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今天大约诸事不宜。
      
      段无心平时对网友还算宽容,一般也就给烦人弹幕“三日禁言”套餐,实在是今天这几个网友像约好似的,连戳三大禁区。
      
      骂馆长。
      夸可爱。
      说他运气差。
      
      尤其是刚封那一位,那欠嗖嗖的语气和前面那个说他点背的大概是同一个人。
      要是被他知道背后马甲是谁,一定打得他叫爸爸。
      
      调戏他,嘲讽他,很好笑?
      
      段无心冷着表情,扬起下巴睥睨屏幕。
      翘着的尾巴倒是有些委屈地垂下去,有一搭没一搭扫着地面。
      
      睡觉正香,床因为螺丝没拧紧塌了一半。
      出门遛弯,树上掉下来的果子刚好砸到头。
      没事儿爬个树,一身白毛被雷给劈焦了。
      
      很讽刺,他能带给人好运,自己却是个生活如履薄冰的倒霉蛋。
      想到过往的血泪史,小白虎冷哼一声,冲着空气愤怒龇牙。
      
      不行,我命由我不由天!
      
      刚哼唧完,直播设备猝不及防冒起了烟,瞬间黑屏。
      凭着常年苟且偷生养成的本能,原本软趴趴的尾巴猛烈一甩,靠着击打在地面的反作用力,段无心险而又险的躲开了爆炸。
      
      ……知道错了,我认命。
      
      这边灾难现场还没处理干净,段永年就闻声赶了过来。
      他进门就瞥见报废的设备,喘了几口气,才慢吞吞说道:“三连拉黑还不解气,连镜头都气炸了?”
      
      段无心感觉自己又被老父亲扎了心。
      他耷拉着耳朵,快速地挪了半寸,扭头拿圆滚滚的屁股对着人。
      
      哪壶不开提哪壶,烦。
      
      段永年弯腰蹲了下来,双手揪着他两只耳朵稍一用力,咻的一下,瘫在光滑地板上的小白虎立刻被一百八十度转了半圈。
      
      指尖戳了戳炸毛的脸,段永年憋着笑摁了一下他脖子上挂着的项链坠子,问道:“到底在气什么?”
      
      段无心扬起脖颈嗷了两声,咬牙切齿。
      坠子是个自动翻译器,能实时切换成模拟人声。
      段永年替他挑选的音色干净清澈,只是这会儿冷淡的语气实在谈不上好听。
      
      “没事,那个人说我运气差。”
      
      段永年愣了半秒,又毫不客气地笑出声,“这人眼光挺毒,这都能看出来。”
      “嘴也很毒,坏透了。”段无心磨牙。
      
      “行了,别气。”段永年随手撸了撸他背上炸起的毛,哄道:“今天又砸杯子了?我给你拿了一套新的,你保证喜欢。”
      
      段无心连眼皮都懒得掀,坦然接受命运:“反正过不了两天都得碎。”
      
      段永年把玩着杯把儿,上上下下看了一眼小白虎,又看了一眼黑沉沉的天色。
      胸腔起伏,欲言又止。
      
      段无心洞察力极强,直接戳穿:“您想说什么?”
      
      “那什么,先洗澡。”
      段永年弯下腰,轻松地把小白虎撸起来架在肩膀上,快步走进旁边的浴室。
      
      段无心弓着腰杵在浴缸旁边,盯着水慢慢涨上来,面无表情地把旁边几只玩具小鸭子报复性地推进池子里。
      
      “今天用橙子味的吧。”段永年自言自语,拎着一堆瓶瓶罐罐摆了一排,又试了试水温,才把小白虎小心翼翼放进去,往他头上浇水倒沐浴露。
      
      水温正好,段无心微微仰头,舒服地眯了眯眼。
      
      “别动,我帮你。”段永年按住他,细心地顺着油光水滑的毛。
      他慢吞吞斟酌言辞:“要是,今后不跟爸爸一起住了,换其他人照顾你,你会不会难过?”
      
