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救人救到底 ...

  •   “上车。”
      
      赵伯礼答应得太快太从容,没有刨根问底,梁远星反而呆住了。直到对方走远,他才慌忙跟上。
      
      银白色的跑车,像一道幻影在夜色中一闪而过。
      
      心跳未平,梁远星借着夜色打量身边的赵伯礼。两排路灯忽远忽近,在他脸上投下不断交错的光影。
      
      赵伯礼的五官近乎完美,天生有一双微微内陷的深情眼,鼻梁挺拔,嘴唇弧线优美,只消看人一眼,说上一句话,便能让人无法自拔。
      
      “赵老师……赵……赵导,赵前辈。”梁远星看呆了,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和偶像同车,舌头开始打结,“您不问问我发生了什么吗?不问清楚就带陌生人乘车,挺……挺危险的。”
      
      赵伯礼失笑:“你自身难保了,还能害我吗?”
      
      他声音低哑,很是迷人。
      
      “万一我是来卖惨碰瓷的呢?”
      
      梁远星说完,自己都想给自己一巴掌。
      
      以前看网上粉丝见到赵伯礼的视频,一个个语无伦次,说出来的话支离破碎,他还嘲讽地想,自己见到偶像肯定不会是这副样子。
      
      毕竟他已经在跑龙套的时候远远见过很多次了。
      
      可是当距离拉得这么近,他却高兴得喘不过气来,说不出像样的语句。
      
      “我不用怕你。”赵伯礼倒是无所谓,“你呢?你不怕我比你躲着的人还危险?”
      
      梁远星很清楚,赵伯礼家底深厚人脉广,出道以来热度居高不下,确实不怕他一个没钱没背景的小新人。
      
      “您是我的偶像,我喜欢您五年了,我相信您。”梁远星不自觉地挺直了脊背,十分认真,“刚才只有您能带我出去。”
      
      在场的粉丝不行,导演组的其他人不行,只有赵伯礼认得他,记得他每次都来试镜。
      
      赵伯礼也微微一愣,在红绿灯停下的时候偏过头,那双天然深情的眼睛望着他:“也是,都当偶像了,我怎么好叫你失望?”
      
      梁远星心跳漏了一拍,赶紧在手机上拼命搜索便宜的酒店准备导航,却换来赵伯礼轻轻摇头:“没人敢找我麻烦,直接去我住的酒店。”
      
      夜色下梁远星的脸噌地蹿红了。
      
      难道他要和偶像睡同一张床吗?!
      
      但他纯粹是想多了。
      
      赵伯礼一个人睡顶层的商务套间,房间里本来就分了两个卧室。
      
      梁远星终于放松下来,疲惫地瘫坐在床上。酒店明晃晃的灯光落下,将夜色掩藏的细节照得一清二楚。
      
      他看到赵伯礼微微眯起眼睛,竟然直接拉起了他的手臂。梁远星只觉得左臂的伤口牵扯得越来越疼,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
      
      伤口渗出的血洇透了布料的纤维,虽然不至于骇人,但也足以让人心惊。
      
      梁远星也没想到自己的伤口已经这样严重,他动了动腿,只觉得被石子刮破的地方格外凉腻粘稠。
      
      下午试镜的时候还没有这么严重,应该是刚才被粉丝围在中间的时候逃得太急,又拉开了伤口。
      
      “对不起,弄脏了您的车我会帮忙擦的……”
      
      “重点不在这。”赵伯礼似乎对他的反应很无语,“要消毒。”
      
      赵大影帝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拿来一瓶梁远星不认得的酒,玻璃酒瓶上标着哥特体的英文字,二话不说就要开瓶。
      
      梁远星慌了:“等一下!赵老师您的酒多少钱啊太贵了我赔不起的——”
      
      “最多十几万,不用你赔,我没抠门到跟你计较一瓶酒。”
      
      梁远星被明晃晃的贫富差距哽住:“还是算了吧,这么好的酒,拿来消毒太可惜了,我明天自己去医院。”
      
      “用对了地方就不算可惜。”
      
      清脆的开瓶响,与梁远星最强烈的一声心跳重合。
      
      赵伯礼仿佛在对他说:一瓶昂贵的酒而已,哪里有你的伤口重要?可是转念一想,再高的价格,对于赵伯礼来说也不过是零钱。
      
      “伤口露出来。”
      
      梁远星乖乖听话,卷起袖子和裤腿,露出森然的伤口。伤口果然和衣物纤维一起结了疤,又被奔跑的动作扯开,一片鲜红的狼藉。
      
      不小心撩拨了少年心的赵伯礼去浴室洗干净手,抽了几张纸巾,沾了水把伤口周围的血擦净。
      
      放置一整天的伤口太难清理,所以这个过程格外细心,也格外缓慢。仰望了多年的偶像单膝跪在他面前,近得能数清睫毛有几根。仿佛他有一场做了多年的梦,骤然醒来,却发现梦主动拥抱了自己。
      
