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甘梅炸薯条 ...

  •   酸辣粉给扶苏送去之后,厨房内恢复了忙碌。
      
      吕厨子刚做完鱼,抬头才发现姜晩容还在,皱着眉冲她说:
      
      “你怎么还留在这里?不会是在等着公子殿下让你再做一碗吧?”
      
      说完这话,厨房内众人都是哈哈一笑。
      
      正当此时,外面忽然有侍者在喊话:
      
      “姜晚容在何处?”
      
      “我就是。”
      
      “公子命你明日晌午之前再做一份此物,他会呈到御前。
      
      另外,你说的保温桶是何模样?说清楚方便侍卫去取。”
      
      “哦,那个啊。上面刻了保温桶三个字,简单直白,很好认的。”
      
      厨房外面的声音清清楚楚传到了厨房内,众人一时间都有些呆住。
      
      竟然还真的要贡于御前给皇帝陛下啊!
      
      姜晚容回答完话,刚一转身,就吓了一跳。
      
      刚刚还在厨房里的这种厨子,此时都齐刷刷的看着她,眼神热切的如同放光。
      
      这样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好像一块涨价翻倍的五花肉…
      
      吕厨子率先走出来:
      
      “没想到姑娘手艺厉害,刚刚我说的话请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姑娘那一碗粉闻着挺香,我能否跟姑娘买一碗吃?”
      
      “我也是,我也是。”
      
      刚刚还一口一个“女娃娃”的众人,此时对她的称呼也都变了,姜晚容也没有计较之前的事情,笑盈盈说:
      
      “用不着与我买,刚刚还要多谢你们帮我磨粉。若是想吃的话,我直接将配方教于你们就好。”
      
      “真的?”
      
      吕厨子十分惊讶。他是厨子,自然知道做菜配方有多珍贵。
      
      就连普通的手艺人,打铁的绣花的,都不会轻易将自己的技艺外传,更别说是做菜配方了。
      
      姜晩容年纪轻轻却能心胸如此宽广,他不禁眼中带上了些许敬佩。
      
      “自然。”
      
      姜晚容自然知道吕厨子眼神是什么意思。
      
      或许在现代,她并不会将做辣的秘方公开,但是秦朝这个年代的小百姓日子过得实在太苦了。
      
      不过就是一个酸辣粉的配方而已,若是能苦中作乐,用食物让大家开心一些,也十分值得。
      
      “不过我倒还有一事,想麻烦诸位。不知诸位可有人知道陛下的吃食喜好?”
      
      因为姜晚容刚刚将秘方公开,众人对她十分热情,便七嘴八舌说道了起来。
      
      还真有认识在皇宫做事的人。
      
      在几番东拼西凑下,姜晚容还当真推理出了一点始皇陛下的口味。
      
      始皇陛下,不仅口重,还格外喜欢酸甜口?
      
      这她还真的想不到啊。
      
      酸甜口,该如何和土豆融在一起呢?
      
      姜晚容一边想着菜谱,一边在公子府中过了个夜。
      
      等第二天,姜晩容早早起来炖起了高汤,继续做酸辣粉。
      
      正沉思着,她就将目光落在了眼前个大饱满的梅子上。
      
      炸薯条,是一个人人都不能拒绝的食物。
      
      秦朝虽然还没有西红柿,不能做番茄酱,不过她能用甘梅粉来代替。
      
      把梅子和甘草磨粉,再加盐糖调好。
      
      等炼出猪油后,将方方正正切好的土豆炸到金黄。
      
      姜晩容先尝了一口,薯条外酥里嫩口感正好。
      
      蘸着酸梅粉一尝,顿时,她自己都被酸酸甜甜的口感刺激的口齿生津,忍不住还想再吃。
      
      不只是她,等到晌午之前,那来取酸辣粉的侍者闻到这炸薯条的酥脆味道,口水都差点流了下来。
      
      他眼睛直勾勾地瞪着那两样菜,直到姜晩容好笑地提醒了下,才赶紧拿着保温桶离开。
      
      …
      
      大殿之中,扶苏商讨完了一些政务,开口提到了姜晩容之事:
      