      “你要退休了?”
      段无心头也没回,笃定道:“就你在濒灭馆呼风唤雨的地位,退休了也可以照顾我啊。”
      
      “五六十了,我倒是巴不得退休。”段永年揉了揉他的脑袋,还是一口气把话说了个完整。
      “上头今天来找我了,说准备把你送给凌君寒当生日礼物。”
      
      “凌君寒是谁?”
      “联邦最年轻的元帅。”
      
      段无心浑身僵住,过了很久,才很轻地应了声,“哦,元帅。”
      
      他又想起那个漫天飞雪的冬天,父母死在一个军人的枪下,只是“砰”的两声,纯白的雪上一片嫣红。
      那会儿年纪小,那位军官的脸已经模糊不清,只记得左脸有一道狰狞的伤,以及肩膀上难以忽视的金色勋章。
      
      段永年救他回来已经是三天后,没人知道那天发生过什么。
      只是,他跟军人应该是势不两立的。
      
      他们残暴血腥,这位元帅大抵也是一样。
      
      那股烦躁感又涌了上来,段无心一巴掌打在鸭子上,满屋子嘎嘎直响。
      段永年揉了揉他的脑袋,低声哄:“你放心,我没同意。”
      
      段无心听出了弦外之音,“如果人家强行要送,你能怎么办?”
      
      “你不想去,我就死磕到底!……凭我在濒灭馆呼风唤雨的地位……”段永年直了直后背,嗓音发干。
      说到最后,声音虚了下去。  
      
      “嗯 ,不想去。”段无心难得吐露真心。
      他抬起肉掌,把一只玩具鸭用力拍进水底,溅起一池浪花。
      
      洗完澡,段永年帮他吹干毛发就回去睡了,段无心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他烦了一晚上,索性翻身起床。把今天赚的打赏都转给段永年后,登录星网,在搜索框里搜索关键词“凌君寒”。
      
      弹出来的相关链接很多,第一条就是星网百科,配图是一张身着军装的照片。
      
      男人头发后梳,目不斜视。眉骨略高,压着深邃的眼眸。五官像锋利的刀刃结了霜,尖锐又不近人情。
      庆幸的是,脸上没有丑陋的伤痕。
      
      段无心稍微松了口气,还好不是那个人。
      
      他掌心碰到发亮的屏幕,软垫压在男人的眉心。
      凶巴巴的,不像军人,倒像个悍匪。
      
      掌心右移,落在熠熠发光的军队勋章上。
      晃眼的金色,显示着万人景仰的至高头衔。
      
      凌君寒的元帅身份,让段无心发自内心感到抗拒。  
      如果真送过去,作为礼物,那就是挥之即来招之既去,最后被炖了煮汤都没人知道。
      
      他还没想清楚未来,也许还没来得及报仇,哪天睡梦中被吊灯砸死也说不好。
      但,按照自己运气差的数年经验,这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爪子勾住鼠标艰难滑动,清一色战功显赫的夸赞,实在看不出什么个人性格。
      
      平时端抢拿炮的,这人真的会要他吗?
      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癖好,喜欢把稀有动物剁碎了吃掉什么的?
      
      之前在弹幕里看到说虎鞭壯阳......
      虎鞭是哪儿?难道要对自己毛茸茸的小尾巴动手?
      
      脑洞一打开,就越想越瘆得慌。
      段无心突然打了个寒颤,视线停留在生日的那一行。
      
      1月20日。
      不到两周。
      
      这日期就像是死亡倒计时,每一天都在逼近末日。
      
      他威风小白虎战斗力再强,拆个家具砸个床还行,真要正面对刚,对方好歹是枪林弹雨里活下来的元帅。
      那个姓凌的,一定把他欺负得连渣都不剩。
      
      头一回,天不怕地不怕的段无心,有点儿犯怂。
      
      当晚,他就梦到了那张脸。
      冷酷的男人手握刀叉,双眼死死盯着自己的尾巴舔了舔下唇。
      
      “你干什么?”段无心抖着毛,强装淡定。
      那人露出一抹狠厉的笑意,低声道:“吃了你。”
      
