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 10 章 ...

  •   小白虎气势全无,努力回忆今日份的打赏榜。
      至少今天,不、不全是榜一打赏的吧.....
      
      脸好疼,心好伤。
      
      段无心重新窝回椅子里,浑身脱力,尚存最后一口气查看打赏。
      明晃晃的榜一让虎绝望,只希望刚刚那番话没有发生过。
      
      季玫没觉得一只动物有这么多的脑回路,还在可劲儿输出,刀刀扎心。
      “大概从两年前就开始看你直播,觉得特别亲切,这基本上成了我的睡前任务了。”
      
      别说了别说了,要死了。
      
      虎爪微动,段无心在心里盘算。
      扣掉榜一今天的打赏,还剩十五万,勉强保住面子。
      
      他重振士气,迅速调整底线,“先转你十五万,剩下的再补。”
      
      季玫瞬间明了,哑然失笑:“你专门把我刨出去什么意思,粉丝区别对待?”
      “不是,我就是觉得你们是一家人,这样不好。”段无心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的倔强。
      
      毕竟,小白虎也是要面子的。
      
      段无心缩着掌心,锲而不舍追问:“给我卡号。”
      
      这一来一回,凌君寒快听笑了。
      
      今儿他打赏的钱,转了一圈翻几倍又回了自己口袋?
      高达百分之三百的回报率,投资理财都没这能赚。
      
      “真逗,谁要收你的钱。还没吃饭吧,赶紧吃,免得说我虐待你。”凌君寒哂笑道。
      顺便抬手按门上的铃,吩咐小白送饭上来。
      
      段无心垂丧着头,一脸闷闷不乐。
      怎么给你送钱还不要,不要拉倒。
      
      餐费话题暂时告一段落。
      
      季玫视线直白,盯着段无心上下打量,用胳膊肘碰了碰凌君寒:“别说,和他们长得真挺像。”
      
      “白虎都长得差不多。”凌君寒皱眉,条件反射的反驳。
      段无心抬头,直觉这个话题与自己有关,插嘴问道:“像谁?”
      
      凌君寒防御心很重,直接了当掐断话题:“没谁。”
      
      神神秘秘,不说就不说。
      
      段无心见小白重新端来的饭菜,竟然还是刚刚那一份儿,这回连奶都没了。
      果然,没给钱就是没虎权。
      
      他闷着头抓着干巴巴的食物,小口小口细嚼慢咽。
      果然凌君寒往这一站,连吃饭都顺畅了不少。
      
      一切顺利,勉强填饱肚子。
      
      季玫撑着下巴盯着他进食,又看了眼窗外的天气,今天阳光不错。
      “心心过来两天,还没逛过元帅府吧,一会儿吃饱了可以出去玩一下。”
      
      “好,谢谢阿姨。”段无心含糊不清的答应。
      
      他的确是从那天过来就一直宅着,本就不太爱乱跑,况且窝在主卧挺舒服的。
      再说,以前只要出门,出现灾难的几率就会增加。
      
      段无心看了眼窗外,难得的冬日暖阳。
      有些心动。
      
      但,他不可能让凌君寒陪他。
      算了,运气也没背到这份儿上,自己去。
      
      段无心吃完肉,非常有礼仪的用餐巾擦了擦嘴,才晃着尾巴跳下书桌。
      他大摇大摆的路过看戏母子组,礼貌打了个招呼,“那我出去了?”
      
      “嗯,去吧,别出大门,小心被拐走。”凌君寒半带威胁的提醒他,最近着实不太平。
      段无心没法回怼他,只好温顺着话把往下接:“我会乖乖的。”
      
      季玫是资深粉丝,对段无心的脾性再熟悉不过。
      现在看着平日里一脸暴躁的小白虎变得乖巧无比,甚至怀疑她儿子背地里下了药。
      
      她目送温顺的背影缓缓离开,神情里疑惑不减,“他这么听你话?”
      
      凌君寒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直到小白点儿消失在视野,才回神。
      他垂下眼,语气没个正经:“可能你儿子人畜通吃?”
      
