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 13 章 ...

  •   能看透他想去训练场,那能不能看懂他想搬回去?
      段无心缓缓眨了眨眼,努力抑制住上扬的嘴角,满脸期待。
      
      凌君寒见他没反应,垂下眸,有些不解。
      确信自己不是文盲,之前对话理解也十分到位,邪门。
      
      他反问道:“不想去?”
      
      “想去,现在就走。”段无心是一半兴奋,一半失望,内心简直冰火两重天。
      怎么回事,读心还带读一半儿的。
      
      凌君寒扬了扬手里的通讯器,捏住想往外跑的尾巴,强行拖住,“等一下,先发个声明。”
      
      “什么声明?”段无心下巴刹车,表情不太愉悦。
      
      “网上造谣说我虐待你。”凌君寒一字一顿,话里带刺,“我对你不好?”
      
      堂堂元帅,您怎么还住网上了。
      一点儿风吹草动,都知道得明明白白。
      
      不过,段无心生怕他反悔,非常懂得审时度势。
      伸出圆润的爪子比了个大拇指,佯装一脸真诚:“好极了,不能再好。”
      
      “那发个动态表扬我。”凌君寒把通讯器扔过去,语气强硬:“发了再走。”
      
      您,不是不在意网友么?
      铁血元帅要挟本王发文控评? 
      
      段无心叼出通讯器,虎爪按着键盘啪啪作响,利落落下几个字。
      “发了。”
      
      凌君寒手指一滑,状态刷新。
      【凌君寒,不错。】
      
      噼里啪啦摁了半天,就这?
      
      “不多夸两句?”此刻的凌元帅完全没了平时的洒脱,像是强抢民女的恶霸,摁着人家非得夸自己。
      说实话,好吃的好喝的供着,还被评论骂了一万多条,冤不冤?
      
      六月飘雪,冤上天了。
      
      段无心没有太多夸人的技能,此刻大脑一片空白。
      打了删,删了打,好半天没编辑出一条像样的话。
      
      他很是幽怨抬头,语气满满的委屈:“我不会夸人。”
      如果怼人,经验倒是很有一套。
      
      凌君寒捻了捻指尖,淡淡说道:“我说,你打。”
      那副神情,仿佛心中早就已经打好了腹稿。
      
      “好,可以。”为了能去训练场,段无心被迫点头,“你说吧,想夸什么。”
      
      一人一虎,达成共识。
      
      凌君寒解开军装的纽扣,坐上沙发,缓慢开口。
      一字一顿,生怕段无心听错一个字,误解含义。
      
      “凌君寒跟我关系非常好,我非常喜欢他,特别,特别喜欢。我们相见恨晚,非常合拍。”
      
      段无心:“........行。”
      
      虎爪听话移动,牙齿倒是咬得很紧。
      胡编乱造,算你够狠。
      
      小白立在一旁听完整个过程,还不忘火上浇油:“还要补上一句,热搜是造谣。”
      
      段无心再次无语。
      这小机器人哪儿搞的,可真是时刻记着维护元帅名声。
      
      他按部就班打字发送,评论瞬间爆炸:
      
      【???被绑架了你就哼唧一声?】
      【怕是被虐待得账号都上交了吧?】
      【三个月没动静,大概是被盗号了叭】
      【今天的直播呢?说好的播一整天,就坚持了两天?】
      【儿子大了不由人,你我母子关系今天就走到尽头】
      【一个字都不信,你在濒灭馆这么久就没点过外卖!】
      
      段无心双爪一伸,懒得解释,任凭舆论瞎猜。
      他把通讯器扔到凌君寒腿上,眯起虎眼,“满意了吧?”
      
