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今晚出奇得冷,寒风如刮骨的利刃,直刺心肺。
      
      陆盐顶着寒风,背着赫淮,不得已他又打了一针激发潜能的药剂。
      
      今天他的运气差极了,刚离开捷森特的地盘,就遇见一个熟人。
      
      这种鬼天气,垃圾星上的居民不是在赌场挥霍,就是在‘红灯区’找乐子,很少出来活动。
      
      但也不是没有,变态就喜欢在夜里狩猎。
      
      垃圾星原本叫N77,一百多年前,这里的暴民跟帝国联盟发生了一场战争。
      
      原本就贫瘠的星球,因为这场战争更是雪上加霜。
      
      后来帝国联盟意识到,N77根本没有价值让帝国耗费人力物力的讨伐,所以彻底放弃了这里。
      
      之后N77这个名字渐渐被人遗忘,垃圾星成了它的称呼。
      
      垃圾星上大大小小有很多帮派,每个势力都有自己的地盘,每个地盘都有自己的规矩。
      
      能在这里生活的,都是穷凶极恶,被帝国联盟通缉的各类罪犯。
      
      其中不乏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所以街头时不时就会出现几具,血淋淋的尸体,对此大家早已见怪不怪了。
      
      在这片街区,凡是被肢解过的尸体,都是一个叫迪伦.布里登干的。
      
      陆盐看见的这个熟人,就是迪伦.布里登这个变态。
      
      他穿着一件脏兮兮的防寒服,上面布满了深褐色的斑点,像是干涸的血渍。
      
      布里登身量极高,但却很瘦,眼窝深陷,脸色苍白,时不时抽搐的厚嘴唇,让他看起来很神经质。
      
      看到猎物,布里登神采一亮,快步走了过去。
      
      “是你。”看清陆盐的脸,布里登稀疏的眉毛皱成一团,“捷森特家的小孩?”
      
      他一开口,陆盐就看见了他牙上的银色牙箍,尖端锋利,仿佛鲨齿。
      
      陆盐是十岁那年跟着他奶奶搬过来的,他在垃圾星上已经生活了两年,一直受捷森特庇佑。
      
      之前有一次,布里登差点对陆盐动手,后来知道他跟捷森特认识,才放弃了。
      
      布里登杀了这么多人,还能在垃圾星活下去,因为他只对没帮派庇佑的流浪者下手。
      
      陆盐的手摸到腰上的枪,面上却很镇定,“我背上的人生了病,要去黑乔克那儿打针。”
      
      布里登上下打量着陆盐,挣扎了片刻,最终给陆盐让了路。
      
      陆盐松了口气,背紧赫淮快步朝前。
      
      -
      
      连续注射了两支激发剂,他的心脏超负荷跳动着。
      
      耳边甚至出现了幻觉,陆盐似乎听见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又似乎听见身后有脚步声。
      
      直到一道黑影,从身后将他罩住,陆盐才确定,自己听到的脚步声不是幻觉。
      
      他猛地回头,布里登那张神经质的脸映在他瞳孔,陆盐呼吸一窒。
      
      他迅速拔出腰间的枪,朝布里登开了一枪。
      
      陆盐不经常摸枪,后坐力让他失了准头,只射中了布里登的手臂。
      
      赫淮从陆盐的背上滑了下去,倒在泥泞肮脏的地上。
      
      陆盐双手握着手-枪,正准备开第二枪时,在垃圾堆里摸爬滚打过来的布里登,猛地上前,扣住他拿枪的手,反手一折。
      
      陆盐的枪被打飞了出去,布里登掐住他的下颌,将他提了起来。
      
      粗大有力的五指扣在陆盐下巴跟脖子间,既让他感受到了窒息,又不会一下子掐死他。
      
      看着面色痛苦的陆盐,布里登的眼珠爬满了蛛网一样的血丝,里面却闪着奇异的光彩。
      
      他全然不顾自己肩上的枪伤,咧嘴笑着,银色牙箍若隐若现。
      
      整个人看起来病态又神经质。
      
      布里登亢奋的指尖都在颤,他挑开了陆盐肩上的旅行包,里面的营养液从拉链处掉落在地。
      
      “这么多营养液?看来,你是打算从捷森特的地盘叛逃。”布里登神情愉快,“那你就不受他保护了……”
      
      趁着布里登说话的功夫,陆盐铆足劲一蹬,悬空的腿踢中了布里登的下腹。
      
      布里登脸色瞬间白了,下意识松了手。
      
      陆盐重获自由后,想也没想,弯腰去捡地上那把枪。
      
      但他刚弯下身子,头发就被布里登扯住了。
      
      对方薅着他的头发,朝破败的残壁狠狠撞去。
      
      霎时,整个世界静了下来,耳边只有鸣笛般尖锐的声音,刺痛着陆盐的神经。
      
      “你的眼睛可真漂亮,我见第一面的时候,就想把它挖下来。”布里登笑着,眸色却很阴冷。
      
      他揪起陆盐的头发,水果刀尖沿着陆盐的眼睛描绘,发出喟叹,“还是少见的纯种亚裔。”
      
