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现代修真(4) ...

  •   这是沈轶来到殷家的第十七天。
      
      十七天中,前一个礼拜,殷家主对着沈轶给出的单子,四处打探买药。
      
      和程家人一样,殷家主也觉得沈轶是一个睡了一两百年的前辈大能。而这个想法,在买药过程中得到了许多佐证。
      
      比如:沈轶要求里的那些灵植,很多已经随着灵气浓度变淡而消失。
      
      比如:沈轶对丹炉的要求,与上古传说中的一样炼丹神器相符。
      
      比如……
      
      为此,殷家主和沈轶沟通数次,勉强在当世寻找效果差一些的替代品。
      
      殷家虽然已经被掏空得差不多,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么不计花费地找寻,终于还是在第八天,找全了所有灵植,还买了一个据闻是程家老祖宗用过的丹炉。
      
      沈轶对这样的结果不是很满意,但也知道,殷凌轻的身体已经拖不下去了。
      
      他起炉炼丹,当天晚上,殷家所在的西城下了一场暴雨。
      
      电闪雷鸣之中,不少网友乐滋滋地录视频发微博,号称:“不知道哪个仙人在这里渡劫!”
      
      这是世俗里的玩笑话,程家人没有在意,殷家人却愈发尊敬沈轶。
      
      别人不知道,他们还不知道吗?
      
      乌云是在沈轶炼丹的过程中凝聚,第一道电光更是在丹炉打开的瞬间劈落!
      
      这样的场面,他们仅仅在老祖宗留下的传说中听过。
      
      有了回春丹,殷凌轻的身体完全恢复。
      
      以普通人的标准来说,他健康得能去跑马拉松。
      
      接下来,以聚灵珠为基础,在殷凌轻的身体里构建出新的灵气运转体系。
      
      到这时候,殷凌轻已经对沈轶心服口服。
      
      他和父母一样,对沈轶恭恭敬敬,口称“前辈”。
      
      沈轶给了他一枚玉简。殷凌轻按照他说的那样,把玉简贴在额头上,识海中就多了一套修行法门。
      
      他闭关七日,再出来的时候,和今日一样,人未至,剑先来。
      
      殷家夫妇喜极而泣,一家三口抱头痛哭。
      
      哭过之后,再一起拜谢沈轶大恩。
      
      这期间,赤霄剑始终徘徊在殷凌轻身侧。在殷凌轻起身时,剑柄还轻轻在主人身上蹭一蹭。
      
      殷凌轻隐约感觉到,自己这次死里逃生之后,修为不退反进。而赤霄剑,似乎也有一丝不同。
      
      到今天,听到赵光等人找上门时,殷凌轻正在演武场中练剑。
      
      练到一半,赤霄剑嗡鸣不止。殷凌轻停了下来,看向会客厅方向。
      
      他心有预感,干脆前来看看状况,恰好听到赵光的话。
      
      殷凌轻震怒,赤霄剑感受到了他的心情,直接往赵光方向飞去。
      
      等到茶几轰然倒地,全场寂静,殷凌轻冷笑着开口讲话。
      
      赵光被赤霄剑指着,惊惧之下,险些浑身软倒。
      
      眼见殷凌轻一步步朝他走来,赵光磕磕绊绊开口,声音都是虚的:“这不是……殷贤侄吗?”
      
      殷凌轻不语。
      
      赵光喉结滚动一下,心头大骂程家人给出的消息不靠谱。
      
      殷家主好好的站在一边,殷凌轻的伤势却已经复原!
      
      而他刚刚的话,无疑是把殷家人得罪惨了。
      
      想到这里,赵光审时度势,态度骤然变化,脸上堆出一个谄媚笑容:“殷贤侄千万别这么说!是赵叔我不懂事,误信了外面的传言,实在不该啊!”
      
      说到这里,赵光面颊一痛。
      
      是赤霄剑从他身侧飞过,重新被殷凌轻握在手中。
      
      剑身并未碰到赵光,可赤霄剑带着的凌厉剑气,却在赵光面颊上破开一道细细的口子。
      
      鲜血从口子中流出。
      
      赵光喉结滚动一下,浑身僵硬,彻底不敢动弹。
      
      其他家的人看殷凌轻这样,哪里不明白,这是殷姓小儿在杀鸡儆猴?
      
