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老哥实在对不住,昨晚儿剧院收工晚,喝酒喝忘了。”周群操着股地道老北京腔调,和他这个南方口音完全不同,他在电话里嚷嚷:“你昨天让我问的那个,都说桃江琴行挺好的,在城水北路上,离我们这里的剧院还挺近……”
      
      电话里杂音不少,周群叽里呱啦又说了一大堆,最后全部变成了模糊不清的电音。祁夜听着又点了烟,有句没句地回应,最后实在听不清,就挂了电话。
      
      “Kent的杨梅爆珠。”
      
      祁夜一听,吸烟的动作微微一滞。
      萧程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想不到,你还抽得挺女生。”
      
      “好眼力啊。”祁夜晃了下手里的烟盒,随意往栏杆上一靠,“你也抽烟?”
      
      萧程掏出了银色的万宝路,看了祁夜一眼,又收了回去。
      祁夜抖了烟灰,有些疑惑:“怎么了?”
      
      看着萧程眼尾带的些许笑意,祁夜突然明白他在挪揄什么。
      
      刚刚喝下去的那杯酒突然就被什么点着了,蹭的一声上了头。
      
      “万宝路怎么了?又不是不能抽。”看萧程这样,祁夜突然乐了,他掐了烟伸手,“给根呗,不就比我这个5mg的再多了个5。”
      
      点上萧程给的这支,祁夜刚吸了口,辣味就直冲鼻腔,让他不禁眯眼。
      
      是比他的厉害,够凶。
      
      两支烟散发着的烟雾缭绕着,氤氲白雾在他们之间升起,让祁夜一时有点看不清萧程。
      明明近在咫尺,又好像隔了些什么东西。
      
      祁夜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用手拢了拢面前的烟雾。然后他听到萧程说了句:“太晚了,要不要送你回家?”
      
      这话放在这样的场合下总觉得哪里奇怪,到今夜为止都还是萍水相逢喝了场酒的陌生人,现在相处模式得倒像十几年的老朋友。
      
      但祁夜心里还是乐意的。
      
      不久,一辆奥迪停在祁夜面前,车不算新,但看上去保养得很好。
      “上车。”萧程摇下车窗,他一手架在车框上,另一只手扯了扯白衬衫的领口,又往下解了颗纽扣,看上去有点热。
      
      祁夜眯起眼睛,刚才酒意还没完全消失,但觉得这种感觉刚刚好。
      介于清醒和买醉之间,就跟爱人和情人之间的界限一样。
      
      他其实挺想再和萧程相处一会儿,所以这个机会也挺好。
      上车呗,还能怎么样。
      
      祁夜毫不犹豫拉开前车门,长腿一伸,直接坐在副驾驶位子上。
      车内很干净,一尘不染,就和萧程这个人一样。后座上放着小提琴盒还有几本乐谱,什么多余的装饰也没有。
      
      “你家在什么路上?”车开出弄堂,萧程问。不知何时,他白衬衫卷到了上胳膊处,露出结实精悍的手臂,左手食指的宝格丽戒指闪着光。
      
      “西城中路。”祁夜懒懒靠车座上,他偏头看向萧程,手在空中比划了个圈,“前面左转走环城高架,不堵车十几分钟肯定到。”
      
      萧程点了点头,打了方向灯变道,没再说话。
      车窗外,鳞次栉比的商店景像变化着,把城市的华灯璀璨带进了车。
      
      今天的坟墓还是有点厉害的,比那什么日出上头多了。
      
      祁夜调整了下坐姿,强撑起头看向窗外。看了会儿灯火通明的城市后,他又转头看萧程,略微有些出神。
      
      车,人,光。
      现在车里什么都有,好像就是安静了点。
      
      萧程仿佛知道祁夜在想什么,上了高架后,他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轻轻拨了下音乐播放键。
      悠扬的钢琴旋律立刻从车里的音箱倾泻出来。
      
      “肖邦?”祁夜关了车窗,毕竟四年的音乐学院没白混,马上反应过来,“降E大调夜曲?”
      萧程看了眼祁夜,语气里带了点试探:“不喜欢?”
      “这种曲子哪有喜不喜欢,都是图个氛围。”每次和萧程说话,祁夜总觉得心跳总有些快,“现在氛围就挺不错。”
      
      “吉他玩了几年了?”可能觉得有些突兀,萧程紧接着又跟了句,“弹得不错。”
      “也就十年不到吧。”祁夜笑着叹了口气,“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就一休止符,无聊得很,除了弹个吉他没其他能玩的。”
      