      “姜晚容儿臣昨日见过了,如果真的是她以下犯上,她传递信件时,才不到十岁。顶罪的可能更大。
      
      更何况,土豆若能亩产千斤,她算得上是大功一件。
      
      儿臣认为,姜晩容不仅不当罚,还应该褒奖于她才是。”
      
      嬴政听了这话,面色不悦:
      
      “就算当年不是她所为,然而她替人顶罪,就是欺瞒于朕!判她车裂也不为过。
      
      不过,姜晩容既然找到土豆,的确有功,就削她为奴,罚去做苦力吧。”
      
      “父皇所言极是。
      
      恰巧,她昨日在儿臣的膳房内用土豆做了一物,儿臣觉得味道甚佳,今日献上与父皇品尝。”
      
      看着扶苏不再与他争辩,嬴政还有些不习惯。
      
      换作以往,扶苏若是与自己政见不同,他都会据理力争,今日怎么这么快就服软了?
      
      不过,嬴政对这个土豆确有些好奇,便点头:
      
      “呈上来。”
      
      保温盒打开的一瞬,酸辣粉的香气四溢。
      
      嬴政顿时食欲大动。
      
      可当他仔细看了看那晶莹剔透的粉,就不太满意地皱了皱眉。
      
      这东西看起来粗细不一,看着就让人失了胃口他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不精细之物?
      
      然而嬴政又对土豆做出来究竟是何种滋味有些好奇,便拿起筷子尝了尝。
      
      粉丝入口的瞬间,带着那种酸辣直冲鼻尖。
      
      不同于他以往吃过的面条,粉丝更加富有弹性,滑的差点从他的筷子上划走,几乎让人忍不住都要发出吸粉的声音。
      
      那酥脆的黄豆带着咸香,和弹滑的粉合在一起,口感更为奇妙。
      
      最后,就连那带着些浓稠的汁都被嬴政喝得一干二净了。
      
      嬴政漱了漱口,又将目光落向一旁的炸薯条上。
      
      裹了一圈酸梅粉后,将薯条放入口中。
      
      顿时,处理了一上午政务的疲惫似乎都一洗而去。
      
      这种强烈的酸甜味道,能令人瞬间精神焕发。
      
      十几年了,扶苏还是头一次见到父皇吃饭吃得这么认真。
      
      等到父皇吃了一半的时候,他再次开口问道:
      
      “父皇,如今可要赦免姜晚容?”
      
      嬴政筷子一顿,大殿顿时陷入沉默之中。
      
      扶苏微微一笑,开口:
      
      “那儿臣便先放她归家。这土豆种植过程中或许会有许多问题,到时也好让农官与她商议。
      
      若是最后土豆不能亩产千斤,到时候再判她欺君。
      
      父皇英明,儿臣钦佩!”
      
      嬴政放下筷子,虎着脸看扶苏。
      
      扶苏什么时候学会了这般心黑?
      
      这小子,是料定了自己会因为这碗吃食赦免姜晚容?
      
      被自己儿子用土豆摆了一道,嬴政脸上有些挂不住,对这个姜晩容的印象就更差了。
      
      虽然炸薯条味道不错,但嬴政不相信这个土豆真的能亩产千斤。
      
      他一贯重视农业生产,曾派农官精心养育水土,但最高的产量也不过三百斤。因此,亩产千斤决不可能,定然是这厨娘在欺君。
      
      但甘梅粉的味道还在舌尖,嬴政想了想,决定等土豆产不出千斤,再按欺君罪处死她:
      
      “就照这么办,退下吧。”
      
      “父皇慢用,儿臣告退。”
      
      出了宫门,扶苏敛起了脸上的笑,目光渐渐转而深邃。
      
      姜晩容先是拿出了亩产千斤的土豆,又做出如此美味,甚至让他父皇都觉得甚好。
      
      还有她那日说的“二世杀之”。
      
      这究竟是巧合,亦或是有人在后面精心布局,图谋不轨?
      
