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网友们看着气势逼人的小白虎,一本正经抬头看向吊灯,眼中泛着精光。
      满脸写满了跃跃欲试,看起来像是玩真的。
      
      【心心我不许你学这么油腻的话,少上网,少冲浪!】
      【可是这么贵的灯又做错了什么??】
      【儿子,妈妈怎么教育你的,不要铺张浪费】
      【你揍完灯,凌君寒估计会回来揍你】
      【想砸就砸,砸得响亮,正好消除爹心头对凌狗的怒火】
      
      段无心小腿一蹬蹦上书桌,正要弹跳起飞,尾巴猝不及防被小白逮住。
      机器人手臂用力,左躲右躲闪过小白虎的反击,“不许砸,少爷会生气。”
      
      “他.....真的会生气吗?”段无心被捏到软肋,一下子蔫儿了。
      垂着头,小声嘟囔:“可是我会赔的。”
      
      小气,又不是不给钱!
      
      小白斩钉截铁地点头,用机械臂把不安分的小白虎摁回椅子里,“那是他最喜欢的灯,定制的,你买不到同款。”
      “哦,那算了。”段无心撇了撇嘴,一秒放弃砸灯的念头。
      
      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把凌君寒惹生气。
      生存奥义,烂熟于心。
      
      弹幕:【??凌君寒要生气你就不砸了?你怎么回事?】
      
      “寄人篱下,”段无心舔了舔被小白抓乱的毛,叹了口气,“没办法。”
      懒得解释,说也说不明白。
      
      他支起身子,掌心拨弄着桌面上的台灯,想问怎么才能赚更多的打赏。
      
      内心那点小九九羞于启齿,虎爪抓着台灯吊绳开开关关:“现在直播时间长,不知道干什么,好无聊。”
      
      【你要是无聊,我给你报个补习班,明年考大学】
      【昨天看儿子看书那么认真,我认为是学习的料】
      【已打赏五千,给儿子的补课费,不客气】
      【给你刷一万,再买个学习机,哪里不会点哪里】
      【我刚下单了一摞五三,已经寄往元帅府了】
      
      段无心:“.......”
      等等,你们是魔鬼吗?
      怎么跟其他直播间画风不太一样?
      
      他盯着开始滚动的打赏条,三观崩塌又重塑,这一届网友心思太难猜。
      “我要是好好学习,你们会多打赏吗?”段无心真诚发问。
      
      【儿子最近很缺钱???】
      【不可能,我儿子赚的钱能在银河买三十八套别野】
      
      “......缺。”段无心虎头往后一仰,破罐破摔,“吃人家的住人家的,要给钱。”
      
      广大粉丝被一只动物的觉悟惊掉了下巴。
      这年头连萌宠都不吃软饭,有没有天理?
      
      又有一个人弱弱提出建议:
      【心心,你要是让我们全天许愿,你的打赏榜会爆】
      【附议】
      【附议】
      【附议】
      
      段无心虎眼一瞥,冷哼一声,心想:愚蠢的人类。
      
      许愿是为了日行一善,但负担太多,会挤掉他可怜巴巴的幸运值。
      本来挨着凌君寒就是为了好过一点,他会这么傻?
      
      段无心抿紧嘴唇,违心挤出几个字:“不,我爱学习。”
      
      不就是看书吗?不就是做题吗?
      反正字也都会认,没什么大不了。
      
      他靠在躺椅里,慢吞吞思索可能性:“我应该从什么书看起?”
      
      【理智分析,小学一年级】
      【辱心心了,我觉得以他的智商,初一开始吧】
      【你们要一只老虎学习,疯了吗?】
      【我觉得心心现在认字已经很流畅了,不如学一门小语种!】
      【来晚了,好不容易摸鱼成功,他怎么会说话了???】
      
      段无心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群人是存心坏心思挤兑他,表情逐渐有些不悦。
      算了,问也是白问。
      
      他余光瞥见书桌一角,把昨天翻看了一半的格斗书拖出来,爪尖艰难翻页。
      行,今日读物决定。
      
      平时因为时不时有意外发生,他本身就不爱出门。
      在家也是懒洋洋的躺着,一瘫能瘫一天。
      
      安安静静看会书,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凌君寒书架上的书,真好看。
      
      段无心一边点开搜索框,一边把看不懂的词输入查询,偶尔还张着爪子对着空气比划两番。
      那股认真劲儿,看者羞愧,闻者落泪。
      
      军事类的书籍好像对他有一种天然的吸引力,像是一种天性,或是本能。
      战斗与热血,仿佛是打在骨骼里的烙印,与生俱来。
      
      他不禁开始想象,宇宙,银河,战舰,飞船,都是什么样子。
      
      如果凌君寒能把他带在身边,也许能够过上和濒灭馆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是更广阔的,不被一小块区域所局限的世界。
      
