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初入仙门2 ...

  •   次日清晨,陈隐收拾齐整后从木屋中出来,头顶阳光有些刺眼。
      
      她微微眯起眼眸望着远处的高峻群山,以及在山中若隐若现的仙门大殿。  
      
      一众刚刚入门的凡间少年少女林立在屋旁,等候着发放聚灵丹的时刻。  
      
      聚灵丹,顾名思义是一种聚拢灵气的低级丹药,用来给还没入门的凡人孩子感受天地灵气。  
      
      此时所有人刚刚测试完灵骨,但还没进行正式的外门选比,无论是有灵骨的还是没灵骨的,都有领取聚灵丹的权利。  
      
      但在那些“天才”的眼中,给没有灵骨的废物使用丹药就是暴殄天物,抢夺没灵骨者的聚灵丹已经成了一种习以为常的事情。  
      
      昨日属于陈隐的聚灵丹刚刚到手,就进了焦恬的腰包里。
      
      而按原剧情陈隐此时正因为二次落水高烧昏厥,连外门试炼都赶不上,更别提领取丹药。  
      
      但是现在的陈隐并不打算将应有的资源拱手奉上。  
      
      聚灵丹发放到手上的时候,她凝神端详。  
      
      掌心中半透明的布袋中躺着三颗圆滚滚的褐色丸子,她打开闻了闻,能闻到一股子淡淡的清香。  
      
      她学着身旁的人将布袋收入衣襟,却没发现身边人惊诧的眼神。  
      
      这个没灵骨的人竟然收起了丹药?!  
      
      在人群中扫视一番后,陈隐发现这些还没入门的孩子们已经隐隐形成了一个阶级链,少数有灵骨的人高高在上聚在一起,根本不屑与没灵骨的人为伍。  
      
      而大部分没灵骨的孩子已经认命,早早围在了那些“天才”的身边极尽讨好,献上刚刚到手的聚灵丹。  
      
      焦恬此时正和几个同样有灵根的伙伴聚在一起,似乎正用阴郁的眼神盯着自己。
      
      她侧头和身边的白衣少女说了什么,下一秒,那白衣少女的视线也扫了过来,正对上陈隐的双眸。  
      
      她皱着眉打量着陈隐,就像在看一个蝼蚁。  
      
      几乎是一瞬间,她的名字就在陈隐的脑海被系统提起:白轻轻。
      
      不只是她们,还有其他曾经因为傅重光与陈隐交好的人都在默默打量陈隐。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在陈隐“无意间”说出自己之所以能被带进赤霄门、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救了凡间历练的大师兄傅重光后,这些人对陈隐的态度很亲切恭迎。
      
      他们是企图通过她和传说中的天才人物搭上关系。  
      
      可几天前傅重光现身外门,他们眼睁睁看着陈隐上前讨好。
      
      可那仙人一般的大师兄虽温润笑着,却是礼貌疏离,仿佛根本记不起陈隐这号人。
      
      根本就不是陈隐口中说的什么“有恩”、“交情匪浅”。
      
      这一下让不少因为傅重光才和陈隐交好的世家子弟大失所望,羞恼自己被一个废物“戏弄”,有甚者转而以践踏陈隐为乐趣。  
      
      可今天的陈隐就像换了一个人。  
      
      她还穿着那身靛青色的长裙,却褪/去了一派柔弱的娇柔样态。
      
      双臂的水袖被扯烂,像布条似得绑在小臂上,一头斜挂的长发用撕烂的布条扎起一个马尾,眼睛又亮又深邃。  
      这人是陈隐?怎么可能?!  
      
      陈隐并不知道这些人心中的诧异、不满,领了聚灵丹后,她揣进怀里就准备回到自己的小屋。  
      
      但还没走到房门,她就被一个个子微高的少年人挡住了去路。
      
      下一秒,系统又很“贴心”地在脑海中提醒她这少年的身份。
      
      眼前人是一个修仙世家子弟,名刘文岗。
      
      他之前觉得陈隐有利用价值,再加上生的貌美,便动了异样的心思。
      
      谁承想就算陈隐是个无灵骨的废物,也看不上他,直言拒绝说自己心仪的人是师门大师兄,狠狠落了他的面子。
      
      刘文岗本就对陈隐怀恨在心,觉得这凡人女不识抬举。
      
      在陈隐被戳破“大师兄救命恩人”的幌子后,他便成了欺辱陈隐最狠的一批人。
      
      此时见本该神色仓惶萎靡的少女神采奕奕,甚至直接无视众人、拿着丹药就要走。
      
      一股无名怒火冒上刘文岗的心头。
      
      废物就该在泥里翻滚,而不是一副淡然清贵的神态。
      
      他手里甩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在阳光下闪烁着寒芒,“呦呵,招摇撞骗的废……”  
      
