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无极之渊 ...

  •   “这位寒岳剑仙可真是一个好仙人,可他为什么连救命的机会都不要呢?好不容易成仙,说死就死了?”
      
      晓乐嘀嘀咕咕地将寒岳剑仙留下的戒指戴在手上,戒指是两柄小剑以剑尖相抵,环绕一圈的样式,看样子是凌剑宗统一的标配。
      
      不过这是一个储物戒,随着寒岳剑仙陨落,这枚戒指也就成了无主之戒,晓乐没打算滴血认主,毕竟这是寒岳剑仙的东西。
      
      想想已经得了点化,收了莫大好处,还不用付出大代价,做草得知足,他打算在还剑的时候,将这个可以称之为遗物的戒指也还给寒岳剑仙的儿子。
      
      只是在此之前,请允许他先找一件衣服穿上,毕竟化形而来的他现在是裸着的。
      
      然而他发现,作为剑仙,这位凌剑宗的也实在太不会享受生活了,翻遍了整个储物戒,也只找出几件一模一样的道袍,嗯,就是寒岳剑仙身上穿着的那种,蓝白相间,一看就是凌剑宗的日常道服。
      
      “我不是凌剑宗的人,穿这个是不是不太好?可是也没别的能穿了。”
      
      这个地方在这场仙魔大战之后再一次死寂起来,只有边上的阴阳双生蛟发出嘶嘶声。
      
      当然晓乐也不指望他们能说出什么建设性的回答,他只是很久没有口吐人言,有些憋得慌,自言自语而已。
      
      “明明有个儿子,看起来也是个慈父,临死前还念念不舍,就不想再见到儿子?唉,这可怜的孩子若是知道这么强悍的老爸陨落了,那得多伤心,啧啧,不懂,真是不懂。”
      
      晓乐最终将道袍穿上,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材质做的,穿在身上一点重量都没有,袖子看着宽大,却并不阻碍行动,反而走起来有种衣袂飘飘的仙人气。
      
      “大白,二黑,怎么样,我帅不?”
      
      这种充满古风的衣袍,手上再拿着威武霸气的龙吟重天,一下子就提升了好几个逼格,晓乐自己都觉得牛叉坏了。
      
      两个蛇头看着他走来走去,不停挥舞着剑,摆出各种姿势,四只眼睛便跟来回摇摆,一脸呆滞莫名,也不知道主人究竟在干什么。
      
      一直等到晓乐自娱自乐完了,他们才缓缓地游到他的面前,吐着信子,目光紧紧地盯着晓乐胸口的阴阳灵魔二花,眼中带着浓浓的渴望。
      
      自嗨的晓乐终于收起了脸上没心没肺的笑,慢慢坐下来,目光落在他们断裂的身躯上,轻轻一叹,伸手摘下胸口的两朵花。
      
      他将其中的魔花递到了二黑的面前,黝黑的蛇头张开嘴巴,却将獠牙收了起来,仿佛怕伤害到晓乐。
      
      晓乐将魔花放进了它的嘴里,接着摸了摸它下颚道:“吃吧,二黑,这是属于你的。”
      
      二黑吐了吐蛇信子,接着喉咙一滚,将魔花吞了下来。
      
      晓乐的目光于是落在了大白上,他手里拿着那朵灵花,对着大白招了招手。
      
      后者温顺地将脑袋伸了过来,跟二黑一样张开嘴,收起了尖利带毒的牙。
      
      晓乐也将灵花放进去,然后双手捧住大白的头,歉疚地说:“大白,方才我将你的灵花送给寒岳剑仙,并非不重视你,只是因果这东西缠身,将来必是麻烦,我宁愿尽快斩去,也不想留着这个隐患。我本想你没了灵花,我便将我的灵叶给你,虽然不及灵花的效果,可是里面蕴含的灵力也足够使你化龙,只是吸收的需要的时间会久一些,你别生我气啊。”
      
