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四只哥哥 ...

  •   嘀嗒,嘀嗒。
      
      血液滴落到地面的声音。
      
      最初的时候,无论受了多么严重的伤,身上的伤口终能恢复如初。
      
      但是现在……
      
      冰凉沉重的铁链深深陷进皮肉,用常人看不到的方式,源源不断的从少女的身上汲取着她的力量。
      
      致命的伤口迟迟无法愈合,她的呼吸声也越来越虚弱。
      
      疼痛到达了一定的临界点之后,便会变得麻木。
      
      那些被刻意封印,或是随着时间流逝而扭曲淡化的记忆,也渐渐浮现了轮廓。
      
      最初的时候,她并未被绪方家族称作“怪物”。
      
      那个时候,家族上上下下都会亲切的喊她“小小姐”。
      
      虽然她并非本家的孩子,却由上一任家主亲手抚养长大,那位温柔的女性对她视若己出,完完全全将她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
      
      绪方夫人为了保护和隐藏她的身份,还特意对外宣称说她是从遥远的分族领养来的孩子。
      
      小默并没有任何被绪方夫人带回家之前的记忆。
      
      所以,她的世界很简单,只有她的家族,温柔的“绪方夫人”,还有一群会喊她小小姐的族人。
      
      侍女姐姐告诉她,她是被家主大人在某个雪天从任务中带回来的。
      
      “默”,是家主大人给予她的名字。
      
      小默很喜欢她的名字。
      
      小默更喜欢家主大人——那是一位威严而强大的美丽女性,她不仅咒力强大,还拥有智慧,轻松周旋于各个难缠的分家斗争中以家主之位立足。
      
      家主大人是一位强大的咒术师,却唯独对她分外温柔。
      
      身为咒术师一族,他们除咒的方式与家族世代相传的能力有所关联,绪方家族在祓除诅咒时需要耗费生命力,因此,绪方夫人在每一次任务中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导致时日无多。
      
      这种幸福的生活并未持续太久,待到绪方夫人去世之后,新的家主继任,绪方默终究失去了庇护。
      
      这是她的生活崩坏的初始。
      
      【再紧接着,在“某一次”变故发生之后,一切的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绪方默的食指在血泊中缓缓的颤动了一下,回想起了那天。
      
      是某个夏天的夜晚。
      
      曾经亲切的唤她“小小姐”,细心照料着她生活起居的侍女一把砸碎了陶瓷托盘,发出凄厉的惊叫声,颤抖着手,指着她大喊道:“怪物!”
      
      女孩愣愣的望着侍女的方向,望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容上充满着惊惧的神色。
      
      是那样的陌生。
      
      “姐……姐姐?”
      
      女孩被侍女的反应吓到,瑟瑟发抖的后退几步,视线逐渐下移,最终从被打翻的茶水上看清了自己的倒影。
      
      ……原来如此。
      
      她在心中这样对自己说道。
      
      ……原来如此。
      
      —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她的血究竟在冰冷的地面上流淌蔓延了多久。
      
      耳畔一阵嗡鸣,恍然回神后,绪方默重新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会是谁来了呢?
      
      她没有察觉到任何的恶意,所以……这次到来的人不可能会是那些本家的大人们,更不可能会是家主。
      
      可是……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坐起身,也完全没有力气抬起头了。
      
      拦截在密室与本家之间的大门是“封印”她的屏障,施加了层层咒术,坚不可摧,牢不可破,能将一切能力隔绝在外。
      
      而施加了这些咒术的源泉……实是她被夺走的力量。
      
      绪方默深知自己被夺去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
      
      所以,不论如何,那个人也是没办法穿过这扇门的。
      
      失血过多,导致意识不甚清晰,绪方默的头枕在链接着脖颈的锁链上,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叹息。
      
      出乎意料的是,脚步声却似是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最终停滞在了她的面前。
      
      “主公。”
      
      来人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他将满腔怒火痛心与久别重逢的喜悦潜藏在心中,这样轻声呼唤道。
      
      终于……找到您了。
      
      —
      
      “呀,你醒了?”
      
      再次清醒过来时,她发现自己并没有睡在冰冷的地面上,而是靠在某个人的怀中。
      
      耳畔传来这样一句询问。
      
      绪方默几乎已经忘记自己到底多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度了——在昨天握住窗外的那只手之前,她被囚禁在这里,独自经历了无数个日日夜夜。
      
      绪方默揪紧身上盖着的狩衣外套,费力的想要抬起头来看看来人到底是谁,却被一只手轻轻摁回了方才枕着的地方。
      
      “别动。”来者耐心的安抚她:“伤口会更严重开裂的,暂时保持这个姿势继续休息一下好了。”
      
      “你是……”
      
      绪方默抓住对方没有收回的手。
      
      她脱口而出第一个问题并不是“你是谁”或者“你为什么能突破封印来到这里”,而是——
      
      “你是我的哥哥吗?”
      
      后者很明显的愣了愣:“……欸?”
      
      像是溺水的人抱紧浮木,绪方默死死的握紧对方的手,小小声重新问了一遍:“你是……我的哥哥吗?”
      
      “不是哦。”后者用空出来的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微笑着给了她一个意料之外的回复:“不过,我可以试着从现在开始当你的哥哥。”
      
      绪方默睁大眼睛,总算看清了对方的模样。
      
      银发金瞳的青年,周身充满犹如仙鹤一般超尘脱俗的气质。
      
      他身着一身白色狩衣,在黑暗中显现出皎洁的光华。
      
      是银色的头发……
      
      不知是否和她丢失的那段记忆有关联,她对银发的人分外有执念。
      
      而且……明明只是初次见面罢了,她却能从这位青年的身上感受到奇妙的气息。
      
      就像是……很久之前,从绪方夫人的身上感受到的气息。
      
      【名为家人的气息。】
      
      “真的可以吗?”
      
      少女的羽睫微颤,像是难以置信似的,小心翼翼的发出了这样一句询问。
      
      “当然。”银发青年再度拍了拍她的脑袋,笑眯眯的:“毕竟这可是主公大人的请求呀,我怎么能不同意呢?”
      
      “主公?”渐渐恢复过来的绪方默坐起身来,歪了歪头,长发散落而下,表情有些呆:“大人?”
      
      她发出疑问三连:“那是谁?”
      
      银发青年收敛了面上的微笑,转头望着她,语气肯定又认真:“……是你。”
      
      “不是我。”她摇头:“家主大人在外面……我并不是……”
      
      “不,您就是我的主公大人。”
      
      银发青年单膝跪地,将腰间的佩刀取下,托举至她的面前,用最尊敬的语气一字一句道:“而我,鹤丸国永,在很早之前……便是只属于您的刀剑付丧神。”
      
      —
      
      在很久之后,每天都要经历来自这位哥哥各种各样不同惊吓绪方默才知道……
      
      那天,其实是鹤丸国永此生以来最正经的一天。
      

  • 作者有话要说:  哥哥们,新的漂亮封面编辑说不行
    所以我会返厂让画师改一改再换回来
    咱再等等
    泪,冲了出来

    感谢在2020-11-22 18:01:53~2020-11-23 17:55: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晚安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晚安 5个;鸡子饼、时呤、hhh、妖怪不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玩世风月客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