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 14 章 ...

  •   反应过来,又觉得想法荒谬。
      
      凌君寒看了眼小白虎的小身板,小小的一只,个头刚到膝盖。
      现在这小胳膊小腿儿的,大概还没骑上去,就垮了。
      
      不能骑,贴身带着也行。
      不管如何,到底是得多补补。
      
      段无心在玻璃那一侧,断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只是看到一只大手隔着玻璃,和他的虎爪重叠。
      
      莫名其妙。
      
      他用爪子拍了拍玻璃,瓮声瓮气开口:“放我出去。”
      
      惊觉自作多情,凌君寒无语把手收回来,都是误会。
      他打开训练室的门进去,看到团长还躺在地上喘气,要死不活。
      
      “你这是年纪大了?虚拟训练都缓这么久。”凌君寒啧了一声,伸手把人从地面上拉起。
      
      “不是,长官,您这萌宠可真够猛的。”团长摸了摸胸口,刚那一爪令人心悸,“我现在心脏还突突突的疼。”
      
      凌君寒纠正:“不是萌宠,是战宠。”
      是经过训练,说不定可以一起上战场的那种。
      
      段无心:“?”
      什么时候你擅自给我改了定位?
      
      “战宠诶,说明长官很认可你啊,心心。”
      凌嘉木帮忙翻译,“一般都要很厉害的猛兽,才会被当成战宠。”
      
      段无心若有所思,三思过后,对这个解释相当满意。
      他扬起脑袋,得意问道:“所以,我今天表现很棒对吧。”
      
      “很棒。”凌君寒不吝夸奖,“明天想来接着训练吗?”
      
      正中心思,求之不得。
      
      “想!明天还是打人吗?”
      段无心原地转了一圈,视线停在那群新兵身上,眼神很是挑衅。
      
      听到“打人”二字,整个队列刚观战完毕,纷纷摆手,集体后退。
      
      惹不起,躲得起。
      
      “那以后一天来两个人实战对抗,其他时间学习机甲对战。”
      凌君寒心中迅速规划好课程,目光淡淡看向众人,“作为将士,战场上会遇上千奇百怪的对手,提前练习,对你们有好处。”
      
      一众新兵哭丧着脸,不敢拒绝,不敢对视。
      
      实战,不是虚拟,您看看对手是谁。
      现在去庙里求个平安符还来得及么?
      
      到底还是保命要紧,嘟囔的声音窸窸窣窣传出来:
      
      “可是长官,他是猛虎啊,把我们团长都弄倒了,我们算哪根葱?”
      “就是,这又不是小昆虫皮皮虾,两拳能揍到水里淹死的那种。”
      “我原以为心心是个又懒惰又不灵敏的萌宠主播,没想到....”
      
      段无心抬眼扫过去,眼神带刀。
      说谁懒惰?谁不灵敏?看不起本王?
      
      怒气过于明显,群众集体噤声。
      
      团长搓手,试图扭转局面:“实战不好吧,万一缺胳膊少腿儿的.....”
      
      “医药费我报销。”凌君寒盯着人,语气云淡风轻,“放心,我有分寸。”
      
      团长:“.....”
      
      并不觉得您分寸还在,敢情之前用虚拟模式,只是怕段无心受伤?
      我们不是人吗?我们就不值得心疼吗?
      
      生无可恋,累觉不爱。
      
      见惯大风大浪,凌嘉木双手合十,很是诚恳地安抚道:“我会为你们祈祷的。”
      
      “那就这么定了。”
      凌君寒拍板,看向段无心的时候,嗓音温和不少,“再去试试射击?”
      
      段无心对于新规划相当满意,疯狂点头,“好,去。”
      等他学会了,射爆李英毅的狗头。
      
      听到自己的强项,凌嘉木弯腰看他,得意炫耀道:“让爸爸给你露一手,我机甲射击贼牛逼。”
      “是可以命中靶心那种么?”段无心星星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人。
      
      “何止,可以打穿。”凌嘉木被这股崇拜的眼神盯得有些飘,吹牛越发大胆。
      他指了指一圈人,拔高嗓音:“就这一片,谁不知道我是神枪手。”
      
      凌君寒冷着脸打断:“我怎么不知道。”
      “那是你孤陋寡闻。”儿子面前,凌嘉木吃了十个熊心豹子胆。
      
      话都懒得应,凌君寒抱着段无心坐上电梯,前往地下一层射击室。
      一整列庞然大物靠墙伫立,远处是一排排钢铁移动靶。
      
      他刚把段无心拎上机甲,还没来得及进行基础介绍,隔壁凌嘉木已经急不可耐,砰砰砰开始射击。
      
      火红的光骤然亮起,几十米开外的目标齐刷刷被打穿,次次命中。
      
      段无心拎起对讲仪,毫不吝啬的表扬:“副官你真的好厉害!”
      “那是自然,这是我的绝活儿。”凌嘉木得意极了,又连发了几次短程炮,秀出天际。
      
      凌君寒不屑冷哼,“还不是老子教你的。”
      这家伙第一次射击课打到了隔壁靶上的糗事儿,都懒得提。
      
      他弯腰把段无心拢在怀里,手掌握住虎爪,按上按钮。
      段无心还在扭头看凌嘉木的方向,耳朵被人强行拎着转了回来。
      
      “心心,集中注意力。”嗓音无奈,又带了点儿笑意。
      
      段无心猛然一抖,差点儿咬到舌头,这狗男人叫他什么来着?
      为什么网友人人都这么叫,到他这儿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别叫这个,过于肉麻。
      