      这个貌美的厨娘,是否又是又用了些什么让人不得而知的秘法意图操纵于他?
      
      “这世上,真的有人能够操控他人梦境吗?”
      
      跟在扶苏身边的伏武上前,听到公子喃喃自语,恭恭敬敬回答:
      
      “小人曾听说陛下身边的御医徐福,是鬼谷子之徒,又精通方术,公子不如请他入府一问?”
      
      扶苏皱了皱眉,沉吟不语。
      
      看了看此时还在他手里的土豆,扶苏不由想起姜晚容昨日那清粼粼的眸子:
      
      “不必,你回去告诉她,等到土豆种出千斤之日,她的罪就能赦免。
      
      另,让平仓住在她旁边监视。她一举一动,都要向我来汇报。”
      
      …
      
      得知自己算是死缓观察之后,姜晚容便拎着自己保温桶回到了家中。
      
      然而还没等她进院子,就听着院子里虚弱的咳嗽声和抽泣声。
      
      是叶氏?
      
      她不是在五天前,就已经被姜成接走送到医馆住下治病了吗?
      
      姜晚容快步推开院门:
      
      “娘?你不在医馆里,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难道是他们…”
      
      “我在医馆里听到有人说你被处死了,我放心不下,就回来看看你,咳咳咳。”
      
      姜晚容听到叶氏这样说,脸色顿时一冷。
      
      顶罪的事情,原身一直瞒着叶氏,就是怕她知道之后没法安心治病。
      
      究竟又是谁告诉叶氏的?这是要诚心害的叶氏内疚丧命吗?
      
      姜晩容一抬眼,就对上了叶氏无比担忧的神色。
      
      眼前的女人形容憔悴至极,可是由于担忧她却撑着一口气,从医馆硬生生走了五里多地回来看她。
      
      姜晩容赶紧扬起一个笑意来,又张开双臂转了个圈,冲叶氏说道:
      
      “娘,究竟是谁跟你说的这些话,这不是成心想把你气死吗?
      
      你看我,这不好端端地站在你面前。”
      
      叶氏听到这里,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姜晚容,看见她确实没事,这一口勉强撑起的气再也撑不住了。
      
      眼看叶氏就要滑倒在地,姜晚容赶紧上前扶住她让她躺下。
      
      正要给她去打点水喝,她便被叶氏抓紧紧地抓住了手。
      
      叶氏红着眼睛,说话气若游丝,断断续续:
      
      “晚儿,娘没本事,打小身上只带着这一块玉佩,娘一直贴身偷偷藏着,连你爹都不知道。现在我把这玉佩给你。
      
      咳咳咳,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你就把这玉佩卖了,好歹还能卖些钱。
      
      娘没什么心愿,就希望你能好好的。这样娘就算死了,也能安心。”
      
      叶氏说话时,中间几次咳到无力继续,却依旧强撑着一口气,紧紧抓着她的手交代完遗言。
      
      姜晚容听到这里,眼眶就一红。
      
      看着眼前的叶氏,姜晚容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叶氏和她,长的十分相像。就连遗言,都是在担心她过的不好。
      
      当年,她爸有了小三,母亲和他离婚后,那个人渣死活不肯出钱抚养她。
      
      是母亲下田做农活打零工,辛苦给她赚奶粉钱的。后来,母亲重病,手术费要很多钱。可那个时候她还小,根本没有能力挣钱,只能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死去。
      
      人生中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在。
      
      后来,即使是后面她开了火锅店,挣了很多钱。
      
      可每当她看着银行卡里辛苦赚来的余额,她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她总会想起,当年如果自己哪怕能赚到点钱,或许她母亲就不会累垮了身体,更不会因为负担不起医药费而早早离世。
      
      直到这一刻,她才突然发觉,自己不是姜晚容,却又是姜晚容。
      
      她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紧紧攥紧叶氏的手,无比坚定地说道:
      
      “娘,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你不是已经有一年多都没有见到阿宝弟弟了吗?
      
