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说是闲聊,但其实说的事主要围绕在桑萝身上。
      
      关于姐姐的真实身世,桑落酒应该是在座所有人中知道得最少的,连异姓的陶东岩都比她了解内情。
      
      “魏桢跟阿萝的奶奶,早年间出过意外,人有时清醒有时糊涂。”魏太太回忆起旧事,叹了口气,继续道,“她带着阿萝出门说是去晒太阳,结果迷路了,糊涂起来,丢了孩子也不知道。”
      
      “等到家里人发现她没回来,这才知道自己的疏忽,急急忙忙去找,二三十年前容城没这么好的,找起来有点麻烦,过了两三天才找到老太太,找回来就听说阿萝丢了。”
      
      魏太太说要不是她和魏礼云忙于工作,对家里的事过于疏忽,明知道老太太有时候会犯糊涂,却没叮嘱在她带孙女出门时让人跟着,就不会有后面这么多年的痛苦煎熬了。
      
      她苦笑着连连摇头,握着茶杯的手背绷出一道道青色的筋络,强忍着才没掉眼泪,不过眼圈却已经通红了。
      
      都是做母亲的人,只要想想如果阿鲤丢了,桑母就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只能轻轻地拍她手臂,无言的安慰着。
      
      “从那以后,老太太一病不起,没两年就走了,老爷子没熬几年也跟着走了,那会儿......”魏太太想了想,“魏桢才念二三年级,眨眼他和阿萝都二十九岁了。”
      
      说着她看了眼魏桢,魏桢点点头应是。他还记得当时爷爷的葬礼很隆重,来了不少人,有个远房亲戚前来吊唁,阴阳怪气地说什么没看见孙女老爷子怕是走了也不甘心之类的话,母亲当时面上不显,但葬礼之后便大病一场。
      
      后来跟这门亲戚也就没了往来,前几年她为了给儿子找工作,主动联系魏桢,以为他当时年纪小不记事,言语间多有奉承和挑拨,然后被魏桢毫不客气地刺了一通。
      
      现下听魏太太提起,他又想起这些事来,忍不住低声跟桑萝说起来,桑落酒听见他的语气似乎并不好,于是抬头看了他一眼。
      
      看见他因为压低声音说话,和姐姐挨得很近,马上就不高兴起来,把脸一扭,靠在了桑伯声的肩膀上。
      
      等桑萝听完魏桢说的旧时恩怨,回头才发现妹妹好像又不高兴了,不明所以地抬头去看陶东岩。
      
      陶东岩却没注意到她的目光,正低头安慰桑落酒,“阿鲤,你才是阿萝的妹妹啊。”
      
      桑落酒哼了声,嘟囔道:“我讨厌他。”
      
      原来明明只是她一个人的姐姐,现在却要分给别人,桑落酒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当然转不过弯来。
      
      陶东岩叹口气,拍拍她的头,没有再说什么。
      
      魏太太跟桑母的对话还在继续,已经进行到桑萝是怎么到桑家的了。
      
      桑落酒忙支起耳朵,听母亲解释道:“当时我怀孕了,我跟老桑要孩子不容易,怀像也不太好,就进城来产检,在那个......哦,叫昭宣区分院,产检完我们要回家,路过公园看到有个小姑娘站在树底下,好几个人围着她,说什么是不是你妈妈把你扔了之类的,吓得直哭......”
      
      桑家夫妻俩觉得不忍心,就将孩子带到了附近的派出所,打算让民警同志帮忙找人。
      
      “当时里面只有一个同志,我们留了地址和电话,亲眼看着他登记,真的。”桑母肯定地道。
      
      “就是这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进了派出所就哭个不停,我们也不敢走,就一直待着。”桑父接着道,“过了没多久,那个民警就接了个电话出去了,这一走好久都没见人回来,加上阿萝......阿鲤妈妈身体不太舒服,我们就跟门卫说了声,带着孩子去招待所住下。”
      