      “……我肉太老了,不好吃的!”段无心张牙舞爪反抗,一爪挠在男人手臂上,脑门抵上一杆黑洞洞的枪。
      
      他猛然惊醒,仿佛坐在粘稠的血里,一身冷汗。
      第二天一整天,心悸腿软,走路都是飘的。
      
      想到这儿,他晚饭甚至少吃了几斤肉。
      隔壁马大爷说,要是饿瘦了,也许会多养几天喂胖再送出去。
      
      段无心沐浴在夕阳下,双爪合十,诚心祈祷。
      如果可以不当礼物,本虎愿意再分出十倍幸运值帮网友梦想成真。
      
      晚上九点,照常直播。
      刚开十分钟,直播栏下方就跳出一个弹框投票。
      
      【超级萌宠段无心即将作为礼物送给凌君寒,你怎么看?】
      
      段无心皱了皱眉,昨晚才说起这事,这风声走得也太快了点儿。
      弹幕一片问号飘过,紧接着此起彼伏的反对声霸占屏幕。
      
      【好笑,高层脑子里都装了屎吗,想出这种破主意?】
      【看到投票拳头硬了,投赞成的是两块一条的水军吧?】
      【别送我儿子,老母亲愿意代替儿子去】
      【呸,前面的就是垂涎元帅颜值】
      【不是吧不是吧,还有谁不知道许愿宝贝是全星际共有财产吗!!】
      
      段无心僵直着脖子,一条一条浏览过去,看得脑袋疼。
      也许做投票的人是好心想要激起众怒,但现在看来,弹幕一片糟心。
      
      他微微闭了闭眼,随手打开旁边的电视转移注意力。
      好巧不巧,频道里正播放着关于凌君寒前几天打完胜仗归来的消息,言辞之间,大肆吹捧。
      
      段无心切了直播视角,慢吞吞地迈着无心步挪过去,半蹲在电视机前看新闻。
      弹幕跟着直播画面看过去,小白虎正襟危坐,表情严肃。
      
      【嚯,说什么来什么,我感觉心心逐渐面露凶光】
      【虽然但是,凌君寒长得好他妈帅!prprpr】
      【换个角度想,要是和元帅结婚,岂不是可以同时拥有男神和儿子了?】
      【哦,男妈妈也有点心动,想跟元帅击剑】
      【前面的恶不恶心,要送儿子,就不能同意!】
      【心——心——快——跑!这个男人马上就要把你抓起来吃掉了!】
      
      段无心微微歪了一下头,仔细研究。
      
      屏幕里的凌君寒谈吐得体,气场强大,一副“看谁不爽就拿枪崩了他”的霸气。
      但一看就不像喜欢动物的样子,果然是想把他弄过去做掉吧?
      
      所以,吃濒危动物犯法吗?
      段无心想了想,这个问题触及知识盲区。
      
      他又挪近了几步,爪子还没摸上屏幕,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对。
      微弱的电流声滋滋作响,电视机要开始抽风了。
      
      没有犹豫,不需要反应。
      长年累月形成的肌肉记忆已经在他大脑还没下达指令前,就已经不由自主的对电视机伸出了魔爪。
      
      “咚”的一声,巨大的声响在空旷的客厅里回荡。
      
      在屏幕黑下去之前,凌君寒的脸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碎片之间,露出一双漆黑的眼,阴沉沉地吓人。
      
      当着几千万网友的面,他砸了凌君寒的正脸,扎扎实实的一拳。
      段无心心里咯噔一声,完了,这下矛盾彻底激化。
      
      他是讨厌军方,但在自己直播上砸了人家的新闻采访,也实在是有些过了。
      
      他揉了揉拳头,呆滞地盯着碎掉的电视机看了几秒,把碎片小心地用爪子拢在一起。藏在怀里。
      掩盖案发现场后,才缓缓转向弹幕。
      一向凶巴巴的眼神里,闪过一瞬间的茫然无措。
      
      我要说,我只是怕电视机炸了你们信吗?
      
