补型。
      
      一个是上限很高的omega,一个是徘徊在及格线的alpha。
      
      陆盐想:这车钱不能省了,不然可能会多出一笔医药费的支出。
      
      最后陆盐给赫淮买了一份高蛋白浓汤,没让他再吃黑面包。
      
      -
      
      高温无声炙烤着这片大地,空气浮动的热量,让远处的景物虚晃失焦。
      
      赫淮秀气的鼻尖冒着薄汗,今天走了不少路,又累又热,他的眼皮不住下沉。
      
      迷迷糊糊正要睡着,陆盐突然一把将他拽起。
      
      赫淮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就见陆盐一脸凝重复杂地看着前面——
      
      烈日炎炎里,身形魁梧健硕的男人,裸着一双纹满纹身的手臂。
      
      他的额角凹陷了一大块,耳朵甚至少了半截,伤口做了微创促愈手术,但并没有包扎,露出结着透明薄痂的红肉。
      
      是德尔。
      
      一个本该死在陆盐手中的人,却出现在了这条街道。
      
      不仅是德尔,瑞科跟莫克迪也在他身边,他们似乎在找什么人,三个人商量了一下,就分头开始搜寻。
      
      大概是伤口疼了,德尔面色难看地掏出一支注射器,给自己打了一针止痛药。
      
      德尔扔了注射器,歪头活动了一下脖子,脸上是食肉动物的凶悍残忍。
      
      他朝陆盐他们这个方向走过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崽崽是s级的alpha,只是娇气而已。
    -
    五分钟前,陆盐:我绝对不会浪费一分钱。
    五分钟后,陆盐:算了,给他买一双新鞋,再来一份高蛋白浓汤,车钱……也别省了。
    赫淮睁着卡姿兰大眼睛,一脸无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