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万籁俱寂,墙上的雕花时钟摇晃钟摆,中规中矩敲了九下,准点报时。
      
      五米高的房顶上挂着繁复通透的水晶吊灯,把一侧的落地窗照得灯火通明。
      目之所及,除了正中央孤零零的大理石茶几,几乎就没什么别的家具,空旷得厉害。
      
      瘫成一滩的小白虎抖了抖毛,懒洋洋地跟着敲钟晃了九下毛茸茸的尾巴,强迫症似的跟着摆钟停住,才微微睁眼,露出琥珀色的瞳孔。
      
      感觉到旁边茶几上的水杯摇摇欲坠,再多一秒就要砸落下来,他收起懒散猛然起身,预判似的一巴掌拍过去,干脆利落。
      
      水晶杯撞到抛光地面,玻璃溅了一地。
      
      处理完破杯子,他才习惯性地看了一眼茶几上刚开的直播,层层叠叠的弹幕已经盖过屏幕上自己的脸:
      
      【啊,我好了....每日任务:打碎家具(1/1)完成】
      【小老虎能有什么坏心眼呢?他不过是掌心痒痒罢了】
      【崽崽随便霍霍,妈妈给你打钱!】
      【不是,连床和沙发都没了?馆长干什么吃的,让这么可爱的小宝贝睡地上???】
      【馆长不背锅,多半是儿子自己拍烂了懒得换】
      【前面新来的吧,别说馆长坏话,会被拉黑】
      
      似乎是印证弹幕没说错,说时迟那时快,两只胖乎乎的小短爪分别放上键盘和鼠标,一顿乱戳。
      
      找出名字。
      单击右键。
      选择拉黑。
      拉黑该账户时间选择:
      永久。
      
      一气呵成。
      熟练得让人心疼。
      
      其实也不怪他拆家,都是这些东西自己来招惹他。不过是先下手为强,不然会伤到自己。
      睡地板是硬了点儿,但是安全。
      
      馆长段永年对他很好,把他救回濒灭馆,教他各种技能,给与他最大的自由权限。
      每天送来各种好吃的,亲自照顾洗澡遛弯,弄坏了东西就默默地添置新款。
      
      甚至,段无心这个名都是他起的。
      总的来说,段永年就是再生亲爹。
      
      段无心手掌敲着键盘,一张脸怼在镜头上,明明是威风凛凛的小白虎,却因为气鼓鼓的小圆脸降低了些许锐气,显得有些发憨。
      
      他一脸冷漠,伸出圆手,熟练打字:【不许骂他!!!!!】
      
      五个感叹号,表示出离愤怒。
      这也是段永年教的。
      
      【是是是,馆长最好了~心宝不气】
      【讲道理,馆长真是把崽崽当儿子养】
      【u1s1,我要是能饲养心心...... 吸溜~ 好馋~】
      【不骂馆长,但那可是两千一个的杯子啊,妈妈不许你浪费!】
      【儿子高兴就好,大气男妈妈给你打钱】
      【滚,不要男妈妈】
      
      看着弹幕恢复和谐,段无心把前爪缩回肚子揣着,又悠悠地晃了晃尾巴。
      屏幕上一片浮夸的打赏特效烟花似的炸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作为直播关注度稳坐第一的主播,这都是正常操作。
      
      房间里除了茶几上这一台,室内室外都同时装了摄像头,方便直播切换角度,全方位吸大猫。
      主播段无心,什么都不用做,他睡觉人家都能看一晚上。
      
      段无心发了会儿呆,无聊地起身抖了抖毛。这一天天的,怎么那么无趣。
      要不是为了给段永年多赚点钱,他连直播都不想开。
      
      没关紧的窗沿扫过一阵寒风,他站起来迈开白色小短腿,开始沿着落地窗笔直地散步。
      眼神带刀,脚步稳健,看向落地窗外郁郁葱葱的树木,颇有几分巡视领土虎虎生风的气势。
      
