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咸安宫里有花圃,海棠花温柔地盛开,花朵低垂诉说着无人可知的心事。
      
      海棠花长得不高,应该是刚种下没多久。琪琪格轻轻地触摸着海棠花的枝叶和花瓣,然后薅住它,把它给刨了。
      
      花树下的泥土土质细腻,琪琪格倒点水试了试,发现粘性也不错,适合砌炉。
      
      辣手摧花非琪琪格所愿,这也是没有办法。以前住在草原上,出门刨个坑就能挖到土,想要黑土就找黑土,想要黄土就去找黄土,想要沙子就去挖沙子,非常方便。可宫里没那个条件,琪琪格很是惆怅。
      
      刚挖出来的土微微湿润,还带着植物的根系,琪琪格把泥土铺平在太阳下暴晒。等土都晒干,她还得将土过筛,这样和泥更加细腻粘性更好。
      
      种田系皇后琪琪格认为,慢工出细活,干活不必太着急,此时此刻她想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比如去吃甜品,她有点想吃甜豆花了。
      
      苏麻喇姑正是此时来到咸安宫,她看见宫女太监们都站在大门外还以为里面出事了,吓得直接推门闯进来。没想到宫门后是一地泥土和乱放的砖头,院子中央站着一个小手黢黑的皇后。
      
      琪琪格看见苏麻喇姑绽开笑颜,“姑姑来啦!快请进呀!”
      
      “娘娘这是在做什么?”苏麻喇姑轻声问话,好像怕吓到小皇后似的。
      
      “我想喝锅茶,所以打算搭一个炉子。”
      
      苏麻喇姑不明白喝锅茶和炉子之间有什么因果关系。
      
      琪琪格骄傲地笑道:“我以前在家经常这么干,我搭出来的炉子比工匠搭的都要好!”
      
      苏麻喇姑笑着点点头,她大概明白皇后所说的精致的淘气是什么意思了。
      
      苏麻喇姑自觉身份低微,不敢劝诫皇后,她放下太后的赏赐就回去了。
      
      慈宁宫里,太后正在参读佛经。她转着手腕上的佛珠随意问道:“东西都送去了?皇后可还喜欢?”
      
      苏麻喇姑回忆一下琪琪格接到赏赐时的表情,惊喜是有的,只是赏赐带来的快乐似乎没有砌炉子的快乐多。
      
      “回娘娘的话,皇后娘娘很喜欢您的赏赐。”
      
      太后放下经书叹了口气,“唉,她喜欢就好。皇上太任性了!我不用出门就能猜到东西六宫的庶妃是怎么笑话皇后的!皇上不给皇后脸面,中宫不稳,于家国无益啊!”
      
      苏麻喇姑静静地听着,并不插嘴。
      
      太后又问道:“你去的时候皇后做什么呢?是不是躲在咸安宫里伤心呢?”
      
      苏麻喇姑干笑两声,“奴才正要跟您说这事呢!皇后娘娘她……不是很伤心。”准确地说应该是非常快乐。
      
      “奴才去的时候,皇后娘娘刚把小隔间的炕拆了,不知从哪儿弄了些土,打算和泥砌炉子,煮锅茶。”
      
      太后皱眉问道:“怎么?膳房竟敢为难皇后,不肯煮锅茶吗?”
      
      苏麻喇姑:“并非如此。皇后娘娘就想自己动手,看起来乐在其中。”
      
      太后听了沉默良久,她心想,我这些年都白活了,世上竟然有这样的蒙古贵女。
      
      见太后久久不语,苏麻喇姑劝道:“皇后娘娘年纪还小,淘气爱玩也是正常的。砌炉子这样的活都是下人做的,皇后娘娘做这个不太体面,但宫里时光漫长,总得让皇后娘娘有件事情打发时间啊!她还小,还得太后您慢慢教呢!”
      
      太后想了想叹道:“罢了,这次就算了!”
      