      他抖了抖毛,后颈被温热的大手按住,“盯准目标,锁定瞄准,按键射击。”
      
      段无心脑子嗡嗡,感觉那人说话的时候,下唇开开合合,触碰到头顶。
      微热的气息窜进耳朵,好痒,好热。
      
      他想躲,虎爪被大手按得很死。
      无法挣扎,动弹不得。
      
      还没反应过来,一发炮弹从机甲内弹出,精准射向目标。
      而靶心,在触碰的那一刹那,全部被击成碎片。
      
      “那是老子的靶!”凌嘉木怒不可遏,在旁边上蹿下跳。
      
      凌君寒扬了扬嘴角,垂眼看段无心,“他打穿了,我打碎了,谁更厉害?”
      
      烟雾散去,钢靶碎了一地,段无心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好半天,迟钝地回应:“你.....比较厉害。”
      
      “嗯。”嗓音听起来愉悦了不少,凌君寒侧头碰他耳朵,直白陈述事实。
      “顺便一说,除了射击,我门门都是满分。”
      
      话音未落,又是砰砰砰几声响起。
      
      击碎。
      击碎。
      击碎。
      
      十几个钢靶集体解体,干脆利落,无一例外。
      
      好,他,妈,帅。
      
      段无心缓缓合上张开的嘴,原来这元帅不是草包,还真挺能打。
      感受到来自强者的气场,莫名有点儿腿软。
      
      “想学么,我教你。”凌君寒看着呆呆的小白虎,心情愉悦。
      
      他也觉得自己的行为过于幼稚,跟凌嘉木争风吃醋,实在不像话。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希望在段无心面前,他才是最厉害的那一个。
      
      并且,他非常有把握。
      
      果然,段无心瞬间转移目标,漂亮的星星眼转移向自己,语带崇拜:“想学。”
      
      大手叠着虎爪,缓慢移动操作杆,射击口平行移动。
      定点,瞄准,三点合一,准备就绪,凌君寒把手松开。
      
      “射击。”
      
      段无心按下按钮,轰隆一声,正中靶心。
      
      他有些茫然,这么简单的吗?
      难不成自己真是个军事奇才?
      
      段无心有些飘了,这下他不肯让凌君寒帮忙,倔强的自个儿操控机甲。
      虎爪有些打滑,他艰难扣住按钮,有样学样。
      
      首次攻击,信心满满。
      然而,压根儿没碰着靶。
      
      有些丧气,小白虎垂了耳朵。
      
      “没事儿,再来,瞄准的时候屏息稳住。”凌君寒揉了揉毛茸茸的脑袋,宽慰道,“第一次,已经很好了。”
      
      机甲内一片温情,凌嘉木站在机甲外骂骂咧咧,回忆起自己的惨痛人生。
      以前他练射击的时候,每次偏靶,他哥都面无表情的羞辱他一次。
      
      具体如何羞辱。
      大概是,从身高到臂长,再到智商。
      
      惨痛过去,不忍回忆。
      
      小白虎有点儿东西,竟然能让畜生当一回人。
      他再次叹了口气,“我也好想变成一只小白虎,万人宠爱。”
      
      又是砰砰两声,凌嘉木顺着射击方向看过去,目瞪口呆。
      不过是第二次,竟然正中靶心。
      
      没有瞄错,没有偏靶。
      操,绝了。
      
      他现在深度怀疑,凌君寒那不是羞辱,大概只是说出事实。
      他的智商,大概真的不高。
      
      段无心来了兴趣,一口气练到了晚上八点。
      他头一回觉得凌君寒人还不错,就那样在他身后坐着,带着安静又强势的气场。
      偶尔指导,大多数时候都是淡淡看着。
      
      很有耐心,也很温和。
      打偏了不责骂,打好了毫不吝啬夸奖。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段无心遭遇了虎生最大的难题。
      人性,真的好复杂,捉摸不透。
      
