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寒岳剑尊 ...

  •   一个花苞两朵花,如叶子一般,一朵纯黑,浓稠如墨,散发着恐怖的魔气和死亡气息;而另一朵纯白,莹润如玉,散发着浓郁的灵气和生命之力。
      
      如此矛盾的存在,居然诞生在一株植物上。
      
      “这世上居然真的有……阴阳双生花……”这个肺腑已败,元神破碎,只剩下一口气的剑修哪怕遭受偷袭也面不改色,却在晓乐面前失了态,而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却藏着一份喜悦。
      
      晓乐心说当然高兴,因为这必死之人有救了。
      
      阴阳双生花这名字一听就知道很□□,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该拿面前的这个剑修怎么办?
      
      没开花之前,晓乐懵懵懂懂,全然无知,可开花之后,传承的记忆大门便轰然打开了。
      
      他能开花,竟是因为这个剑修的一缕剑意点化。
      
      作为开天辟地的上古神草,稀有就不用说了,生长环境更是苛刻,必须在魔气和灵气共存之地才能落根,而且这两气若是不充沛也无法促使他生长。
      
      这方沼泽乃是世间罕见的灵魔两极之地,灵气和魔气昼夜交替产生,源源不断,生生不息,比一般的天福之地还要充裕。
      
      如此奇异之象即使是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产生的,不过却是他最好的生长场所。
      
      阴阳两生花千年出芽,万年长叶,十万年方能诞生花苞,可是要开花,除了需要更为庞大的灵魔双气和血肉滋养之外,还要一个契机。
      
      别看这草长得柔柔弱弱,可方才两个修士对决之中,所有仙法术法魔法落在他身上,竟都留不下任何伤害,双头蛇甚至干脆以他为屏障直接躲在他的根系下。
      
      要不是最后剑修以身化剑,裹着龙吟剑的威力,直接斩下来,再强大的威能与他来说都是无效的。
      
      所以他有世上最强悍的法术免疫,却无法抵挡物理攻击。
      
      而双头蛇知道他受不住这个剑修的绝命一剑这才拼死以身抵挡。
      
      如今晓乐也知道了,这双头蛇名叫阴阳双生蛟,是阴阳双生花的伴生兽,生来就是为了守护这上古神草,一旦阴阳二花开放,他的两个头颅只需分别吃下,便能分离阴阳,化蛟成龙,天地遨游。
      
      “你最后收手了。”若是全力一击,他的伴生兽就不只是断了身体这么简单,就跟那些魔修一样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
      
      晓乐复杂地看着这个剑修,不对,应该是剑仙,毕竟只有仙者的点化才能让他开花。
      
      而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剑仙对他的点化之恩形成了因果落在晓乐的头上,这让他觉得有点麻烦。
      
      双生花居然能口吐人言,剑仙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被平静所代替,他说:“蛟龙修炼不易……何必伤及无辜。”
      
      真是如他的剑一样正气凌然,光明磊落。
      
      晓乐道:“我可以救你。”
      
      阴阳双生花之所以珍贵,不仅因为生长困难,更是在于他的花有起死回生之效。
      
      晓乐看的出来这个剑仙元神已碎,乃是强弩之末,随时都会溃散消亡,这个级别哪怕大罗金仙在此也救不回来。
      
      不过幸运的是他能。
      
      双生花中的灵花不仅可以让修道之人直接渡劫成仙,更是传说中的修复元神之宝。
      
      仙人以下,哪怕元神碎成了渣渣,只要残缺一缕,他都能给补全了,并且不掉境界!
      
      当然用在仙人上效果会差一些,但他的灵花依旧能保面前的剑仙元神不灭。
      
      修真者,只要元神在,哪怕肉身俱毁,也能投胎转世重新来过!这个玄幻的世界,晓乐可以拍着胸脯自豪地说,天地之大,只有他办得到!
      
      不过晓乐这么说,奄奄一息的双生蛇中的灰白蛇头蓦地竖起脑袋,眼中带着焦虑和愤怒,对着剑仙直接威胁地嘶吼。
      
      毕竟灵花只有一朵,本该属于它而晓乐却要用在这个剑仙身上,那它岂不是无法化龙了?
      
      如今的剑仙早已经没了威胁它的实力,哪怕它身体断裂,也一样可以将这个剑仙一口吞了,仙人的身躯充满了灵力,说不定能助他更快得化龙。
      
      硕大的黄竖眼珠滴溜溜地转着,蛇头慢慢地挪到剑仙身后,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獠牙,只要咬一下……
      
      “大白,住嘴。”这么大的动作难道指望晓乐看不到吗?
      
      灰白蛇头顿时僵在原地,眼珠转过来,可怜兮兮地望着晓乐,可惜后者不为所动,连叶子都没晃动一下,最终它只能委委屈屈地回到另一个黝黑蛇头边上,嘶嘶作响,仿佛伤心欲绝。
      
      低低的笑声从身边的剑仙传来,伴随着命不久矣的咳嗽。
      
      都差点成为点心了,这个剑仙居然还有心情笑,晓乐真是无语。
      
      “你决定好了吗?”他问。
      
      龙吟剑在低鸣,带着悲伤的震颤,剑仙染血的手轻轻拂过这把剑,似在安抚,然后低声回答:“不必了……”
      
      “那就……”嗯?拒绝了!
      
      居然拒绝了!
      
      不仅晓乐惊呆了,就是哭哭啼啼的灰白蛇头都傻了眼,看这个仙剑的表情就跟看傻子一样。
      
      晓乐忍不住强调道:“我能救你命!你的命!”
      