      显然,弹幕是不信的。
      
      【哈哈哈暴躁猛虎的猎杀时刻!】
      【猛虎面前,人人平等,男神也无法破例】
      【这一拳,砸出了风采,砸出了气势,砸出了跟命运抗争的决心!】
      【傻逼高层,看到了吗?儿子在反抗!!】
      【敢爱敢恨段无心!铁血勇士段无心!】
      
      被弹幕激励,段无心想了想,又硬气地挺直了背。
      哼,身正不怕影子斜。
      
      反正被误解也不是一两天,也许元帅看他这么凶,就不打算要了。
      那岂不是,歪打正着?
      
      -
      凌君寒刚忙完点进直播间,就看见自己的脸被揍了个大窟窿。
      他轻啧了一声,无语的继续把新注册的小号绑定银行卡。
      
      继拉黑禁言后的,第三个小号。
      
      “看起来,我儿子不太喜欢你。”凌嘉木揉着被强制训练了一天的双臂,可劲儿嘲讽。
      凌君掀起眼皮,问道:“他知道昨天那号是我了?”
      
      “他哪儿知道,还不是他们头疼今年给你送什么礼物,最后想了一招,送段无心。”凌嘉木换上便装,喜滋滋的点开终端,在投票的那一栏选了赞成。
      
      他五指微动,一脸兴奋掩盖不住,“可以近距离撸大猫,元帅府上下都高兴坏了,恨不得明天就是您的大寿。”
      
      凌君寒指节扣了扣屏幕,散漫开口:“送给我?”
      
      他生活挺糙的,大概没什么养宠物的耐心。
      但对于白虎这个品种,他有天然的亲近感。
      
      “嗯,你不要就给我。”
      凌嘉木弯腰,谄媚地笑,“哥,给我吧。”
      
      凌君寒懒得理他,拖着进度条倒回去看回放。
      画面暂停在重拳出击那一秒,小白虎气势逼人,动作敏锐。
      
      来回看了三遍,他还是没弄明白,“他砸我做什么?”
      
      凌嘉木扬了扬下巴,挤兑道:“弹幕不说了么,想到要当你的礼物就来气呗。不畏强权,不愧我儿。”
      
      “嗯,这怒气冲冲的样子倒是挺逗的。”
      凌君寒嘴角扬了一下,动了动指尖送出五万礼物,账号瞬间连升两级。
      
      凌嘉木翻了个白眼,骂道:“变态。”
      喜欢看人生气,他哥这是什么恶趣味?
      
      “辱骂上司,这个季度奖金没了。”
      
      凌嘉木:“……”
      我是你亲弟啊,不是外面的阿猫阿狗啊!
      我儿子打得,我就骂不得?
      
      凌君寒无视一旁凌嘉木怨念的眼神,视线依旧,落在屏幕中央。
      
      此刻小白虎已经瘫在了地上,像一团棉花。毛茸茸的耳朵在前后地抖动,自成一种节奏。
      他萌生了更变态的念头,想上手拎起耳朵捏一捏。
      
      这么讨厌他,如果真成了他宠物,到时候得炸成什么样儿?
      漫长枯燥的军队生活突然感觉到了,有趣。
      
      凌君寒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才抽出一根烟含在嘴里,随意吩咐道:“把明晚的行程推了,跟我去一趟濒灭馆。”
      
      “人家都不待见你,心心可暴躁了。”
      凌嘉木查看完行程表,好心提醒:“而且,你九点多才有空。九点,知道意味着什么吗?这是准备上我儿子直播间直播挨打?”
      
      凌君寒咬着烟没点,一手拨弄着打火机啪嗒作响,嗓音里多了点玩味。
      “行,我等他当面揍我。”
      
      凌嘉木震惊抬头:“哥......你.....抖M?”

  • 作者有话要说:  没事儿,床下打架床上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