      当晚,训练过度的小白虎难得做了一个梦。
      不是往常那种可怕的噩梦,倒像是片段回忆。
      
      梦里,有个小男孩骑在他背上,双腿夹肚,把他当马跑。
      他累得吭哧吭哧,死活甩不下来,气得要死。
      
      初次体验战斗快/感的段无心,这会儿气急败坏,反手给了男孩一拳。
      力道太猛,小白虎猛然惊醒,发现拳头砸在了自己脸上,生疼。
      
      半夜惊醒,好气。
      
      -
      
      这之后,段无心连着七天,每日训练场打卡。
      两点一线,再没有其他活动。
      
      他倒是撒了欢的练,就是累坏了几个团,怪可怜的。
      
      从第九军团开始逐步往上数,个个被血虐。
      军队之中,谈虎色变。
      
      段无心的标签,从以前可可爱爱的“许愿宝贝”,变成了“铁血猛虎”。
      成长如此迅速,直系训练官凌君寒倒是功不可没。
      
      直播又恢复到了每天晚上九点,只是白天训练一天,晚上就没什么精神。
      浑身乏力,四肢酸软。
      
      段无心懒洋洋地瘫了半个多小时,忍了好些天,终究憋不住跟网友炫耀。
      “我这几天都去了训练场,练了射击,把把命中。现在已经可以操纵机甲对战了,牛不牛?”
      
      过了这么一周,弹幕仍然车轱辘转“虐虎”的谣言,并没有人关心训练结果。
      
      段无心烦躁解释,“说了没有虐待,他教我战斗来着。”
      
      【元帅养虎,别出心裁】
      【再说一遍?射什么???】
      【我就知道,个个元帅都没安什么好心肠】
      【操,这不会是那个什么兽魂计划的一部分吧....】
      【听说现在已经开始让动物上战场了,这就是虐虎】
      【老虎的生命就不可贵么?要是战死不是生命?】
      【心心,你要学会拒绝,勇敢说不】
      
      段无心:“......”
      对不起,跟不上你们的脑洞。
      
      退一万步,真的要上战场,也不是不可以。
      段无心回忆起战斗时候的感觉,热血沸腾。
      
      算了,你们这帮凡人不懂。
      不能分享喜悦,真是要命。
      
      他没好气的说,“凌君寒没你们想得那么坏。”
      行动先于脑子,抬手把有几个过分恶意的,集体拉黑。
      
      看到弹幕一片问号,他才反应过来干了些什么。
      
      正在愣神,卧室门推开,正主现身。
      
      凌君寒拎着一大堆吃的过来,靠在门边。
      见他又是一脸不高兴,扬了扬口袋,哄道:“给你买了好吃的,现在要不要吃?”
      
      托训练的福,这几天彼此关系缓和不少,冷宫的事儿暂且翻篇儿,坦然接受命运。
      
      他晃了晃尾巴,慢悠悠地走过去,兄弟似的拍了拍凌君寒的大腿:“谢了。”
      
      啪嗒一爪下去,凌君寒嘶了一声,差点儿没站稳。
      这一巴掌,大腿生疼。
      
      他有些怀疑,最近给段无心的力量训练是不是太过了。
      
      以后要是再张口调戏几句,可能会被一拳打得倒地不起。
      这算是工伤,还是家庭暴力?
      
      还在直播,凌元帅包袱血重,咬着后槽牙挤出声音:“不、客、气。”
      
      段无心掏出小零食,嚼得嘎嘣响。
      凌君寒把袋子里的方盒子抖出来递过去,“我妈给你买的,明天我生日穿。”
      
      “噢,替我谢谢阿姨。”段无心懒得看。
      凌君寒生日,跟他有什么关系。
      
      “明天很多人过来,记得早点儿起,不去训练场。”凌君寒嘱咐完,点了点他的额头,“晚上早点下播,别熬夜。”
      
      “知道了。”段无心微微晃了晃尾巴,算是答应。
      
      凌君寒弯了一下嘴角,垂手揉了揉脑袋,语气温柔地落了一个字,“乖。”
      
      脑门上是温热的触感,酥酥麻麻,段无心挣扎几秒,顺势躺下。
      您要不要再顺势摸摸肚子,很好摸的。
      
      凌君寒愣了一下,想到刚刚那一巴掌,动作试探下移,落在小腹上很轻地揉了几把。
      出乎意料,段无心没有挣扎,甚至舒服地眯起了眼。
      
      最近的确是,听话多了。
      
      “那我走了,明天见。”凌君寒点了点软腹,起身离开。
      
      段无心四肢张开,瘫在原地,意犹未尽的用虎爪揉了揉自己。
      不得劲儿,怎么都是摸,感觉差这么多?
      
      他杵了三十秒,才慢吞吞回到床上,发现弹幕齐刷刷地在复制同一句话。
      
      【完了,儿子彻底被凌君寒PUA】
      
      段无心茫然,这个词儿又是什么意思。
      他点开搜索词条,输入字母。
      
      解释印入眼帘:包装自己,蓄意勾引,骗财骗色,渣男行为。
      
      段无心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荒唐。
      
      钱倒是有,但作为一只猛虎....
      他,有色可以骗么?

  • 作者有话要说:  自信点儿,有。
    本来老凌生日设置是1月20号,没赶上,哭唧唧。
    今天抽前100评论发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