      “满意,奖励你。”凌君寒把旁边的大袋子摊开,随意扯出几包零食递过去,“按照馆长清单买的。”
      
      段无心伸爪把袋子扒拉过来,香脆肉条,夹心饼干,奶油泡芙.......
      算他有良心,还真全都是他爱吃的。
      
      他用爪子撕开一包,嚼得嘎嘣响。
      
      这个人肯定是良心发现,一大早来求和。
      好,只要你开口,本王就原谅你。
      
      凌君寒压根儿没朝那边想,只是微微垂着眼看他啃零食。
      两个腮帮子鼓起来一动一动的,像个囤食过冬的仓鼠。
      
      真是个小孩儿,嘴这么馋。
      
      “吃得差不多,我们就准备出发。”凌君寒看了眼时间,开口提醒。
      
      段无心临走,又回头低头用嘴叼了一包,急不可耐地哼哼:“那现在走。”
      
      到底是有多想去训练场。
      凌君寒盯着一溜烟窜出去的身影,哑然失笑。
      
      他不懂段无心怎么突然对这件事儿有了兴趣,像是一时兴起。
      但这么野的性格,说不定还挺适合陪练。
      
      段无心跟在凌君寒身后出了门,迎面就看到凌嘉木笑嘻嘻地站在门口,如沐春风。
      他弯腰揉了揉小白虎的头,“心心,几天不见,感觉你长高了呢。”
      
      “真的吗!”段无心努力绷住短腿儿,雀跃起来。
      
      他老是觉得自己体型和传统白虎不同,有时候有些自卑。
      随着年岁过去,从“我还会再长的”,到现在逐渐接受现实。
      
      但,他讨厌人家说他个子小。
      
      资深粉丝凌嘉木疯狂点头,非常狗腿的谄媚道:“腿也长一些了,看来在元帅府你过得很好。”
      
      “还行吧。”说到这个,段无心撇了撇嘴。
      明明亲兄弟,你哥怎么没你这么有眼力见儿。
      
      “走吧,我们一起过去。”凌嘉木转身,快步走到停在一旁的深蓝色机甲,打开舱门。
      虎爪拍了拍充满机械感的庞然大物,段无心好奇道,“你知道我们要去哪儿?”
      
      “当然,凌副官无所不知。”
      
      牛皮先吹到极致,面儿上光彩。
      凌嘉木没说,一大早被他哥弄起来去训练场打点,说是要挑选几个适合的训练兵,给段无心当活沙包。
      不能太强,不能太弱,条件苛刻,可为难死了他。
      
      要不是段无心是只老虎,他简直以为他哥坠入了爱河。
      不愧是好大儿,果真人见人爱,这么快就把人吃得死死的。
      
      段无心小腿儿一瞪,爬上机甲,眉目之间掩盖不住的兴奋。
      自从住进濒灭馆,几乎活动空间就限定在了那座山,有多少棵树都数的清清楚楚。
      
      就是平淡,又无趣的人生。
      
      他翻身趴在机甲边缘,用爪子扒拉窗户,有一种即将征服星辰大海的紧张。
      连零食都顾不上吃,兴冲冲贴着窗沿儿,虎脸差点儿被玻璃压成扁平。
      
      初雪过后的晴空,一片湛蓝。
      机甲飞速前进,半小时后,抵达城郊的钢铁之城。
      
      这里作为凌君寒统领的军队训练场,戒备森严。
      段无心被抱起,一路经过层层关卡,扫描验身,终于抵达最高层。
      
      白虎还没落地,一群身姿挺拔的军列早就破了型,伸着脖子好奇往这边看。
      头一回见着活的段无心,早就把军训忘到了脑门后边儿。
      
      为首的团长走过来敬了个军礼,视线被凌君寒的手吸引,关切问道:“长官,你手怎么受伤了?”
      战无不胜的元帅,受过重伤也曾有过,但这种小伤,着实离谱。
      
      凌君寒敬礼,瞥了一眼罪魁祸首,淡淡提醒前几天的悲惨遭遇,“段无心弄的。”
      “嚯,这么凶。”团长惊讶出声,“胆子挺大,敢咬你。”
      
      段无心梗着脖子,努力辩解:“我那是不小心,又不是故意。”
      
      团长摇了摇头,终于领悟出一丝一大早被拎到这儿的含义。
      果然,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他张了张嘴,嘱咐道,“那,需要补一针特效消炎药么?”
      或者,狂犬疫苗?
      
