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微弱的灯光下,莫梓君沉思的脸庞在火光里忽明忽暗。
      
      奶奶告诉了他,家里的境况不适合他待着。
      
      那时候
      
      晚餐过后,莫梓君走到奶奶身旁,拉住了她的蓬松裙摆,问:“奶奶,我想见见母亲。”
      
      她看着莫梓君说:“孩子,你母亲最近不方便见你。”
      
      “为什么?”
      
      “亲爱的,我们家族没落了。”
      
      “奶奶,什么是没落?”
      
      “是指,有一段风波会出现,不适合孩子待在这样的家里。”
      
      “……”
      
      彼得安静地在旁边陪着莫梓君,宝蓝的眼睛有些郁色,显得更深邃。
      
      莫梓君的鼻头红红的。
      
      “很晚了,小少爷,休息吧。”
      
      彼得用爪子拍拍莫梓君,说:“您不要过于担心了。您母亲是多么有能力的女士,她会很好的。”
      
      莫梓君微微低下了头,他静静凝视着彼得的眼睛,奶黄色的眼眸与之沉默而凝重地对视着。
      
      “有时候,我真痛恨自己没有能力改变事情。”
      
      “您为什么会这么想?”彼得有些迟疑地说,
      
      “我帮不了自己,也帮不了别人。”
      
      “您还是个孩子啊,不应该想这些的。”
      
      “……”
      
      刺痛的头颅使他不由闭上了眼睛。
      
      颤抖的身躯包裹着一个愤怒的灵魂。
      
      上帝,请指导我前进的路吧。母亲,我的灯塔,您说我该如何提升自己?
      
      “我好想见她,但是没办法。”莫梓君咬紧牙关,手指甲深深刺痛着皮肤。
      
      “彼得,你该休息了。”他的眼神过于成熟,让彼得说不出什么话来。
      
      也许这是一个孩子对母亲依恋的体现,但也许,是别的什么。
      
      请帮助我,上帝!我需要强大的力量,才能帮助母亲!
      
      颤抖的魂灵在无声地呐喊着,
      
      我们不久就陷入黑暗寒冷中,
      
      再见,过于短促的夏天的强光!
      
      我已听到枯枝朽木落自半空,
      
      掉在石子地上发出凄然声响。
      
      彼得睡了,莫梓君还在沉思着。
      
      不知何时,母亲的背影出现在远远的十字岔口。
      
      他想追上去,却见母亲温柔地笑着,缓缓走到他的眼前。
      
      温暖的拥抱、熟悉的藏青色头巾和缥缈的歌声使他慢慢地安静下来,
      
      这一夜,有些人注定不眠,
      
      而有些人在母爱的摇篮里睡着了。
      
      一边,雅米夫人在书房里打理着庄园重要的事件,短暂休息的时间,她望向窗外三色月季,心有所感地痛了一会儿。她枣红色的唇似乎有些苍白。
      
      “亲爱的孩子,在新的环境,你开心吗?”
      
      母亲忧郁的眼神牵挂在娇嫩的月季花上,回忆着与稚嫩的孩子在花园里和丈夫玩耍嬉戏的甜美时光。
      
      可是现在莫冉已经走了……
      
      回忆到那个冰凉的秋天,她的眼睛黯淡无光,沉默地悲痛着。
      
      不一会儿她便又投入到了繁忙庄园事务中……
      
      花园深处小木屋里,一个小人儿在一口大缸前口中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
      “加三只火龙球,两个绿藤蔓果实……嗯,还有这两个……”
      
      他深灰色的魔法帽,不时一闪一闪扭动着。
      
      一个大木勺被放进缸里搅拌,最后出现了几朵花。
      
      小心翼翼地把花摘下到器皿中,小人儿露出了他那双祖母绿眼睛。
      
      “希望这次药水有进步。”小家伙爬下梯子,端着器皿,在萃取台面前停了下来。
      
      这是忙碌的一个晚上。
      
      一个小少年想通过药剂成为强壮的人,魔武双修。
      
      而有的龙还在忧愁的摆弄着自己的尾巴。
      
      “真是心疼他们两个。”图尔拉小姐说道。
      
      “成长总是伴随痛苦,等他们大了,回忆起来,反而变得甜蜜。一切都会好起来。”
      
      “您说的也是。”图尔拉小姐点了点头,说道:“过几天孩子们应该要去教堂洗礼了吧,您准备好了吗?”
      