      苏麻喇姑笑道:“有太后这样好的婆母,皇后娘娘好福气。”
      
      太后冷笑,“我只盼着她的福气能多分给我一些!”太后觉得自己命苦,儿子不听话,两届儿媳一个刁蛮任性,一个爱砌炉和泥,全都带不动!
      
      咸安宫里,琪琪格吃完甜品继续劳动。
      
      科尔沁好妹妹鄂文珠再次出现,“我回去换身衣裳的功夫,苏麻喇姑怎么就来了?你可别砌炉子了,这会太后肯定都知道了,你不怕被骂啊!”
      
      琪琪格从梳妆台里取出一团假发,剪碎了扔进泥里。她头发细软且少,很多高耸的发髻都梳不了,梳妆台里必须备着几团假发。
      
      砌砖的泥里应该掺一些剪碎的麦子秸秆,这样可以防止泥土脱落,此处没有麦子秸秆,琪琪格听说头发也能将就着用,姑且一试。
      
      琪琪格再次搅拌泥巴,她随口说道:“我活这一世,总要找些自己喜欢的事做,不能因为害怕就停止前进的脚步。”
      
      鄂文珠瘪瘪嘴,“你真是个怪人。”
      
      摆砖头,抹泥巴,砌烟囱,琪琪格手艺纯熟,炉子很快就搭好了。砖缝之间的泥巴还是湿的,先晾一晾,今日太阳很好,泥巴很快就会干的。
      
      炉子砌好了,但还没到休息的时候。琪琪格没有忘记,她最终的目标是喝锅茶。
      
      锅茶就是奶茶,大锅里加水煮砖茶,然后加入牛奶,炒米,肉干,奶豆腐等物。种田系皇后不能止步于此,除了以上那些,她还要珍珠芋圆血糯米。
      
      咸安宫小厨房材料齐全,琪琪格蒸上红薯和芋头,翻出红糖和木薯粉等物做小料。她做事手脚麻利,井井有条,小厨房的掌勺太监一边帮着打下手一边拍马屁。
      
      新砌好的炉子还算好烧,琪琪格出嫁前给自己准备了许多特殊的嫁妆,里面有一口大黑锅,那是她的挚爱宝物。
      
      黑锅洗净添水,砖茶煮好后倒入鲜奶,然后滤掉茶渣。刚煮好的奶茶飘着迷人的香气,阿茹娜把奶茶装进食盒里,另外一个食盒装着各种小料。
      
      此时暮色四合,又到了请安的时候。
      
      慈宁宫里,各位福晋庶妃都到了,连皇上都来了。
      
      太后笑道:“皇上昨夜去了养心殿,我以为你政务繁忙,没想到今天还有功夫过来请安。”
      
      皇上笑了,他听说新娶的皇后在自己的寝宫里砌炉子,这可真是太好笑了。皇后亲手将把柄递过来,他当然要抓住机会训斥她。
      
      “皇额娘,军政要务可不会分时候。昨天有紧急军务,今天就没有。兴许过一会儿到了安寝的时候又有要事处理,这谁说得准呢?”
      
      太后和皇上相视一笑,明明是血脉相通的亲母子,说话却要夹枪带棒,打着机锋。
      
      琪琪格是最后一个到的,其实她来的不晚。是皇上和各位福晋庶妃想看热闹,特意提前到了。
      
      琪琪格向太后和皇上行礼问安,福晋庶妃也向她问安。
      
      行过礼后,皇上先发制人,“听说皇后在咸安宫砌炉子?”
      
      琪琪格用蒙语答道:“皇上,我听不懂汉话。”
      
      阿茹娜连忙上前说道:“奴才能听懂,请允许奴才为皇后娘娘翻译。”
      
      阿茹娜用蒙语把皇上的问题又重复了一遍,琪琪格点头承认了,她抬起头冲皇上笑的灿烂。
      
      “今早皇上下旨教导我要孝顺,接了圣旨我就想,我该怎么样才能表达我对太后的敬爱,怎样表达我的悔过之意呢?我的嫁妆是我阿爸赠予我的,我宫中的一切是皇上赠予我的,原来我身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鄂文珠端起茶盏遮住翘起的唇角,好个一无所有,那么多嫁妆聘礼呢!在场的福晋庶妃要酸死了!
      
