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夜晚中的A市,灯红酒绿。
      祁夜靠在一处矮平房的阳台上,点了烟,可能是氤氲烟雾有点辣,让他微微眯眼。
      手机上弹出了哥们周群的短信提示,祁夜叼着烟用指纹解了锁。
      
      -周:祁老哥,今晚有空吗?剧院里兄弟们打算收工后去喝酒。
      -祁:抱歉,没空。
      -周:你这小子难得说没空,赶着去约会啊?
      -祁:你觉得我像是有对象的人吗?
      -周:不像。
      
      损友。祁夜暗自骂了句,他看了手机几秒钟,又啪啪打了句话。
      
      -祁:对了,你们剧院里的乐队有什么琴行推荐吗?
      -周:琴行?我去问问。
      
      盯着手机聊天页面看了五分钟,损友再也没有回他。祁夜把手机随便往兜里一塞,掐了烟,往楼下走。
      
      深夜,就属一个地方最热闹。
      
      酒吧。
      
      祁夜是酒吧驻唱,两年前来的。
      
      这是藏在弄堂里的kangaroo酒吧,位置有点偏,不大的地盘硬是开了两层。但因为老板实在,外加做酒地道,还是有了不少回头客。
      
      吧台旁边专门给他划了个乐池。
      祁夜平时晚上往那一坐,一个人抱个木头吉他,对着滋滋电流声的麦克风,就可以唱。
      
      “回来了?”老板摇着调酒杯,抬头往祁夜那里看了一眼。
      祁夜“嗯”了一声,走到乐池。
      
      “没事少抽点。”老板放下杯子,倒了杯温水给他,“我不懂你们这行,但吸烟伤嗓子还是知道的。以后出去当歌手的话就别糟蹋了。”
      祁夜一听,笑了:“不出去当歌手了,这里就挺好。”
      
      几年前从音乐学院毕业,正值二十多岁的年纪,少年冲动想要闯次娱乐圈。
      结果北漂五年多,没有任何成绩。
      
      选秀经纪公司跑了一大堆,就是没个结果。最后在三环内找了这个袋鼠酒吧,生意不错,也有人愿意听他唱歌。
      
      其实也够了。
      
      起码能养活自己。
      
      今晚坐在对面沙发座上的男人看上去三十左右,带着副银色细边眼镜,样子斯文成熟。大概是刚演出结束,一身燕尾西装服服帖帖,旁边沙发上还搁着黑色小提琴盒。
      
      一看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过来听歌?那边点歌。”祁夜拨着吉他往酒保那里抬了抬下巴。做了几年驻唱,什么形形色色的客人没看过,这种文质彬彬的样子,估计也就是玩个新鲜。
      
      男人看了他一眼,微薄好看的嘴唇抿成了条直线,没说话。
      
      祁夜看着他,笑了笑:“难得酒吧里人少,现在不点到时候都点不上。”
      客套完,他就没再看面前的男人,低头继续给吉他调音。
      
      招呼一两句就够,再多不用。
      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今天酒吧里客人不多,他弹唱着,余光还是会不自主瞄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小祁,这个给你。”
      
      打烊时,酒吧老板把一杯橙黄相间的鸡尾酒往前推了推,“小陈下班前调的最后一杯龙舌兰日出,看看口味。”
      
      祁夜微微一愣:“给我的?”
      老板看了他一眼,点了个头。
      
      “什么时候这么慷慨送酒了?”
      “不是送,你觉得我会这么大方吗?”老板自损了一句,指了指那边的空沙发位子,“那个客人给你点的。”
      
      祁夜看着面前樱桃点缀,花花绿绿的鸡尾酒,突然笑了,一饮而尽。
      
      龙舌兰日出。
      墨西哥荒芜平原上的一点阳光。
      
      烈酒有些猛,祁夜突然感觉有点晕乎,他背着吉他坐在吧台上,狭长的眸子蒙上了层水汽,修长白皙的手随便翻着吉他谱。
      
      可能真是酒精上来,接下来老板说的话祁夜也听不大清,不过猜猜也能知道,无非就是和他瞎扯些老婆孩子的事情。
      不过他这个年纪,按照老一辈的话来说,尴尬得不上不下,是该找个对象过日子了。
      
