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桑落酒站在鉴定中心门口哭得脸上的妆全都脱了,她曾经在这里见过很多人的眼泪,悔恨的,或者欢喜的。
      
      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会是自己在这里哭出来。
      
      人生呐,真是何处不狗血。
      
      桑落酒脑子一片空白,眼泪不停地流,像水龙头打开后忘了关,哗哗的,也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只能不停地抽噎。
      
      魏桢何曾见过女生这样,当即愣住,错愕地看着她,“......那个、桑小姐,你、你先别哭行不行?”
      
      桑落酒泪眼朦胧,一边抽着气一边努力睁眼看清他的模样,发现视线有些模糊,便使劲地眨着眼睛。
      
      这样一来,眼泪就掉得更快了。
      
      “你、你能不能先别哭......”魏桢无奈的塌下肩膀,建议道,“或者......你先上车,再慢慢哭?”
      
      桑落酒不应他,倒不是不想回答,而是喉咙哽得发疼,发不出声音来。
      
      魏桢小心地看她一眼,有些抱歉地点点头,“桑小姐?抱歉,需要扶你么?”
      
      说完刚要伸手,就听见门里忽然传来一声大喝:“喂!你是干嘛的?哪里来的流氓,在我们这里欺负我们员工是不是?!”
      
      魏桢吓了一跳抬眼去看声音的来处,还没看清是谁,就见一个穿着蓝色长裙的女郎冲到他们面前,伸手将桑落酒拉到自己身后,然后对他怒目而视,防备之意甚浓。
      
      “你误会了......”他忙要解释,就见里头又有两名男子匆匆赶到,一个看起来严肃些,眉头紧锁,另一个有点胖的,看着倒还算和气。
      
      一来就一个问桑落酒:“怎么了,是客户么?”
      
      另一个则是问魏桢:“先生你好,我是中心的工作人员,请问您是有什么需要咨询的么?”
      
      他们都将魏桢误认为是中心的客户,因为对结果不满意,或者接受不了鉴定结果,所以前来找茬的——实在是这样的人不少。
      
      魏桢摇摇头,解释道:“......我是来接桑小姐去我家的,她姐姐在等她。”
      
      众人不由得一愣,将信将疑,要真是这样,就应该是认识的人,可桑落酒怎么一副不认得他的模样?
      
      而且,来接她去见姐姐,她为什么会哭?
      
      “你是不是欺负她了?说!”徐薇紧紧盯住他不放,高声质问道。
      
      其他两位,也就是陆展学和徐奇,这时也帮腔道:“如果是,你最好赶紧道歉,你这样欺负女孩子的人我们见过不少,我明确告诉你,你这样是犯法的!”
      
      不管犯了哪条法,忽悠了再说。
      
      徐薇也点头厉声呵斥道:“就是!看你衣冠楚楚人模人样的,居然欺负女孩子,不要脸!你叫什么名字?我要记下来,再有下次,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魏桢被他们的误会弄得哭笑不得,连连摆手,“不是不是,我没有欺负桑小姐......”
      
      顿了顿,他可能觉得解释不清了,干脆看向桑落酒,正色道:“桑小姐,真的是阿萝姐让我来接你的,伯父和伯母也来了。”
      
      他刚说完这句话,徐薇就感觉到被她挡在身后的桑落酒忽然哆嗦了一下,抽泣声更重,她不由得一愣。
      
      “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现在给阿萝姐打电话,让她跟你视频一下。”魏桢边说边拨通了手机视频通话。
      
      徐薇和陆展学他们面面相觑,已经猜不到事情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了。
      
      铃声响了两下,被接通了,那头传来一道利落的女声,问什么事,魏桢把这边的情况介绍一遍,等他说完,那头就沉默了。
      
      再开口,声音便有些哽咽,还有些无奈和疲惫,“阿鲤......我是姐姐。”
      
      “你......你魏桢哥不是坏人,他是我弟弟,你、你跟他过来好不好?爸爸妈妈也来了......”
      
