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五只哥哥 ...

  •   “那……”绪方默咬唇:“哥哥记得小默以前的事情吗?”
      
      她的眼睛闪啊闪,心怀期盼着问道:“我们在很久之前就认识了吗?”
      
      鹤丸国永还不甚熟悉“哥哥”这个称谓,先是愣了愣,然后一改方才正经的表情,挠挠头爽朗的笑道:“啊哈哈哈哈,其实关于以前的事情,我也不记得什么,因为我在此之前,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一直都是以刀剑本体的形态待在主公的身边的。”
      
      绪方默一愣:“……刀剑本体?”
      
      “嗯。”鹤丸国永指着她握在手中的太刀:“因为我是刀剑付丧神,本体就是一振刀呢。”
      
      关于目前的现况,他并不比绪方默了解多少。
      
      他现在唯一清晰记着的事情,就是……面前的少女是他的主公。
      
      绪方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奇的婆娑着刀柄。
      
      “那么,接下来——”鹤丸国永轻轻从她手中接过那振刀,语气温和道:“就让我去把囚禁主公的那些家伙全.部.杀.光好了。”
      
      少女闻言惊的几乎跳起来,她慌忙拽着鹤丸国永的衣袖,拼命摇头:“不行!”
      
      “为什么不行?”后者的表情显得有些疑惑:“主公难道不怨恨他们吗?所以不想他们死掉?”
      
      “不行……”少女继续摇头否定他的决定,却给了鹤丸一个意料之外的回答:“因为……如果这样做了,哥哥的气息就会被污染。”
      
      面前这样漂亮的银发和金瞳,也会被染成黑色和红色,会变成崩坏掉的色彩。
      
      所以……不行。
      
      鹤丸国永微微一愣。
      
      身为刀剑付丧神,冥冥中他当然明白自己不能去伤害人类的禁忌。
      
      如果一定要打破这禁忌,便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换言之——即“暗堕”。
      
      暗堕,顾名思义,刀剑付丧神自身遭受瘴气侵蚀和污染,由神明向妖怪转化。也许最初时会解放一定的力量,最后渐却会渐连自己的意识都不复存在。
      
      而鹤丸国永为了将当前的主公拯救出现状,险些就义无反顾的做出了这个决定。
      
      却遭到了少女的否决。
      
      “如果不杀掉他们的话……咒术不解除,我就没办法带您出去。”鹤丸国永望着少女身上沉重的锁链——他方才被绪方默禁止触碰这些锁链,理由是上面施加的咒术会让他受伤。
      
      “而且是很严重的伤。”少女鼓着包子脸,一字一句的叮嘱着他,像是教孩子不要乱碰充电口的大人:“所以,鹤丸要记得千万不要碰我身上的这些锁链。”
      
      那么……主公她呢?
      
      尚且年幼,却被这种可怕的东西日夜束缚,抽取着力量和生命力的主公呢?
      
      “总会有办法的呀。”绪方默用甜甜的微笑回应了鹤丸国永,弯着眼睛温柔道:“一定能有办法出去的,而且,鹤丸现在来到了我的身边……不是吗?”
      
      这次,没有用“哥哥”这个称呼,而是喊了他的名字。
      
      她大概意识到了,比起“哥哥”,鹤丸还是更习惯听主公喊他的名字。
      
      鹤丸国永一言不发的沉默了,将手中的佩刀收回腰间,叹了口气,收敛了心中的杀意。
      
      绪方默也松了口气,她低头看了看身上盖着用来防寒的白色狩衣——这大概是鹤丸方才穿着的外衣,如今却沾满了半凝固的血迹。
      
      “鹤丸的衣服……被,被我弄脏了。”她呐呐道。
      
      “没关系哦。”鹤丸国永调整表情,重新笑了笑,又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纯白色染上赤红之后,不就更像鹤了吗?”
      