      琪琪格继续说道:“我仔细想了想,只有我亲手做的东西才能表达我的心意。于是我亲自砌炉,亲自煮了奶茶,可惜时间不够,不然我一定亲自做奶豆腐和肉干。”
      
      阿茹娜捧出奶茶和小料,苏麻喇姑把桌上的茶点挪走,帮阿茹娜把奶茶端上去。
      
      鎏金铜制大碗里装着奶茶,相似材质的小盘子一字摆开,里面装着各种小料。
      
      阿茹娜介绍道:“这些是咸口的,这些是甜口的,太后娘娘和皇上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调制。”
      
      琪琪格道:“故乡是最令人怀念的地方,家乡那么远,我只有一杯奶茶,聊以慰藉。”
      
      皇上冷哼一声,“哗众取宠!咸安宫没有炉子吗?你是中宫皇后身份高贵,怎么能做下人做的事!你以为亲自砌炉子孝心就虔诚了?你怎么不亲自去养牛挤奶啊!”
      
      阿茹娜如实翻译,琪琪格听完眼睛一亮,“多谢皇上关心,咸安宫有炉子的。您给我准备的宫殿极好,您的恩德像太阳的光辉笼罩大地。我也有想过亲自养牛挤奶,皇上跟我想到一起去啦!只是宫里没有草地,没有牛犊,养牛挤奶又太慢了,我只好放弃。”
      
      皇上:谁关心你了?谁跟你想一块去了?反讽语气都听不懂吗?
      
      琪琪格甜甜地笑着,只要我假装听不懂汉话,我就不知道你在骂我。
      
      皇上被气得七窍生烟,太后笑道:“看来皇后误会了,这也怪不得她,翻译得再好也是有误差的。不如皇上用蒙语跟她说话?”
      
      皇上在母亲面前爱说汉话,太后爱说蒙语,皇上说汉话表明了自己不愿跟母亲沟通的态度。没想到这回在琪琪格面前翻车了。
      
      琪琪格问道:“太后,我误会了什么?”
      
      太后笑道:“没什么,让我们来尝尝你亲手熬的奶茶吧!”
      
      食盒下面有放炭火的地方,奶茶还是热的。苏麻喇姑给太后调了一碗咸奶茶。
      
      太后喝了叹道:“正是家乡的味道,皇后孝心至诚,令我感动。”
      
      太后这句话就给琪琪格的行为定性为孝顺,皇上也不能再揪着砌炉子的事找琪琪格的麻烦。
      
      皇上心中不满,他心生一计对琪琪格说道:“皇后的心是好的,但还是太蠢了。做事情何必从源头做起,要做炒米,难道你要先去种米吗?若是不罚,恐怕你将来还会再犯。这样吧!朕把御花园划出来一块,你要好好耕种。”
      
      太后皱眉反对,“皇上,这不妥!”
      
      一国之母怎么能去种地?而且御花园人来人往,这不是故意让皇后出丑吗?
      
      皇上笑道:“皇额娘,这有什么不好,她吃了苦才能长教训。”
      
      阿茹娜照常翻译,琪琪格听了大喜,“多谢皇上,分给我的这块地就是新婚礼物吧!我很喜欢!您放心,我会好好耕种,绝不会丢皇上的脸!”
      
      皇上一口气堵在心口,什么新婚礼物,你到底能不能听懂人话?

  • 作者有话要说:  琪琪格:人家听不懂你在说森莫,哈哈我装哒!
    对于种田系皇后来说,还有什么礼物比送一块地更让她心动呢?
    感谢在2021-01-19 23:47:57~2021-01-20 23:50: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晚若秋风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