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003章 ...

  •   段妙随抓了个女弟子带她去了炼药室。
      
      说是炼药室,其实是一个石窟,女弟子逐一点亮了石壁上的烛台。
      
      地上,墙壁上,甚连顶上随处可见爬来爬去的小可爱。
      
      几个靠墙的架子上摆满了各种段妙从未见过的植物,但她知道这些艳丽无比的花草无一例外都有剧毒。
      
      石窟内还有一个深坑,里面满是扭曲缠绕在一起的毒蛇,段妙看了一眼就立即扭过了脸,只觉得头皮发麻。
      
      女弟子垂着眼恭敬道“教主若无其他吩咐弟子就先行告退了。”
      
      “等等。”段妙叫住她。
      
      “不知教主还有何吩咐。”女弟子像是极为害怕,连身体也开始颤抖,好似随时会腿一软摔到地上去。
      
      她曾经亲眼看到一个女弟子仅仅因为多看了教主一眼,就被扔入了这蛇坑。
      
      而教主就坐在蛇坑边,晃着腿笑的一脸天真无邪。大大杏眼内流转着光彩,一瞬不瞬的盯着那名女弟子,直到她被毒蛇啃咬的体无完肤。
      
      段妙不明就里的看了她一眼,道“你去找块木板来,大一点……这么大。”段妙两只手臂伸开比划了一下。
      
      她要把这蛇坑给盖起来,万一一个没留神掉下去可就惨了。虽说这些蛇不会咬她,但是会恶心她。
      
      女弟子听清了段妙的话整个人才松懈下来,丝毫不敢怠慢道“弟子这就去。”
      
      段妙点点头“嗯,快去吧。”
      
      现在她空有内力,但是武功招式却全然不会,好在她脑中有原主关于制毒用毒的记忆。她需要在离开前将这一套融会贯通,以后行走江湖也算有个一技傍身。实在去行她就去沧海阁门前支个摊卖药,也不至于真的去讨饭。
      
      段妙按照脑中的记忆试着制了一瓶软香散,中了软香散的人十二个时辰内会功力尽失,浑身无力。
      
      也不知道她做的这瓶盗版的毒药效果如何,总不能往自己身上试。段妙想了想将药收了起来,等有机会再说吧。
      
      段妙从炼药室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但是主殿内还是灯火通明,老远就能听到从那边传来靡靡的曲乐声。
      
      也难怪每年都有那么多人想拜入圣月教。魔教的生活比段妙想象的还要奢靡无度,既不用早起贪黑,也不用天天干活,随随便便去沧海阁接个活少说就能有个几百上千两进账。
      
      而且圣月教在整个中原有十二个分舵,每个分舵都掌握了当地的青楼、赌坊、酒场。分舵的舵主享受着圣月教的庇护,自然要贡献香火钱,每年光是这里的收入就不在少数。
      
      “教主”一风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段妙一想起之前在屋内的情形就浑身的不自在,小脸也有些微微发热,还好现在天色黑,应该看不出来。
      
      一风道“属下是来告诉教主晚膳已经备好了。”
      
      段妙的肚子却很和时宜的响了响,她一直在在炼药实都忘了时辰,现下早已入了夜,过了用饭的时辰。如今一风一提醒她立即觉得饿了。
      
      段妙抬手摸了摸微瘪的肚子道“那快走吧,我已经饿的能吞下一头牛了”
      
      一风问她“那教主是去主殿用膳,还是回房?”
      
      “回房吧。”现在去主殿她怕辣眼睛。
      
      她猜测原身喜好男色一定是因为从小耳濡目
      染的关系。可明明同是一个爹妈生的,怎么段烨就长成了一个根红苗正的少年,而段妙就长成了人人闻风丧胆,欲先除之而后快的魔头,合着不良基因全长在她这儿了?
      
      翌日,段妙正盘腿坐在教主宝座上和那只拳头大的蜘蛛做情感交流,就听到外头传来了一道小奶音。
      
      “妙妙姐姐。”
      
      一个小脸圆扑扑,梳着两个发髻的小娃娃迈
      着小短腿朝段妙扑了过去。
      
      段妙眼睛一亮,哪里来的小娃娃?好可爱!
      
      不对!小抓髻,齐刘海,男娃娃!
      
      段妙眼皮一跳,然后毫不犹豫的抬脚踹翻了他。
      
      “离我远点!”
      
      “妙妙姐姐…”小娃娃用两只肉滚滚的小手揉着摔疼的屁股,委屈巴巴的看着段妙。
      
      要不是她知道眼前这个小娃娃实际是个年龄已经五十多岁的老东西,她一定冲上去狠狠的揉一把他肉嘟嘟的小脸。
      
      眼前这个小娃娃就是断月堂的堂主,杨烁。
      
      他练的是靠吸食童男童女精气的七星魔煞功,每年需要吸取三对童男童女的精气来练功,当吸满精气之后自己也会变成孩童的模样,十天后则恢复本来样貌,功力也同时精进一层。
      
      靠吸食童男童女来练功,简直让人不齿。
      
      “找我什么事?”
      
      “我来是想告诉妙妙姐姐……”
      
      段妙阴恻恻的看着他“不能好好说话是吧?”
      