      他还记得那天的天气也不好,雷雨从傍晚就开始下,一直下到凌晨才停,周围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到了天蒙蒙亮时,捡来的这个孩子突然就起了高热。
      
      桑伯声连忙独自带着孩子去医院开药打针,然后等她烧退得差不多了才回到招待所,问妻子那个警官有没有来过,说没有。
      
      “我们又等了一天,实在没办法,家里的酒和地不等人。”当时正是春天,酒要开坛压榨,客户都等着交货,后头的山刚承包下来,不抓紧时间就会错过最好的移栽树苗的时机。
      
      无奈之下,夫妻二人只好又去派出所,“不过说来也很奇怪,找不到人。”
      
      然后他们就先回了青云镇,打算过阵子再出来打听。
      
      结果没想到,“这孩子去了乡下,可能是水土不服,又开始发烧起来,去县医院住了一阵,好了出院,回来又开始发烧,我老娘说是小孩子太小,沾了什么坏东西,就抱去给算命的三婆看看。”
      
      桑伯声说到这里有点不好意思,“我们也是没办法,阿萝......阿鲤妈妈身体实在不怎么好,酒厂又走不开......”
      
      桑太太理解地点点头,有些着急地问:“后来呢?阿萝是怎么好起来的?”
      
      “三婆说,小孩子是受到了惊吓,要安神,我们就去找中医生开了安神汤配着退烧药给她喝。”桑母应道,“大概半个多月,她就慢慢好了,但我们又发现,她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医生说可能是受到的刺激太大,又生病,所以记忆有点不好了。”
      
      “刚好三婆家来跟我们家奶奶聊天,听说这孩子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就劝我们留她下来,说是有缘分,到时候要是亲生父母真的找来了,再让她回家就是了。”
      
      “过了两年,该送去上学了,我们就交钱给阿萝上了户口。”
      
      于是这个孩子就这样在桑家留了下来,取名桑萝,对外也没说孩子是怎么来的,于是便有人传说是桑伯声在外头有了相好,给他生的孩子,现在抱回来了,多亏他媳妇心宽,也有人说是因为他媳妇久久不开怀没生下儿子,所以他才包/二/奶,云云。
      
      传言变化出很多版本,但并不影响桑家酒厂的生意,因为整个镇上就这一家酒厂,大家也不想得罪桑家人,很多话只是暗地里说说,传不到桑萝耳朵里,又过了几年,桑萝上学,桑落酒也渐渐大了,姐妹俩好得像连体婴一样,桑家人对桑萝也很好,这才渐渐没人说了。
      
      只有极少数比如李叔这样的至交,才知道桑萝的真实来历。
      
      要是魏家不找过去,桑萝就会按照原计划那样,跟陶东岩结婚,然后彻底接手福元酒厂的经营。
      
      她原本还说,等酒厂的工作彻底理顺,就准备试酿真正的桑落酒。
      
      桑落酒垂着眼,吸吸鼻子,忽然有些不甘心地问:“你们是怎么找到我姐的?”
      
      魏礼云看向眼睛有些浮肿的小姑娘,笑得很和蔼,“这个说起来也是巧合,你商叔叔今年要给他家老爷子过大寿,老爷子喜欢喝黄酒,听说你家的酒好,所以就提前去订酒,结果见到了阿萝,觉得她长得跟我很像,又知道我们家一直在找女儿,所以......”
      
      顺着这个线索去查桑家,很容易就会发现,桑家的大女儿出现的年份正巧是自己女儿走丢的那一年。
      
      至于派出所那边信息差,魏礼云解释道:“阿萝丢的那天,有个大案子,有几位民警牺牲了,接待你们的那位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就这样错过了。”
      
      桑家父母一愣,面面相觑,半晌都说不出话来,他们没想到这里头还有这样让人唏嘘的插曲。
      
      桑落酒听到在这里,已经将整个故事全部搞清楚,老实讲,以她多年旁观各种狗血事件的经验来看,这个故事虽然横亘着魏家二十多年的家庭阴云,但过程很简单,结局也算得上完美。
      