      “是的,亲爱的,放心吧。他们会有一个成功洗礼的。神父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阳光闪耀在屋顶,莫梓君一只小手伸出窗外想抓住那抹美丽的耀光,
      
      图尔拉小姐踏着轻快的步子来到了莫梓君的房间,呼唤两个孩子准备去教堂洗礼。
      
      “今天不吃早饭,亲爱的。”图尔拉小姐微笑说。
      
      “好的,图尔拉小姐。”
      
      两个孩子有些郁郁,但是这不影响他们今天会获得美妙的一天。
      
      阳光轻轻穿过我的手臂
      
      云朵在天空中起舞
      
      而我
      
      安静坐在树下思考
      
      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会成会什么样的人
      
      惊喜埋藏在树下
      
      理由是如此的清楚
      
      我在世界之巅俯瞰众生
      
      上帝指引我的方向
      
      我终将快乐地度过我这一生。
      
      歌声在庄园里回荡,从这处,慢慢移到庄园出口。
      
      莫梓君和樊云亭在马车上做着游戏,也许昨天很悲伤,但是今天快乐面对生活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一切的事物都会有被解决的一天。
      
      “梓君,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到呀?”樊云亭望着马车窗外的草地问。
      
      “很快,今天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莫梓君回答。
      
      “放心,不会很难的,舅妈和我说,只是诵读圣经和洗礼圣水。”樊云亭笑着说,投进了一个玻璃球进球框里,说道:“我赢了。”
      
      “好吧,你赢了。”莫梓君撇了撇嘴,最后还是笑了。
      
      马车到了斯立夫教堂。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教堂,安详的氛围笼罩着这座教堂,有白色的鲜花盛开在教堂的门口和窗栏上。
      
      走到拱形大门前,感觉身心都得抚平了焦躁。
      
      图尔拉小姐先行下车,牵着樊云亭的手让他跳下马车。
      
      “好了,接住你了,小家伙儿。”图尔拉有些高兴地说。
      
      樊云亭有些依恋地环住了图拉尔的脖子,亲吻了一下,立刻跑出了她的怀抱。
      莫梓君第三个下车,给奶奶在地上放好准备的踏脚凳。
      
      “今天会是愉悦的一天。”奶奶看着阳光照耀下的教堂,虔诚地说:“上帝保佑,萨切夫老人向您祈求,让孩子们健康成长吧。”
      
      进入教堂,神父在教堂里默念着圣经。
      
      里面的地方很大,有着很多圣洁的壁画。
      
      莫梓君和樊云亭诵读着圣经: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我又专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乃知这也是捕风,因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状况,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别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好似漂浮在母亲的怀抱里,温暖而舒服。
      
      莫梓君和樊云亭站在神父面前,受着圣水的洗礼,一朵朵小花在他们的肩头绽放开来。
      
      “神赐福与你们。”神父慈祥地说。
      
      两人的眼睛闪亮亮的,互相看得清对方。
      
      孩子们的洗礼结束了,莫梓君扑在奶奶怀里,想寻找一丝慰藉。
      
      只是时间的问题,面对困难,迟早会解决的。
      
      星辰闪耀其中,莫梓君受邀请来到樊云亭的木屋。
      
      他看对方认真制作着瓶子,没有打扰他,安静端详着。
      
      过了会,
      
      樊云亭擦擦瓶子说:“麻烦拿一些波利液。”
      
      莫梓君在高高的柜子上找到了它,但是梯子有些不稳。
      
      他脚一踏空,从梯子上掉了下来,下了两米。
      
      “!”
      
      樊云亭听到声响抬起头,看到这一幕,惊了一下。
      
      但很快,他施展藤蔓接住了莫梓君。
      
      莫梓君顺着滑滑梯似的植物滑到了樊云亭的小沙发上,软软的,很自然。
      
      “有惊无险,谢谢。”
      
      从此以后,每当莫梓君在小木屋,樊云亭都要用魔法加固一下梯子,绿色的藤蔓充满房间各个角落。这个习惯一直到他们逝世。
      
      莫梓君把波利液拿给樊云亭,问:“这很难的样子。”
      
      “也不难,我教你。”
      
      “好呀!”
      
      兴致勃勃的学习了半个下午,两人决定出去走走。
      
      有一只猫儿懒洋洋地趴在花坛上晒着太阳,一个熟悉的身影陪伴着她。
      
      “是舅妈!”樊云亭说:“那是舅妈的安吉尔,她们在秘密约会呢,我们还是不过去了,她喜欢一个人陪着她。”
      
      “好的”
      
      似乎还有猫儿咕噜噜的叫声从不远处传来,可以看到猫儿依恋地舔着图尔拉小姐的手指。她蓝灰色的毛发在阳光下,显得很好看。图拉尔小姐温柔地抚摸着猫儿的头,像逗弄自己的孩子一样和猫儿做着游戏。
      
      有时候图拉尔小姐的手会被猫儿抓伤,但是她只是点了点猫儿的鼻子说:“你这个调皮鬼呀。”
      
      没人敢欺负图拉尔小姐的猫,除非他想被图拉尔小姐狠狠收拾。
      
      莫梓君感觉眼前的一幕很暖人。
      
      但是彼得理解错了,他用头拱莫梓君,气愤地把他从图尔拉小姐方向拱回了樊云亭的小木屋。
      
      “您可真是见异思迁。”彼得生气地说:“猫儿能有我好看?”
      
      莫梓君扶了扶额头说:“东方成语见异思迁不是这么用的......你应该说,喜新厌旧,好像也不对......”
      
      “不管怎么说,你已经有帅气的我陪伴,猫咪您就不要想了!”彼得哼哼道。
      
      “好吧......”真是个吃醋吃的厉害的家伙。
      
      “我只是欣赏而已。”
      
      

  • 作者有话要说:  修文第三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