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别为这种人低头 ...

  •   赵伯礼单手擦干了头发,披上浴袍。
      
      他大概听懂了,对面是明耀娱乐的总裁,明耀隶属于赵家天遥集团,这位总裁受他父亲提拔上任,所以叫他少爷。
      
      电话里的中年男人还在语无伦次地解释,但他已经听厌了。
      
      “你叫什么?”
      
      “杨……杨彦,少爷您不记得我了?”
      
      “我不需要记得你。”
      
      “是,是,我真的知道错了,少爷您别……”
      
      “和我有什么关系?找被你骚扰的人去道歉。”
      
      他直接挂了电话,就看到微信聊天界面上的“姜丛”。对方明显是梁远星的经纪人,聊天内容冷嘲热讽,仿佛把梁远星“介绍”给杨总是天大的恩赐。
      
      杨彦对梁远星的号码发来求饶的短信。
      
      赵伯礼点进去,看到前面十几条不堪入目的骚扰,只有最后一条是认错,称呼是“少爷”。
      
      他不是愧对受害人梁远星,而是害怕赵伯礼的迁怒。
      
      他虽然叫着“少爷”,但根本没机会知道赵伯礼的手机号。
      
      赵伯礼去自己房间找出手机,拍下短信记录发给他父亲的助理:【这是明耀娱乐的杨彦,我爸提拔的就是这种人渣?】
      
      助理火速背锅:【少爷,这是我的疏忽,我立刻就去查。】
      
      退出短信界面,梁远星的手机壁纸跳到他眼前。
      
      那是他第一场演唱会,皮衣皮裤,眼角的妆线轻轻扬起,神态张力十足,手里的麦架斜出三十度角,几乎要跟着他的舞步一起倒在地上。
      
      他曾在采访里接过电话,梁远星应该是看过采访,设置了和他一样的铃声,连手机都买同款。
      
      好几年前的事,他自己都快忘了,但梁远星不仅记得,还珍藏着。
      
      赵伯礼以前嫌麻烦,极少和粉丝互动,这一刻却忽然被“粉丝”二字背后细水长流的感情触动。
      
      套房次卧里,梁远星睡得很安静,赵伯礼把手机轻轻放在对方枕头边,看着床单上缩成一团的小新人,第一次觉得和粉丝互动的感觉还不错。
      
      他不知不觉伸出了手,给梁远星盖好了被子。
      
      ……
      
      “八个小时……”
      
      梁远星早上醒来,以为自己看错了时间。
      
      打破了过去三年的记录,值得放鞭炮庆祝了。
      
      他想去看赵伯礼还在不在,正巧赵伯礼也推开门,险些撞上。干净的衣料上有淡淡的男士香水味,又带起一阵慌乱的心跳。
      
      赵伯礼换了一身出席活动的西装,忽然变得遥远又高不可攀。
      
      梁远星的手掌下意识挡住衣服上发暗的血迹,藏起自己的狼狈:“昨天晚上谢谢您……”
      
      赵伯礼却问:“你打算一直这么躲着经纪人?”
      
      “您怎么知道?!”
      
      赵伯礼神色如常:“艺人出事都找经纪人,但你一路上都没打经纪人的电话。”
      
      他解释得合理,梁远星也没有多想。
      
      逃避了一整晚的问题被血淋淋地剥开,他的声音越来越轻:“我确实不能躲一辈子。”
      
      两人之间横亘着长久的沉默,赵伯礼那双天然深情的眼睛微微俯视着他,他看不清里面翻涌的情绪。
      
      “姜丛是吧?”
      
      梁远星不太想听到这个名字:“是啊,您认识他?”
      
      赵伯礼只说:“你别向这种人低头。”
      
      梁远星有苦说不出,委屈的情绪在安静的空气里发酵。
      
      他和明耀签了五年的约,现在解约赔不起违约金。他不想抛弃尊严和底线,然而反抗无异于以卵击石。赵伯礼只让他别低头,可他能告诉自己究竟该怎么办吗?
      