      灰白的蛇头摇了摇头,似乎并不赞成晓乐这么做。
      
      没有了灵叶,晓乐的修为就会停滞不前,甚至因为体内的灵气和魔气不平衡,只能连同那片魔叶也一并舍弃,而这个代价实在太大了。
      
      好在最终,寒岳剑仙放弃了重生的机会,大白吐着蛇信,发出嘶嘶声安慰他。
      
      “既然他不要,那你跟二黑一样马上吞了,然后赶紧修炼去,尽早蜕变化龙。”晓乐拍了拍大白的脑袋,目光在这片荒芜的沼泽一扫,笑道,“你俩也不用找地方了,现在没有哪里比这里更加安全清净。”
      
      千百年都没有人类修士,而这场仙魔大战,让附近的妖兽也都死绝了。
      
      虽不知道这两究竟是什么恩怨,不过观那魔修的行事,并不光明磊落,怕是做了什么可恶的事才惹得寒岳剑仙追杀至此。
      
      寒岳剑仙的剑意即使身陨也依旧存在,瞧这样子,怕是百年间不会消失,仙人的气息又能震慑外围的妖兽不敢进来。
      
      大白和二黑吞了各自所属的花,断裂的蛇身便肉眼可见地恢复,很快又是一条完整的阴阳双生蛟,他们高高仰起头颅,腹部的双翼骤然打开,威风凌凌。
      
      然而他们并没有沉下沼泽,而是垂下头颅蹭了蹭晓乐的身体,又拍了拍双翼,似乎在催促他。
      
      晓乐理解了他们的意思,不禁笑道:“你俩要送我出去?”
      
      两颗蛇头一起上下。
      
      “我觉得你们还是尽快修炼为好。”双生花一旦入体,很快就会淬炼筋骨,重塑身体,晓乐不想耽搁它们。
      
      然而两蛇头却并不听话,大白反而伸出獠牙,小心地咬住晓乐的道袍,固执往自己的头上扯,而二黑则用蛇头抵着他似乎要将他抬上大白的头顶。
      
      如此热情,晓乐再拒绝也不好意思。
      
      “那就多谢了,我如今修为低微,的确想要走出这个无极之渊不容易。”
      
      说着晓乐拿起身边的龙吟重天剑,然后爬上大白的头顶,抓住那高起的鲜红肉冠。
      
      他发现如今这肉冠的颜色更加鲜艳了,隐隐有犄角要长出来,这是蜕变的征兆。
      
      “咱们走吧,尽量让你们快去快回。”
      
      待晓乐扶稳,蝠翼顿时振翅展开,猛然一拍,双头蛇便高高地腾飞而起,下方的沼泽在晓乐的视野中迅速地变小。
      
      这个时候,晓乐才看清无极之渊究竟是什么地方。
      
      寒岳剑仙说过,无极之渊乃是上古神魔大战之地。
      
      神者,圣也,那威能自不是方才的仙魔之战所能比拟,而灵气和魔气交替的大荒沼泽怕也是这场上古大战的余威所致。
      
      无极之地除却沼泽之外,竟然终日雷电轰鸣,这堪比劫雷的力量的确不是普通修士能够抵挡,而能留在这里的妖兽和植物,也无不是经过淬炼的强大物种。
      
      最重要的是,前方一处巨大的深不见底的鸿沟,仿佛被一柄神兵利器所斩开,上空不仅有雷电,深渊还会产生巨大的吸力,阻止任何生物穿越,是以没有化神期的修为根本迈不过来。
      
      大概这也是寒岳剑仙选择无极之渊决斗的原因所在,不会伤及无辜。
      
      “怪不得你们一定要送我,这要是靠我自己的双脚,再来个百八十年我也别想出去,说不定中途就便宜了某个妖兽。”晓乐睁大眼睛惊叹道。
      
      忽然一股巨大吸力作用在他的身上,让他不得不趴下来,双生蛟嘶嘶两声,蝠翼猛然拍打,飞上了深渊。
      
      飞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终于摆脱了那股吸力。
      
      而晓乐也被前方的景象所震惊:“我的天哪!”
      
      深渊的另一面居然是大海!
      
      奔腾的海水倒灌不停地注入深渊,形成鬼斧神工般雄伟的海川瀑布!
      