      梁远星想起赵伯礼前些日子的采访。
      
      记者问他:【您在演艺事业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赵伯礼想也不想,答道:【我的事业好像没什么可以进步的了,挺苦恼的。】
      
      采访视频放出的当晚,热搜直接炸了。活跃的黑粉铺天盖地,刷他“傲慢无礼”“目中无人”,根本不把被他的光芒压制苦苦挣扎的人放在眼里。
      
      抹黑也无用,粉丝还是爱他。他太优秀,有无限的底气去“傲慢”。
      
      赵伯礼最吸引梁远星的,便是他那股天不怕地不怕,轻轻松松便能将作品完成得尽善尽美的自信。
      
      天之骄子。
      
      他的思绪被腿上的疼痛强行拉了回来。
      
      赵伯礼刚才的细心全都不见了,往掌心里倒了点酒就往伤口上拍,冰镇过的酒带出火辣的疼。梁远星疼得眉头紧皱,死死抓着床单,但就是不出声。
      
      在偶像面前嗷呜乱叫也太丢脸了,绝对不能叫。他只好苦着脸抓床单,抓出了深刻的褶皱。
      
      最后实在忍不住,从喉咙里漏出了呜咽:“嗯……”
      
      他本来嗓音就温柔偏细,平时说话时犹如甘泉洌洌,忍着疼的时候却婉转暧昧,能让听到的人酥了骨头。
      
      赵伯礼看了他一眼:“声音挺好听。”
      
      被偶像夸了!
      
      视线交错,他顿时脸红。
      
      梁远星的手机一直放在旁边,黑了很久的屏幕突然亮起,上面频繁地弹出几条微信消息。
      
      他转头去看,脸色立刻就变了,连着和赵伯礼相处的心动也成了泡沫。
      
      姜丛:【你就算实在不愿意也不能开会的时候跑出去吧?!我都跟杨总说好了带你去唱K,你赶紧道个歉认个错。】
      
      姜丛:【你还真去《逆旅》片场报名了?赵导戏里的配角也是你能抢到的吗?你去了也不过是陪跑。】
      
      梁远星已经感觉不到腿上的疼痛,额角冒出细密的汗水。
      
      手机上堆积了一整天的未读消息到达99+,屏幕忽明忽暗,让人想不注意到都难。
      
      赵伯礼问:“不看手机?”
      
      梁远星拼命摇头。
      
      他当时一门心思只想着逃走,根本不敢去想自己怎么承担后果。
      
      姜丛还在不停地发来消息:【要我说,你就跟了杨总吧。】
      
      【多少人想爬他的床都没有机会,他能看上你也说明你条件好。】
      
      梁远星眼睛一酸,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
      
      他想留在荧幕上,还想一步步靠近自己的偶像。却没想到刚刚开始就遇到了圈内的龌龊,还没来得及打磨自己的光辉,就被偶像看到了自己最狼狈的一天。
      
      他可能再也不会有登上荧幕的机会了。
      
      为什么他要遇到这种事?
      
      梁远星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对赵伯礼露出灿烂的笑容:“谢谢赵老师,我伤口已经不疼了。”
      
      他缓步走进浴室,把身上擦干净,冲淡衣袖上的血痕。出来之后仰躺在床上,疲惫感重重地袭来。
      
      但他仍然睁着眼睛,茫然地望着天花板。
      
      一点都不困。
      
      他曾有过严重的失眠症,服药太久,对市面上常见的安眠药都产生了抗药性。
      
      后来他每天晚上,都要听一首《天越》才能勉强睡上三五个小时。
      
      《天越》是赵伯礼第一首专辑的主打歌,感情浓烈,本来不适合当晚安曲。
      
      可是梁远星只有听到那低沉动听的嗓音才睡得着。
      
      “……我知你曾跌倒在彷徨夜晚……”
      “……路难行有我陪你踏过千山……”
      
      歌词一句句敲打在他心上,仿佛真的有人愿意陪着他,熬过皎月高悬的夜晚里漫长的清醒。
      
      赵伯礼也要去浴室洗掉一手浓重的酒味,水声传来,平复了他的不安。
      
      梁远星知道赵伯礼在身边,竟然感到了久违的睡意。这次他没有播放手机里单曲循环的歌,伏在枕头上沉沉睡去。
      
      此时,赵伯礼特意设置的铃声在水雾弥漫的浴室里响起,他一直不爱用默认铃声,听到音乐前奏,没有想多就下意识接了起来。
      
      没等他说话,那边就滔滔不绝。
      
      “哎,年轻人有点血性很正常。你也别那么倔,我是真喜欢你。你现在认个错,明天洗干净来找我,我手里的好资源还是你的。”
      
      陌生男人的声音嘶哑难听,油腻得令人作呕,刺得他耳朵里嗡嗡作响。
      
      “什么好资源?”
      
      赵伯礼的嗓音低沉得很特别,略带慵懒和高傲的语调更是极具辨识度,对面的人立刻吓得破了音:“少……少爷?!”
      
      “谁是你少爷?”赵伯礼的声音像结了冰,“别乱认人,脏了我家的名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