      他还想继续演戏,继续追随赵伯礼的身影。
      
      但他没有机会了。
      
      “我也不想低头。”他轻声说,“赵老师可能不太了解我现在的情况。”
      
      他面对的是无解的难题。
      
      梁远星心里绝望,但也清醒。对方没义务为自己分担什么,他勉强笑着,不给赵伯礼添麻烦。
      
      赵伯礼动动嘴唇,最后什么也没解释,整好西装就要出门。
      
      “等一下,酒钱我还是要还的——”
      
      赵伯礼脚步一顿:“不用还。”
      
      “我想还。”
      
      赵伯礼轻轻皱了皱眉头,无奈道:“从你片酬里扣三千。”
      
      “您的酒不该这么便宜吧?”
      
      “反正我也不记得价格。”
      
      随后,偌大的房间空荡荡。
      
      短信来了,屏幕亮得很突兀。
      
      又是杨总的号码,他厌恶极了,却被短信内容吸引。
      
      【少爷,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不做这种下流无耻的事情了,求您不要让赵总查下去。】
      
      【我已经把姜丛炒了,换一个经纪人跟着小梁,您看行吗?】
      
      骚扰了他一整天的号码一边叫他“少爷”一边认罪,隔着屏幕痛哭流涕,只差给他跪下了。
      
      梁远星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一查通话记录,原来昨晚他睡着之后,杨总还打过一次电话,通话时间是两分钟。
      
      接电话的还能有谁?
      
      方才赵伯礼的话里明明有蛛丝马迹,如果不知情,怎么会让自己别低头?结果他说人家不了解情况,白白辜负了赵伯礼伸出的援手。
      
      梁远星手忙脚乱地想对赵伯礼好好道谢,也要道歉。但他没有存电话,也没加微信,一腔酸涩的感激无处宣泄,脑海里忽然浮现赵伯礼出门之前最后一句话。
      
      ——“从你片酬里扣。”
      
      哪来的片酬?
      
      他手上没有新戏,只有昨天刚试镜的《逆旅》。
      
      眼前的重重黑雾散去,光芒重现,宛如新生。
      
      ……
      
      没过几天,明耀高层动荡,总裁杨彦因为流水造假被免职。
      
      《逆旅》的选角导演加了梁远星的微信,让他赶紧把角色定妆照拍了。
      
      电影角色不多,男女主角早就定下。梁远星刚拍完照,制作组修好图,隔天就发了微博。
      
      其他主演都是观众熟知的面孔,他一个新人在九宫格的最后一张图里格外显眼,评论里的尖叫声像捅了土拨鼠窝。
      
      【啊啊啊最后那个小哥哥我可以!】
      
      【他笑起来好好看啊啊啊!!!】
      
      【赵伯礼是不是只找好看的人演戏???小配角都这么好看???】
      
      当然还有赵伯礼的粉丝。
      
      【我就直说了,我想让导演自己演男主角。】
      
      【一人血书求赵伯礼回归荧幕。】
      
      姜丛被炒了之后仿佛从圈子里消失了,梁远星的经纪人换成了陈露。她三十岁出头,能说会道又精明,刚接手就给梁远星抛出了一条营销的路。
      
      “你上赵导跑车的视频可以利用一下。”
      
      梁远星不明所以,打开微博才发现,他那天被杨彦追到试镜片场,慌忙回头求救于赵伯礼的过程被围观的粉丝们拍了下来。粉丝镜头离得不远,甚至捕捉了他的慌张,只是现场太吵,对话听不清。
      
      “不行。”
      
      “为什么?”
      
      “露露姐……赵老师那天帮了我大忙,我蹭热度就太不厚道了。”
      
      “赵导被别人蹭了挺多次热度也没见他计较过,你怕什么?”
      