      【六亲不认无心步!!!】
      【莫得感情的顺拐机器】
      【走两步,你再走两步】
      【顺拐了顺拐了,妈妈的好大儿】
      
      段无心瞥了一眼层层叠叠的字,没仔细研究,继续扬着头同手同脚的晃。
      不用看都知道,肯定堆满了漂亮话。
      
      呵,都是小场面。
      这群盲目又天真的人类,这么爱自己,我才不会开心的哼。
      
      表情严肃的段无心继续小腿儿迈着无心步,傲视群树。
      就是那根小尾巴,按捺不住开始很有节奏的摇晃了起来。
      
      -
      市区中心的元帅府,华灯初上,灯火通明。
      
      书房内,男人略带疲惫揉了揉眉心,往椅背上靠过去,散漫问道:“研究院的项目进展得怎么样了?”
      
      “报告长官,七个项目主持人宣布失败,两个刚有了大进展,三个在收尾,其余项目还在跟进。”
      刚上任的副官穿着整齐军装,笔直站在一旁,“最近降温,你穿太少了。”
      
      凌君寒嗯了一声,伸手把挂在凌嘉木臂弯上的军装接过来,松松地披在肩上。
      尽管是仰视看人,微抬的下巴却很是桀骜不驯。
      
      他若有所思地盯着面前那张强行严肃的脸,哼笑了一声:“放松点儿,私下不用叫我长官。还有事儿?”
      
      凌嘉木也跟着笑了笑,抬手松了一颗扣子,“妈又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让你明天回家。”
      “不去。”凌君寒一口回绝,拢着军装大衣起身,“跟我去研究院,今天让他们早点下班。”
      
      凌嘉木跟在他身后,絮絮叨叨的说着他妈交代的任务:“这次的人选我看过了,挺好看的。我这有照片,你要想看,我可以.......”
      凌君寒回头瞥了他一眼,打断他,“你也老大不小了,看上了就自己去。”
      
      再老,能有你老么?
      凌嘉木冲着男人乌黑的后脑勺做了个鬼脸,又默默地禁了声。
      
      冬日的风吹起大衣一角,露出一截笔直修长的腿,随着男人步伐交替,勾勒出精壮的线条。
      进入拐角,连廊的灯光暗了下去,晕成一团浓重的夜色。月光在他脸上切割成半明半暗,把凌厉的下颌线和英俊的眉眼衬得更是利落。
      
      这张脸无论看过多少次,凌嘉木还是想感叹,真他妈优越。
      只是这么多年,仍然孤家寡人一个,身边也没个伴儿,怪可怜的。
      
      凌嘉木收回视线,不死心地劝说:“哥,真准备孤独终老啊,去看看呗。”
      “上班时间别叫哥。”凌君寒很是不耐烦,步子迈得更大了一些,彻底把人甩在身后。
      
      妈的,到底刚才是谁让我私下放松?
      凌嘉木翻了个白眼,跟着人融入夜色。
      
      研究院是凌君寒的私人管辖,在元帅府的西边,占地挺大,设施顶尖。
      两人走了好一阵,凌君寒才抵达门口。
      
      感应大门自动打开,房间里闹哄哄的。
      凌君寒皱了皱眉,抬眼就看到他那群穿着白色制服的精英手下们,个个面带兴奋地挤在正中间的操作台。
      
      眉飞色舞,嘴角裂开,脸上带着奇怪满足感的微笑。
      
      聚众看片儿?越活越回去了。
      
      凌君寒轻咳了一声,那群人脑袋都没动,没人理他。
      啧,这一届年轻人警戒心不太行。
      
      他下意识的放轻声音踱步过去,借着身高优势微微弯腰,终于从缝隙里看到了发亮的屏幕。
      白茫茫的一团占据整个镜头,看不清是什么玩意儿。
      
      凌君寒随意点了点最近的一个肩膀,垂着眼问:“在看什么?”
      那人恋恋不舍地盯了几秒屏幕,才缓缓回头,“头儿?头儿!!??你怎么来了??”
      