      下了高架,萧程停在一家便利店前,让祁夜等下。
      
      祁夜见着萧程欣长的身影进了便利店,闭眼拍了拍发烫的脸。不一会儿,萧程拿着两瓶巴黎气泡水出来了:“渴吗?刚刚酒是有点凶,这个缓缓。”
      
      萧程的手特别好看,修长,指甲也修剪得很干净,一看就是老天赏音乐饭吃。他递给祁夜的时候,手上的戒指闪了闪。
      
      被戒指光闪到,祁夜先是皱了眉,看清后又傻笑了下。虽然不知道在乐呵什么,但莫名安心。
      
      左手,食指。
      看来还没结婚。
      挺好。
      
      车开到西城中路后,弯进了一处满是常青藤的老洋房,这是祁夜五年前租的。
      
      祁夜刚来这里的时候兜里没钱,就和几个朋友在五环租了房。当时打趣说都是光杆司令,苟富贵勿相忘,就一起结伴在大城市闯闯。
      
      结果几年过去,光棍们陆续离开了,有回老家发展的,也有到二三线城市谋机遇的,还有被催婚回去娶媳妇的。
      
      反正最后,这里就剩下他一个人。
      
      隔日,祁夜起了个大早,他从堆满CD的木头架书上拿了张披头士的黑胶唱片。没事的时候,他就喜欢在房间里放歌,不用认真听,但总归多个声音陪着他。
      
      “呐呐呐——Better——”祁夜哼着调,整理摊在桌子上的吉他谱稿。情感一到,他会踩着椅子,空手弄个弹吉他姿势,狠狠摇几下头跟CD里的主唱吼上两嗓子。
      
      就当也是那几个利物浦小伙子之一。
      
      不过今天祁夜还没晃个几下,就又被一通电话给打断,还是周群来的电话。
      
      “你这小子,一直坏我好事。”祁夜撤了踩在椅子上的脚,“说吧,找我干吗?”
      
      “一直坏好事儿?”周群一听乐呵了,“我这周除了昨晚打你电话外,就今天这通了。老实交代,昨天是不是去鬼混了?”
      
      去你的鬼混,明明是……祁夜卡了下,内心一时找不出什么词代替,他点了根烟后说:“鬼混什么,和你们一起才叫鬼混。”
      
      “今晚十一点,我带着弟兄来你们酒吧,招待吗?”
      “难不成能赶你走?”
      
      周群在电话里嘿嘿了两声,又说道:“最近忙,剧院里来了个特有名儿的交响乐团,你知道的,就是除了首席外还有贼多人一起的那种,和以前接的活很不同。”
      
      “所以?”祁夜心说不要多废话,于是又来了个简单问句,“然后?”
      “可能乐团也会来几个人,不要紧吧?”
      
      反正又不是他请客。说着别废话要来就来后,祁夜就挂了电话。他靠在洋房的铁窗子上,打开聊天软件刷了下朋友圈,紧接着又猛抽了两口。
      
      突然想把烟掐了。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爆珠就是不好抽,没味儿。
      
      去酒吧前,祁夜没有穿平时一贯的虎纹刺绣T恤和破大洞的牛仔裤。
      
      他对着衣柜看了会儿,换了白色短袖,外搭了件黑色休闲西装,顺便挂了个银色骷髅头的钛钢项链。卷起宽边的黑裤配上白色休闲鞋,露出了他的削瘦脚踝。
      
      出门前用定型水喷了下头发,把额头前的卷毛捋直了点。祁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感觉挺精神一小伙儿,不错。
      这么想着,就出了门。
      
      今天不是周末,酒吧里人不多,几乎都在吧外的露天座上。
      萧程没有来,乐池前的沙发位子空着,祁夜弹着吉他唱着民谣,神情依旧,但心里有些空落。
      
      人都没来。
      穿成这样,自作多情。
      
      “祁老哥,你今天是来相亲的啊?”周群带着一帮子人进酒吧的时候,看到祁夜这装扮突然乐了,“可惜来的都是弟兄,姑娘们都不过来捧场。”
      
      祁夜笑着骂了句滚,老子这是在贴你们剧院的风格。
      
      剧院来的人很多,小酒吧瞬间被包场,桌上摆满了德国黑啤和各式各样的鸡尾酒。
      
      “喝什么?”周群拿着酒单问。
      “不喝烈酒。”祁夜说着拿了瓶百利甜酒。
      
      周群一看笑了:“甜酒,还挺女生。”
      祁夜抿了口甜酒,摇了摇手指,一脸认真:“不许说我女生。”
      
      周群更加乐呵了,他突然感觉这哥们今天有点奇怪,怎么什么都说不得。他一把勾住祁夜的脖子,坏笑道:“怎么,除了我还有别人这么说过你?”
      