      等你养好了病,我就带他来见你好不好?”
      
      看着叶氏还想说什么,姜晚容赶紧拍了拍她的背,又低声安慰了几句。
      
      等叶氏疲惫睡着,姜晩容这才走出屋子,眼神之中满是坚定。
      
      或许是那个王氏从中作梗,不想母亲活着,才收买了医馆里的人告诉她的。
      
      医馆是不能住了,她必须靠自己赚钱,给母亲看病。
      
      这一次,她有了赚钱的能力,再加上还有了红包群,她一定能够让娘活下来!
      
      姜晩容进了厨房,连夜清点了下手头的东西。
      
      家里粮食全部耗尽,只有一堆土豆,还有一个铁锅。
      
      为了给秦始皇交税开启红包群系统,她当时是把全部的钱都填了进去当税款。
      
      身无分文,家徒四壁。
      
      冷风呼呼的吹了进来,姜晚容冻的牙齿打颤,苦笑了一声:
      
      “现在就是我冻死在这,也没钱收尸了吧。”
      
      一直不让她抱的小白,此时竟然主动拿爪子拍了拍她好像安慰。
      
      姜晚容意外地感动,将毛茸茸的小白抱进怀里取暖,顺口抱怨道:
      
      “白天做了一天帮厨,别说赏钱,这个公子扶苏居然连个工资都不发的吗?
      
      这么抠门,我真是看错他了。”
      
      小白瞪起猫眼,一爪子拍出,凶狠地喵喵直叫,再也不打算让她抱了。
      
      姜晚容强行摁着毛绒绒的猫主子,说道:
      
      “还是小白好,只有小白最贴心了。”
      
      等安抚住了这个猫主子,这时候红包群里忽然有了成员。
      
      妲己、诸葛亮、苏轼已加入群聊。
      
      三个人此时明显还不太了解状况,作为群主,姜晚容昨晚就看过了群系统说明,将操作的原则跟三个群员解释了一遍。
      
      “我是群主,可以通过打钱提高群的等级。群的等级越高,我们之间可以互换的东西等级越高。
      
      这个等级是由系统自动判断的,应该是由价值决定。
      
      比如我现在手里有三份炸薯条,价值不高可以交换,我就可以发进群里。”
      
      姜晚容把炸薯条发进去之后,沉默的四人群突然就活跃起来。
      
      苏轼:“日啖薯条三百份,不辞长作群内人!
      
      苏某愿意为了炸薯条赋诗一首。等我写好了发给群主看。”
      
      妲己:“妹妹别听他的,狗男人说的话都不能信。
      
      不如姐姐教你跳舞呀,跳完以后咱们去勾大王,还发愁没钱吗?”
      
      诸葛亮:“味道不错,群主手艺很好。”
      
      姜晚容突然觉得,群里活跃的就像两个吃货积极分子,还有一个像想要夸她又夸不出来的理工直男。
      
      她嘴角一抽,赶紧把目前的困境跟他们说清楚,最后补充道:
      
      “所以,我得尽快赚够钱才行。
      
      你们如果有什么东西能交换的,还请大家发上来。”
      
      妲己:“青丘有仙丹可治百病,但是品级太高暂时发不上来。就发给你个水灵珠。放在井里,喝水便能够帮你母亲滋养身体。”
      
      苏轼:“大秦没有油,群主既然是要做饭生财,我把植物油发给你。”
      
      诸葛亮:“做生意需要拿很多货物,群主力气有限,我发明的木流牛马可以帮你驮物品,方便交通行走。”
      
      

  • 作者有话要说:  红包~
    苏轼《食荔枝》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岭南当时就是流放地,穷乡僻壤那种。
    苏轼是个老吃货了,据说他吃荔枝上火起痔疮,被医生说还不遵医嘱,又不想吃药,就发明了茯苓饼。
    边吃荔枝边治上火,嗯,就很机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