      祁夜把手肘架在吉他谱上,眯着眼突然来了句:“我不找对象。”
      老板听闻,微微一愣。
      “没人让你找对象。”他顿了顿,叹了口气说,“不能喝酒就别喝,还是一口闷,又不是什么情人给你灌酒。”
      
      “情人啊……”祁夜继续眯着眸子,摸着下巴问,“老板给我找个?”
      老板看着他,过了会儿从兜里掏出手机:“帮你叫的士,回家小心点。”
      
      祁夜突然撇了下嘴,又冲着老板笑:“不想回去,想去找个一夜情。”
      老板摇摇头:“是醉了吧,这酒看着还行,后劲是大。”
      
      祁夜捏捏鼻梁,没否认但也没肯定。
      
      其实他自己觉得清醒得很。
      但可能是平时太清醒了,所以靠着股酒劲,平时不能说的胡话就都可以说了。
      
      反正别人只当你酒后说说疯话,也没什么后果。
      
      第二天,祁夜还是老时间晚上七点到了酒吧,可能是昨晚带了些宿醉,头有些疼。
      
      祁夜掏出手机屏幕,19:30。
      上次那个男人也差不多这个时候来。
      
      “你在等谁啊?”小陈擦着就酒杯问他。
      “没谁。”祁夜把手机塞回裤兜,他脱了外套搭在吧椅上,露出了劲瘦的手臂。
      
      纹身的位置很瞩目,青龙从上手臂一直蜿蜒到手肘处,和他平时带着黑色耳钉,扎着个小短辫的形象挺符合。
      
      毕竟搞音乐的,不能太秀气也不能太糙。
      
      “来了?”听到门口的铃铛声,祁夜抬眼看那个男人,却发现他今天换了白色衬衫。
      领口的纽扣开了一颗,露出了锁骨,穿在身上的衬衫略紧,勾勒出流畅好看的肌肉线条。
      
      “上次谢谢你的龙舌兰日出。”祁夜说着,把铁架上的吉他铺子哗啦扔到沙发桌的玻璃茶几上,“里面点一首歌吧,算我请你。”
      
      男人看着他,半响,他才开口:“不用,你唱什么歌都可以。”他的声音很低,带了点磁性,有种烈酒醇厚的质感。
      
      祁夜笑了,这人还挺有趣。
      
      “我叫祁夜。”
      
      看着顺眼,也就当认识了,自我介绍下也没事。
      
      男人朝他点了个头,坐下来双手交叉挡着脸,没再说话。
      
      没得到想象中的回应,祁夜倒也无所谓,他抱着个木吉他,慢悠悠地调好麦的高度。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很想唱成都。
      
      祁夜的嗓音和他形象一样,略带沙哑的烟嗓,像极了平原上浪迹惯了的野狼,自由不羁,但又带了些道不明的沧桑味儿。
      一个人的歌声背后总归会藏些心事,他也是。
      
      今天的男人和昨天不同,他闭着眼睛,像是陶醉又像是在欣赏,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敲着茶几,跟着打节奏。
      
      酒吧临近打烊时,男人突然开口:“喝酒吗?今晚还是我请。”
      
      祁夜收吉他的动作一顿,他本来有些疲倦,一听这话还是答应了。
      他笑笑:“你敢请,我就敢陪。”
      
      男人点了杯无酒精的坟墓tomb。
      “看不出啊,你这么一个人点这个名字的酒。”祁夜看了有点乐,打趣道,“难道是情场失意?所以点的爱情坟墓?”
      