      有一个赵光顶在前面,他们好险没被殷凌轻针对。可眼看殷凌轻不仅修为恢复,甚至隐隐有更上一层楼的架势,孙家、李家人想到自己此前应和赵光时的话,悔不当初。
      
      一室寂静,还是殷家主开口打破沉默。
      
      殷家主斥道:“凌轻!你怎么能让赤霄伤了赵师叔的脸呢?”
      
      这话说出来,明面上是说自家儿子不懂事。可实际上,却暗讽赵光不要脸面。
      
      赵光听着,好像被迎面扇了十几个巴掌。
      
      他脸上原本只有一道划伤,这会儿却整张面孔都胀得通红。
      
      殷凌轻和父亲一唱一和:“爸,是我不对,”他注视赵光,“赵叔,我不该直接把你的脸弄成这副样子。”
      
      赵光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挤出笑音:“没事。殷贤侄功力有所长进,这是大好事!”
      
      殷凌轻微笑:“谢谢赵叔。”
      
      话音落下,他越过赵光,走到自己父亲身边。
      
      殷家主大笑一声,说:“凌轻刚刚好起来,这两日都在演武场练剑。方才也是一时没有收好剑气,大家见笑。”
      
      他这么说了,其他人还能说什么?
      
      只好各自拱手,一一祝贺殷家少主伤愈。
      
      殷家主态度和煦,再说起此前家里那些“欠账”。
      
      孙家、李家这些人此前气势汹汹,这会儿却悔不当初。
      
      他们算是把殷凌轻得罪狠了!
      
      要是知道殷凌轻可以恢复,他们怎么可能在他还躺在床上的时候就逼殷家主把家底掏出来?
      
      殷家主对儿子介绍:“凌轻。当日孙家的师伯师叔们为了救你,拿出了三百块灵石,还有一个师叔受伤。”
      
      孙家代表立刻道:“殷家主说哪里话!受伤的是我师弟,他自己修为不精,才在魔修的法阵里受伤,这关殷家什么事?”
      
      殷凌轻听着,抱着剑,眼睛眯一眯。
      
      他们此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在统计损失的时候,孙家人把从程家高价买中品回春丹的价钱也记在殷家账上。可事实上,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那位孙姓乐修的伤,只用下品回春丹就能完全治愈。
      
      不过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孙家的态度摆出来,殷家主欣然说:“这真是……”
      
      孙家代表又说:“三百块灵石,一大半是分给李家、周家、宁家……对了,还有整一百枚,是给宁家布置灵阵。前面是我师兄算账,他糊里糊涂。殷家主今天说起来,我才知道,师兄竟然是把这些花费都算给殷家主!我在这儿就做主了,殷家主还是像是其他家一样,给我们五十块灵石就好。”
      
      他态度出来,殷家主也不推辞,笑道:“好。”
      
      有了孙家代表作为范例,接下来,李家人、周家人,也是一样的态度。
      
      压在殷家头上的债务大山骤然一轻。
      
      殷凌轻的唇角微微勾起。
      
      赤霄剑好像感受到了殷凌轻的心情,在他怀中再蹭一蹭。
      
      殷凌轻感觉到,垂下眼看自己的老伙伴,若有所思。
      
      会客厅角落,一个小纸人慢悠悠地飘在地上,失去灵气。
      
      ……
      ……
      
      沈轶听了会儿殷家父子与其他家人谈话的场面,知道殷家主、殷凌轻两个完全能应对,也就不再挂心。
      
      他这会儿很忙。
      
      几天前,眼看儿子逐渐恢复,殷家主小心翼翼地问起沈轶的身份。
      
      沈轶正要实话实说,就被光团制止。
      
      沈轶莫名其妙,听光团说,总部有规定云云。总归一句话,他不能主动透露自己的身份来历。
      
      沈轶干脆问:“那我要怎么说?”
      