      “真的不行。”梁远星语气笃定。
      
      那人出道即巅峰,本来就立于云端之上,可望不可及。
      
      小明星捆绑营销的手段,赵伯礼见得再多,梁远星也不能成为其中的一员。
      
      只要踏出一步,就会离他更远。
      
      上任第一天被艺人顶嘴,陈露倒不发火,只是叹气:“你太单纯了,那是赵伯礼,采访里随便一句话就能爆出热搜第一,更何况是和你上了一辆车。与其等别人利用,不如自己先引导舆论。”
      
      很快,梁远星就懂了“单纯”的含义。
      
      他绝望中慌忙逃窜的背影,被曲解为见情人心切。不小心扑到赵伯礼眼前的动作,被曲解为亲密暧昧。暮色中坐上跑车飞驰而去,更是为了共度良宵。
      
      赵伯礼和梁远星的名字并排上热搜,粉丝的视频转发很快到了五位数,成了空穴来风的绯闻唯一的证据。
      
      话题窜到热搜后排的时候,陈露和梁远星的电话甚至还没挂断。
      
      “怎么会这样?”梁远星粉了赵伯礼很多年,看过无数热搜,但从未见到过绯闻。
      
      因为每次有人问起婚恋,赵伯礼的回答从来都是:【我要献身艺术。】
      
      语气敷衍,但是态度明确。
      
      那些捕风捉影的绯闻炒作站不住脚,久而久之,也就没人自讨没趣。可也有流言不断,说赵伯礼看起来洁身自好,连女朋友的影子都没有,只是因为他喜欢男人。
      
      “你先别慌,我去找公关团队商量。”陈露顿了顿,怕他听不懂似的继续解释,“对面的人想攻击的是赵伯礼,你是转移视线的工具。”
      
      陈露挂了电话。
      
      梁远星出道时间太短没经验,但稍稍琢磨就想透了。
      
      水军带起节奏,抹黑梁远星私生活不检点,再暗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赵伯礼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把一个岌岌无名的小演员拖下水,击垮赵伯礼的名声。
      
      而表面上看去,却像是梁远星为了搏出位,不要脸地拉着赵伯礼炒作。
      
      【难怪一点演戏经验都没有还能当赵导电影里的配角。】
      【长得这么好看非要走歪门邪道。】
      【这两个人八月份就搞上了,有实锤。】
      【不会是自炒吧?】
      
      不过赵伯礼的粉丝们和正主挺像,佛系中带着点傲气,完全不下场争辩,只说等工作室回应。
      
      个别过激的粉丝摸到梁远星的微博评论下对他一通谩骂。
      
      赵伯礼粉丝群体庞大,小部分人过激就足以淹没梁远星冷冷清清的评论区。
      
      当然,没有人为梁远星说话,他根本没有粉丝。
      
      谎话越编越真,细节也越来越多。
      
      他没有理会,反而翻起了自己的微博,从今年八月到现在一条条整理出来,拨通了陈露的电话:“露露姐,我想到反击的方法了。”
      
      “真的假的?对面编故事编的太细节了,我们又没有证据反击,公关团队都没想出方案来,你怎么想出来的?”
      
      陈露明显不信他。
      
      “故事细节越多越有漏洞。”梁远星把整理好的截图从微信发过去,“我从暑假开始到现在,去全国各个地方参加专业比赛,出了一次国,还考了两个证书,没有一天是闲下来的。活动路费都是学校出钱,比赛和领奖的照片我都有记录,很容易做出时间轴。”
      
      他除了没签公司的时候去赵伯礼的片场跑过几次龙套之外,都忙得脚不沾地,哪有时间勾搭这位大导演?
      
      陈露忽然被噎了一下,翻完十几张截图后肃然起敬:“……你那几个月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基本没睡觉。”他语气轻快,只有自己知道“没睡”并非玩笑话。
      
      “怎么这么拼?”
      
      “缺钱,需要奖学金。”
      
      “注意身体,身体是本钱。”陈露没细问,还在担心辟谣效果,“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辟谣不能太张扬,否则就坐实了自炒的罪名。”
      
      “不让营销号来发就是了。”
      
      “还能用什么号发?”
      
      “我在内部有人。”
      
      “啊?你不是说你不认识什么圈内人吗?”
      
      十分钟后,坐落于燕京城的某全国知名双一流大学官博号发布了一条视频,赞美金融系在校学生梁远星斩获数个国家级别的竞赛大奖,并附上这几个月以来,梁远星在海内外紧凑的行程。
      
      有些行程甚至精确到小时。
      
      陈露:“……”
      
      原来是学校内部有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