      不等他恐吓完,心生不耐的陈隐已经上前一步。
      
      刘文岗还没反应过来陈隐想干什么,一个看似软绵绵的拳头便狠狠地砸在他的脸上,结结实实地砸的他往后仰倒,两管鼻血缓缓溢出。  
      
      人群中响起阵阵惊呼。
      
      下一秒,出拳的陈隐已经反手作刀,轻轻用力打在那少年的指骨,又是一声痛呼匕首随之脱手落下,被陈隐稳稳接住。  
      
      她屈膝抬脚,直接蹬开了眼前跋扈的少年人。
      
      刚刚还高高在上的刘文岗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摔得很惨,场中一片死寂。
      
      那被一脚踢翻的少年涨的满脸通红,他能感觉四周的目光都是嘲讽,嘲讽他被一个没灵骨的废物打翻了。
      
      可还没等他撑起身子,一道纤细的黑影便从后覆盖上来。
      
      一只脚踩在他的脊背上往下一用力,刚刚抬起的脸再次埋到地里。
      
      他心中羞愤更甚,一回头,看到那青衣少女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细长的指尖勾着刚刚到手的匕首懒洋洋的甩着。
      
      闪烁着寒芒的刀尖儿就在他的颈子边比划。
      
      陈隐依旧是那副带着些轻蔑、又无比正经的面孔。
      
      “你想和我说什么?”
      
      “……”
      
      片刻之后,陈隐拍了拍袖子,心情颇好地捏了捏手中鼓鼓囊囊的纱袋。
      
      这是刚刚从那倒霉玩意儿身上扒下来的聚灵丹,至少有二十粒,都是刘文岗从别的没灵骨的人手中抢来的,如今都落在了陈隐的手中。
      
      她抬眼扫了一眼瞠目结舌的众人,挑眉问道:“还有人想来?一起上吧。”
      
      没有一个人上前,也没有一个人说话。  
      
      “既然没人来,那我就先走了。”她话语中隐隐带着失望,在那些‘天才’的耳中简直嚣张至极。
      
      无论是有灵骨者,还是没有的,都瞪大了眸子愣愣的盯着甩动着匕首的少女走回破木屋,所有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焦恬不可置信地看着人群中逆着光的青衣少女,摇头喃喃道:
      
      “陈隐是真的疯了。” 
      
      这也是众人的心声。 
      
      一个注定为杂役的废物,在挑战所有即将入门的人的尊严和权威。  
      
      还是凡人的一众少年自然看不到就在他们不远处的房顶上,有几名身着赤霄门内门服饰的青年正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幅乱象。  
      
      蹲在房顶吃着花生看戏的青年见陈隐一脚踢翻了对面的人,顿时抚掌大笑,“这丫头片子有点意思!就是可惜了,没有修炼天赋。”  
      
      说着,这青年人还摇头叹息。  
      
      傅重光带着浅笑,像是个对师弟无可奈何的好兄长,却笑不及眼底。
      
      他从陈隐的身上收回视线,转身飞跃,“瞧也瞧过了,该回去修行了。”  
      