      “无所谓,没大碍。”凌君寒指腹滑动着结痂,“人都到齐了吧?准备开始。”
      
      凌君寒没敢让他真刀真枪直接硬上,把小白虎拎去模拟训练室。
      他递过去一个头盔,解释道:“随便玩儿,虚拟战场,不会伤人。”
      
      段无心应了一声,顺从低头钻进头盔,胖乎乎的脑门卡得严严实实,有些发闷。
      接上共感,周遭环境瞬间模拟成了战场,四处黄沙飞扬。
      
      远处是几个大型机甲在对战,机械碰撞,碎片四溅,真实到了极致。
      耳朵旁的联络仪传来凌君寒的声音,有些失真。
      
      “如果别人攻击到你,会有痛感,但不会受伤。”凌君寒指挥道,“第九军团的新兵,先过来两个。”
      
      不知道段无心战斗力如何,一开始不敢上太狠。
      只能先拿新人出来,练练手。
      
      一群人你推我让,最终选出两个倒霉蛋。
      一高一矮两个兵戴上共感头盔,及时投影到段无心面前。
      
      大概是头一回看到个子这么小还这么凶的小白虎,两人难掩震惊。
      二对一,莫名有些怯场。
      
      段无心表情严肃,向前大大迈出一步,和平时那副懒散截然不同的认真。
      没想闹着玩儿,他是真的想借着机会,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战斗力。
      
      大概是气势逼人,高矮个儿齐刷刷往后退了半步,整齐划一。
      段无心愣住,这是什么战术。
      
      你们躲什么躲?
      不是要真刀真枪打架吗?
      
      他甩了甩头,继续迈着无心步向前,搞笑中带着一丝威风。
      两人心有灵犀又退,完全没有迎战的架势。
      
      等等,你们不是喜欢我吗?
      为什么不来和我互动一下?
      
      “长官,真的要打吗?”高个儿搓了搓手臂,小心询问。
      这可是国宝级小可爱段无心啊!
      
      实在是,下不了手。
      但,也并不想被抓。
      
      左右为难。
      
      没有犹豫,凌君寒简单的一个字落下来,无比确定,“打。”
      
      段无心四爪立地,眼神眯起,屏住呼吸。
      他能感受到对面的气息,甚至逐渐加快的脉搏律动。
      
      伏地,蓄力,蹬腿,攻击。
      
      野路子出身,没有太多技巧,全凭感觉出招。
      
      一秒之间,段无心已经直接扑到高个儿的胸膛上,把人扑倒在地。
      没有犹豫,低头张嘴一撕,衣领被撕开一条巨大的口子。
      
      虎爪落下。
      
      “啊——疼!”
      高个儿终于有所察觉,这是在玩真的,不是打打闹闹小把戏。
      虎爪力道凶猛,恍然之间,仿佛扎进了皮肉,撕心裂肺地疼。
      
      他后知后觉,绷住后背,以一个新兵的姿态,抬手反击。
      常年被霉运折磨,不需要太多思考,段无心迅速预判。
      
      弹跳一旁,轻松躲开。
      不过一秒,又灵巧抵达身后,对着后腰就是狠狠一踹。
      
      好快,好猛!
      
      矮个儿看呆了神,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加入搏斗。
      但,没跟猛虎交过战,实在是无从下手。
      
      他抬起上臂,想要钳制住小白虎的脖颈。
      手刚碰上柔软的脖颈,段无心扭头咬住手臂,又是一爪上去。
      
      来势汹汹,力道如鞭。
      
      两人被激起斗志,齐齐扑向段无心,分别攻击向头部和后腿,想要合力钳制。
      段无心佯装被抓,悄无声息将两只前爪伸向两人背后。
      
      他想起那天看的近身搏斗术的书,书上写得很清楚。
      当敌人压制住,会有即将胜利的错觉。
      
      而这个时候,就是一招致胜的时候。
      就是,现在。
      
      虎爪亮出锋利的指尖,一只拧住后颈,一只袭击大腿。
      力道用到极致,砰的两声,两人被扔出几米开外。
      
      黄沙飞扬,训练场内陷入沉寂。
      只有浓重地喘气声,和两个新兵挣扎失败的残躯。
      
      训练室外,凌嘉木碰了碰凌君寒的胳膊,“他这几天住你那儿被你殴打了?怎么成长这么快?”
      凌君寒看到恢复懒散,趴在地上舔爪的小白虎,想起直播时候,段无心在他书架上找的那本书。
      
      不得不承认,学习能力实在是太强。
      不论是力量,还是速度,亦或是战斗意识,都是顶尖。
      
      失误了,是他低估了这只猛虎。
      
      之前面对李英毅,段无心那么害怕,也许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按这块璞玉目前的表现,如果系统训练下来.......
      