      “要点儿脸。”季玫唾骂他,“对了,他晚上睡哪儿?”
      凌君寒下巴微抬,指向旁边的床:“跟我睡。”
      
      季玫嫌弃地看了一眼正中央的大床,连连摇头,“啧,不行,太委屈他了,人家以前都是自个儿住。你赶紧给他腾一个专门的独栋出来。堂堂元帅,你就这么对你童养媳?”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还说上瘾了?”凌君寒闭了闭眼,努力站在另一物种角度,思考了一会儿。
      “不过,他这两天又是卖萌又是装乖,我怀疑是我在这儿,所以不自在。”
      
      他在想,是不是前两天说的玩笑话吓到了段无心,本来只是想逗弄一番。
      明明之前那么嚣张,现在寄人篱下,倒是显得委屈巴巴。
      
      “那你还不赶紧腾地儿!现在!立刻!”季玫把钱又塞回包里,恢复一脸高傲。
      临走前,还不忘指尖戳了戳她儿子,“照顾好心心哦,我会定期来检查。”
      
      凌君寒被烦的不行,挥手赶人,“知道了,走吧。”
      
      目送季玫离开,凌君寒坐回书房的椅子里,点了段无心直播的回看。
      他快速拉完几小时直播,发现独自在家的段无心,没有拆家,没有乱跑,竟然很乖。
      
      看了一整天的书,一动不动。
      嗯,值得表扬。
      
      凌君寒点开购物网站,回忆段馆长给的清单,下单了一堆小零食和玩具。
      盯着那堆花花绿绿的东西,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干了些什么,屏幕上滑动的手指猝然顿住。
      
      好像对段无心的关注,太多了些。
      
      他把头发往后一捋,自嘲笑道:还真当儿子养了。
      
      弄完这堆事儿,凌君寒又给手上的伤口重新涂了药,这才从二楼下去走到大门,抬手招呼了几个园丁过来。
      
      “你们几个把手上的活停一停,把北边那套空房子打理干净。”
      
      这话一出,一堆人惊掉下巴,瞪圆了眼。
      
      园丁甲:“那个房子都闲置那么久了,谁要搬进去?”
      园丁乙:“不是说留着以后当婚房么?难道有新夫人了?”
      园丁丙:“这可是重磅新闻,所以凌夫人在哪里?我们也想看看。”
      
      孤家寡人凌君寒,冷哼一声:“没有夫人,给段无心住。”
      
      当初他搬进来的时候,季玫特地找人好好把北边的独栋布置了一番,浮夸得不行,就等着未来女主人入住。
      只是现在看来,一时半会也结不了婚,倒是便宜了那只小白虎。
      
      他想着段无心独自住过去,自在一点儿,也许可以恢复他以前的性格。
      说实话,以前那样暴躁直接,反而更真实血性。
      
      让他扭扭捏捏装乖卖萌,两人都挺别扭。
      再说了,这硬核撒娇.....
      
      凌君寒垂眼看了看手心的伤口和虎口上的牙印儿。
      一言难尽,一手的伤。
      
      吩咐完毕,凌君寒才打开通讯器查看刚发过来的文件,凌嘉木传送了一堆关于兽魂计划的调查报告。
      
      李英毅开启项目的时间,比他想象的要早得多。
      十几年前就已经开始筹备,内容未知。
      
      这个地下项目一直没放在明面上,透露出来的蛛丝马迹不多。
      他拧着眉头从头翻到尾,暂时找不出跟段无心会有什么关联。
      
      凌君寒眼神飘向远处一团毛茸茸奔跑的身影,又收回视线看着聚在一团八卦的园丁们,淡淡下命令:“还愣着干什么,去收拾房间,今晚就搬。”
      
      园丁作鸟兽散,他双手插兜朝着段无心的方向散步过去。
      
      小东西的确粉丝不少,不一会儿就吸引了一大群人上前围观,甚至还有几个从研究院那边跑过来技术人员。
      
      只是,小白虎表情很是高冷,一副生人勿近的疏离,没人敢上前搭话。
      
      毕竟,个子再小也是猛虎。
      还是脾气不太好的那一只。
      
      凌君寒迈着长腿走近了些,抬起下巴吹了声口哨,成功吸引注意。
      段无心回头看他,眼神顿了一秒,绕了一圈儿快步跑到他面前:“你还没走?”
      