      入外门者中有个大师兄的“救命恩人”之女的消息传遍了内门。
      
      别说几个师弟前后来说此事,就是几个难缠的师姐师妹也为此多来烦扰打探,搅的傅重光心情很不妙,对那凡人之女的印象更是差到了泥底。
      
      他在凡间历练时遭了魔界暗算,身受重伤昏迷在深山中的一个洞穴,路过的陈隐父亲发现了他,给了他敷了一层药草。
      
      醒来后的傅重光有些无语,因为凡间的草药对他来说毫无用处。
      
      但无论如何他都是受了陈家的恩惠,他的命格上已经刻上了一个人情缘。
      
      为了早早解决不给自己以后留麻烦,修整好的傅重光当即决定还“恩”。
      
      他给了陈家父女数不清的金银财宝,甚至留了三道灵气,可以保命三次。
      
      然而陈隐什么都没要,只要跟着他回修仙界,面对女儿的苦苦哀求,陈父只得同意。
      
      傅重光不是不知道陈隐什么心思,但他只觉得不耐,他依然给陈父留下富足的财产,把陈隐带到了赤霄门,塞进了选拔弟子中。
      
      他要还的是陈父的人情缘,陈隐是生是死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今看来这陈隐确实“心机深沉”,很会兴风作浪。 
      
      *  
      
      无论如何,陈隐的名字彻底被这些少年记在了心中,虽然并不是好的记住。  
      
      也不知道这陈隐是发了什么疯病,前一天还唯唯诺诺,今日就像是吃了大力仙丹,打起人来凶的吓人。  
      
      不少人暗暗记恨在心,只要他们一入外门,还不是想怎么折磨这个奴役就怎么折磨。  
      
      住所内的陈隐盘膝坐在蒲团上,脑海中忽然浮现了昨日梦魇中的场景。
      
      讥笑声不断地人群中,有一身着缥缈仙袍的青年背对着她,慢慢地离她远去。
      
      现在想想,那种浑身发冷和失落的情绪依然让陈隐浑身难受。
      
      她知道那不是做梦,应该是原身消逝前最后的执念——傅重光。
      
      也就是傅重光当众无视她的场景。
      
      那些盘旋在心头的情绪自然也是原身的。
      
      虽然她看不清记忆中傅重光的脸,但她隐约知道那是一个相貌出众温润如玉的天之骄子,可她也依稀记得那双出尘双眸居高临下时饱含的冷漠。
      
      她并不觉得原身女配是什么好人,充其量是个可悲可恨的可怜人、舔狗。
      
      但傅重光给她的感觉同样不怎么好。
      
      甩甩头,陈隐将那双淬了冰似得眸子抛之脑后,转而看向了掌心中的丸子,有些头痛。
      
      从有记忆起就被誉为武学天才的陈隐此时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瓶颈。  
      
      她服用了一枚聚灵丹,这也是她第一次服用丹药。
      
      由于什么都不懂,她只能自己摸索,笨拙的用意识去感知周围的天地灵气,直到丹药的时效过去了也没什么成效。  
      
      第二次服用时就好了许多,但那些灵气就像是流水一般,从她的身体中进入又流逝,陈隐知道这是因为她没有灵骨。  
      
      灵骨,又名纹心骨,位于人的识海之中,是能否踏入仙门的决定性因素。  
      
      它就像是一块锁,能把天地灵气吸收入人体并锁在识海,转化为修者自身的灵力。  
      
      有的人纹心骨的吸收转化能力强,修行的就快,是真正的天才。
      
      而大多数有了纹心骨的能踏入仙门的修士,修行的速度也非常缓慢,因为他们的纹心骨感应天地灵气的能力弱。  
      陈隐的体质特殊,这是她从金书中就能看到的,也是她为什么能无灵骨还能修炼的原因。  
      
      让很多修士苦恼不已的问题在她这里根本就不成立,因为她可以感知到每一分天地灵气,如果她拥有纹心骨,那她将会是当之无愧的绝世天才。  
      
      但是她没有。
      
      她只能任凭那些斑斓绚丽饿荧光在她的身体中穿梭,却怎么也留不住。  
      
      那种无力感会让人觉得烦躁。
      
      第二枚聚灵丹的时效过去后,陈隐依然一无所获。  
      
      她并不气馁,或者说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没有纹心骨,是个无法修行的凡人。  
      
      陈隐毫不犹豫地将第三枚丹药扔进了嘴里,顿时,她又进入了一片玄黑之地,无数大大小小的荧光在她周身环绕进出。  
      
      对普通人来说,聚灵丹也是非常有用的补品。  
      
      灵气穿梭体内时,会滋养五脏六腑,服用了聚灵丹后的陈隐就像是吃了十全大补汤一般,浑身舒畅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气。  
      