      “你喝什么?”男人把酒单给他,“点一杯吧。”
      祁夜推了推酒单,摇手示意不用。他把吉他搁在吧台上,笑了笑:“不挑,和你一样,来杯特调。”
      
      特调坟墓没用百利甜酒,把伏特加和金汤力直接一起混调,酒精度数极高,是袋鼠酒吧的镇店之酒。
      
      在老板担忧的目光下,祁夜坐在吧台前喝着酒。烈酒入嗓,还有点辣,不知不觉脸就发烫了,于是他摸了下耳钉,眯眼问坐在一旁的男人。
      
      “这回该告诉我名字了吧?”
      “萧程。”男人可能因为是氛围上来了,回答的倒也干脆。
      
      “你的那个小提琴呢?”祁夜往他身后看了眼,“今天没带来吗?”
      “今天没有演出。”
      
      “演出?”祁夜想了一下,就明白了。
      “原来是小提琴家啊……”他手撑在台上转了下吧椅,突然凑近说:“算是高雅艺术,是不是?”
      
      离萧程一近,祁夜才闻到他的古龙水味,淡淡的麝香还带着点雪松和橘柑的中后调。
      
      禁欲但又莫名撩人。
      和他这个人挺配。
      
      祁夜想着,贴在他耳朵边哑声说了句:“小提琴家配吉他手,也挺好。”
      
      反正借着酒劲说说骚话,玩玩无妨。
      
      听到这句话,萧程摩挲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忽然转过脸。
      他们的距离一下拉得很近,鼻尖相对,温热的吐息扑在脸上,让祁夜有些恍惚。
      
      大概是酒精麻痹了神经,有点晕还有点热。
      
      萧程的眼睛很漂亮,黑曜石般的黑,眼尾很长,有种摄人心魂的感觉。他看着祁夜微微勾唇,声音低得好听:“这么容易醉,还要喝酒。”
      
      祁夜冲他傻笑:“喜欢呗。”
      这句话说出口意外得顺利,但就是缺了主语,就又带了点暧昧。
      
      这种氛围下,祁夜感觉还能再骚一下,放在台上的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他侧头瞄了眼屏幕,是那个损友打来的。
      “我去接个电话。”祁夜长腿一撑下了吧椅,他把酒水单朝小陈晃了晃,“这单算我头上。”
      
      夜晚的风带了凉意,祁夜出了门后,酒意就被吹清醒了。
      
      “喂,周群。”祁夜接了电话,略微抱怨,“这个时候打我电话什么事?”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阅读。
    祁夜是受,这篇是提琴和吉他的恋爱。
    ----------------------------------------------
    放一下预收文案,今年十月会开,喜欢可点个收藏=w=
    【预收文:《末日围城[无限]》】
    公元3040年,x世界人类遭遇巨大危机。
    丧尸围城,灾难泛滥下,一个神秘组织横空出世,成为统治者。
    于是全人类被迫植入操控芯片,成为受验者投放进恐怖试验场,旨在为组织提供数据——研究者们称之为极端场景下的情绪指数。
    在反复研究中,他们却发现一个人的数据非常奇怪。
    他不动声色横扫所有maxA最高级别关卡,但情绪指数无限趋近于0,就和他们唯一的人类上校顾呈晔一样。
    第n关实验场boss暴毙后,顾呈晔走下操作台,看着面前冷漠的年轻受验者,挑眉哼笑。
    顾呈晔:这次通关怎么慢了8.36秒?
    许濯:与你无关。
    顾呈晔:啧,难道说力不从心了?
    许濯:无聊。
    *
    顾呈晔见到许濯后才发现,原来深埋在他手臂的数据芯片竟也会有起伏。
    他早知数据不会骗人,过去是,未来也是。
    之后某天,他抬眼望了下无垠的围城,俯身在许濯耳边轻声厮磨:我永远爱你。
    直至末日当头,世界崩塌。
    战斗力爆表军痞骚攻x高智商反社会清冷受(顾呈晔x许濯)
    ----------------------------------------------
    另两本预收,感兴趣的宝贝也可戳专栏,求预收~
    ☆《流浪的开普勒》 科幻末世,赛博朋克,高冷科学家攻x小机器人受
    ☆《罗卡角》 年下破镜重圆,泛音系列第二部,酒馆老板攻x流浪画家受

    最后再推一下基友的预收文~
    《被巨龙饲养后我成了团宠[重生]》by未悄,腹黑富商巨龙攻x单纯贵族人类受(许游x季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