      “交代点事情就走,你喜欢这儿?”
      “绿化还凑合。”
      
      说话还挺有余地,凑合。
      
      “那就多跑两圈,老虎运动量应该挺大。”
      凌君寒想到刚才的事儿,又揶揄了一句,“放心,多个老虎的饭量,我还是养得起。”
      
      段无心觉得害臊,抬起爪子挠了一下脸,闷闷地回了一声,“哦,知道了。”
      
      围观群众见两人气氛还算融洽,一步步缓慢靠近,默默围成一圈。
      人群之中,有人缓缓伸出手,跃跃欲试:“头儿,我能摸一摸吗?”
      
      凌君寒面无表情瞪回去,“谁允许你们上班跑出来的?”
      
      “好奇啊,以前都是看直播,现在难得见一见真身.....”
      “摸一下能幸运加倍吧,我脑子里已经飘过一万个愿望了。”
      “看起来毛好软,但眼神好凶!”
      
      凌君寒面无表情,稍微松口:“行,允许你们再看三十秒。”
      
      段无心抬起眼偷瞄凌君寒,这会儿冷着脸训人的样子,的确很暴虐。
      他小心翼翼垫着脚往凌君寒脚边蹭了几步,享受一下短暂的幸运之光。
      
      啊,暖洋洋,真舒服。
      
      脚边多了一团毛茸茸,凌君寒显然误解了他的意思。
      又卖萌了,大概是刚刚训斥的语气吓到了他。
      
      娇气。
      
      他放软语气,手指随意点了三个人:“你们不是想看他吗?跟他比赛跑步,看个够。”
      
      “跑步?”属下差点儿咬了舌头,“跟一只老虎?”
      凌君寒语气平静:“嗯,不愿意?”
      
      “没,愿意愿意,来吧。”
      
      几个人摩拳擦掌,开始做跑前热身。
      剩下的个个一脸看戏,这可比上班好玩多了。
      
      凌君寒视线落在段无心身上,嗓音轻了些:“怎么样,我找人陪你玩,开心点儿?”
      
      什么?跟三个人跑步?
      他是不是想给我个下马威,趁机累死我?
      
      这事儿落在段无心眼里,就变成了体罚和虐待。
      段无心杵在原地,一脸不高兴。
      
      行,跑就跑。
      本王跑死你们。
      
      段无心冷冷瞥了三人一眼,撑开四肢做了个拉伸,然后微微点头,“开始。”
      话音未落,那三人竟然心有灵犀的集体抢跑,无语。
      
      蹬腿,趴下,屏息,发力。
      不过半秒,段无心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四周的树木都成了虚影,寒风刮在脸上,很冷,也很畅快。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自由地奔跑。
      因为常常担心突如其来的意外,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家摊着,被迫宅家。
      
      但,百兽之王,本能仍在。
      
      不过一秒的功夫,成功超过废柴三人组,朝着更远的地方跑去。
      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视野里,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白点儿。
      
      没半个小时,三人气喘吁吁折返:“头儿,追不上。下次还是让你们军队的过来跑吧,我们干技术活儿的吃不消啊。”
      
      凌君寒懒散地地站在草坪边抽烟,低声问:“他人呢?”
      
      矮个儿回:“......跑没了。”
      
      太阳已经落山,暮霭沉沉,四周笼罩上一层黑色,视线昏暗成一团。
      气温骤降,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雪。
      
      凌君寒顿了一下,把烟掐灭,有些担心起来。
      这小白虎不会趁机逃跑了吧,应该在他身上装个定位仪的。
      
      他正准备使唤几个人去找找,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视野里一个白茫茫的身影奔了回来。
      脸上按耐不住地带着一份“快表扬我”的小表情,张扬的摇着尾巴。
      
      凌君寒松了口气,一颗心落回原处。
      还知道回来,没白养这么两天。
      
      他弯腰捏了捏毛茸茸的耳朵,又狠狠搓了一下,半带教育似的:“跑这么远?不怕跑丢?”
      