      “我没有哥哥,他不是我哥哥。”桑萝话还没说完,桑落酒就忍不住赌气反驳道。
      
      桑萝叹了口气,声音又低了一点,“阿鲤......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我知道有些事你很难接受,但是......你等我跟你解释,好不好?”
      
      听着姐姐比平时更温柔地哄着自己,可桑落酒还是忍不住难过,反驳的话又说不出口,只好用手背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低低的嗯了声。
      
      然后对徐薇他们道:“他不是坏人,是......过几天我再跟你们解释......”
      
      她心情乱得很,实在没兴致再多说什么。
      
      徐薇愣了愣,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向魏桢笑笑,“......不好意思啊,误会你了。”
      
      魏桢摇摇头,说没事,然后看一眼桑落酒,看见她抬头仓促的看了自己一眼,又飞快垂下头去。
      
      眼睛红红的,魏桢想,她可能真的很难过吧。
      
      对于他和父母来说,是找回了失散二十多年的亲人的喜事,恨不得大排筵宴昭告天下,可是对于桑家人来说,等于是失去了一个女儿,这比嫁女还要让他们难过。
      
      不怪她会哭成这个样子。
      
      桑落酒下阶梯的时候,魏桢怕她因为哭过而看不清路,于是伸出手去,想要扶她,却被她躲开了。
      
      他的手只能有些尴尬地收回来,然后笑笑,无何奈何。
      
      徐薇和陆展学还有徐奇站在一起,目送着桑落酒坐上一辆黑色的保时捷,然后有些好奇地道:“落酒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是吧,以前没听她说过哪个亲戚或者熟人开保时捷啊。”
      
      “她看起来很不对劲......”
      
      三个人讨论了几句,没讨论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只要能确定带走桑落酒的不是坏人就足够了。
      
      车子行驶得很平稳,桑落酒看着窗外倒退的熟悉建筑,心里的感觉越来越糟糕。
      
      等红绿灯的时候,魏桢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建议道:“桑小姐,你、需不需要补一下妆?”
      
      桑落酒愣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哑着嗓子道了声谢,然后从随身的包里找到自己的化妆品,打开小镜子才看一眼,就愣了。
      
      镜子里的女人鬓发已经乱了不说,眼下还一片青黑,眼里红血丝清晰可见,眼皮也有些肿,原来自己今天这么憔悴吗?
      
      她拿着粉扑,往脸上盖粉,可是却发现怎么都无法完美掩盖这份憔悴,只好烦躁地放弃,随便擦了擦脸,又抹了点口红,将头发重新盘整齐就算了。
      
      她喜欢浪漫优雅的法式盘发,也喜欢编各种辫子,时间长了,手指灵活得很,魏桢开车间隙从后视镜里看见她低头编发的一幕,先是惊讶,然后便是微微好奇。
      
      魏桢记忆中,母亲一直是便于打理的短发,也没见过其他女性梳妆打扮是怎样的,眼下好奇心起,便不时拿余光从后视镜里去看坐在后面的桑落酒。
      
      车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魏家。
      
      魏家住在容城鼎鼎有名的颐和别墅,这里地处容江上游,背山面水,环境清幽,是本地有名的几个豪宅区之一,桑落酒曾经来过一次,那个时候她在中天的实习期刚刚结束,转正后先给徐奇做助手,有一次客户预约了上门取样,地址恰好是颐和别墅。
      