      “哥,你居然走神。”凌嘉木又碰了碰他,“心心赢了。”
      
      凌君寒从思绪中拔/出来,盯着气喘吁吁躺在地上的两个新兵,表情痛苦不堪。
      
      “你找的人太菜了。”凌君寒垂下眼,嗓音冷淡:“这批新兵,不及格。”
      凌嘉木摆手,替手下说好话:“不是他们不行,是心心太强。这一爪下去,谁受得住啊。”
      
      他扫了一眼某人受伤的手,揶揄道:“你不也……”
      
      “还打吗?”凌君寒问段无心,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段无心刚被激发斗志,对手已被KO,显然没有过瘾。
      他低头舔了舔爪子,脸上带着胜利的舒适:“打,换个厉害一点的。”
      
      还挺狂。
      
      凌君寒弯了弯嘴角,点了点旁边人的肩膀,“你上。”
      正在看戏的第九团长,一脸错愕回头,指了指自己,不可思议道:“我?我吗?”
      
      “嗯,去吧。”凌君寒把头盔往团长脑袋上一扣,无情把人推向战场。
      段无心收起懒散,眼睛眯起,散发出蓬勃的战斗气场。
      
      团长微微愣住,恍惚之间,感觉自己像是被锁定的猎物。
      那双琥珀色的眼眸,和方才的小萌宠截然不同,充满了战意和煞气。
      
      段无心血气上涌,开胃菜让他尝足了甜头,几乎没有犹豫,主动出击。
      然而,团长甚于新兵太多,心态够稳,经验也足。
      
      他一个侧步,轻松闪身到小白虎左侧。
      右肘从上至下,击打后方。
      
      段无心腰部柔且软,屈身一晃,轻易躲过袭击。
      他扭头扬爪,指尖几乎要碰上对方脖颈脆弱的血管。
      
      凭借战斗技巧,团长后仰,躲过虎爪。
      一掌直击软腹,把段无心打到三米开外。
      
      未等小白虎反应过来,持续攻击密集进攻,势不可挡。
      
      段无心皱紧了眉头,腹部酸疼,真切的感知到凌君寒所说的痛感。
      眼前一片虚无,恍惚间,好像看到李英毅穿着军装的身影。
      
      这一秒,瞬回到那个血色之夜。
      
      一股血腥戾气瞬间贯通全身,虎爪闪烁着森森冷光。
      毛茸茸的皮毛炸了刺,如同一根根倒放的银针。
      
      一声虎啸,段无心像一道白色闪电弹射而出,不停地在场内来回穿插。
      不断地试探,不断地进攻。
      
      一人一虎,缠斗交手,难解难分。
      
      甚至,小白虎占了微弱上风。
      
      场外观众凌嘉木已经完全倒戈,抛弃下属,毫不避讳的大喊:“心心加油,干翻他!”
      
      凌君寒轻嗤一声,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段无心。
      或者说,这才是猛虎本该有的样子。
      
      回过神来,段无心已经把团长按到在地,浑身散发着嘚瑟。
      他歪着头疯狂摇着尾巴,不让人起,加倍鞭尸。
      
      “好,结束,段无心获胜。”凌君寒开口,替团长留下最后一点儿可怜巴巴的面子。
      
      段无心摇头晃脑朝他奔过来,虎爪贴着训练室玻璃,手舞足蹈。
      今日份的锻炼结束,放我出去!
      
      显然,凌君寒再一次误解了他的意思。
      他轻咳了一声,瞪了一眼看热闹的士兵们。
      
      挣扎了两秒,嫌弃幼稚似的垂下眼,伸出手掌贴上玻璃那边的虎爪。
      隔空击掌,庆祝胜利。
      
      凌君寒点了点微凉的玻璃,好像被小白虎的喜悦感染。
      有些想法,不露痕迹,涌上心头。
      
      既然这么厉害。
      以后是不是可以,骑着心心上战场?
      
      

  • 作者有话要说:  呵,直男。
    今天是100个字多的评论发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