      光团说:“你不用说,看他怎么认为。”
      
      沈轶在自己识海中审视光团。
      
      正如殷家人对沈轶一无所知,沈轶对光团的了解也非常有限。
      
      光团在凌华大陆破碎之后出现,开口就是问沈轶,这个世界已经开始消散,沈轶愿不愿意和自己离开。
      
      沈轶问了一些问题,光团倒是一一解答。
      
      从光团的话里,沈轶知道,有一个“总部”存在。
      
      “总部”之下,有不止一个光团。光团们负责找寻像沈轶一样的逆世之人,带领他们进入新的世界,与天道争夺力量。
      
      他的神识悄然将光团笼住。
      
      光团好像全然没有察觉到危险,还在和沈轶说:“我为宿主挑选的这个世界,对于宿主这样的人,有专门——”
      
      说到一半,沈轶的神识猛然冲上前去,化作一股凌厉的攻击力道,从光团身上穿过。
      
      光团完全没有反应,继续讲话:“……的应对规章,宿主不用担心。”
      
      沈轶没有说话。
      
      他还在回想自己刚才攻击光团时的感觉。
      
      平常在神识中,他对光团揉揉捏捏时,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光团的存在。
      
      光团柔软、好脾气地任他揉弄。不管被沈轶弄成什么样子,都可以在沈轶的神识从自己身上离开之后复原。
      
      可刚刚不同。
      
      他带有攻击性的神识直接从光团身上穿了过去,好像光团并不存在!
      
      他琢磨着这些,在殷家主看来,就是前辈高深莫测,不愿多说。
      
      殷家主更加小心,斟酌着告诉沈轶,政府曾经提出,如果有建国前就睡下的老前辈醒来,也可以去登记。
      
      登记之后,会有专门的人员负责给老前辈介绍新世纪下的种种。从天上飞机,到地上火车,还有专门的“扫盲”课程。
      
      沈轶听到这里,开始感兴趣,问起什么是“飞机”、“火车”。
      
      殷家主打开手机,给他搜索图片。
      
      沈轶看着他手上的小长方块,问:“这又是什么?”
      
      殷家主再解释,“手机”是现代人用来远距离沟通的东西,相当于传信符、水镜……集各种功能于一身。
      
      沈轶问:“是法器?”
      
      殷家主摇头:“不是。”这又要牵扯科技文明和修真文明的不同发展方向。
      
      殷家主尽量解释,可还是讲得乱七八糟。
      
      沈轶听了一会儿,想到他此前说的“扫盲”,问:“我去上了那个‘课程’,就会知道这些吗?”
      
      殷家主点头。
      
      识海中的光团也没什么反对意见。
      
      沈轶拍板决定:“好,按照你说的,我去登记。”
      
      殷家主说:“我这就去安排!”
      
      过了好一会儿,殷家主离开了,光团忽然再度开口。
      
      “我已经和宿主的灵魂绑定。宿主受到伤害,我一样会受到伤害。宿主可以信任我,系统永远不会背叛宿主。”
      
      沈轶听着,轻轻“哦”了声,没有多说。
      
      这是三四天前的事情了。
      
      现在,沈轶正坐在教室里,按部就班地上课。
      
      整个教室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
      
      他身前两米的地方,有一个智能黑板。老师在上面点一下,就有录好的教学视频播放。
      
      “在山里睡了两百年,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沈轶从殷家的事情里回神,认真看起黑板上出现的场景。
      
      第一节是历史课,主要讲从沈轶“睡下”的年代到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工业革命,资产主义兴起,战争……
      
      蒸汽机,电力,信息革命。
      
      沈轶惊讶。
      
      沈轶赞叹。
      
      沈轶在识海里戳一戳光团:“这个世界,是挺有意思。”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学生沈总,上课和同桌说悄悄话。
    ps.忘记说了,第一个委托人是有cp的,而且cp也已经出场了。
    至于cp是谁……→_→
    如果有小天使猜对的话有小红包哈哈哈
    (如果你觉得委托人和谁在一起让你不太爽的话,放心吧对象肯定不是他)
    感谢在2021-03-05 19:12:18~2021-03-06 17:59: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不知、星月落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染柳烟浓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