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初入仙门3 ...

  •   “余关山,你偷我齐家宝物在先,损我齐家声誉在后,简直该死!枉顾我齐家对你的恩待!”
      
      一道冷冽的声音在整个外门回荡。
      
      从被砸开的口子,陈隐能看到屋外几人着装统一,银白底纹袍子绣着赤色的纹路,在光下反射银光。
      
      本该回到自己住所休息打坐的新人弟子听到动静,纷纷探出头来查看情况。
      
      一群气势汹汹的闹市之众在一众灰扑扑的凡人少年中格外显眼,很明显他们是赤霄门中的正式弟子。
      
      也就是修仙者。
      
      是他们这些还没正式拜入仙门的新人惹不起的存在。
      
      为首冷喝的青年面色冷淡,看着气势最盛,他身边还跟着一个额间点朱、身着红袍的少年人,两人面庞有几分相似。
      
      挑事者中唯有红衣少年没有穿赤霄门的弟子袍,也是他显得最为浮躁骄纵。
      
      暗中观察的众人中有认识那红衣少年的,心头一凛,吐出一个名字。
      
      “齐家,齐名。”
      
      说到齐家,是如今隶属赤霄门下的一个小有名气的修仙世家,每次选拔时都有一批新人送到仙门选拔、壮大家族。
      
      这齐名就是今年齐家送来的新人之一,乃齐家嫡系子弟,一经露面就是风云人物,是这批新生弟子中被看好的、能够在选拔赛夺冠的热门人选。
      
      陈隐坐在蒲团上漠然看着眼前的闹剧。
      
      她身前几米外,身负重伤的少年人像个破了口子的漏斗,嘴角不住地往外流血。
      
      少年咬牙撑起颤抖不断的身子,怒目而视,手中握着一把细长的长剑。
      
      剑刃不知是何材质锻造而成,极为锋利且透着淡淡的寒光,点地时发出极轻的剑鸣,顿时将陈隐的视线引了过去。
      
      她并不关心他们两伙人之间的恩怨情仇,但当听到了“齐家”、“余关山”时,她耳尖微颤,视线在那个咬牙撑着身子还止不住颤抖的少年身上多看了几眼。
      
      余关山,《仙人卷》着墨许多的人物。
      
      是仅次于男主的那一批天才。
      
      如果说傅崇光修的是无情道,走的是绝情路;那么余关山就是话本中的桃色担当。
      
      书中并没有写余关山的幼年经历,但从众人的反应和他此时狼狈的样子来看,估计是惹上了这些齐家人。
      
      衣着破败的少年人死死咬着牙关,鼻腔滴落的鲜血砸在陈隐屋里的地面上。
      
      看着他这幅狼狈的样子,齐名讥笑着:“今日之事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要教训你还不必让我哥脏了手,选拔赛和外门大比上,我齐名自然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这话引得余关山牙关轻颤,“卑劣无耻之徒!”
      
      他手下用力撑着身子,点着地的剑尖随之一划,将坚硬地地面划出深一寸的痕迹,顿时引得陈隐忍不住赞叹道:
      
      “好剑!”
      
      这一声真诚的赞叹宛如石墨投水,脆生生的声音在一片死寂中被众人听了真切,齐名身边的青年眉头皱了皱,视线远远钉在屋中的陈隐身上。
      
      就连余关山也愣了片刻,戾气未散有些呆愣地看了眼身旁两眼放光的少女。
      
      她毫不加以掩饰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手中的离旋剑!
      
      远处屏息观望的人中有倒抽冷气者,惊疑道:“陈隐刚刚是在说齐家人……贱?”
      
      “应该不是吧?!是的话她也太狂妄了!”
      
      焦恬在人群中嗤笑一声,“怕是破罐子破摔,又想引起齐家师兄的注意吧。”
      
