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夜深,凉风习习,樊云亭在小木屋研制药剂。
      
      一个陌生的黑袍老人来到他的小屋。陌生人的到访让樊云亭心生警惕。
      
      樊云亭悄悄把攻击药剂藏在身后,微笑,“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老人干枯的眼睛盯着樊云亭,好久一段时间没说话。
      
      樊云亭出了些冷汗。现在没人。
      
      又过了会,老人沙哑声尽量和颜悦色道:“孩子,你愿意和我学习黑魔法吗?”
      
      樊云亭听了眼睛紧紧盯着老人,心想,这是个危险人物,我要赶紧避开他。说:“不,先生,我需要先询问我的舅妈,我还小没办法自己决定,我带您去见她,。”
      
      “呵!你以为这是你能选择的吗?小鬼!你必须接受我的要求!”黑袍老人伸出干枯的五爪,身体影速地前行到樊云亭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脑袋,狠狠说:“哪怕你不愿意,醒来后你也会愿意!”
      
      樊云亭瞳孔瞬间放大。身子一软,
      
      他痛苦地昏迷了过去,身体不时抽搐一下。
      
      “哈哈哈哈哈 ,菲拉尔,你看到了吗?瞧啊~”
      
      “你的孩子,将会成为一个邪恶的黑魔法师!和你的初衷完全相反!”
      
      “你和他都将沦为黑暗的附属品,哈哈哈哈哈!!!”
      
      老人疯疯癫癫的话语在小木屋里显得阴森。
      
      他疯狂的眼神有时候会对着樊云亭的脸产生一丝迷恋,在思念着谁。
      
      那个美丽的,绝情又放荡的女人,米莉菲拉尔,让人痛恨,咬牙切齿!
      
      黑袍老人没离开,他傀儡术捏造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人代替樊云亭回去睡觉,便一直坐在他身边,回忆着那个让他痛苦铭心的人。
      
      “我的手,我的躯体,都因为你,变成了在这样子。‘’
      
      "费拉尔,你怎么如此绝情?"老人的手在樊云亭脸上虚抚着。
      
      “我恨你!我要你尝受痛苦的滋味!让你心爱的人也失去一次!”
      
      天快亮了,老人站起身,道“等着吧,等一觉醒来,你也是肮脏的黑魔法师了!颤抖!怎能表达我的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哈。”
      
      樊云亭紧皱着眉头,在睡梦中有些不安。他的额头处着薄薄的汗。
      
      老人离开了,樊云亭被放到了沙发上,装作休息的样子。这注定是巨变的一天。
      
      善良的天使坠入地狱,恶魔游荡在人间。
      
      沙发上,樊云亭紧闭着双眼,他的唇变得深色,黑发披散在脸旁,多了一颗黑色眉心痣,显得冷冽、黑暗。
      
      他醒来,冷冷地扫视着四周。
      
      眼睛阴沉。
      
      有人见他变了一副模样,问起。
      
      “药剂出了点岔子,不是什么大事。”樊云亭回答,不作犹豫地走了。
      
      他要去找莫梓君,那个让他痛苦的人,
      
      对感情的求而不得,折磨着他。
      
      樊云亭来到莫梓君房间:“......”
      
      “啊,早上好,云亭,你今天起的好早呀”莫梓君揉着眼睛说。
      
      “我想找你谈谈,梓--君。”樊云亭轻声说,“我遇到了一点麻烦,你能帮帮我吗?”
      
      “嗯,好的呀,你的药剂失败啦?”莫梓君双手一撑,套入外衣问。
      
      “我们出去聊。小木屋见。”
      
      “?”这是怎么了?
      
      莫梓君不知道的是,樊云亭正想要杀掉他。 
      
      美妙的陪伴,在黑暗中生长。
      
      樊云亭走在小路上,身后跟着莫梓君。
      
      他说:“梓君,我一直觉得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是啦!”
      
      “可是为什么,我觉得你在骗我?”樊云亭轻声问。 
      
      鸟鸣声显得有些冷清,玫瑰凋谢在地上。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这么说,明明我们玩得很开心啊”
      
      “是啊,是的。”樊云亭笑了笑,“也许你可以一直陪着我”
      
      “好的呀!但是云亭,你是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有些不开心?”莫梓君问。
      
      “没有呀,我很开心”樊云亭腼腆笑了笑,脸颊绯红。
      
      莫梓君说不出哪里奇怪。
      
      樊云亭拿出一瓶药剂,说:"梓君,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药剂。你尝尝。"
      
      莫梓君拿着这瓶鲜红的药剂,打趣道:“这好像女巫的药水呀?我尝尝味道怎么样。”
      
      说着,他喝下半瓶药水。
      
      莫梓君有些站不稳,他晕着头,左摇右晃的。
      
      不一会就扑通倒地。
      
      “啊......”
      
      樊云亭温暖地笑了笑,蹲下身子端详莫梓君昏睡的脸。
      
      这个药水,会给你不同的体验,梓君。
      
      “有时候,亲手毁灭一样东西,就像是泡温泉一样舒服。”樊云亭轻声说。
      
      我迫不及待见到你不同的模样了,梓君......
      