      “你让我跑的啊。”段无心又摇了摇尾巴,语气掩饰不住的傲娇。
      
      看我多听话,多能干。
      这么乖巧,这么可爱,喜欢吧,爱了吧。
      
      “嗯,厉害,他们都跑不过你。”凌君寒弯了弯唇,张口表扬。
      来这么一圈,的确看起来活力多了。
      
      段无心出了点汗,埋头抖了抖被风吹乱的毛发,怀念起昨晚一起泡澡的时光。
      运动过后再舒服泡个澡,美滋滋。
      
      他越过凌君寒,迈着无心步,准备打道回府。
      刚迈出前脚,脖颈被凌君寒捏住。
      
      “等一下。”
      
      “干什么?”段无心四爪撑地,强行刹车。
      
      凌君寒看着过来的几个园丁,问:“弄好了吗?”
      那人回:“差不多了,现在就可以搬。”
      
      凌君寒点了点头,轻而易举把段无心抓起来,半搂着两只乱动的小腿往怀里摁,一边朝着北边的独栋走。
      段无心还在晃尾巴,掩饰不住的得意。
      
      看来今天的挣表现初见成效,凌君寒又抱他了。
      脸蛋贴着胸口,脑门抵着第二颗纽扣,一个很亲密的姿势。
      
      再过几天,就舍不得把他做掉。
      然后,就可以康庄大道,舒舒坦坦的享受命运之神的光环。
      
      梦想很美好,只是路不太熟悉。
      段无心看着越来越偏僻的方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我们去哪儿?”
      
      “到了就知道了。”凌君寒掂了掂圆润的屁股,慢悠悠步行。
      也怪元帅府之前修得太大,走路有点儿费劲。
      
      又过了一会儿,段无心眯了眯眼,看到一栋黑漆漆的房子独立在小路尽头。
      三层小楼,一片昏暗,背后是一整片郁郁葱葱的森林,晃着月影,看起来怪阴森。
      
      他还没反应过来,凌君寒就推开沉重的大门进去,俯身把他放在了冷冰冰的正厅。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段无心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他仰着头,环顾四周,装潢倒是挺好。
      
      就是.......
      又黑又冷,空气里毫无人气,这是什么鬼地方。
      
      凌君寒走到玄关,抬手打开客厅的灯,昏暗的房间骤然变亮。
      他转身解释:“这儿就是你今后住的地方,需要什么按门口的铃,会有人过来。”
      
      段无心怒目圆睁,不确定的重复:“我住这儿?”
      
      “嗯,这地方一直没人住,空了好些年。”
      
      凌君寒每多一个字,段无心的心脏就沉下去一分。
      
      段无心浑身发颤,陷入绝望:“我自己住?”
      
      凌君寒看他紧张兮兮的表情,以为他嫌弃合住,更加确信自己的决定:“不会有别人,就你一个,随你折腾。”
      
      段无心暴躁地转了一圈,这是要跟他分居?
      
      所以,凌君寒并不喜欢软的,失策了。
      
      他回想起每次装乖的时候,凌君寒都是一脸看傻子的表情。
      后知后觉的顿悟,为时已晚。
      
      段无心又叹了口气,果然失策了。
      他到底喜欢啥样儿的?
      
      男人心,海底针。
      
      凌君寒解释完毕,看了看时间,“我叫小白帮你把东西搬过来,我还有事儿,明天来看你。”
      说完,弯腰安慰似的拍了拍头,转身带上大门。
      
      谁要你施舍几分钟来看我啊!
      
      段无心看着这个无情离开的身影,再环顾了一下毫无人气的四周。
      很好,不仅幸运之神没有了,还被扔得更远了。
      
      憋了好几天的怒气实在没地儿发。
      整个怨念几乎是要涌出嗓子眼儿。
      
      他一掌拍在客厅正中央的茶几上,大理石桌面精准的出现了几道裂痕。
      不解气似的,段无心原地跑了几圈,又愤怒的冲着空气嗷了几声。
      
      本王对你撒娇,跟你卖萌,出卖自己的本性。
      还费尽心思赚钱,就是为了付一点儿生活费!
      
      而你!可恶的两脚兽!
      你竟然,把我扔进了冷宫!

  • 作者有话要说:  老凌:媳妇儿,你又冤枉我
    今天也是100个有趣的评论发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