      “这男的女的?”凌君寒问。
      凌嘉木缓缓跟上,凑过去解释:“动物的,是直播,哎呀我都没有注意时间,都快十点了。”
      
      “连你也看?”旁边的人挪了地儿,凌君寒支着腿靠在操作台边,带着一脸迷惑,将披着的军装抖落。
      
      “看啊,都怪你最近揪着我加班,让我错过了好多次。”凌嘉木低声抱怨,手却没有丝毫停顿,将掉落的大衣给顺势接了过来,挂在臂弯。
      
      凌君寒又瞥了一眼屏幕,这回镜头拉远,他终于看到那坨白茫茫的真相。
      
      是一只浑身雪白的小老虎,皮毛光润,白得晃眼。
      大概物种变异,和以前见过的白虎体型差了不少,也就比宠物猫稍微大点儿。
      
      毛发蓬松,摸起来手感一定很不错。
      凌君寒捻了捻手心,好像掌心已经提前预支了柔软的触感。
      
      白虎这个品种,的确是很多年没见了。
      但这个夸张的在线人数,这群人实在是有些少见多怪。
      
      他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小家伙正垫着脚,小心翼翼地从旁边柜子上拿出一个新的杯子倒水喝。
      看起来,还是个有些呆的小白虎。
      
      拿个杯子而已,动作用得着这么谨慎吗?
      
      “行了,回宿舍看吧。现在下——”
      “班”字还没说出口,大家齐刷刷地散开,回到自己的座位,一边嚷:“十点了十点了。”
      
      凌君寒再次迷惑看向众人,觉得自己好像和时代脱了轨。
      他拉开一把凳子敞着腿靠上去,脚尖有一搭没一搭抵着操作台,准备好好研究一下这玩意儿有什么值得看的。
      
      猛然间,密密麻麻地弹幕盖过画面,现在连白虎脑门都看不见了。
      
      【终于等到许愿时间了,希望下周期末考试及格】
      【快让我瘦十斤!很急很关键!!】
      【求一夜暴富,要求不高,五百万就行】
      【妈妈的病赶紧好起来,拜托心心了呜呜呜】
      【希望我哥能恋爱成功,早日脱单】
      
      凌君寒看懂了,这群网友在跟一只白虎许愿,看起来还特别情真意切。
      他看了眼旁边手放在终端上的凌嘉木,甚至怀疑最新那条彩色弹幕就是这小子发的。
      
      连凌嘉木都信?太可笑了。
      凌君寒碰了碰他胳膊,“你也许了?”
      
      “嗯,听说成功概率超过75%,试试。”凌嘉木蹭上了许愿时间,一脸舒坦地仰头枕着双手。
      “75%,还有零有整。”凌君寒嗤笑。
      
      见他哥一脸看傻逼的表情,凌嘉木又补充道,“之前大家也不信,自从有个粉丝用了心心头像,打牌当晚赢了五千。有一个弹幕求心心祝福,结果裸考及格。还有个姑娘买了心心周边,喜欢的男生立刻跟她告白神不神奇!甚至......”
      
      “打住,也可能是托儿。”凌君寒对于玄学不置可否。
      凌嘉木瞪他,语气认真起来:“心心的直播一直是第一,靠脸就能赢排面,没必要操这种人设。”
      
      “........”凌君寒感觉有些心累。
      好歹都升职成了元帅副官,这饭圈儿小词怎么还一套一套的。
      
      他视线回到屏幕上,弹幕后面的小白虎正在悠悠地伸着舌头喝水,刚舔了一口,就被猛然呛到,咳成一团。
      根根分明的毛球抖得更厉害,连带耳朵都在颤,看起来被折腾不轻。
      
      舔一口都能呛,凌君寒被逗笑,敲着键盘打字。
      账号等级很高,刚发出去,就带着七彩颜色炸了屏幕。
      
      心心官方亲爹:【能帮人圆梦,自己那么点儿背?】
      
      凌君寒不确定小傻子能不能看懂,就看到咳完的小白虎凑到屏幕面前,胖乎乎的爪子放上键盘。
      一脸生气地炸着毛,好像在操作什么。
      
      凌君寒心想,别的不说,这小白虎会的技能还挺多。
      下一秒,彩色账号ID变成了灰色。
      
      一目了然,他被禁言拉黑一条龙了。
      
      凌君寒啧了一声,长腿一蹬,把转椅滑向一边,“他生什么气?”
      凌嘉木没接话,只是微微扶额,“........你把他们辛苦养到九级的账号给废了。”
      
