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新婚礼物一词不仅让皇上心口发堵,也让众福晋庶妃目瞪口呆。
      
      在场众人唯有太后身心舒畅,哼,她的叛逆儿子也有今天!天道好轮回,终于有人气他了!
      
      太后笑道:“自古就有皇后亲桑的礼仪,以此鼓励百姓养蚕织布。民以食为天,耕种更是一件要紧的事。咱们大清入关才十年,战火刚刚平息,正是恢复农桑的时候。去年皇帝采用范文程等人的建议,推行屯田。皇后身为一国之母,亲自耕种体会百姓艰辛,身为表率很有母仪天下的风范。”
      
      太后对琪琪格和众宫妃说道:“皇帝此举意味深长,皇后应领会皇帝深意,勤恳种田。各福晋庶妃也该体悟皇帝苦心,做到勤俭质朴,不可浪费奢靡。”
      
      琪琪格用四舍五入大法,把皇上的惩罚四舍五入为新婚礼物。太后随机应变,拔高种田的意义,婆媳配合默契,让皇上的惩罚变成了激励。
      
      皇上郁闷不已,他特意来找茬反倒找了一肚子的气。
      
      皇上愤愤地回了乾清宫,他越想越气,故意翻了一个庶妃的牌子侍寝,表示皇后无宠无爱。
      
      按理说新婚三天皇上都应该宿在皇后的咸安宫,翻庶妃的牌子就是打皇后的脸。但琪琪格并不在意,在她眼里,皇上远没有御花园那块地重要。
      
      琪琪格已经给自己的‘封地’起好了名字,就叫青青草原。种在地里的菜就叫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灰太狼和红太狼。
      
      怀着喜悦和憧憬,琪琪格安然入眠。
      
      第二天请过安后,琪琪格回宫换了衣服,急匆匆地往御花园去了。她在御花园转了几圈,最后选了一块向阳的地方圈做自己的菜地。
      
      原本种在那里的鲜花草木都要被拔掉,好好的花草被扔掉未免可惜。琪琪格吩咐御花园的太监们把名贵花草种进盆里,送去太后宫里两盆,剩下的给福晋们分了。不太名贵的花树随便找个地方移植过去,不要随便扔了。
      
      慈宁宫里,太后收到两盆名贵牡丹,她忍不住摘下手腕上的佛珠轻轻地转。
      
      “皇后那里如何了?”
      
      苏麻喇姑早就派人打听过了,“皇后娘娘移植了花草后,亲自扛着锄头翻地,万事不假人手。她的宫女刻了一块木牌子放在那块地的旁边,上面用满文、蒙文、汉文写上青青草原四个字。皇后娘娘说了,以后这块地就叫青青草原,不许宫人们叫错了。”
      
      “青青草原……”太后沉吟一会儿摇头道,“看来小姑娘是想家了,不过这名字不好。传我懿旨,命皇后将那块地改名为琴瑟和鸣。”
      
      苏麻喇姑:“这……宫里的人都知道,皇上划出这块地就是为了给皇后难堪。把这块地改成琴瑟和鸣会不会……会不会有些讽刺?”
      
      “刚开始确实会觉得讽刺,但一个月两个月以后呢?一年两年以后呢?时间久了,大家只记得皇上送给皇后一块地叫琴瑟和鸣,谁还记得是因为什么送的。”
      
      苏麻喇姑劝道:“娘娘,您这不是故意跟皇上作对吗?”
      
      太后冷哼,“你当我愿意管这么多,帝后失和传出去好听吗?他任性妄为,还不是我追在后面收拾他的烂摊子。”
      
      苏麻喇姑见太后发怒,不敢再劝,只能去御花园传旨,让皇后先把名字改了。
      
      接到太后懿旨,琪琪格做出欣喜若狂的表情,连忙吩咐阿茹娜把牌子给改了。
      
      等太后的人都走了,琪琪格咧嘴小声嘟囔,“这当老婆婆的怎么那么事多!”
      
      很快,琪琪格就明白了,在皇宫里,不仅老婆婆事多,丈夫也事多。
      
      太后下令把那块地改为琴瑟和鸣,皇上就派人送来了种子和工具,并下旨让琪琪格独自耕种,不许宫女太监帮忙。
      
      本来琪琪格就打算亲力亲为,但皇帝下旨特意注明这一点就很想让人叛逆抗旨。
      
      自愿的种田是乐趣,不自愿的种田是压迫。
      
      琪琪格在心中痛骂皇帝:呸!狗男人!
      