      嗯,作战计划逐渐丰满。
      先在凌君寒身边呆下来,再让他带自己去军事基地。
      
      说不定,以后还能混个军衔。
      一步一个脚印,段无心幻想飞快,三秒之后,已经快进到凌君寒哭着喊着求着想当自己助理。
      
      小白推门进来,刚好看到小白虎神色飘忽像是闻了猫薄荷,有些疑惑。
      他定了定神,表情依然是不悲不喜,神情木讷:“你的午餐时间到了,按照馆长的清单做的。”
      
      段无心头也没抬:“沉迷学习,别打扰我。”
      
      “哦,我也就一问,你继续。”小白半点关怀的意思都没有,完成任务似的,端着盘子毫不留情的又退了出去。
      
      段无心换了个姿势,撑着桌面翻书。
      
      门再度被打开,段无心没抬头,语气低了两度,闹脾气似的:“我说了不吃。”
      
      “哎哟乖乖,凌君寒这个死东西是不是欺负你了?”一个成熟的女人声音窜入耳朵。
      嗓音温柔,尾音转了几个弯,娇得人发慌。
      
      不是小白,段无心抬头,和女人对视。
      
      岁数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颈上戴着一整套通透绿翡翠,无名指上明晃晃的大钻戒折射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
      浅灰色羊绒大衣长到脚踝,搭着一条白绒绒的披肩,整个人从上到下散发出一股珠光宝气的气质。
      
      “阿.....”段无心犹豫了下,把“姨”字咽下去,还是换了称呼,“姐姐你找谁......”
      
      女人拎着包往里走,涂着红指甲的手直接了当朝着毛茸茸的脑袋上撸过去,来回蹂/躏了几番,才堪堪收手。
      
      “终于摸到啦。别叫姐姐,乱辈分了,叫阿姨吧。”
      
      段无心从善如流:“阿姨好。”
      “我是凌君寒的妈妈季玫,这死小孩怎么还没回来。”季玫掏出通讯器给凌君寒发了条信息,扔到一边继续揉段无心脑袋。
      
      死小孩.......
      段无心忍着笑,难以把这三个字和那张酷脸画上等号。
      
      季玫的手指从脑门绕到下巴,轮了三圈,非常熟练地挠痒痒。
      
      段无心被这突如其来的熟络弄得很是不适应,他掌心碰了碰女人脖颈上的毛,认真发问:“这不会是老虎毛吧......”
      季玫被逗笑,“人工的,别害怕。”
      
      “哦,这样。”段无心长舒了一口气,吓死本王。
      
      季玫好奇地把他脑袋扬起来,左看右看:“原来你真会说话啊,我还以为是有人帮你配音。”
      
      这热情地互动着实招架不住,段无心别扭得躲了躲:“嗯,是用了翻译器。”
      季玫的手落了空,尴尬收回:“那很厉害呢。”
      
      话音落下,气氛陷入沉寂。
      
      段无心没什么和长辈相处的经验,性子也慢热,这会儿就是尴尬。
      他翻了几页书,后背僵直,没话找话:“阿姨,我还在直播。”
      
      “没事,你播你的。”季玫优雅转身,找了个沙发坐下,交叠着双腿打开星网。
      段无心换了个瘫的姿势,继续翻书。
      
      季玫确实没烦他,安安静静地坐在窗边沙发上,美得像一幅油画。
      段无心抽空看了眼打赏榜,数字一直在翻,包括豪气的榜一。
      
      屏幕上都是招摇的特效,预示着钱哗啦啦进账。
      奇了怪了,大家还真喜欢看他学习......
      
      段无心内心欢喜,表情高冷:“谢谢大家的打赏。”
      
      哪怕是这样一句感谢,两年来也算是破天荒头一回。
      毕竟现在要靠打赏吃饭,无奈被迫营业。
      
      段无心想,也就是这短短几天,他的生活发生的变化可谓是翻天覆地。
      但是仔细想想,艰难虎生,换来平安人生。
      
      不得不说,挺值。
      
      心里刚闪过凌君寒那张脸,那人就出现在了跟前,段无心猛然被吓了一跳。
      大白天的,邪了门了。
      
      凌君寒没说话,只是靠在门边抬下巴冲着镜头示意,缓缓眨了眨眼。
      
      没有交流,段无心竟然秒懂。
      意思到位,让他下播。
      
      他瞥了一眼今日打赏,数额已经很是可观。
      于是,毫不留情的出声:“还有十分钟下播,大家赶紧许愿。”
      
      颇有几分用完就丢的渣男气质。
      
      弹幕都在刷他无情,又见缝插针的打下愿望,两不耽误。
      十分钟后,一秒不多,抬起爪子按下关机。
      
      毕竟现在他需要讨好的人,也就凌君寒这么一个。
      
      凌君寒瞥见那边屏幕黑下去,才慢吞吞开了口:“妈,你来干什么?”
      季玫凤眼飞过去,像一把软刀,戳人心脏,“我来我儿子家,还得报备?”
      