      话音刚落,散开的人群又围了回来,看着灰掉的账号个个面如死灰。
      场面一度陷入沉寂。
      
      好一会儿,终于有一个胆大的没忍住,哭丧着脸吐槽:“头儿,我们花了三个月轮流登录打卡才到了九级,砸了好多钱才到了总榜第三,这下全没了。”
      
      “先不说这个,你们谁再借我一下账号。”凌君寒隔着屏幕,和怒气冲冲的小白虎对视。
      多大点儿事,气得耳朵都竖了起来,这小暴脾气莫名挺对他胃口。
      
      想到这位发言在段无心雷区上蹦迪的男人,下属有骨气地纷纷摇头,“我们的账号都是宝贝,不借。”
      “大气点儿。”凌君寒双手环抱,置若罔闻。
      
      凌嘉木补上一刀,低声抱怨:“你别为难人家了,我还得帮你善后,还他们一个九级。”
      
      凌君寒无语,心想这群人可真他妈抠,平时发那么多奖金都没让你们学到老子豪爽的十分之一。
      他垂着眼打开个人终端,登录星网直播注册了一个新账号,直接关联银行账户。
      
      干脆利落地关注了段无心的直播间后,凌君寒粗粝的指尖划过屏幕上毛茸茸的耳朵,哂笑道:“不就是个九级账号么,我养好了还你们。”
      
      资深粉丝凌嘉木弯腰过去,开始指点:“得多发弹幕多砸钱,每天签到打卡,升级快。”
      
      “知道。”凌君寒懒散地应了声。
      
      凌嘉木操碎了心:“求你,非要发弹幕...... 就多夸夸。”
      要么,就闭嘴。
      当着下属,这句话没敢说。
      
      凌君寒决定暂时放下酷哥面子,说:“行,夸。”
      
      他先送了三万的小礼物,伴随着金主爸爸的特效,一条一条的打字:
      
      【还喝水吗?小东西】
      【你生起气来挺可爱】
      【耳朵再竖高一点儿吧】
      【我挺喜欢你这样】
      
      最后一条没能发出去,系统弹出提示:三天内无法发送弹幕。
      凌嘉木阴阳怪气提醒:“长官,你又被我儿子禁言了呢。”
      
      凌君寒:“?”

  • 作者有话要说:  时隔几个月,很高兴跟大家再次见面,更新时间是每晚22:00小脑虎许愿时间
    这本是轻松日常文,私设很多,看个开心就好。
    ---
    放个预收文《非线性恋爱》,点击专栏收藏~
    苏敛的恋人池妄死于二十五岁,肺癌。
    他悲痛欲绝,碰上一个神棍,告诉他可以跳跃到过去的时间点,修正错误,改变结局。
      
    第一次穿回到十七岁,苏敛跨着书包站在学校围墙外,神情复杂。
      
    他那个沉稳体贴,无不良嗜好的完美男友.....
    那个听说品学兼优,老师夸赞同学羡慕的校园男神......
    那个创业三年就成为商界新贵的天之骄子.....
      
    这会儿剃着短寸,垮着校服,叼着香烟,正翻|墙逃课。
    苏敛痛心疾首,伸手掐灭烟,一脚又把人踹了进去。
        
    *
    池妄觉得,这个新来的转学生有病。
    他一脸烦躁跟兄弟吐槽:“监督老子早睡早起好好学习还他妈要做早操?这也就算了,连抽烟喝酒都要管,他家住太平洋吗???”
      
    后来,池妄的兄弟们看着他们老大,逐渐被那个冷酷的转学生驯化,目瞪口呆。
    甚至某天偷抽半根烟被苏敛抓住,还当着众人软了语气:
    “宝贝儿我错了,今晚惩罚什么你说了算,行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