      好在齐家人还知道遵守山门规矩,此行只是想给余关山一个下马威,并不想高调引起山门的注意。
      
      片刻之后,只在寂静和无数视线中留下嚣张的背影。
      
      陈隐并不知道自己的意思被人曲解。
      
      她十四岁领兵上前线,十七岁挂帅,在万人杀戮的磨练中,对兵器的热爱和熟知度没有谁比得上她。
      
      可以说身居高位的陈隐没有朋友,兄弟忌惮她,姐妹害怕她,唯一默默陪伴在身边的只有冷冰冰的那把剑。
      
      可就是曾经她手中敌人闻之丧胆的剑,在余关山手中的这把面前,也是以卵击石。
      
      她曾经巧匠锻造的剑刃可以削铁如泥,直到来到了这话本中的修仙世界才意识到,这是真的。
      
      也是在这一刻,陈隐初次窥视到了修仙界与凡胎间天堑般的差距。
      
      一颗向武的小种子就这么深深埋进她的心底。
      
      似乎是陈隐的目光太过灼热,余关山警惕地抱紧了自己的宝贝长剑,破了口子的眉头和着鲜血拧在一起,一幅很不好相处的样子。
      
      他抹了把脸上血汗,沉闷开口:“今日之事是我连累了道友,抱歉,房屋的修补……待日后余某……”
      
      望着与余关山一脸僵硬窘迫的样子,陈隐摆摆手。
      
      不过是房门破了个洞,算不得什么连累,荒郊野岭她也睡过许多次。
      
      她又深深看了眼一脸正气地余关山。
      
      少年人脸上的伤痕青紫,衣服上还沾染着未干涸的血迹,神情坚韧一派正经。
      
      谁能想到这样的人日后的爱恨情仇会让整个修仙界为之震荡呢?
      
      此时天色已晚,天际橙红色的余晖洋洋洒洒,就着冷风从墙体的洞口往里吹拂。
      
      余关山走后,陈隐将屋里床上的棉被和桌上的布一并团起,塞住了漏风的洞口,转而又盘膝坐回了蒲团上。
      
      一间木屋两人居住,但因为陈隐和焦恬彻底撕破脸皮,领完聚灵丹后焦恬回来拿了东西,讥讽几句后便搬去了白轻轻的屋子。
      
      没有室友的叨扰反而让陈隐松了口气,她还不知道该怎么和人正常相处,更何况那焦恬还不是个正常人。
      
      正当她刚刚坐定,眼前凭空卷起一道流转的淡淡的金光,她眸子不由瞪大,眼瞧着一道悬浮的半透明的金色大字浮现在眼前。
      
      “明天一大早所有人在山门前的空旷处集合,参加入外门的选拔赛,逾期不候。”
      
      顿了约莫十秒钟,那缓缓浮动的金色字体渐渐散去,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融于空气。
      
      虽然陈隐不知道这金色字符是谁写的,又是怎么凭空出现自己眼前的,但她依然觉得很新奇。
      
      修仙世界中有很多她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奇景,这也让赶鸭子上架的她生出几分真切的期待来。
      