      刀尖对准陆盐的眼皮,布里登正琢磨是带回去下刀,还是现在就挖出这双眼睛,突然响起枪的爆破音。
      
      紧接着,一颗子弹射中了他的脑门。
      
      布里登瞪大眼睛,甚至没来得及看谁开的枪,就倒在了地上。
      
      陆盐还没从刚才的冲击中缓过来,大脑一片空白,枪响时,他下意识看了过去。
      
      赫淮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手里握着枪,神色害怕。
      
      在陆盐看过来时,他立刻甩了手上的枪。
      
      陆盐舔了舔唇,血腥味让他清醒了一些,他跌跌撞撞站起来,拉起赫淮。
      
      枪声很有可能会引来其他人,要是他们知道赫淮的身份,那就麻烦了。
      
      得赶紧离开这里。
      
      -
      
      垃圾星矿产能源非常少,好地方早被瓜分干净了,最底层的‘流浪者’,只能聚集在E区。
      
      E区是贫民窟里的贫民窟,连循环供暖装置都是最差的,大多数流浪者,只能窝在一处早就挖空的矿洞。
      
      陆盐带着赫淮钻进矿洞,引起了不少流浪者的打量。
      
      他们看着陆盐赫淮身上的防寒服,流露出毫不加掩饰的贪婪。
      
      陆盐神色冰冷,满脸血迹,显然刚经历了一场恶战。
      
      在这些或贪婪,或跃跃欲试的注视下,陆盐握紧手里的枪,眼眸如刀。
      
      赫淮拽着陆盐的袖口,小心翼翼跟着他朝深处走。
      
      虽然眼馋这两个孩子身上的防寒服,但忌惮着陆盐手中的枪,谁都没主动发难。
      
      而且一旦有人出手,一定会引发哄抢,到时候谁都得不到好处。
      
      陆盐知道这里危险,但没办法,外面零下几十度,待一宿会冻死的。
      
      越往矿洞深处走,光线越暗,最后什么都看不见了。
      
      陆盐这才拉着赫淮坐了下来。
      
      赫淮似乎有些害怕,一直紧紧挨着陆盐,双肩微颤,低声啜泣。
      
      陆盐忍不住的烦躁,“别哭了。”
      
      意识到自己口气有点凶,况且赫淮又刚杀了人,陆盐的唇蠕动了几下,干巴巴地说,“明天送你回家,别哭了。”
      
      赫淮靠近陆盐,黑暗中,他摸到了陆盐的脸。
      
      “还疼吗?”他抽抽噎噎地问。
      
      陆盐别过头,淡声说,“赶紧睡吧,补充体力,明天还要赶路。”
      
      赫淮没再说话,又朝陆盐靠了靠。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盐感觉肩上一沉,赫淮的脑袋倒了过来。
      
      人已经睡着了,他能听见赫淮均匀的呼吸声。
      
      陆盐抿了抿唇,抬手摸了摸赫淮的额头。
      
      不像之前那么烫了,但还在发烧。
      
      他想喂赫淮两粒退烧药,却突然想起旅行包丢在了路上。
      
      包里不仅有急救药,还有不少营养液,最重要的是,他母亲送他的星舰模型也在包里。
      
      这一刻,陆盐沮丧到了极点。
      
      心里难过,太阳穴也一抽一抽地疼,手指无意识震颤。
      
      他之前打了两支激发剂,现在副作用上来了。
      
      陆盐只觉得浑身无力,头晕耳鸣,后背浮着虚汗。
      
      一直难受到后半夜,他才浅浅睡了一觉,体力也恢复了一些,但精神仍旧不好。
      
      在矿洞里,陆盐对时间没了概念,惊醒了好几次。
      
      每次醒过来,都要看一眼智脑,确认一下时间。
      
      星际每个公民出生时,政府都会配发智脑,这相当于是身份证件。
      
      光脑有定位功能,赫淮的光脑,早被捷森特处理掉了。
      
      迷迷瞪瞪睡到凌晨五点半的时候,陆盐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清醒。
      
      在原地缓了一会儿,他摸着黑,把赫淮的防寒服拉链拉紧,帽子扣到脑袋上。
      
      赫淮睡得很沉,陆盐这样折腾,他都没有醒。
      
      等把赫淮裹紧了,陆盐背起他,踉踉跄跄朝矿洞外走。
      
      他们得在这群流浪者没醒之前,赶紧离开这里。
      
      陆盐摸黑前行,一路不知道踩到几个流浪者,对方骂骂咧咧地翻了个身,继续睡。
      
      到了洞口,才有了一丝光亮。
      
      这个时候,太阳还没从地平线升起,外面的温度依旧寒冷。
      
      刺骨的寒风吹来,一直熟睡的赫淮才被冻醒了。
      
      赫淮支开眼皮,浓长的睫毛被冷风吹得打颤,他下意识抱紧陆盐的脖子,将脸埋进陆盐的后颈。
      
      那个地方温暖干燥,还沁着好闻的气味。
      
      赫淮彻底清醒后,对陆盐说,“我自己能走。”
      
      陆盐体力透支的厉害,也没勉强,将赫淮放了下来。
      
      赫淮不知道陆盐要去什么地方,乖乖跟在他身侧,经过了漫长的跋涉,脚步渐渐慢下。
      
      陆盐回过头,看向赫淮——原本麦穗一样的碎金软发,失去了原来的光泽,一绺一绺地垂下。
      
      脸蛋脏兮兮的,但那双湛蓝色的眼睛,仍旧干净的不染纤毫。
      
      这样的赫淮,像童话故事中出逃的公主。
      
      只不过,公主不会像他这么狼狈,而且遇见危险的时候,会有白马王子英雄救美。
      
      陆盐不是白马王子,反而是他把‘小公主’害成这样的。
      
      陆盐撇下视线,低声说,“再走几公里就有商店,里面有食物卖。”
      
      说完,他继续朝前走,不过步伐慢了许多。
      
      赫淮没说什么,一声不吭地跟在陆盐身后。

  • 作者有话要说:  出逃小公主alpha跟他的恶犬omega.
    哈哈哈,这个组合好奇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