      “不是,您是准备逮我回去相亲?”凌君寒在亲妈面前,那股吊儿郎当的劲儿也并没有太多收敛。
      
      提到这个就来气,季玫冷哼了一声,“那件事儿我放弃了,叫不动你。今天我过来,只是纯粹来看看心心。”
      
      凌君寒视线在小白虎身上扫了一圈,低低笑了声,“他有什么可看的。”
      
      “心心比你懂事,可乖了。”季玫充满怜爱看向段无心,硬是把凶巴巴说成小乖乖,滤镜强悍,“你就天天气我,家也不回。”
      
      凌君寒接话:“您要不天天给我介绍对象,我绝对一日三餐家里解决。”
      
      “我是为你终身大事着想!下周就二十五了吧,我同学都抱孙子了。”
      季玫嫌弃地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又看向段无心,“要是心心变成人就好了,来我们家当童养媳。”
      
      段无心:”.........”
      他小声嘀咕,那您可真是想多了。
      变成人,我还长翅膀上天呢。
      
      “越说越离谱,你现在着急到连动物的主意都打了?”凌君寒哧笑道,“再说了,他是公的。”
      
      “男孩子怎么了?我很开放的。”季玫叹了口气,一副我心已死的悲壮,“我现在对你要求极低,能领个人回来就行。”
      
      “打住,这个话题我不想再说。喜欢他你慢慢看,我走了。”凌君寒拧着眉,转身就要走。
      
      “诶,站住。”季玫拎着包站起来,从兜里掏出一大摞钱砸进凌君寒怀里,“给你。”
      
      “我应该成年后就没用过家里钱了吧。”凌君寒把钱塞了回去,有些无语反问:“几个意思?”
      
      季玫回头,视线和正在看家庭伦理剧的段无心对上,声音拔高了不少。
      
      “心心住元帅府,是你的福气,就算吃你的用你的,那又怎么了?早上我一看直播就气死了,都把乖乖逼得一大早就开直播赚钱了,你是不是畜生?”
      
      “我逼他什么了?你讲讲道理。”凌君寒无语,低头抖了根烟出来叼着没点,缓缓磨牙。
      他跟段无心他爹似的好生照顾,手伤还没跟小东西算账,这又天降一口大锅。
      
      季玫把钱重新扔过去,表情很是傲慢:“总之,就算一家人明算账吧。心心的饭钱我出了,他就是住到死都由我来负责。”
      
      段无心愣了几秒,终于看懂了。
      这阿姨是来帮他缴终身饭票的。
      
      虽然很是感人。
      但是,他更想把钱直接转进凌君寒卡里,昂首挺胸,绝不低人一头。
      
      两人气氛僵持,段无心找到缝隙插话:“阿姨不用的,我有钱.....”
      他重新打开星网,抬眼问凌君寒:“你卡号多少,我交餐费。”
      
      打钱!现在就打!
      
      季玫一秒破功,弯着眼尾逗他:“你是准备用直播的钱给?”
      “嗯。”段无心掌心还放在键盘上,非常硬气地追问:“说卡号,三十万一个月够不够?”
      
      说这句话的时候,底气非常足。
      就算他要依赖凌君寒的好运气,但!也要维持住自己的尊严!
      
      他和那些待宰的羔羊完全不同。
      是一只有灵性,有思想,有觉悟,还很有钱的白虎主子。
      
      凌君寒再次被逗笑,问:“三十万,你是变相要我提高餐标?”
      他甚至觉得,段无心是不是被关疯了,一会儿卖萌一会儿砸钱,不知道闹的是哪一出。
      
      “嗯,来点顶级的肉。”段无心语气傲慢,这会儿手握钞票,底气足了不少,“一分钱一分货,都是我辛辛苦苦直播挣来的。”
      
      解决了一个月的饭钱,后面应该可以稍微休息几天。
      这边脑子里还在豪迈的渲染舒爽情绪,那边一声没忍住的笑声打断脑中幻想。
      
      “傻心心,我也是你粉丝,就当是我打赏你的。”季玫掂着一大摞钱,笑得越发明艳。
      
      凌君寒啧了一声,“敢情我们全家都上赶着给他送钱。”
      不得不说,打赏里他功劳也不少。
      
      季玫连个眼神都不想给,“你不懂。”
      段无心皱了皱眉,感觉越发不对劲,“啊?您是我粉丝?”
      
      他思索了一下今天的打赏榜。
      该不会...... 这三十万还有她的功劳吧!
      
      想到这儿,他后背开始缓慢僵硬,刚装完逼,还没缓过劲儿。
      如果当场被金主打脸,也太丢人了。
      
      他猛然想起,上次说要把他当礼物送过来的时候,榜一疯狂刷屏说着凌君寒好话。
      
      难道说……
      
      季玫停顿两秒,轻飘飘扔下一句话,好像打赏了上百万,跟往水里扔了颗石子儿般的轻松。
      “我就是你的榜一,带刺玫瑰啊。”
      
      “妈,您的网名真土。”凌君寒无情嘲讽。
      
      段无心脑子嗡嗡,尴尬地脚趾扣出三个元帅府,刚刚的硬气碎了一地。
      
      .........不仅是金主,还是最大的那个。
      

  • 作者有话要说:  别尴尬,养童养媳是应该的~
    抽100个有趣评论发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