      此时已经是六月份了,这个时候种地已经有点晚了。琪琪格刨坑撒种子,浇水埋土,动作一气呵成。
      
      靠近东边的地里种豆角,西边种黄瓜,北边种香菜,南边种葵花。石板路两旁的空地也不该浪费,种上丝瓜,搭起木架,等丝瓜的藤蔓爬到木架上,此处就是一个绝佳的乘凉之所。
      
      琪琪格的小菜园欣欣向荣,她让内务府送来一些细木棍。菜苗已经有五寸高了,差不多该搭黄瓜架子和豆角架子了。
      
      琪琪格搭豆角架的时候,背后突然有人问安吓她一跳,手里的木棍没拿好,差点砸到琪琪格的脑袋。
      
      问安的人吓得连忙跪地求饶,“娘娘恕罪,臣妾该死。”
      
      琪琪格回头一看,发现这人很面熟,她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你也是住在咸安宫的吧?”
      
      琪琪格入宫已经有两个多月了,第一个月她忙着学习礼仪准备大婚,第二个月忙着种地。除了去慈宁宫请安,她还没跟宫里的妃嫔接触过。
      
      来人苦笑,原来皇后娘娘不认得她。“回娘娘的话,臣妾董鄂氏,住在咸安宫前面的小院里,和鄂文珠福晋紧挨着。”
      
      阿茹娜在琪琪格身边小声介绍道:“董鄂氏去年生下皇次子福全,她出身满洲世家,是地位比较高的小福晋。”
      
      琪琪格心想,生了孩子还没被封妃,看来这位不是传说中的董鄂妃。
      
      琪琪格放下木棍冲她招手,“别跪着了,过来坐,我这里有冰镇的酸梅汤。”
      
      小菜园旁边放着小马扎和蒲扇,旁边还有用棉被包着的自制土冰箱,里面装着冰镇过的饮料和水果。
      
      阿茹娜倒了一碗酸梅汤递给董鄂氏,酒红色的汤水撞在白玉的碗壁上,冒出丝丝凉气,看着就让人口齿生津。
      
      琪琪格拉过小马扎坐在董鄂氏身边,手里拿着大蒲扇摇晃。董鄂氏诚惶诚恐地接过白玉碗,心中很是忐忑。
      
      宫中蒙古妃子和满妃汉妃矛盾颇深,只因皇上不喜蒙古妃子,只宠幸低阶的满汉庶妃。前任皇后无宠,更是厌恶满汉庶妃,行事作风颇为跋扈。
      
      去年董鄂氏怀着孩子,废后屡屡找她麻烦,董鄂氏真是怕了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琪琪格虽然无宠,但董鄂氏也不敢亲近这位小皇后。
      
      “你出来遛弯啊?”琪琪格问道。
      
      董鄂氏为了讨好太后,曾经刻苦学过蒙语。她捧着碗陪笑道:“回娘娘的话,臣妾觉得屋里闷热,所以出来透透气。”
      
      琪琪格摇着扇子跟她拉家常,“你是京城人士吗?什么时候进宫的?”
      
      董鄂氏恭恭敬敬地答道:“回娘娘的话,臣妾是盛京人,两年前选秀入宫。”
      
      “咦?盛京那么远也要参加选秀啊!”
      
      董鄂氏点点头,“回娘娘的话,是这样的。”
      
      琪琪格仔细想想也能理解,现在满洲旗人少,等将来人口增多了,大概就不需要盛京的秀女了。
      
      董鄂氏问一句答一句,句子尽量简练,绝不多说一个字。这样的聊天体验非常差,但琪琪格还是坚持不懈地跟她尬聊。
      
      没办法,种田嘛,不在田间地头找人唠嗑怎么能叫种田呢?不唠嗑就没内味了。
      
      琪琪格从盛京好不好玩,问到傻狍子到底傻不傻,把董鄂氏侃得晕头转向。没聊几句董鄂氏就顶不住了,她借口孩子午睡要醒了落荒而逃,琪琪格还招呼着让她明儿个再来。
      
      董鄂氏可不敢来了,她这辈子都不敢去御花园了。
      
      但琪琪格哪里肯放过她?琪琪格认为,董鄂氏是自己撞上来的,这就是缘分。
      
      所以,就决定是你了,陪聊届的天选之子!
      
      第二天,琪琪格去菜园子上工,路过董鄂氏的小院招呼她同去御花园。
      
      董鄂氏壮着胆子拒绝,“多谢娘娘美意,只是臣妾还要照顾孩子,不方便去,只能辜负娘娘美意了。”
      
      琪琪格抬头看看天气,“今天太阳不晒,你把孩子领着一起逛逛嘛!天天闷在屋子里多没趣!”
      
      董鄂氏还没来得及拒绝,刚刚学会说话的小福全拍着巴掌呲着小牙笑了起来,“逛!逛!”
      
      琪琪格弯腰笑着冲他拍拍手,小福全张开手臂扑到她的怀里,“逛!逛!”
      
      董鄂氏看着儿子满心凄凉,生儿子有什么用,你冲别人笑,回过头来坑老娘。

  • 作者有话要说:  福全:不会坑娘的儿子不是好儿子!
    琪琪格:大家出来唠嗑啊!感谢在2021-01-20 23:50:32~2021-01-22 01:08: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云飘飘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