      杨烁一凛,立即收了委屈巴巴小脸,可开口还是软绵绵的小奶音“属下得知,近日江湖上有一批小贼打着本教的名头到处打家劫舍,实在有损本教名声,教主认为应该如何处置?”
      
      段妙一脸疑惑的看着他“难道我们教在江湖上还有什么好名声吗?”
      
      杨烁“……”
      
      段妙咳了咳“敢打着我圣月教的名头为非作歹,我看他们是活腻了,全部抓回来给左使练蛊。”
      
      “属下遵命。”杨烁得令,迈着小短腿又跑了出去。
      
      ……
      
      “轰隆”
      
      天边突然毫无预兆的打了个闷雷,黑云压顶,是山雨欲来的压迫感,不消片刻豆大的雨滴就纷纷落了下来。
      
      原本正迷迷糊糊打着瞌睡的段妙一下从四雪怀里坐起来,看着屋外倾盆的大雨,问他“今天是几号?”
      
      四雪回答说“回教主,今日是十月初九。”
      
      十月初九……段妙低头皱眉咬着指节,心底一阵慌乱。
      
      永嘉二十年,十月初九,奕王率兵攻入皇宫。就是今天!剧情开始了!
      
      段烨还没有找到,她的时间不多了。
      
      在边上打扇子的二霜一把拉下段妙的手,满眼心疼“教主怎么把手咬破了。”
      
      段妙这才发现食指的关节处已经被自己咬出了血,隐隐作痛。
      
      而段妙此刻也顾不得许多,从二霜手里抽回手道“让所有人去正殿。”
      
      正殿内。
      
      段妙坐在教主宝座之上,一双杏眼忽闪忽闪的看着座下的众人。
      
      白嫩嫩的手心里则盘着一条通体翠绿的毒蛇,段妙用指尖勾着小蛇的尾巴玩,带着笑的声音如银铃般清脆“一个月了,段烨人呢?”
      
      众所周知,段妙的笑声越是无害就代表越是危险。
      
      尤其是站在末排的弟子,各个大气都不敢出。
      
      如今左右二使都不在教中,杨烁身为四个堂主之首上前一步道“回教主,少主熟知本教的行事方式,若是提前防范,我们要想将人抓回来确实有些难度。”
      
      此刻杨烁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的体型和外表。一身灰色长袍,半白的长发用一根木簪固定,手里还假模假样的拿了串念珠,装的一副道骨仙风的样子,可是周身阴冷邪佞的气息藏都藏不住。
      
      段妙收了笑,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抓不回来啊……”
      
      杨烁赶在她发怒前立即道“教主不必着急,如今已经探到少主所在的位置,不出半月定能将人抓回来。”
      
      半个月,按照剧情进度半个月还来的及。
      
      段妙抬着下巴睇了他一眼。微微弯下嘴角,一脸为难道“要是半个月还见不到段烨的人,本座就只能把你一起送去给左使练蛊了。”
      
      沐左使的蛊虫可比她的“小可爱”们有趣多了。
      
      杨烁一凛“属下定不负教主所望。”
      
      段妙知道他怕的可是不什么被送去炼蛊,而是怕她的冥月神功。
      
      早在多年前段炎就在左右二使和四个堂主身上各刺入了九根如发丝一般细的银针。
      
      为的就是控制住几人,若是有人生了异心,只要她用冥月神功催动,银针就会在体内游走,刺入穴道身亡。
      
      唔……只不过他们不知道她现在已经不会用冥月神功了……
      
      她可得把秘密保守好了。
      
      夜里,如霜的月光照进屋内,依稀能看见剪影在薄锦春帐上重叠的摇影,帐内段妙不着寸缕的跨坐在一个男子身上。
      
      男子的双手无力的垂在身侧,段妙看不清他的面容,却能看到他狭长的凤眸内透着的狠绝阴鸷。
      
      来不及等她心惊,画面快速旋转,段妙浑身瘫软的蜷缩在阴暗潮湿的地牢一角。先前的男子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漠的神色仿佛是在看一件死物。
      
      忽然男子执剑的手臂一抬,轻松卸去了她的右臂!
      
      鲜血飞溅,段妙在凄厉的惨叫声中惊坐起来。
      
      屋内漆黑一片,段妙喘着粗气满头冷汗。有些汗湿的中衣贴着身上,又冰又凉。
      
      等不了了,她现在就得离开这里!否则她的下场就要跟梦里一样了!
      
      原本她想等找回段烨将教主之位让给他之后再光明正大的离开,可万一段烨没等来反而把楚辞等来了,那她就要自闭了。
      
      不能让人发现,她要偷偷溜出去,最好是让别人误以为她已经死了,这样圣月教就会重立教主。
      
      可是她要怎么离开这里,段妙苦恼的颦起了眉。
      
      圣月教总舵位于无望海极东面的摘星岛上,想要入教先要乘船入无望海,无望海上风向多变,常有风暴,这一关就极难通过。入无望海深处后需要换坐小舟,驶过一片乱石焦群才能上摘星岛。
      
      而且即便上了摘星岛,也难入圣月教,首先要穿过毒瘴漫布的万毒谷,之后是用奇门八卦排布的林阵,一个不慎就会跌落万丈深渊,只有通关万毒谷和林阵才能进入圣月教。
      
      同理段妙想要离开圣月教也只有这一条路,万毒谷她倒是不怕,可是林阵该怎么过?不懂奇门之法的人进去就是送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