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002章 ...

  •   好在原身还不算太变态,房中没有满地的毒虫,段妙松了口气,从四雪身上跳了下来,让他赶紧去把东西抓来。
      
      段妙打量了一圈屋内的摆设,满满一墙的瓶瓶罐罐也不知道是毒药还是解药。随手拿起了一瓶,忽然脑中跳出了了“噬心散”三个字。
      
      段妙一惊,又换了一瓶,果不其然,她只要一接触这些药,脑中就会自动浮现关于这些药的信息。
      
      段妙神神叨叨的在脑中喊了两声系统,结果什么反应也没有。不是系统?那莫非是原主残留在这具身体里的信息?
      
      就在段妙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脑子里忽然想起了尖锐的警报声。
      
      “叮咚,恭喜您……”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段妙眼睛一闭,开始默背以前在家里跟着奶奶学过的静心咒。
      系统……
      
      “恭喜你,成功进入……”
      
      “不听不听……”
      
      “成功进入小说……”
      
      “王八念经……”
      
      ……
      
      几个回合下来之后,系统彻底没了声音。
      
      段妙咧嘴一笑,去你的系统。
      
      四雪动作迅速的抓了一条蛇和一只蜘蛛过来。
      
      “不是说了小一点吗!”段妙崩溃,这蛇都快比她的手指粗了!蜘蛛也比指甲盖大!
      
      四雪垂了垂眼“教主息怒,这已经是最小的了。”
      
      她竟然让美人受委屈了!罪过罪过,段妙不由自主的放柔了声音“你把它们放下,然后先出去吧。”
      
      四雪依言退了下去。
      
      段妙表情微妙的瞪着桌上的张牙舞爪的两只小可爱,一牙咬,将手放到了桌上。
      
      桌上的蛇和蜘蛛像是感受到了段妙的气息,朝着她的方向过来。
      
      段妙吞了吞口水,闭紧了眼睛,催眠自己忍忍就过去了。
      
      冰凉滑腻的触感率先顺着她的指尖游了上来,段妙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接着是一点一点痒痒的感觉,是蜘蛛。
      
      段妙绷紧了背脊,紧咬着唇,极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然后哆哆嗦嗦的睁开了眼皮。
      
      浑身翠绿的小蛇已经环在了她手臂之上。而蜘蛛的速度更快,已经爬上肩头和她大眼瞪小眼了。
      
      “啊!!!”
      
      “教主!出什么事了?”四雪在外面焦急地问。
      
      “没,没事!”段妙立刻道“你别进来!”
      
      “是。”
      
      段妙紧绷了小脸,一双杏眼里已经沾上了水雾,颤抖着伸出两根手指,捏住已经快爬到她脸上的蜘蛛然后一把扔了出去。
      
      蜘蛛被远远的扔到了墙角,又瞬间爬到了柜子背面,段妙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起伏的胸口。
      
      兴许是段妙叫的太过凄惨,一风、二霜和三雨全都闻声赶了过来。
      
      “我听到了教主的声音,可是出什么事了?”一风略带责备的语气问四雪。
      
      四人之中一风最为沉稳,二霜会逗段妙开心,三雨最细心,四雪则负责好看。
      
      这四个人是原身十三岁的那年向段炎讨要的生辰礼物,那时四人才刚进教就被原身挑了过去。如今段妙十六,几人跟着段妙也有三年了。
      
      四雪摇了摇头“教主不准我进去。”
      
      二霜敲了敲门“教主。”
      
      “别进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里面传出来段妙哭哭唧唧的声音。
      
      此刻她正从花瓶里抽了根木兰花枝,准备挑开手臂上的蛇,她实在不敢用手抓蛇!
      
      段妙壮着胆子用花枝戳了戳那条小蛇,不想非但没把它挑起来,反而它又顺着段妙的胳膊游了一圈。妈妈呀!
      
      “呜……”段妙捂住嘴不敢哭出声音,眼泪却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好不可怜。
      
      二霜还想说话,三雨却拉住了他“老教主刚去教主一定很伤心,我们让她静静吧。”
      
      几人点了点头,三雨说“我留下来守着,你们先退下吧。”
      
      屋内,段妙还在和她手臂上的小青蛇奋战。
      抓也不敢抓,甩也甩不掉,段妙只能将花枝伸在小蛇的面前,等着它游动的时候让它缠到上头去。
      
      段妙举着花枝直到手臂都开始发酸了,那条蛇才动了动,三角形的头一伸盘到了树枝上。
      段妙已经浑身是汗了。
      
      门刷的一下被打开,三雨还没来得及话说就见一团绿色的东西飞快的被扔了出去。
      
      段妙看着消失在草丛里的小绿转身回了屋内,浑身松懈的敲了敲自己发麻的手臂。
      
      三雨跟着进了屋,见状拉着她手动作轻柔的替她按捏着手臂。
      
      段妙看着三雨习惯又自然的动作,一个劲的催眠自己:好男色好男色。
      
      她不确定原身和风霜雨雪四人到底有没有更亲密的关系,书里没有写。毕竟原身只是个炮灰配角,除了和男主有关的主线,其他的也不过就寥寥几笔带过而已。
      
      她看书的时候就觉得原身是脑子抽了,否则何必非要死磕男主。好好做她的魔教教主,再养几个顺心的男宠,别提有多开心了,哪至于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夜里睡觉的时候段妙拆了两条麻花辫,她知道原主习惯在头发里□□针和一些稀奇古怪的毒药。
      