      悠扬的歌声,一众男女在欢快地起舞。
      
      一个角落里,男子在一杯一杯地喝着香槟。
      
      他喝的很快,囫囵吞下,让人看着心惊。不一会儿就喝完了两瓶。
      
      他衣着得体,发型整齐,但是神情有些落寞。
      
      有美丽的小姐来找他去跳舞,他都拒绝了。
      
      而沙发角落,莫梓君睁开眼打量着四周,“......这是什么地方?”
      
      注意到不合时宜出现的小孩,男子停下喝酒。
      
      他眯着眼打量着莫梓君。莫梓君也打量着对方,心想:“云亭把我送到什么地方来了?他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走了?真是的。这人又是谁?”
      
      陌生男子,即长大后的莫梓君,在一个突然的时刻和自己见了面
      。
      对方略有绵肉的身子和稚嫩的脸蛋,让他皱起了眉。
      
      樊云亭最终还是没下死手,那瓶药剂是噩梦药剂,能给人带来最深的恐惧。
      
      忽然大厅里响起了玻璃破碎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尖叫使得成年莫梓君头疼。
      
      他还没转过头,就听见一道熟悉悦耳的声音在耳畔温柔吹拂,“梓君,我找到你了。”
      
      他一瞬间瞳孔放大,推开男子。做出防御的姿态。
      
      “......”男子,即长大后的樊云亭沉默冷冷地看着警惕的莫梓君,过了一会,又笑了,手里施展起魔法。
      
      黑暗的光环环绕在他四周,身着魔法袍的樊云亭身侧散发着黑气,看上去很阴沉。
      
      打斗没有持续太久,
      
      莫梓君还是被长大的樊云亭发现了,他挑了挑眉,“真巧,能在这遇见你。”
      
      “......”云里雾里的莫梓君没答话。
      
      “今天,是愉悦的一天,愿黑暗神祝福你。亲爱的——梓君。”樊云亭看小莫梓君在沙发一角柔弱的样子,说道:“不要让那个我失望,也别成为我们现在这样。”
      
      “不然,乐趣可就又少了呢。哈哈哈~”樊云亭留下话,施展魔法遁离了大厅。
      
      而莫梓君则被自己一剑穿心。
      
      他有些抱歉地看小时候的自己,说:“抱歉,不然你回不去。请原谅我。”
      
      疼痛感很深,像是心脏被针刺痛。莫梓君最终又闭上了眼睛。滴答答的鲜 血流到地上,梦境破除了。
      
      樊云亭在坐凳上晃着自己的腿,笑,“梓君,怎么样,还好吗?”
      
      莫梓君迷迷糊糊的,根本听不见外界的声音,刚刚死去一次的感觉令他过于后怕。甚至事情都忘记了。
      
      “......”真是让人头疼啊,樊云亭心想,我的药水难道没起作用么?再试试吧。
      
      就在樊云亭要灌下药水时,莫梓君啪地打偏了药水瓶口,他充满怒气问:“你到底是谁?云亭呢?”
      
      “嗯......我就是呀。”樊云亭笑着眯了眯眼。
      
      他无担忧看着莫梓君问:“你怎么了,梓君?”
      
      莫梓君惊怒地看樊云亭扑到他身上拎领子吼道:“你知不知道我要被吓死了!我梦见了一个变态!他长着你的模样!我都要分不清谁是谁了!担心死我了!”
      
      “哈哈,安啦安啦,我不是好好的吗?”樊云亭有些满足地接受了莫梓君的关心,“你做噩梦了,不要担心,我不是好好的吗?是时候去吃晚餐了,我们出发吧。”
      
      实际上,还早着呢,樊云亭只是想套话罢了。
      
      叭叭叭说了一堆的莫梓君不知道他的朋友在腹诽。
      
      这就是关心,和善良的缺点。在莫梓君看不见的角度,樊云亭仰望天空,不满地想。
      
      “但是,新鲜的事情总是让人愉悦的。”
      
      晚上图尔拉小姐看着莫梓君和樊云亭两个小家伙开开心心出去玩耍,自己给萨切夫夫人回信:
      亲爱的雅米,
      
      见信如晤,你最近还好吗?
      
      你的孩子莫梓君和我外甥樊云亭成了要好的朋友,他们每天在一起很快乐自在地玩耍,有时候真羡慕年轻的他们,活力四射。我想你会开心孩子每天笑意盎然的。
      
      最近黑暗的气息在庄园里弥漫开来,不知是哪里的黑魔法师和妖物来到了我的庄园。不知道你那情况如何。希望安好。
      
      家族的事不要一个人承担,有时候,你太强了,反而太累了,亲爱的,给自己一点放松的时间,放些权吧。那些豺狼虎豹,打一个棍子再给一块肉,让他们自己抢夺去。
      
      我相信你能度过这次难关的,就像梓君的爸爸冉一样坚强勇敢。有困难随时联系我。
      
      来自亲爱的图尔拉
      

  • 作者有话要说:  莫梓君被穿心离开那个梦境以后,鲜血会消失,因为只是一个逼真的梦,平行的空间。
    更新啦~求收藏~QWQ作者卖萌打滚ing
    不足之处请指出,虚心请教(OAO)我也知道有些地方写的不好,但是脑子空掉了,求指点。
    谢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