      没想到第二次来,居然会是在这样戏剧化的情况下。
      
      因此她也无心欣赏魏家占地八百平米的豪华别墅,更没心情感慨这里的装修如何奢华,只关心桑萝。
      
      春节过后,她还没有回过家,这次见到桑萝,明明她还穿着旧时衣衫,身边还有陶东岩跟在身旁,可是桑落酒却觉得,她已经变得有些陌生了。
      
      她站在门口,愣愣地看着屋子里的人,装潢考究典雅的客厅很宽敞,有风从门口吹进去,吹动了柜子上花篮里的白色小苍兰,傍晚的余晖从落地窗洒进客厅,光线半明半暗。
      
      正巧碰到开灯,整座别墅瞬间便灯火通明起来。
      
      桑落酒觉得有些无所适从,还有些冷,于是仓促地垂下眼,站在原地不动。
      
      “阿鲤。”桑萝从远处跑来,紧紧地抱住她,“阿鲤,你来了。”
      
      被姐姐温暖的怀抱抱住,身上那点还来不及仔细体会的冷意瞬间烟消云散,她的视线越过桑萝的肩膀,看见同样眼圈微红的父母,心里顿时一酸。
      
      “姐......”她讷讷地开口,只说了一个字,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察觉到她的沉默,桑萝觉得心疼,也头疼。
      
      对于她这个决定,父母是明事理的人,面对苦苦寻找女儿二十几年的魏家夫妻,也都支持她回来尽孝,毕竟就算她回了魏家,也抹杀不掉桑家对她多年的养育之恩,魏家也说桑萝应该给他们养老,常去探望。
      
      但是难题,出在桑落酒身上。
      
      她是个极为固执的姑娘,桑萝至今还记得,小一些的时候她喜欢上一样东西,家里觉得没用不肯给她买,她就偷偷把每天吃早饭的钱都省下来,攒了足足一个月才买到那个东西,老妈知道后大发雷霆,要不是奶奶护着,就真的要挨揍。
      
      后来她问她,就这么喜欢,喜欢到宁愿饿肚子饿坏身体,也要得到?
      
      小姑娘摇摇头,“也没有那么喜欢,但我本来攒钱就是为了买它的啊。”
      
      再大一点,家里要她学酿酒,她也是学个大概,能糊弄过去就算了,不求甚解,说不学就真的不学了,说要当警察,上不了公安大学,那就去读法医学,多苦都没喊过累。
      
      她就是这样坚持自己认定的事到固执的性格,桑萝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但现在,她终于觉得头疼了。
      
      她真怕桑落酒犯轴,因为这件事就跟她疏远了。
      
      “这是阿萝你妹妹吧,快进来坐啊,别站在门口,小心着凉。”魏太太笑呵呵地跑过来,拉着桑落酒的手招呼道。
      
      按理来说,她应该跟魏太太问好,无论如何,对方都是长辈,她得有礼貌。
      
      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来,愣了一下,又沉默下去。
      
      魏太太见她连个笑脸都挤不出来,心里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儿起了点怜惜,她听桑萝说,这个妹妹同她感情是最好的,恐怕无法接受这件事。
      
      她目光从姐妹俩牵在一起的手上滑过,忍不住又叹气。
      
      “你叫什么名字?”她敛回目光,笑着问道。
      
      桑落酒没吭声,是桑萝替她应的,“叫落酒,落霞的落,酒酿的酒,小名叫阿鲤,奶奶说阿鲤出生的时候她梦到了一条红色的鲤鱼。”
      
      魏太太恍然大悟,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刚要说话,就听见魏父魏礼云开腔了,“总算人齐了,咱们简单聊聊,认识认识,以后就是亲戚了。”
      
      桑落酒的目光立刻从自己的指甲上挪开,抬头看向说话的中年男人。
      
      这就是姐姐的亲生父亲么,长得......果然跟姐姐有点像呢......
      

  • 作者有话要说:  阿鲤:从今天开始,我要讨厌他!!!
    魏桢:……小朋友都这样?
    阿鲤:你才小朋友!你全家都小朋友!
    魏桢:……那个、我家好像包括你在内的啊?
    阿鲤:……什么时候的事???
    碎碎念:
    明天开始就是日更啦!看过我旧文的都知道,入v之前都是日更哒,双更神马的,当然是以后的事啊←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