      明日就是选拔赛,究竟能不能顺利拿到她想要的东西、并进入外门成为正式弟子,就在明日。
      
      陈隐的心绪有些波动,她调息片刻后,重新从怀里的纱袋中摸了一颗聚灵丹,扔进嘴里开始继续感受周遭的天地灵气。
      
      在她自己的意识中,一片漆黑的四周被五颜六色的灵气充斥着、穿梭着。
      
      让天下修士疼痛不已地感知灵气,在陈隐的面前却完全不成问题,无数缥缈地云雾在聚灵丹的催生下迅速地翻滚,飞快地钻入她的体内。
      
      但很可惜的是,陈隐没有灵骨。
      
      空有感知却无法将灵气化为己用。
      
      她的身体就像是一幢四周没有墙壁的房子,一颗漏气的气球,灵气四溢根本就抓不住。
      
      尽管如此,她还是捕捉到了一线生机。
      
      就像是从指缝中流逝的水流,流过之后,指甲缝中还会残存一丝水渍。
      
      如今的陈隐能捕捉到的并困在体内的灵气就像是这指甲缝中的水渍,虽然每个轮回都很稀少,但经过数十个、上百个枯燥地打坐运行,她能感觉到这种水渍在慢慢堆积。
      
      一道无声地水滴落地声骤然砸进了她的心底,把她震得眼睫微颤。
      
      诺大的一望无际的干涸识海中,有一滴晶莹剔透的灵气液就这么静静地躺在深邃的河床,仿佛下一秒就要被风吹散、被风干。
      
      陈隐不知道这一滴液体一样的灵气聚合物有什么作用,又代表着什么,但她能隐约感觉到这东西和天地间的灵气不同。
      
      她必须珍重保存。
      
      缓缓睁眼后,她才发现桌上的烛台中蜡烛已经燃了一半,夜已经深了,但是从窗子能看到外头远近的人屋中的光亮。
      
      明天一早就是选拔赛,意味着彻底决定他们这些人的命运的时刻,没有谁能睡一个安稳觉。
      
      陈隐摸了摸怀里的袋子,昨天搜刮来的聚灵丹已经用了大半,还剩八颗。
      
      而要完全吸收完这八颗聚灵丹,后半夜她也没法睡。
      
      随着聚灵丹使用迅速,她能感觉自己对灵气的运转、运用越来越娴熟,现在甚至能感觉到灵气在体内经脉运转的路线。
      
      按照现在的吸收速度,要把这八颗聚灵丹运用极致的话,她空旷的识海中还能多一滴半灵气液。
      
      陈隐有些激动,权衡再三后,她决定今晚不睡了,把所有的聚灵丹都消化完。
      
      摇晃的烛灯下映衬着双眸紧闭的少女,她周身被一种特殊的波动萦绕着,就这么渡过了一整夜。
      
      *
      
      次日清晨,第一抹阳光冲破云雾时,陈隐缓缓睁开了双眸。
      
      她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神色并不轻松。
      
      内视识海,空荡荡的干涸海底中依然只有那么一滴灵气液,比之最初形成时要更晶莹剔透。
      
      在形成这一滴后,再次服下聚灵丹后的修行并没有她所想象的那么顺利。
      
      无数翻涌的天地灵气被她吸收运转,但却无法吸收,最后灵气无处存放、重新消散。
      
      仿佛这诺大的识海中只能存放这小小的一滴灵气液。
      
      陈隐原本满怀信心,此时因着无法吸收灵气有些失望。
      
      她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关节各处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尽管一/夜未眠,但被灵气冲刷了一晚上,反而让她精神抖擞,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打开房门的时候,屋外已经陆陆续续等候了准备选拔的少年少女,异样的目光落在陈隐身上。
      
      有探究的,也有期待她出丑的;有好奇的,也有恶毒的。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涌动的心绪,沉寂许久的金书忽然发声:“请宿主谨慎抉择,把握机缘,预祝宿主成功哦。”
      
      听着脑海中机械又俏皮的声音,她握紧拳头哼出极轻的气音,神情却无比坚定。
      
      “一定。”
      
      秘境中的东西她势在必得。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三:《我养成了三个毛绒绒宿敌》
    邱白莳是星际联盟军的将领,在三个宿敌的失误中,一次史无前例的空间事故让她能力被封、落入废星,稀里糊涂被拉入一家幼崽保育院当陪护师。
    只会手扛激光炮的邱白莳哪里照顾过幼崽,她看着眼前扭成一坨的毛绒绒,生无可恋。
    刚刚踏入幼崽们的寝室,邱白莳在满天飞的绒毛中,看到了三只扭打在一起的小兽。
    一只毛色纯白眼眸璀色冰蓝;
    一只通体漆黑瞳孔赤金;
    还有一只皮毛红如烈火,一条蓬松的大尾巴掩着自身。
    这是保育院刚在战场中捡到的三个被遗弃的幼崽,个个性格孤僻十分难缠。
    不知为何,在看到新来的黑发黑眼的类人族陪护师时,三只撕咬中的毛绒绒身子一僵。
    *
    一次空间事故,让联盟四位上将纷纷在宇宙中失踪。
    没人知道,其中三位因为辐射的后遗症被封印了力量,变回本体幼崽落入废星、被当成遗弃崽子捡到了保育院中。
    三人在军部本就各自为营积怨已久,宿敌见面分外眼红。
    扭打之时,一道身影覆盖而来。
    三只幼崽:……
    看着胸前毛毛沾一起、jio垫脏兮兮偏生还上窜下跳的毛团子,邱白莳忍无可忍,一把将三只幼崽扔入浴缸。
    邱白莳:洗澡。
    恼羞成怒的幼崽们正要炸毛,忽听新闻上道:“四位将军失踪已久,目前军部还在寻找之中……”
    撸起袖子的邱白莳一把捏断了手中的刷子,冷冷笑道:“三个狗东西,别让我知道在哪儿!”
    她转而看向浴缸中,笑眯眯道:“乖,姐姐给你们梳毛毛~”
    三只幼崽(飞机耳):……咪呜
    #危!掉马后饲养员要杀崽子!#
    #亲手养成三个宿敌的我悔不当初#
    说明or排雷
    ①、前期女主兢兢业业养崽,崽后期都会恢复人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