      在吞下第三枚丹药的时候,她捕捉到一丝异样。  
      
      在她的刻意努力下,虽然灵气还是像流水一般穿梭飞逝,但是她能让灵气在识海中滞留,尽管只有一瞬间。  
      
      一瞬间后,所有的灵气再次崩溃。  
      
      但这个发现依然让她有些欣喜,手中还有很多劫来的聚灵丹,足够她慢慢感知灵气。
      
      她又扔了一颗丹药在嘴里,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研究自己的识海上。  
      
      不知过了多久,正当她沉浸在这种奇妙的境地之中时,一道轰然巨响顿时在她的房间炸开,把正在打坐的陈隐吓了一跳。  
      
      她睁开眼睛,发现就在自己膝头三米外,一个狼狈不堪地少年人被击倒在地,翻滚数圈灰头土脸,此时捂着胸口一边咽血一边喘息。  
      
      屋子里亮堂堂,她又瞧了瞧自己的小破屋子的墙壁,破了一个大洞,有风和阳光从外面渗入,而她正正和外头几个持剑的青年对上了视线。  
      
      陈隐;?  
      
      这群人是谁?为什么要这么搞自己的小屋子?  
      
      陈隐还没弄清楚什么状况,外头气势汹汹的红衣青年便抬起长剑,直指着屋子里的狼狈少年和陈隐怒目道:“你是他同伙?”  
      
      陈隐:……?
      
      我不是,别碰瓷。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二:《穿回过去让虐文父母he了》
    傅芸菁横街惨死时,才知道自己悲惨一生,都是因为她身处一本虐恋be文。
    她妈是软弱秀美单纯的女主,同有心脏病的校草父亲互相暗恋,最终却因家庭阻碍和白莲女配百般阻挠相互误会,一夜情后揣着球跑得杳无音信,彻底be了。
    而傅芸菁,就是是女主带球跑的那个球。
    be文后
    校草父亲因为抑郁和心脏病不久便去世,家业被继弟和白莲花夺去;
    软弱的母亲独自扶养她,却因为打工操劳过度、再加上背后推手也早亡;
    她自己从小无父幼年无母,学业无成被人欺负,最后被飞来货车撵成碎末……
    再次睁开眼时,傅芸菁发现自己魂穿到了25年前,穿进了小说里胸大无脑的恶毒女配,正将瑟瑟发抖的母亲堵在角落里,准备霸凌。
    傅芸菁:……
    妈,我现在跪下认罪还来得及么?
    *
    魂穿后的傅芸菁咬着笔头,在本子上写下了两个目标:
    ①,让我爹妈he,谁拦谁死!
    ②,好好学习,出人头地。
    于是一高的人发现,那暴发户女校霸不知怎得转了性子,不追校草了,天天跟在贫困生的后头嘘寒问暖,还一改常态开始好好学习,成绩突飞猛进。
    此时的傅芸菁正偷看角落里羞涩的父母,恨不得立刻上去按头。
    眼瞧着那白莲花又要去坏事儿,傅芸菁一撸袖子,我爸妈必须he!!
    这辈子我的父母会相爱美满,而未出生的我也会有个完整的人生。
    我的路还一片光明,还有大好前程。
    *
    穿到过去的傅芸菁和父母做同学、努力学习改善命运,当神助攻、当护花使者……
    可她万万没想到,会在角落里看到那个阴郁少年——后世极出名的杀人狂萧霁。
    他因为少年时遭受的暴力、栽赃,而心理扭曲走上邪路。
    未来令人闻之色变的冷血凶手,如今只是个缩在角落中一脸麻木的少年。
    于是她在本子上写下:
    ③,试着帮帮萧霁。
    当带着火星的烟头被狂笑的暴力者们扔到萧霁脚边、让他吞掉时,萧霁将他们每个人的脸都深深记在心里。
    他很早就明白了,这个世上没有救世主。
    忽然,一个明眸善睐的少女踢翻了桌子,将他身前的烟头踢走。
    傅芸菁:“现在,你们把它捡起来吃了。”
    昏暗之中,有一道光撕裂阴霾,射入萧霁泥泞的世界。
    ##
    痞气暴躁小太阳x阴郁偏执大魔王
    傅芸菁:(暴言)我为父母爱情操碎了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