      段妙表情难看的看着从头发里找出来的数十根毒针,她也不怕睡觉的时候把自己扎死。
      
      这一觉段妙睡的一点也不安稳,她梦到自己身上爬满了蜘蛛、蜈蚣和毒蛇。
      
      一直到了第三天她才终于能在小绿爬上她小腿的时候面不改色了,甚至还能跟它打个招呼什么的。
      
      除了熟悉这些毒虫之外段妙也没闲着,把原主留下来的毒药全都认了一遍,以备不时之需。
      
      ……
      
      “属下参见教主。”
      
      来找她的是玄月堂的堂主施竹月,容貌艳丽,双瞳异色,善长以媚术来蛊惑敌人,最后将其杀死。
      
      施竹月年长段妙几岁,两人从小一块长大,一个妖冶妩媚一个古灵精怪,性子却是一样的蔫坏蔫坏,常常搅的教内鸡飞狗跳。
      
      后来施竹月母亲去世,她做了玄月堂的堂主性子才沉静下来。
      
      段妙歪着头俏皮一笑“竹月姐姐。”晶亮清澈
      的杏眼微弯,就像是个天真无邪得邻家小妹妹。
      
      前提是如果小绿此刻没有盘在她的手臂上,吐着开叉的信子的话。
      
      施竹月对这些软体动物很是嫌弃“小姑娘就玩些小姑娘该玩的。”
      
      “唔…”段妙为难的抿了抿嘴“要不我们玩把手指的骨头串成项链。”
      
      段妙这几天没干别的,翻来覆去揣摩原身说过的每一句话,力求装的像。
      
      施竹月对她的恶趣味已经见怪不怪了,自顾到“取武林盟主首及的悬赏已经在沧海阁挂了两个月了,我准备接了。”
      
      沧海阁是江湖上专门用来接洽暗杀任务的地方。
      
      “赏金多少?”
      
      “两万两白银。”
      
      段妙托着下巴点了点头“不过左右使还没有回来,你一个人行吗?”
      
      手臂上的小绿已经游到了段妙的面前然后直起头部,吐着信子戳了戳她的脸。
      
      段妙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差点没忍住跳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后,佯装镇定慢悠悠的移开了手。
      
      施竹月没有发现她的异常,挑眉笑道“这世上就没有我搞不定的男人。”一双异色的瞳眸中流转着妖异的光芒,勾人心魄。若非段妙是女子,只怕骨头早就酥了。
      
      “对了,你不是一直让我帮你物色几个模样俊秀的男子吗?这次正好。”施竹月道。
      
      段妙眼睛亮了亮,粉腮边的酒窝荡起,笑的又乖又甜“那竹月姐姐可得替我挑个丰神俊朗,温文尔雅的男子。”
      
      施竹月看了她一瞬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段妙把视线移到施竹月脚上的羊皮小靴上“你这双鞋子挺好看的。”两只白嫩的小脚在裙摆下交错摩挲着。
      
      她将屋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一双鞋。
      原身走路时可以足不点地,可她不行!这几日天天赤着脚走路,她的一双脚都快疼死了,为了不被人怀疑,她几乎都没怎么出屋子。
      
      段妙时常想一出是一出,施竹月不以为然道“我那还有双新的,晚点我让弟子给你送来,不过你穿可能大了。”
      
      段妙身段娇小,一双玉足更是小巧玲珑,连她看了都羡慕不已。
      
      段妙笑吟吟的点头“谢谢竹月姐姐。”
      
      傍晚的时候玄月堂的弟子就将鞋送了过来。
      二霜半跪在地上替她穿上了鞋。
      
      段妙踩着羊皮小靴跳了跳,辫子上的铜铃随着摆动发出脆响,段妙偏头一笑“好看吗?”
      
      二霜摸着下巴连连点头“好看,就像是从异域来的小公主。”
      
      段妙说“就是有点大。”穿着空落落的,但总比赤着脚强。
      
      “属下有办法。”四雪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两条细软的锦布,叠成小块,然后弯腰替段妙脱鞋。
      
      段妙只觉得脚下一空,人已经被一风抱在了腿上。
      
      还没反应过来四雪就已经脱下了她的鞋子,然后托着她的脚,在她的脚背上虔诚的印下了一吻。
      
      !!!
      
      段妙一双眼睛瞪的滚圆,脑子一瞬间的空白,她被一风抱着怀里,四雪亲了她的脚?!
      而站在一旁边的二霜和三雨一脸的平静,仿佛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段妙觉得自己快晕过去了,原身你未免太会玩了!
      
      四雪垂着眸将锦布塞进了鞋子里,笑道“教主再试试。”
      
      段妙立即从一风腿上跳了下来,闪着眼睛胡乱的点头“不错不错。”
      
      说完就头也不抬的往外冲“我去炼药,你们自己玩吧。”
      
      妈妈呀,她宁愿和蜈蚣蜘蛛一起玩也不想和这四个呆在一块了……她怕她把持不住。
      
      段妙抬手轻轻拍着自己起伏的胸口,转头看四人没跟出来才松了一口气。
      
      原来妖女也不好当……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Five的地雷
    感谢泡芙、susanmm08小天使的营养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