      “诶?”小姑娘的表情懵懵的。
      
      “哈哈哈哈,我开玩笑的。”
      
      —
      这次的伤势实在太严重,在与鹤丸国永短暂的交流了几句之后,绪方默连续几天都保持着半昏迷的无意识状态,昏昏沉沉睡了许久。
      
      而在此期间,鹤丸国永则是一直守候在她的身边。
      
      嗯……可能也没有一直都待在她的身边。
      
      绪方默终于勉强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身下多了床垫子,身上多了床被子,鹤丸端着盘还冒着热气的饭团怼到她的面前,含糊不清道:“主公,您快趁热吃。”
      
      她看着面前嘴巴鼓鼓囊囊的像仓鼠嚼啊嚼个不停,面上的表情却一脸正经的鹤丸国永,摸了摸身上的被子,大脑当机了一秒:“欸?”
      
      其实不管是否吃东西,对她的身体都没有任何影响。
      
      只是……太久没有看到过食物了,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鹤丸国永看她这个反应,又换了种称呼对她说:“妹妹,你快趁热吃。”
      
      “……这是哪里来的饭团?”小姑娘的表情很呆,问问题也问错了重点。
      
      “哦!我用厨房里的米饭捏的!我还在里面加了配菜和梅干,您尝尝味道怎么样。”
      
      “……哪里的厨房?”
      
      “就是这栋房子里的厨房啊。”鹤丸国永叹了口气:“不过,主公啊,您别看这房子长的大,厨房可难找了,我找了很久才找到。”
      
      绪方默接过饭团,看了看鹤丸国永,又看了看面前这层牢不可破的封印大门。
      
      她终于抓住了重点。
      
      “鹤丸……你是怎么出去的?”
      
      其实,初见的时候她就很好奇了,为什么这层号称绪方家族的最强封印,对鹤丸国永来说仿佛不存在似的。
      
      “唔,您说这个啊?很简单的。”
      
      只消一瞬,鹤丸国永就将身体全部返回到本体刀剑里,然后biu的一下用刀透过栏杆窜出窗外,又在门外变回人形站定,回过头对已经呆住的小姑娘比了个大拇指,龇牙一笑:“看!就是这样!”
      
      动作非常的熟练,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看就不是第一次作案了。
      
      绪方默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情不自禁说道:“……这可真是吓我一跳。”
      
      “所以,主公您想看我再表演一遍吗?很简单的。”
      
      看到鹤丸国永在窗外搓着手,跃跃欲试的样子,她忙摇头:“不用了不用了。”
      
      “……可是这些东西又是怎么带进来的呢?”她继续疑惑。
      
      “哦哦,这个很简单啊。”鹤丸国永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道:“只要放进刀里带进来就好。”
      
      “……欸?”
      
      可是,这个听起来不太像刀的用途啊,正常的刀可以做到吗?
      
      “当然当然,因为我是刀剑付丧神嘛。”鹤丸国永仿佛看出来她在奇怪什么,嘿嘿一笑,自豪道。
      
      “因为是刀剑付丧神所以可以做到吗?”绪方默继续揉搓脸颊。
      
      她在思考问题时,情不自禁就会做这个动作。
      
      “嗯嗯!没错。”丝毫没有哄小孩的自觉,鹤丸国永循循善诱的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呀。”绪方默想通了,她抬起头感叹道:“哥哥好厉害。”
      
      “不过啊,主公,现在外面的天气很冷,正好我再去给你带一床被子回来吧。”
      
      鹤丸说这话的语气相当的轻松,仿佛戒备森严的绪方家族对他而言什么都不是。
      
      看着迫不及待的就差下一秒蹿出去的青年,绪方默知道阻止无用,动了动嘴唇,叮嘱道:“……千万要小心不要让其他人看到哦。”
      
      “嗯嗯,放心吧。”鹤丸国永抬手一指:“我再去最高的那个楼阁的房间抱一床被子回来,很快就回来。”
      
      前脚还在说着话,后脚已然不见了踪影。
      
      绪方默呆在了原地。
      
      可是,最高的那个楼阁……
      
      不是家主大人她居住的房间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再小声强调一下呀
    这真的是甜文,甜文,甜文。
    前期为了表示这是一个关于救赎和羁绊的故事,可能会有丶虐。
    后期一直都是爽爽爽甜甜甜了√

    感谢在2020-11-23 17:55:56~2020-11-24 20:38: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鸡子饼 2个;与君长别、时呤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楠楠 10瓶;中原夫人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