      她能感觉到魏家夫妻为人和善,对姐姐也是真的存有愧疚和补偿之意,她在这里应该会过得不错。
      
      只是,从此以后,她就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姐姐了,她有了一个双胞胎弟弟。
      
      桑落酒想到这里,还是想哭。
      
      但是又不能哭,于是只好扁扁嘴,将喉咙的哽咽忍住,然后慢慢地咽回肚子里。
      
      “先生,太太,可以开饭了没有?”这时门口传来一道带着笑意的和蔼女声,桑落酒循声看去,正是刚来时迎接过她的那位阿姨。
      
      魏太太笑应道:“对,时间晚了,桂婶,叫开饭吧,别饿着孩子们。”
      
      魏礼云拉着桑伯声,互相礼让着走去饭厅,桑母走在后面,嘱咐陶东岩,让他去拿带来的酒坛子。
      
      这次过来,他们特地带了几坛三十年陈的花雕酒,当作是送给魏家的礼物,“给阿萝准备的女儿红还没挖出来,回头等她......回头我让东岩捎过来。”
      
      桑伯声说完又笑笑,到底还是觉得有点遗憾,不管如何安慰自己她只不过是回家了,日后还会来往,此时还是忍不住难受。
      
      魏礼云见他眼睛有些湿润了,忙笑道:“这个不着急,还是等阿萝结婚,老哥你亲自送来,嫁女的时候你当爹的还能不在?”
      
      陈酿了三十年之久的花雕,颜色如同琥珀一般美丽,味道醇香浓郁,盛在白色的薄胎酒盅里,荡漾出醉人的柔光,全是时间造就的精华。
      
      或许是因为喝了酒,大家的话都多起来,气氛慢慢好转,魏太太笑着问儿子:“魏桢,你觉得你桑叔叔这个酒,跟你藏的那些几几年的葡萄酒比,哪个更好?”
      
      魏桢抿了一口酒,正色应道:“我觉得各有千秋,黄酒和葡萄酒的酿造原料和工艺不同,功效也不同,适宜的场合也不尽相同,各有各的好处,还是不要放在一起比较的好。”
      
      魏太太本意是说笑,没想到他会回答得这么认真,大家一时间都愣了愣,然后都忍不住笑起来。
      
      除了桑落酒,她低着头,旁边是陶东岩,他们面前摆着一盅温过的黄酒,她喝一杯,陶东岩就斟一杯,引得魏桢不时就看她一眼。
      
      “你们不知道,我家这个臭小子是倔驴一个,死活不去公司上班,打小天天跟葡萄酒泡在一起,为此还开了个小酒馆,我都怀疑他身上流的是酒不是血。”魏太太开玩笑道,“幸好现在有阿萝了,他可以彻底解放了。”
      
      桑落酒听到这里,不由得一愣,魏太太的意思,是让姐姐去公司上班?那以后谁继承公司?
      
      如果是姐姐,魏桢他能甘心?万一还是他继承公司,那姐姐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凭什么?
      
      她在中心这些年,听过见过的豪门龌龊可不少,脑筋立刻就往姐弟俩争夺家产的方向想去了。
      
      边想边看了眼魏桢,恰好跟他的目光对上,他朝她笑了笑,桑落酒一愣,随即抿着唇低下头,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魏桢见她突然又一副防备样,愣了愣,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过她。
      
      所以说,女人真是这个世上最让人觉得难以捉摸的生物!
      

  • 作者有话要说:  阿鲤:不高兴!
    魏桢:……为什么呢?
    阿鲤:因为很讨厌你,想把你赶走!
    魏桢:……
    碎碎念:
    依旧是求收藏的一天嘻嘻嘻←_←感谢在2021-01-13 23:38:31~2021-01-15 18:37: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离草 2个;桔白橘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10瓶;abbydor、尤文球球、暖暖、璇 5瓶;姑苏小白兔 2瓶;木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