      一旁是深不见底的鸿沟,还留有神光余威,将海水分离,一边是波澜壮阔的海洋,波涛奔腾而下。
      
      他惊叹着,目力所及,根本看不到一块陆地,也无舟船,怎一个雄壮可描述。
      
      这个时候,别说是他,哪怕是双生蛟,在这天地间也变得意外渺小而微不足道。
      
      阴阳双生蛟一路振翅,终于飞了一天一夜才离开了大海,找到了一块陆地。
      
      他们寻了一处茂密的森林降落,可大白和二黑哪怕收敛了气息,也依旧可怕,惊得林中鸟兽逃也似地奔走。
      
      晓乐抱着龙吟剑从大白头上滑下来,站定之后回头,发现衣摆再一次被咬住了。
      
      不管是大白还是二黑,四只眼睛里都是浓浓的不舍,低低地发出嘶嘶声,倔强得不肯放开。
      
      自从晓乐到了这个世界之后,就是这两只一直陪着他,不惜冒死护着他,说来,即将分别,他也分外不舍。
      
      眼眶不自觉地湿润了,他抱着二黑的脑袋,整个人贴了上去,带着哭腔道:“你俩一定要快快修炼,若是化龙了,可得要来看看我,好不好?”
      
      大白将脑袋凑了过来,贴在晓飞身上蹭了蹭,尽显亲昵。
      
      “我这么弱,万一碰到厉害的肯定打不过,有你俩罩着,我才能在这片大陆上横着走,是不是?”
      
      二黑吐了吐信子,拿头抵了抵晓飞的手,依依惜别,难舍难分。
      
      “我还没见过传说中的龙呢,肯定威风极了,所以你俩一定要来找我呀!”
      
      嘶嘶声回应着晓乐,答应下他所有的要求。
      
      终于在天空泛起鱼肚白之时,晓飞拍了拍两只蛇头,抹了一把眼泪道:“好了,大白,二黑,你们该回去了,再不走,被人发现就麻烦了。”
      
      蛇信吐个不停,然而双生蛟却没有要走的迹象。
      
      “别啊,又不是生离死别,你们能找到我的,短暂的分离是为了更好的团聚呀!”
      
      “放心吧,除了你们,我不会再找其它妖兽了,这辈子就宠爱你俩。”
      
      晓乐劝了又劝,终于在道别了一百零百次之时,远处传来微弱的灵气波动,双生蛟才一步三回头地展开翅膀,飞入空中远去。
      
      晓乐抬起手不停地挥动手臂,哭得稀里哗啦。
      
      伴生兽走了,他出了无极之渊,前方的道路就只能靠自己走下去。
      
      只是他不知道将这剑送回去之后能不能了却这因果,怕就怕没那么容易。
      
      晓乐抹干眼泪,感受着原来越来越近的灵力波动,看着怀里的龙吟重天道:“剑仙的剑应该很出名,会不会被认出来?”
      
      哪怕认不出,就这神兵的模样,散发出来的森冷气息,也足够打眼了。
      
      想到这里,晓乐顾不得离别的伤感,随手从戒指里扯出一块白布,无视龙吟重天的抗议震动,直接将它裹了起来抱在怀里,同时将戒指取下藏好。
      
      “你可收敛一点,不知道来人是敌是友,你就先装作普通的剑,看看能不能蒙混过关。要是有危险,你再护住我,虽然委屈了一点,不过这都为了你主人的遗愿,对不对?”
      
      他说着抓一把地上的泥土,往自己脸上身上抹了一下,不过这凌剑宗的道袍避水避脏避皱,凡人手段根本没用,一掸照样簇新,于是就算了,只是挠了挠头发,将自己弄得凌乱一些,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晓乐弄完这一切,人就到了面前,而龙吟重天仿佛也听懂了他的话,直接装死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晓乐:我觉得这仙人脑子坏掉了,逻辑有问题。
    遥:你没看到他愧疚的眼神吗?
    晓乐:那不是对他儿子的吗?
    遥:可怜的孩子。
    ……
    感谢在2021-01-07 15:33:16~2021-01-08 14:57: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杨七七 2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