      你说没这味。祁夜想着,还是回了句:“反正,不灵。”
      
      周群还想说些什么,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于是端黑啤接电话去了。
      
      祁夜翘着二郎腿喝着甜酒,眼神还是往那个沙发空位上飘。周围依旧熙熙攘攘,他也一言不发在喝酒。
      
      人多的时候,祁夜还是有点安静。
      
      其实他这个人挺怕寂寞的,虽然平时看上去挺开朗,但平淡日子过久了,人也沉淀了不少,瞎闹腾不起来。所以早年喜欢的电吉他也不怎么喜欢玩了,现在酒吧里弹唱都用木吉他。
      
      “他说马上到,路上有点堵。”周群挂了电话,一坐下就感叹了句,“不是一类人,咱们这些做后台工作的还得拼车坐地铁,人家小提琴首席来个酒吧都要开车。”
      
      “首席就是首席,不一样的。”周群的同事陆成拿了花生过来,“听说他可厉害,不仅是音乐学院最年轻的客座教授,前两年国际比赛上还拿了很多金奖。”
      
      “羡慕什么。”祁夜又喝了口甜酒,“你看看我,不是所有玩音乐的都有出息的。”
      
      周群一听,马上扔了颗花生米给祁夜,连喊了几声祁老哥出息着呢。
      
      祁夜笑笑又扔回了几颗花生米。
      
      身后铃铛响了下,周群抬头一看,喊了声:“哎哟!萧教授您来了。”
      一听到萧教授这称呼,祁夜动作一顿。
      
      “抱歉路上有点堵。”果不其然,那个熟悉的低音传进祁夜的耳朵,“这是Amy和Bella,新来的大提琴手,以后会跟着一起演出。”
      
      周围一下安静下来,看着他们三个。
      
      萧程身边的棕色短发女生Amy马上笑着打了招呼,长发短裙的Bella也打趣说今晚大家喝得开心玩的开心,咱们萧教授全程买单。
      
      安静了几秒的酒吧又重新闹腾起来。
      
      看到一群人围着萧程,祁夜突然有些不自在,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打招呼。他时不时用余光一直瞥着关注萧程。
      
      萧程今天穿了件黑色长风衣,拿着杯气泡水,背靠在一旁的吧台。
      
      还是一如既往的帅。
      
      祁夜知道自己的眼神离不开萧程,于是借着这股劲把手里剩下的百利一饮而尽,反正人多,要不先当个缩头乌龟,慢慢找机会。
      
      “萧教授,辛苦辛苦。”周群特别热情,他见萧程目光扫过来,马上拉着祁夜起身介绍,“这是我朋友,祁夜,这里驻唱的,也算是搞音乐的。”
      
      得,这乌龟是当不了了。
      和萧程眼神对上,祁夜有些尴尬地笑了下,硬着头皮举了下手里的空瓶。
      
      萧程点点头,盯着看了祁夜好几秒,转身继续和其他人说话。
      
      祁夜撑着脑袋看着萧程,突然觉得距离是挺远。
      
      “弟兄。”周群看上去已经有些上头,他晃了晃手里的酒杯,“劝你一句,有些事情不要莽,没结果。”
      “你又明白了。”祁夜看着周群通红的脸,“不莽我能在这儿和你喝酒?”
      
      周群一听,又开始嘿嘿笑。
      “看你这表情,像个初恋的小女生。”他往萧程身边的Bella和Amy抬了抬下巴,“不说别的,有没有勇气去加个微信?”
      
      微信当然要加,但不是她们。
      
      祁夜笑骂了句太傻,起身去了洗手间。
      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扑了几下脸,脸上的温度才稍微降了点。
      
      他双手撑着洗手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有点心烦意乱。看了会儿,拿了纸巾随便擦了擦,转身往回走,却撞上了进门的萧程。
      
      “萧教授。”祁夜第一次这么叫他,有点不习惯,“今天演出辛苦。”
      
      萧程点了点头,黑色风衣已经脱了,就穿了件内搭的薄衬衣。他看着祁夜,微微眯眼,没说话。
      
      祁夜抿了下嘴,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
      
      要微信这事儿目的性太强,想着这个好像就没什么话题可聊的了。
      
      见萧程进门,祁夜又回到门口的洗手台继续用冷水冲脸。过了会儿差不多了才抬头,一部手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已经毫无保留地解了锁,停在微信页面上。
      
      祁夜一愣,偏头看向手机的主人。
      
      “加微信吗?”萧程盯着祁夜的眼睛,“休止符在我这里,也是可以加连音线的。”

  • 作者有话要说:  Hey Jude,don't make it bad.Take a song and make it better.——披头士《Hey Jude》
    感谢阅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