      “天意如此……不必强求……”剑仙身上的蓝白道袍已经破碎不堪,虚弱得甚至站立不稳,然而风吹来,他依旧不失宗师的风度。
      
      灰白蛇头简直高兴坏了,看剑修的目光无比的温和,若不是身体断裂,估摸着就想将他卷起来舔一口。
      
      仙人的脑回路,晓乐真的不太懂,能活命为啥不要?吃下他的灵花绝对无副作用,不过是重头来过,以他的资质假以时日照样能够问鼎仙途,犹豫什么?
      
      “可是毕竟受你点化之恩,总得回报你,否则……我会心里不安的。”
      
      晓乐真是有苦说不出,怎么报恩都要被嫌弃?而传承的记忆中,虽然没说这个因果不了结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但是直觉告诉他一定要还了,不然以后会是大麻烦。
      
      剑仙即将元神陨落,魂散天地,这会儿不还,怕是永远也没机会。
      
      剑仙没说话,晓乐斟酌着道:“当然,你若是一心求死,我也不能勉强,不过你还有未了心愿吗,我可以试着帮你达成。”
      
      虽然在晓乐看来,能活命而不活,估摸着已经厌世了,哪儿有什么心愿可说。
      
      可是没想到这位剑仙闻言却将手中的佩剑递了过来:“那就请你……尽快替我将这剑送回宗门吧……”
      
      晓乐一怔:“……”就这?他再一次惊呆了,这个要求未免也太容易了吧!
      
      同时又深深的疑惑,单纯跑一趟腿,确定能了却因果?
      
      “吾号寒岳,此剑名龙吟重天……乃万剑之祖……陪我出生入死,历劫成仙……”
      
      寒岳剑仙缓缓地抚摸着佩剑,目光温柔而不舍,但是话语却无比的决绝,“我即将消散,就让它归于原处……镇于宗门妄墟崖……”
      
      他抬起头,望着远处,似乎多有遗憾。虽是强弩之末,可身形却依旧如剑挺直,然背影萧瑟,充满悲凉,英雄穷途末路之感。
      
      如此简单的要求晓乐自然拒绝不了:“那你的宗门是……”
      
      “凌剑宗。”
      
      听着怎么有点熟悉,不过剑修的宗门总是类似于这种的名字,晓乐回答:“记下了,敢问怎么走?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晓乐等了那么多年才等来这种级别的强者,可见这地方一般人根本进不来。
      
      “此乃无极之渊,上古神魔大战之所……你一路往东,便可到达……”
      
      终于知道这地方叫什么了,晓乐满口答应:“好。”
      
      寒岳剑仙回过头,看着晓乐道:“传闻阴阳双生花十万年开花……之后便能化为人形修炼,成就大道……”
      
      知道的还挺多的嘛。
      
      晓乐心念一动,发达根系开始收缩,灵力和魔力共同作用下,全身脉络开始沸腾,只见两片叶子一寸一寸地长大,细长而柔韧的茎抽长,灵光乍现,只见一位少年从光晕中走出来,胸前盛开着阴阳二花。
      
      晓乐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终于能够摆脱生根发芽困在一处的境地,重新变成了人,总算能够到处走动了!
      
      心情无比激动,他蹦跳了两下,活动四肢,脸上满满的笑容,犹如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郎,一派天真烂漫。
      
      晓乐伸出手:“把剑给我吧,我这就出发。”
      
      脸色已经苍白如纸的寒岳剑仙看着面前的少年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容,但是很快又消失不见了,反而隐含着忧虑:“虽为人形,但你本体却是神草……渡劫之下看你不穿……可仙者,却瞒不过去……”
      
      笑容顿时僵在晓乐的脸上,他化为人形,就是重头来过,虽然作为上古神草,修炼会比凡人容易的多,可现在一切归零,就是凡人一个。
      
      而阴阳双生花,那可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十万年间他吸收了多少魔气和灵气,全部储存在两片叶子当中,一旦被人发现,下场好一点,就是囚禁起来当做灵脉和魔源来用,凄惨一些,那就是顶级的炉鼎,还是仙魔两道通用,最悲哀的是直接灭了神识,炼成丹药,渡劫期若一旦吃下保证成仙,其余直接跳三个境界!
      
      说出去,谁能不疯?
      
      “那……外面的仙人多吗?”晓乐强笑道。
      
      寒岳剑仙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多……”
      
      “那就好,那就好,千万别碰上。”晓乐双手相合,念念有词。
      
      寒岳剑仙宛然:“吾身无长物,唯有一戒随身……便赠与你吧……此去路途遥远,有龙吟相伴,它会庇护于你……”
      
      他从手中褪下了戒指,抹去了血印,成为无主之物,目光沉了沉,递了过去。
      
      龙吟重天剑似乎知道主人心意已决,震颤不已,灵性地低低哀鸣,仿若极为不舍。
      
      “多谢。”晓乐将戒指和龙吟剑接了过来,再看面前已经到了大限的剑仙,“您还有什么要嘱托的吗?”
      
      “看一眼吾儿吧……”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寒岳剑仙的脸上无比的温柔,带着深深的遗憾和愧疚。
      
      然而晓乐却震惊道:“你有儿子?”既然有,为啥还寻死?
      
      “此生只此牵挂……”
      
      晓乐:“……”既然是牵挂,那就勇敢地活着啊!神仙,你逻辑不通,知不知道!
      
      不管晓乐心中如何呐喊,寒岳剑仙说完,便缓缓地闭上眼睛,点点光芒从他的身上散出来,明明是冷冽的剑修,可是这光芒却无比的温暖。
      
      为了正义而亡,本身便是一个极好的人。
      
      “若无处可去,不如留在凌剑宗得以庇护,龙吟重天便是吾之信物。切记,万万不要泄露真身,望尔珍重。”寒岳剑仙在消失之前,最后留下了这句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